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万书网 > 我的印钞机女友 > 73.第073章 金牌编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万书网] https://www.65ws.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此为晋江官方防盗章, 防盗购买比例70%  她微卷的头发被风吹起来一些, 神情暗昧在模糊的光线里。

    其实程白算不上什么资深烟民,满打满算,也就两段时间抽得多点。

    第一回, 是几年前输给方不让后的第三个月。为了债务和父亲的医药费进了律所,没日没夜地加班,整个人的精神在崩溃边缘,工作之余就抽上两根解压。

    后来父亲走了, 烟就戒了。

    第二回, 是年初她和方让接的那桩官司出事之后。判决下来后,嫌疑人服刑没一个月就在狱中再杀一人,她作为在事前与嫌疑人接触最多的辩护律师, 被调查约谈了大半年。

    后来方让注销了乘方, 去了英国,她到上海, 烟也戒了。

    程白觉得自己不是真的喜欢抽烟,只不过是人在某种困境里的时候,总想要借助一点东西,让自己能够撑下去罢了。

    身后的走廊里,包厢门开开合合。

    偶尔会有喝酒谈笑的声音传出来。

    洗手间就在左边拐角处,似乎有人喝多了,在里面吐了一会儿, 接着就听见水声, 剧烈的咳嗽声。

    程白皱了皱眉, 也没在意。

    没想到,过了一小会儿,就有脚步声向着露台这边来。

    她回头望了一眼,一下就愣住了。

    刚走过来的这个人看见她,也愣住了。

    分手之后,谁也没想过,这么快又在另一个场合相遇。

    谢黎黑色的西装外套没扣,往日总是打得一丝不差的领带上金色的领带夹歪了,俊朗的脸上、凌乱的头发上,都沾了水,还挂着水珠,身上却是一股浓烈的酒味。

    一看就是酒局上被人灌得多了。

    乍见程白,他反应了片刻,一双沉黑的眼便亮了些,竟直接向她走过来,一把抓住她手臂:“程儿,我——”

    程白立刻皱了眉。

    谢黎身材高大,又喝了点酒,他酒量向来不好,脑袋也许还能算清醒,但手底下的力量却已经失去了控制。

    五指压在她胳膊上,有点疼。

    “程儿,我那天……”

    谢黎完全无法理解自己这两天的一切,主动跟程白提了分手,从她办公室离开之后,就做什么都不对劲了。

    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意什么。

    觉得程白不在乎自己,怀疑自己是方让的替代品,可结束这一切之后又比任何时候都难受。

    “我们能不能——”

    但还没等他把剩下的半句话说出口,一只手就从后方伸了过来,握住他的手臂,竟然强行将他推了开。

    “这位先生,你是不是喝多了?”

    听上去用词很礼貌,但声音里却是冷冽一片。

    谢黎抬起头来,就看见了边斜。

    对他来说,这是一张陌生的脸,他可以肯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

    但这个人却站在了他跟程白之间,甚至伸出一条手臂来挡着他,隐隐然是将程白护住。

    边斜本是被周异那四连暴击激出来找程白的,问了服务台就朝这里走,谁料一来就看见有人在这里发酒疯?

    这人刚握住程白的胳膊,他就瞧见程白皱眉了。

    这一时真是连想都来不及多想,就直接把人推开了,顺势将程白挡在了自己身后。

    谢黎先前呛了酒,这会儿喉咙还有些不舒服,声音沙哑极了,盯着边斜:“我喝没喝多跟你什么关系,你谁啊你?”

    他心情不好,口气非常冲。

    偏偏边斜也不是个好惹的,原本想说自己是程白朋友,但想想硬生生把这句话咽了回去,冷笑道:“我是这位小姐的男朋友。你喝多了没关系,但要再动手动脚,我直接报警告你骚扰。”

    “……”

    被挡在边斜身后的程白,突然无语。

    “男朋友?”

    谢黎都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他的目光越过边斜,落到程白身上,又在这两人之间来回转了两圈,觉出几分荒谬。

    这一时便露出一种受伤的神情。

    可一转瞬就藏了起来。

    一双深沉的眸底盛满了讽刺,他望着程白,终于冷静了几分,似笑似嘲:“你这新男友换得可真是够快的……”

    嗯?

    好像有哪里不对?

    边斜听着这句话,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直到这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只注意到这人发酒疯,忽略了另外一些本来应该注意到的东西。

    比如这人的穿着打扮。

    比如他先前对程白的称呼。

    比如他眼底明显的挣扎和情绪。

    比如方才那一句“我们”……

    眼皮十分不祥地跳了一下,边斜脑海里顿时回响起来的是当时自己站在电梯前面扬着那两张戏票,对周异下的断言……

    不会这么倒霉吧?

