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火媚

        早在很多年前,盖聂就知道这个师弟说话是,充满了对这个世道的嘲讽。人命在他嘴里,和草芥没什么两样。有时候太过在意,反而会被对方奚落,所以他学会了不要去问,不要在意。

        但此刻,他无法保持沉默,端木蓉对他不仅仅是有救命之恩那么简单。

        他只能重复道:“小庄,端木姑娘她……”

        卫庄收紧手指,将那束灰色的长发扯在手心,微微用力,打断了盖聂的问话:“师哥,或者你可以先回答我的问题?”

        头皮的刺痛让盖聂闭了闭眼,他知道卫庄不达目的不肯甘休的性子。三年同门的经历告诉自己,两把剑互博,总有一个人要先妥协,否则就是两败俱伤。于是盖聂尽量用陈述的口吻回答:“端木姑娘于我有两番救命之恩。此番墨家机关城被攻陷,也是……因为我。我自然不希望她死去。”

        卫庄突然笑起来了,这就是他自以为救世主一样的师哥呀。

        他说,墨家机关城被攻陷,是因为自己;他还说,那个女人于他有两次救命之恩,不能不报。

        事实上,墨家被攻,是这个时代无法改变的事实,秦王要诸子百家的忠诚,又怎会放任墨家的“天外魔境”偏安一隅?又怎会容忍自己建立的帝国中,有墨家机关城这样的地方存在!

        何况,秦王要的,是那个孩子的命,而盖聂,只是其中的交换条件之一。

        至于那个女人,就更可笑了。若不是盖聂在他一剑落下之前赶到,那女人早就是他鲨齿下的祭品。更何况,白凤的羽刃虽然危险,但,他不相信,师哥会躲不过去!

        说到底,还是那个女人自作多情,才差点赔上了自己的性命罢。

        不过,看看这个师哥的迂腐,他以为墨家机关城被攻陷,是他的责任;那个女人救过他两次,所以不希望他死去。

        这个人,他的弱点,自己一直知道。总是去背负去承担,一个人。

        别人对他的误会,他不觉得委屈;别人对他的恩情,他记得比谁的清楚;他对别人的恩情,却从未被他放在心上过。

        他自己加诸在他肩上的责任,早已重过这天下所有其他。

        这个人,还是和他的那些梦想一样……

        愚、不、可、及!

        卫庄的笑声是从喉咙中发出来的,闷在胸中,震得整个肩膀都在抖动。

        盖聂微微疑惑起来,十年的时光太长,他已经走过一条铺满献血的道路。他早就变了,卫庄也变了。

        不管他愿不愿意,他们眼下是敌对的两个人。把答案寄托在敌人身上,从来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有些事情的答案,还是要靠自己去寻找。

        明明是自小一起长大的两个人,但是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总也无法好好的对话。

        盖聂闭上眼,他的内伤很重,既然醒了,就要赶快调息。

        ……

        “卫庄大人。”窗外印出一名女子仙桥婀娜的侧影,盖聂知道这个红衣黑发的女人,流沙的赤练,是师弟身边最亲近的属下。

        白色的长发仿佛有生命一般,缓缓拂过盖聂的脸颊。卫庄起身,对门外的人说道:“何事?”

        对于这个一直懂得进退,默默追随自己的女人,卫庄大人的态度一向是和蔼的,几乎称得上是纵容的。

        “您吩咐的药好了。”女子的声音,带着一点点魅惑的腻甜,也不知是她原本的声线就是如此,还是她所修炼的火媚术改变了她的声音。

        卫庄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没有理会门外的赤练,转头附在盖聂耳边,低声道:“师哥,你是不是喜欢那个女人?”

        虽未说明,但大家都知道‘那个女人’是指谁。

        盖聂原本闭着的眼睛睁开,淡淡的琥珀色瞳孔里有些迷茫,他静静得看着卫庄。

        喜欢?

        他并不明白,只知道端木姑娘救过他两次,而且,在所有人质疑他的时候,只有她挺身而挡在他面前。多少年了,一直都是他挡在别人身前,却从没有人说过“我相信这个人”。

        和端木姑娘在一起,也许……很好。

        在墨家机关城,小庄端木姑娘是‘自己的女人’,自己习惯的没有反驳,周围的人也是理所当然的样子。

        卫庄如何看不出盖聂的犹豫,他们两个,本就是天底下最大的对手。讽刺的是,他们同时却也是最了解对方的人!

        “师哥,你的眼光,真不怎么样……你是不是没有经历过女人,所以才会喜欢那样女人?”

