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快穿)反派他病得不轻 > 248.喜当妈

248.喜当妈

        此处有禁咒出没,  多订阅就能解除禁咒哦!

        少爷,要是你还活着,你敲一下棺材,  好不好?要是你还活着,  无论如何,我都会将你救出去的,我可不想以后下地狱啊!”安静语气悲伤恐惧,心头在努力回想着人生最为悲催的事情,  试图让自己的悲伤情绪显得真实感人。

        小翠是从粗使丫鬟提拔上来羞辱韩七的,  自然不会有人教她礼仪和为人处事,所以在旁人眼里,  她说话做事都尤为的粗俗愚笨。对此,安静默默点了赞,  如此一来,  她也就不需要见人就跪和自称奴婢了,  反正她不懂礼仪,不是吗?

        小翠伺候了韩七两年,  他对小翠应该十分了解,所以,安静不敢轻易崩了人设,怕被他当作怪物弄死。因此,  她只得按照小翠的思维模式想了一个她绝对不会杀人的理由怕下地狱。

        韩七那么聪慧绝伦,  想必他早已知道小翠暗地里贪墨月钱、克扣伙食的小动作,  所以,  安静也没想洗白这个,她的目的是想让韩七知道,她虽然不是个好人,却也不是个坏人,所以他可以暂时相信一下她。

        只是通过透视,见到少年韩七依然紧握着玉簪,神色冷漠似冰,安静心头便有些无奈,然而,下一息,她的无奈瞬间就变成了颤抖的惊悚!

        “扣扣!”

        棺材里躺着的韩七敲响了棺材,却还紧握着尖锐的凶器,想起剧情里,林管事就是被他用簪子给活生生扎死的,安静都快被吓跪了,要是打开棺材,她绝对会被扎脖子的吧!要不然她还是做一个言而无信的小人好了,起码当小人,她还能活着啊!

        虽然内心小人已经泪目,但安静却还是不想如此轻易就放弃,难得现场有一件可以用来刷好感的道具被她砸晕的林管事,她要是不好好利用一番,不就辜负了她刚刚的英勇了吗?

        “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什么?”

        “扣扣!”

        “少爷,你真的还活着?”

        “扣扣!”

        “这真的是太好了,我不用下地狱了!你等着,我这就将你救出来!”

        安静双手搭在棺材上,一边佯装十分吃力、缓慢地推着棺材盖,一边努力地诉说着她活着的价值:“少爷,管家已经将府里前后门都锁上,还派了好多小厮守着,所以,我待会先将那些人引开,再偷偷把你带出去。

        逃到外面,没有银子可不行,我把银子都埋在了西边角落处,待会我们把银子挖出来再带走吧。有了银子,我们就雇一辆马车逃出曜日城吧!”所以,无论是为了能好好逃出去,还是为了银子或者马车,我们还是不要自相残杀了吧!

        在她即将推开棺材盖时,韩七冷着一张雪白高冷的俊脸,最终还是将玉簪子插回了发髻上,现在侯府戒严,而他又体力不支,若是没有内应,估计很难逃出去,所以还是暂且先留她一条小命吧!

        见状,深感死里逃生的安静暗松了一口气,颤抖的小心肝安稳了几分,额际的头发却还是被冷汗给打湿了。她适时挂上了一抹害怕、愧疚却又惊喜的复杂神色。

        虽然在记忆中,安静已经刷过很多遍韩七的脸,但亲眼见到时,她还是愣了一下,眉发皆白、冰肌玉肤,真是好一个仙姿玉色、翩然出尘的少年郎啊!

        见这个欺主的恶婢在盯着他看,韩七冷峻的脸庞顿时更冷了几分,半透明灰白色的眼眸直直看过去。

        被韩七那双如死水般沉寂的眼眸睨着,安静很快就回过神来,努力忽略他?人的目光,默默收回了视线。

        见他有些吃力地攀着棺材边缘,想起剧情里他将林管事扎死的凶残行径,安静顿时觉得后背发凉,深感压力山大,看来这个侯府少爷也是个演技派,她得时刻端着,绝对不能崩了人设啊!

        即使知道他是装的,但安静还是不得不装作害怕却又体贴地搀扶着他从棺材里爬出来。

        扫了一眼晕倒在地、被恶婢缠成茧的林管事,韩七眼底极快地闪过一抹寒光,但他却什么都没说。

        将韩七扶到案桌前的蒲团坐下,安静体贴地端来茶水、瓜果、点心之类的供品让他吃着,他今天在棺材里躺了一天,估计早就饿惨了。

        见他没拒绝,安静心头暗松了一口气,然后开始自毁三观地搜刮着林管事身上值钱、不值钱的东西,哪怕是他头上不值钱的木簪子,她都没有放过。

        见恶婢使劲扒着林管事手上死死卡住的碧玉戒指,韩七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语气森冷道:“你在做什么?”

        安静不死心地拿来墙角边上的灯油滴在林管事手上,一边使劲扒着,一边解释道:“少爷,现在世道艰难,我们逃到外面,衣食住行可都需要银子的。嘿,成了!”