    他身体变得僵硬,慢慢转过身去,看向程白:“程律,他是……”

    “我前男友。”

    程白看了他一眼,淡淡地答道。

    “……”

    什么修罗场啊!!!

    这种时候可以假装自己从来没有出现过更没有嘴炮过吗?!

    边斜恨不能缩进地里去。

    “走吧。”

    程白倒没当一回事儿,直接把剩下的那小半段烟摁灭在了一旁的烟灰缸里,就朝外面走。

    只是临到要进走廊的时候,又停下脚步。

    她回过头来,看着谢黎,平静温然地道:“往好一点想,好歹是你甩了我。以前上桌都不沾酒,往后别作践自己了。”

    说完才又转身,往包厢的方向去。

    谢黎站在原地,没回头。

    边斜立刻觉得自己听到了不该听的,心里哀嚎了一声,从谢黎身旁走过,追上程白:“那个,程律,我刚才其实……”

    “找我什么事?”

    程白打断了他,直接问道。

    边斜背上莫名一寒。

    他当然是出来找她加微信的,但突然一不小心踏进了旋涡中心,还瞎搅和了一番,现在拿着她手机,心里发慌。

    不过,人被逼急了就有急智。

    边斜脑筋一转,就把手机递了过去,道:“咳,就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打了两遍,我怕有什么急事,所以拿出来找你。”

    程白接过手机,看了他足足有三秒,断定这位大作家在撒谎:电话是真的有。但刚才周异亲眼看见她不接电话,如果只是电话,周异根本不会让边斜拿着她手机出来。

    但也懒得戳穿了。

    她垂眸看了一眼手机,上面三个未接来电,都来自伍琴。

    应该是不会打过来了。

    程白手指一动,就想要按熄屏幕。

    可没想到,还没等她手指按下去,又一个电话进来了。

    来电显示……

    方不让?

    这一瞬间,程白怔了一下。

    她虽然有方不让的电话和微信,但几乎从不联系,顶多算是志不同道不合的点头之交,仅仅在当年庭上、律协开会和乘方律所注销那阵有过联系。

    这位打电话来干什么?

    但只这一怔神的功夫,压根儿没两秒钟,电话那头就挂断了。

    屏幕上留下一个未接来电提醒。

    程白顿时皱了眉,没搞明白这人是打错了,还是忽然间决定不打了。

    一直等回到包厢,手机也没再响过。

    周异还在里面等他们,见两人一道回来,先打量程白,面色还正常,可再看边斜——

    去的时候豪气干云,回的时候安静如鸡,

    啧,这短暂的几分钟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三个人重新坐到了一桌。

    这时候其实都吃得差不多了。

    但程白脸上没什么表情,拿公筷夹了只烤乳鸽的鸽腿,就放进了边斜面前的碗里:“给边先生你留的,吃。”

    “……”

    边斜很想说这玩意儿他妈的贼不好吃,但一抬起头来对上她淡淡的目光,只觉得毛骨悚然。

    这一下哪里还敢吱声儿?

    他道了一声谢,艰难地握了筷,夹起来慢慢吃。

    然后程白又给他夹了几筷芦笋,两片熏鸭,盛了一碗汤。

    故意的!

    她故意的!

    这就是打击报复!

    明知道他不喜欢吃饭,还给他夹菜盛汤!

    可谁叫他刚才嘴贱还听了点不该听的呢……

    边斜从来没有过这么老实的时候,往日嚣张气焰在这桌上再也寻不着半点,一顿饭活活儿吃出了心理阴影。

    回去的时候,周异问他:“程白的微信加到了吗?”

    边斜假装没听见,然后发了个毒誓:“我要再跟程白一起吃饭我就是狗!”

    两人都搞不清为什么。

    程白皱眉,没说话。

    周异却看怪物一样看他:“你……”

    “是本人,我没事。”

    虽然周异话还没出口,但边斜好像知道他要说什么,一口否认。他强压下立刻扑到垃圾桶里的冲动,挂上春风似和煦的笑容。一张帅脸,一双星眸,电力十足,风度翩翩地走回来,重新坐到程白对面。

    这回是正襟危坐。

    态度一百八十度大逆转。

    “合同在哪儿呢?”

    程白凝视他半晌,只见眼前这人用一种格外真诚的眼神望着自己,便道:“合同都有模板,改改就成,做起来很快,不急。我的咨询费很贵,还是先把事情谈完吧。之前周异说,边先生还要跟人打官司?”