        盖聂也知道卫庄对端木蓉的评价:‘这个女人长得一般,又闷、又冷——也值得你这么难过?’

        盖聂闭上眼,他的心也有点不稳当。孤独得太久,他有时候会忘记除了天下,还有谁在需要自己。

        对于这样默认般的沉默,卫庄直起身,嘴角噙着一缕不怀好意的笑:“赤练,进来。”

        ……

        一名美艳至极的女子,身着红色武装,腰间缠绕着同样鲜艳的赤练蛇,推门而入,手中端着一只盛满漆黑药汁的陶琬。

        美艳的女子看着屋里的两人,眼中露出一丝好奇来,于他魅惑世人的外表显然有些不符。

        卫庄看着床上的男人,开口道:“赤练,你知道该做什么罢。”

        赤练脸上仍是笑意盈盈,微微侧头道:“卫庄大人,是要赤练用火媚术……?”

        卫庄昂起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身受重伤,但却从没真正低下过头。明明就是他赢了,最后却倒在自己并不光明的剑下——却也未见他皱一皱眉毛。

        ……该死的清高!

        有趣的清高。

        卫庄嘴角上扬,似乎为自己找到的新玩法而激动:“你去让师哥长长见识。”

        赤练眼里闪过一线落寞,这一刻她几乎是伤心的。但她什么也没有说,只用纤长的手指掩了红唇,笑的花枝乱颤,“想不到卫庄大人这么关心盖先生,身为属下,自然要尽力了。”

        盖聂睁开眼,微微警惕的侧头看向赤练,带着一丝疑惑。

        卫庄退后一步,笑意更深,愈寒。

        赤练的媚术天下无人能出其右,早已重眼功修炼至一颦一笑,一步一行,她的每一个动作,等能引发一个男人心底对女人最深的渴望。

        赤练莲步慢移,一步一停的朝穿上的男人走过来,见盖聂睁着眼睛警惕的看着自己的一言一行,忍不住掩嘴笑道:“盖先生这是何苦?男女相守本是人伦大义,合于阴阳之道,赤练也只是帮助先生而已。”

        盖聂眉头紧了,这样侵略的试探让他并不舒适。先比之下,他更喜欢卫庄霸道的剑。

        见床上的男人咬牙要撑起身来,赤练伸出宛如天牛触角一般洁白无瑕的手指,点重盖聂胸膛,将他一点一点,推回到床上。

        盖聂没有挣扎,因为那条缠绕在赤练身上的血色赤练蛇,已经顺着赤练的手指,滑入自己的衣襟——

        这是?!

        冷血爬行动物冰冷湿腻的身躯滑过胸膛,滑过腹部,这与他昏迷之时,端木姑娘那双温暖的的手不一样!

        许多年了,自从他背负了天下第一剑之名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靠近他的身体,除了那些在他身上留下伤痕的剑,或箭——而这些,都是冰冷的,锋利的。

        之前为了带着天明躲避秦军,他受了重伤。天明和少羽把自己送到了镜湖医仙端木蓉的医馆里,那个时候,自己昏迷着,但却仍然能感觉到一双温暖柔软的手,在帮自己治疗。

        不一样!

        端木姑娘也许外表冷淡,说话好不柔软,但……她的手很暖,心也很软。

        眼前这个红衣的女人,外表妖娆妩媚,但……她的手,她的心,和她的蛇一样——都是冷的!

        盖聂不是弱者,相反,他也许是比卫庄更为强大的剑客。

        他曾在身受重伤的时候,飞剑杀死无双怪,也曾在强弩之末之时,与苍狼王对决。

        眼下……岂会任人宰割?!

        卫庄忽然嘴角笑意更深。

        赤练魅惑一笑,引得盖聂侧目,却不知正好落入一双黝黑无边的火瞳之中——

        “你,应该觉得很累,很疲惫。你的手很重,重得抬不起来……盖先生,不用紧张,我不会伤害你,我只想让你更快乐……”如火的红唇吐着娇软酥骨的字。

        【不好!】盖聂只觉身躯如同被丝帛锁住,心中大惊,他大意了,不应该去看赤练的眼。

        所谓火媚术,要求发功者的功力高于受众,否则对方不仅不会受到影响,也许还好反击。盖聂之前与赤练一战之时,并未受到火媚术的影响,本以为自己功力深厚,这次也定当无事的。

        但是,他忘了,自己在墨家机关城被小庄重创。

        如今,功力耗损多半。

  https://www.65ws.com/a/105/105079/351936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