        见恶婢对着一枚成色低劣的玉戒指露出财迷之色,韩七俊脸倏地黑了几分,她都跟在他身边两年了,可无论是眼力劲,还是脑子,却还是没有一丝半点的长进啊!突然,他灰白色的双眸直直睨向躺尸的林管事,呵,他这是要醒过来了啊!

        韩七眸光淡淡地瞥向正不知羞耻扒着林管事衣襟的恶婢,凤目闪过一丝寒光,他倒要看看他们会如何狗咬狗!

        叶安静的体型与家世一样显眼,所以,当得知她竟然从E班转到A班,有很多其学生与家长都愤愤不平,而A班许多学生的意见最大,毕竟A班的师资力量是最好的,能够进入A班的都是名列前茅的学霸,他们为了不被别人挤下A班可是日夜苦读。然而,叶安静这个学渣却仗着有一个有钱的老爸就能轻轻松松进入A班,他们是无论如何都觉得很不服气。

        面对那些在她身边不经意晃悠,不指名道姓、指桑骂槐的孩子,安静其实真的真的很想仗势欺人一下,譬如直接挑眉,语气睥睨地说:“呵呵,难道你们不知道有钱是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吗?对了,我为人比较小气,要是再被我听到那些我不爱听的话,希望你们家族的企业能够跟你们一样硬气,不怕天凉王破!”

        然而,安静也只是想想而已,毕竟这样仗势欺人的话一出,估计她在圣安学院的名声会变得更加的糟糕的。要知道叶安静的愿望之一就是成为圣安学院的女神,所以她得开始注意营造一个美好的形象。说真的,按照她以前的性子,早就狠狠怼回去了,若不是为了完成原身的愿望,她才不会忍受这些熊孩子无聊的言语欺凌。

        这个A班的学位可是叶父答应给学校捐一座三千万的实验楼才换来的,所以,安静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而且,圣安贵族学院本就是一个专门为有钱有权人的孩子建造的一所高中,在这所学校里,强者为尊的规则早就已经成为潜规则,所以,这些孩子凭着家世享受着比别人更好的一切,嘴上却还说着公平,实在是太可笑了。

        不能怼回去,安静只好选择高贵冷艳地无视他们。幸得叶家家世够显赫,而且,在得知叶安静报警,将自己的亲堂妹亲自送进监狱后,便再也没人敢在她面前瞎比比了。

        为了避免沈初七再受欺凌,变得更加阴暗,她将沈初七是她救命恩人的事情宣扬了出去,还明言,谁敢欺负他,就是跟她过不去,跟叶家过不去,于是,沈初七在学校的处境便得到了改善。

        虽然没人敢再打扰她,不过,显然她跟沈初七一样,被其他的学生给冷暴力孤立了。不过,安静对这种孤立却是喜闻乐见的,因为被孤立,没人愿意跟她一起组队,所以她便能理所当然地缠上了同样被孤立的沈初七。

        “七七,我跟你一起吃饭吧,她们都不带我,我一个人好可怜啊!”

        “七七,你游泳能慢点吗?我都跟不上你了,我俩可是同一个小组的,荣辱与共,你可得认真教我才行!”

        “七七,我俩可是一个学习小组的,我俩得守望相助啊,这道题要怎么做啊?诶,我好多题不会的,我晚上去找你补习啊!”

        ……

        听到叶安静再次按响他家门铃,沈初七那张清癯俊秀的脸颊是瞬间黑透,他强行让自己无视掉那刺耳的门铃声,面无表情地继续安静地吃着饭,心头则是无数次后悔他当初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救那只缠人的戏精胖纸!

        这些日子,叶安静就像一只背后灵,死死缠住了他,甚至就连在梦里,他都经常能听到那阴魂不散的“七七”,沈初七只觉得头痛不已,像叶安静这种打不得,骂不听,骂狠了就红眼给他看,甚至还给他外公外婆打小报告的奇葩,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一定是安静来了吧,七七还不赶紧给你小同学开门去!”见自家外孙瞬间冷了脸,眼底闪着怒火,林外婆甚是欣慰,自从孩子他妈过世,这孩子就一直阴沉沉的,幸得他认识了叶家姑娘,最近变得活泼多了啊!

        “叶家小姑娘虽然胖了点,但性子挺好的,你俩可以相处试试。”林外公语气严肃,虽然他对叶安静印象一般,但她的家世还是配得上自家外孙的,最重要的是,叶家不仅能够带领林家走出困境,还能够带领林家更上一层楼,所以他还是看好两人的相处的。

        闻言,沈初七脸色倏地更黑了几分,他就是眼瞎了,也不会看上那只戏精死胖子的!若不是见林家在叶家的帮助下,摆脱了之前的困境,他是绝对不会忍耐了她整整一个多月的!

        沈初七打开大门,整个人死死堵在门口的位置,眉眼透着冰冷,道:“今天已经考完了期末试,你还来做什么?”

  https://www.65ws.com/a/105/105082/351958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