    “边老邪”这绰号不是读者瞎起的,遇到大事的时候,他是真的沉得住气,老谋深算。

    咳。

    眼下这戏票对他来说就算大事了。

    心里虽跟猫爪子挠似的,可边斜愣住憋住了,暂时没提戏票半个字,一本正经地回答。

    “对,打官司。”

    “其实就是我之前跟个朋友,叫高书朋,开了家泛娱乐公司。一开始挺好,以小说版权IP为中心,向上下游发展,涉及到影视游戏的内容供应和一些投资。”

    “但去年,我们发生了分歧。”

    又跟创业沾边。

    这种官司程白打腻了。

    她都没伸手去翻资料,因为已经猜到后面会发生什么,更何况先前从周异那边了解过一些情况,所以这会儿更想知道当事人怎么说。

    端起保温杯,她喝了一口:“然后呢?”

    “他觉得影视制作更赚钱,又在行业风口上,加上手里有些资源,就想把公司的重心转到制作上。我这人不爱搞乌烟瘴气的东西,而且我们是外行,内行都赔呢,我们做风险太大。”

    “那阵就闹得不好看。”

    “高书朋虽然跟我是大学同学,但他手段狠。”

    “年初的时候,就串通了其他股东,交易股权,召开了股东大会。我那时持股20%,但他们根本没有通知我。好,完蛋了。在我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公司注册资金从500万增资到了4000万,我的股权被稀释得只剩下2.5%。”

    边斜手一摊,一副荒谬而无奈的表情。

    程白一下笑了出来。

    边斜被这笑刺激到了,挑眉道:“程律这时候还笑,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程白无动于衷,转头问周异:“你没帮他参谋参谋?”

    周异摇头:“他们的事我不方便多话,而且不管是他们的股权转让,还是后面的增资决议,我们都毫不知情。想参谋都没得参谋。”

    程白于是皱了眉:“按规定,你们享有优先增资权,而且他们召开每个股东会,都必须通知你们。”

    “盲生你终于发现了华点。”

    边斜露出了欣慰的表情。

    背景事实都算清楚。

    但关键是……

    程白琢磨了一下,问道:“有两个点能打,第一是你说的,他们恶意串通,损害到了你的利益。第二是股东大会和增资决议都没通知你,违规。但第一点难就难在证明‘恶意串通’。人有没有恶意,是不是串通,全靠一张嘴。你先前说他们没通知你,现在又笃定他们是串通好的,为什么?”

    “我当然有证人。”边斜不咸不淡地扔出了自己的杀手锏,然后一低头看见了茶几下面放着的一盘绿豆糕,于是十分自然地问程白一嘴,“这我能吃一个吗?”

    “……”

    周异扶额。

    程白嘴角也抽了一下,不大能适应这骤然跳转的话题,停顿片刻,才道:“都能吃。证人是谁?”

    边斜挑食,但甜食除外。

    刚才车上干贝鸭心粥就喝了一半,加上说话费力气,所以又觉得有点饿,他也就不去想什么偶像包袱了。

    反正程白又不是他书粉。

    拿起一小盒绿豆糕,他拆出来,咬了半截,清甜的味道入口,竟然很好吃。

    他给程白比了个大拇指。

    然后才续道:“证人叫贾蓝蓝,出事前也是公司股东之一。她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我们要愿意告,她应该可以作证。”

    如果不是亲眼看着,程白也不相信世上居然还有这种怪物技能:一边吃一边说,动作优雅不说,口齿还十分清晰。

    这位边大作家是真没把自己当外人啊。

    她转了转手里的保温杯,盯着里面漂浮的枸杞,沉思,但没接话。

    边斜一个绿豆糕啃完,意犹未尽,又从茶几下摸了一个出来,一边拆还一边抽空打量程白表情:“他们恶意串通,我是利益受损第三人,而且有证人。我的诉求就是让他们拿了我的还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一系列恶意操作无效。这官司,程律师觉得有问题?”

    听见“利益受损第三人”几个字,程白转着保温杯的手指,便停了一下,顿时抬头看他:“连这都知道,边先生好像很专业的样子,学过法?”

    “没学过。”

    边斜摇头。

    他犹豫一下,还是说了实话:“我写上本书的时候,查了点资料,略有了解。”

    哦。

    上本书。

    那就是据说黑她的那本了。

    写律师,是得查点资料。

    程白了然,颇为温和的弯弯唇角:“那该不算法盲了,你瞎写不怕我告你啊?”

    边斜眼珠转了转:“程律师应该没看过我写的书吧?”

    程白没说话,但答案显而易见。

    边斜便笑:“你要看过就知道,真就是灵感来源的程度,没到‘影射’这么严重。我是看到网上扒你的履历,咳,就想塑造个专给人渣打官司的律师应该不错,但连履历都没对着写。干脆我下次给程律你带一本,你看了就知道。说真的,我那角色写得还特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