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卫聂)纵横杀《秦时明月同人》 > 59.青龙石现

59.青龙石现

        天尚未放亮,盖聂已经睁开了眼睛。

        大半个晚上的休憩,他的伤患已经无碍。

        卫庄也在此时掀开眼皮,他没有看盖聂,低头摸了摸手里的鲨齿,提剑走出了山洞。

        身后传来响动,是逍遥子察觉卫庄离去,前来询问。

        盖聂对逍遥子颔首致意:“人宗心法果真不同凡响,你的内力已经恢复了许多。”

        逍遥子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摸着胡子笑道:“盖老弟,你鬼谷一门的心法口诀分明青出于蓝,你是在太谦虚了。”他又问:“卫庄兄他——”

        盖聂与卫庄为师兄弟,逍遥子豁达,既然自愿与盖聂称兄道弟,也就视卫庄为平辈。

        盖聂道:“出去探查周围地形。”

        逍遥子颔首。

        既然是探查地形,便不会即刻转回。他压低了声音问道:“盖老弟,天明那边可有消息?”他知道卫庄的流沙情报无处不在,是他们深陷农家唯一能获取消息的人。

        盖聂也正在担忧这件事:“并无一丝蜃楼的消息,万事也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他们一同看向泛着青色的天空,这是黎明前短暂的平静。

        许久,逍遥子问:“以你看,田言是否能说服天猛?”

        盖聂摇头:“不会。但她能够利用形势,说服其余农家三堂的人。”

        逍遥子明白了:“魁隗堂与蚩尤堂的人逐渐暴露出他们已经被罗网侵蚀的事实,那么他们的支持,反而成了弱点。”

        盖聂不大喜欢说人坏话,所以他没有再开口。

        卫庄的声音从远出传来,带着讽刺的意思:“她或许一直都在等待这个机会,等待与天虎势均力敌的朱家的实力被消耗殆尽,等待墨家与天虎兵戎相见,等待所有人除了她,别无选择。”

        逍遥子心中不愿意这么去想一个刚刚失去父亲的女人,然而盖聂的表情似乎并不吃惊。

        卫庄手里提着一只新鲜的猎物,应该是在他探查地形时顺手猎的。

        逍遥子对卫庄微微颔首:“她难到没有想过你和朱家的交情,可能会支持神农堂?”

        卫庄看了一眼盖聂,继续说:“她谋划得很清楚,无论是朱家还是天猛当了侠魁,两个堂的弟子都会致对方于死地。只要还顾忌着农家大局,就会妥协让她这个可以左右逢源的人来当侠魁。”

        逍遥子想起了之前的高渐离与大铁锤还去找田言想要说服她,不免皱起眉:“她是这样精于算计的人?”

        卫庄反倒给了一个还算中肯的评价:“她算得上农家最聪明的人。”

        卫庄与盖聂擦肩而过时,把手里的猎物扔给对方,嘴里道:“农家侠魁由她来做,于我们而已并不会有什么不同。与聪明人打交道,反倒有利。”

        逍遥子看向盖聂:“盖老弟,你也这样看?”

        逍遥子既然欣赏盖聂这样磊落的人,就必然不会喜欢工于心计的人。所以他很重视盖聂的意见。

        盖聂是个务实的人,他一言不发接过猎物,开始准备烹烤的工具。

        对于逍遥子的问题,他并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陈述一件事:“她会有足够的能力说服农家各堂,这对搅乱罗网的布局有利,于我们破局也利。此时,她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

        逍遥子看看低头动手处理猎物的盖聂,又看看席地而坐闭目养神卫庄,心道这两人真是性格南辕北车,想法又完全契合的两个人。

        难怪拔剑互相厮杀了这么多年,也分不出个胜负。

        ——真是一对奇怪的师兄弟。

        想完了,他又叹了口气:“罗网布局多年,农家危局即便解开,也会大伤元气。”

        盖聂沉默着。

        付出代价,而后得以苟且残存,似乎成了保存实力的唯一选择。无论是墨家的机关城,还是儒家的藏书阁。

        无论如何,这次劫难过后的农家,都不再是昌平君最初希望的那个农家了。

        盖聂手下停了一下,他说:“我担心,有人会利用这个时机,对留在桑海的人下手。”

