万书网 > 凤逆九霄:殿下,放肆宠 > 第564章:你不该承受这些

第564章:你不该承受这些

        “夏诸干的?”闻人奕沉下目光,整个人都散发着摄人的气息。

        颜儿为了不让夏宁煊受到伤害,特意将其接到瑞王府来住,结果不曾想到,北夏国那两口子一来,夏宁煊就受了这么重的伤!

        “爹爹,夏宁煊真的好可怜。”闻人言君扑到闻人奕身前,两只小手臂紧紧抱着他的腿,抬起小脸可怜巴巴的道:“以前在学堂里就总受李末淮的欺负,如今自家人都不放过他。”

        “君儿乖,欺负他的人都会受到惩罚的。”

        “真的吗?”

        “不信,你看看你娘亲现在的状态。”闻人奕转过他的小身板,朝百里非颜看去。

        此时的百里非颜,怒火难消,尤其是当得知夏宁煊极有可能救不回来时。

        闻人言君就这样定定的看着她。

        这种无声无息的怒火,才是真正的可怕。

        娘亲真的动怒了。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天都黑尽了。

        大夫拔下夏宁煊身上的最后一枚银针,收到药箱中后,才抬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瑞王妃,质子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但是何时能够醒来,草民也不太清楚,就看他自己的意志了。”

        百里非颜点了点头:“有劳。引歌,带他去管家那里领钱。”

        引歌没说什么,只是朝大夫作了个请的姿势。

        待大夫一离开,闻人言君他们便立马凑到床边,看着夏宁煊那身血迹斑斑的衣物,还有那张鼻青脸肿的脸,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陌以安咬牙愤愤道:“那个什么北夏国的王爷,根本不配当夏宁煊的父亲,居然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夏宁煊被欺负,他怎么忍心啊!”

        这些伤,她见了都心疼。

        那个男人的心,真够狠的!

        “你们先下去用晚膳吧,很晚了。”百里非颜淡淡道。

        “可是娘亲……”

        “好了,听你娘亲的,走吧。”闻人奕左手抱起闻人言君,右手牵着闻人倾尘,带着陌以安离开了房间。

        只不过,在即将踏出房门时,他还是将目光看向百里非颜,柔声道:“想做什么只管放手去做,本王支持你。”

        音落。

        便迈过门槛,身影慢慢消失。

        百里非颜坐在床边,伸手轻抚着夏宁煊受伤的脸蛋:“你不该承受这些。”

        这个孩子,她真的没办法放着他不管。

        夏诸此人就是吃的苦头不够多,所以才有精力继续伤害别人,至于那个北夏国的王爷,确实在她的意料之外。

        她原本以为,夏宁煊只是去见他一面而已,结果没想到,是夏诸要求他带夏宁煊过去的。

        要是早知如此,她说什么都会在第一时间把人接回瑞王府来!

        是她失算。

        百里非颜抿着樱唇,目光慢慢移到夏宁煊的身体上。

        那一道道触目惊心的刀伤,或深或浅,或长或短。四岁孩子的肌肤本就娇嫩,承受能力也很弱,即便没伤及要害,但全身上下密密麻麻的伤口,同样会有性命之忧。

        等会儿。

        说起来,那侍从呢?

        按理说这种时候,他应该出现才对啊?

        难道……

        百里非颜蹙眉。

        难道,被杀了?

        就在百里非颜猜测之时,引歌已经换好了执行任务时的服饰,缓缓走进房间。

        “主子。”

        “嗯。”百里非颜起身:“去找两个细心的丫鬟好生服侍夏宁煊。”

        “是。”

        百里非颜换好玉门主的装束,引歌这边也已经安排妥当,两人一起离开了瑞王府。

        “主子,北夏国的那位王妃……”

        “她又想搞什么幺蛾子?”百里非颜眼中冷光乍现。

        “主子,这个给您。”引歌从怀里拿出一封信:“这是她亲笔写的,只不过在送信的途中被我截下来了。”

        百里非颜接过,将里边的信纸拿出一瞧,桃花眼中满是不屑:“一会儿咱就教教她怎样做人,让她知道出门不带脑子的下场!”

        居然还想买通杀手杀她?

        做梦!

        而与此同时。

        酒楼天字号房。

        北夏王妃正在喂夏诸吃饭,旁边还跪着瑟瑟发抖,同样鼻青脸肿的丫鬟。

        她想逃……

        她不要继续呆在这里了……

        这一家子人在她看来根本就是恶魔!

        北夏王妃给夏诸喂完饭,随意扫了丫鬟一眼,接着直接将手里的饭碗狠狠砸在丫鬟脑袋上,顿时砸出一片血。

        “怎么的?还委屈上了?你看看平时是怎么伺候我儿子的,我没让王爷杀了你,已经是格外开恩了!”

        丫鬟低着脑袋,根本不敢说半个字。

        北夏王爷轻叹:“好了,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歇歇吧。”

        夏诸一听,便也点头:“娘,这次就这样吧,我今天心情好,暂时放过她。”

        所有的怒气都撒到夏宁煊身上了,心情能不好吗?

        “好好好,娘都依你,你今日教训那夏宁煊也着实累着了,要不要再吃点东西?可别饿瘦了。”北夏王妃道。

        “我已经吃饱了。”夏诸满意道,然后将目光看向北夏王爷:“父王,谢谢你成全我,不然凭我一己之力,恐怕近不了夏宁煊的身。”

        “呵呵,你是我的儿子,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着你的。”北夏王爷在听到夏宁煊三个字时,丝毫不见心疼,简直对夏诸过度纵容。

        “哎呀~王爷,果然只有您才会真心待妾身和诸儿好,只不过呢,您真的不心疼吗?”北夏王妃坐到他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问。

        “不喜欢的女人生下的儿子,即便是亲骨肉,也同样不得我的待见,我瞧他今日伤的重,估计是活不成了。”北夏王爷淡淡道。

        “王爷~妾身真的好爱您。”北夏王妃将脑袋轻轻靠在他的胸膛上,嗲嗲的说道:“之前在瑞王他们面前,妾身还以为您变了呢,原来不过是演戏而已,可吓坏妾身了呢。”

        “真吓着了?”

        “当然了,妾身还以为你突然就不爱妾身了。”说着,还挤出两滴泪。

        “好了,都是我的错,我应该提前跟你……”

        音未落。

        嘭!

        房门被一道力量击碎,光荣献身。

        这可没将房内的四人吓变脸。

  https://www.65ws.com/a/105/105302/495731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