        逍遥子一怔,的确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卫庄闭着眼睛,眉头渐渐隆了起来。

        大家心中都知道盖聂的话并非危言耸听。

        农家不过是嬴政削弱诸子百家布局中的一环而已。农家虽然号称十万之众,然而六堂并非一心,不是一盘散沙也好不了哪儿去,容易被人利用,还不如道家人宗对帝国的威胁更大。

        这次危机,罗网也不过派了两个天字号杀手而已。小圣贤庄一事,可是有公子扶苏亲自前往,赵高、蒙恬、章邯也都先后出现在桑海。这一切,只说明农家还不值得赵高亲自出手。

        逍遥子面色凝重:“按照章邯的情报,农家还有一个关乎帝国的秘密。难道是罗网掉以轻心?”

        卫庄漫不经心地说:“你是说,青龙石现?”

        逍遥子道:“正是。”他忽然看向盖聂与卫庄,问道:“难道你们已经知道青龙石现的秘密了?”

        盖聂有点不确定:“小庄,我们并没有最后确定。”

        卫庄才不管盖聂那种无谓的谨慎,:“无论是不是昌平君曾经希望的那个样子,这件事情已经正在发生。那块石头既然已经出现了,青龙计划,也就只剩最后的一块遮羞布。”

        逍遥子看向盖聂凝重的脸色,他不确定地问:“盖老弟,你的意思是?”

        盖聂沉默了一下,慢慢说道:“自古青龙都是代表太昊与东方七宿的神兽,是帝王在人间的幼子。这个青龙计划,与荧惑石上现字,让人不得不怀疑,农家恐怕会假扶苏公子之名,起事反秦。”

        逍遥子登时双目圆睁,秦朝统治天下已经三十余载。最初时各国反秦势力并不少见,如面前的聚散流沙可算其中有大能者,甚至引起了新郑叛乱让嬴政从此改变了对六国旧人的态度。然而随着时间过去,人们开始疲惫而困扰。反秦者犹在,普通百姓却希望能够停息兵戈,从此不必再因战乱而流离失所。

        卫庄低沉的笑起来:“想不到这一天到来的如此之快。”

        逍遥子悲天悯人,他并不愿意兵戈由此再起:“这也许是个阴谋,那名女子说过,荧惑之上原本并没‘扶苏立’这几个字。”

        盖聂看着亮起来的天:“这已经不重要。”

        卫庄用他残酷的声音说:“从昌平君谋反的那一天起,帝国公子身上流淌着的另外一半血统就成了能随时置他于死地的□□。”

        有人想让一个与农家的约定成为一个可以在将来星星燎原的火种,自然也会有人想借着这个火种,添上干柴让他们烧得更大,最好连同他们自己都一起在这场大火中化为灰烬。

        一时无人再开口。

        打破沉默的是盖聂,他站起来:“烤好了。”

        逍遥子这次勉强把思绪收回来,他面上仍旧带着对不远将来即将燃起的兵祸的忧虑:“想必小高和大铁锤也该醒了,我给他们送去。”

        逍遥子离去之后,卫庄看向盖聂:“你想阻止农家起事?”

        盖聂慢慢摇头:“我记得你的朋友曾经说过,起事於无形,而要大功於天下,是谓微明。”

        卫庄的目光放得很远,他顺着盖聂的这句话,想起了一个久远的模糊的人。这个人早已死在了秦国的监狱里。他慢慢地,带着一点嘲讽一点感慨道:“我还以为他椎心呕血写下的那些鬼话不会有人看。”

        韩非曾经只希望有一个人能看到他写的东西,然而这个人,一直到被秦王处死,也没想过要认真对待自己儿子写过的东西。

        真是讽刺。

        盖聂与他站在很近的地方:“小庄,你的这位朋友,一定很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结局。他只是走了自己想走的那条路。”

        卫庄挑起眉。

        有趣,盖聂只是在安慰他?

        他觉得自己还在因为韩非的死而伤心?

        盖聂避开了这个眼神,他说:“虽然艰难,希望渺茫。然而有些事,还是不得不做。”

        卫庄:“你想做什么?”

        盖聂看过去:“我想回一趟桑海。”

        卫庄看了他一眼:“你在担心那个小鬼?”

        盖聂的面色凝重:“我已经许久没有看见白凤的蝶翅鸟。小庄,我们恐怕要分头行动。”

        (补完)

  https://www.65ws.com/a/105/105079/351937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