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神,我在地上等你来抓 > 第十一章 女明星的失踪05

第十一章 女明星的失踪05

        薛峰在火锅店门口挂断魏喜的电话。

        沈碧唐一身黑超套装从火锅店走出来,许是吃到怀念多年的老味道心情颇好。

        见薛峰如此,问:“魏喜?”

        薛峰点头。

        “韩老师还没联系上?”沈碧唐皱眉担忧的问。

        “能找的地方都找过了,手机最后的定位区域是在松江区。”

        “松江区?她没回酒店?还在影城吗?”沈碧唐的预感韩燕茹这次的“失踪”恐怕和以往不同。

        “查了,酒店的经理的话和监控录像都显示韩老师曾经的短暂的在酒店停留,酒店楼层监控里韩老师离开酒店的时间是傍晚的7点25分左右。”

        “电梯监控呢?”

        “哦,7点30分韩老师离开了电梯。”

        “她常去的餐厅、健身房、娱乐场所、饭店都询问过,没见过韩老师。”薛峰想起魏喜在电话里哽咽的声音心头发沉,他突然回想起刚进公司那会儿他和魏喜还有师兄一身干劲儿想要闯出一片天的情景。

        如果不是后来师兄牵连出事儿,现在......。

        “松江区派出所那报案了吗?”沈碧唐可以想象公司现在的混乱局面,借着纵火案打出重新拍摄的局面是逼不得已的营销手段,如果不尽快收回损失,韩姐在公司的地位受到影响是必然的。

        如果现在加上女艺人失踪,下落不明生死难料的标题,恐怕对整个《斩仙》剧组的打击也是致命的。试问,有哪个投资方或演员愿意给一个几近收到诅咒的剧组再投资?投资方撤资这种事儿在这圈子里不是首例。

        薛峰颇有些惊讶的看着自家艺人走神,心里好奇:难道这家伙真的对韩燕茹那女人有意思?很少见他对某个人这么上心,哦,对,上次纵火案的时候的那个女学生也是个例外。

        “已经报案,不过估计公司那面肯定会事先沟通,调查应该是非公开的。”

        “我知道你担心韩......。”薛峰一副我懂你的样子。

        “你知道?”沈碧唐吃惊。

        “嗯。”薛峰用力点头,脑补无数沈碧唐和韩燕茹的各种可能性。

        沈碧唐完全不知道薛峰已经跑偏。

        上车的时候,薛峰接到了公司的电话,通话时间很短,薛峰挂完电话面色凝重。

        “公司?”沈碧唐一点也不意外,恐怕结果会和他们猜测的一样。

        薛峰点头说:“韩姐在电话只说已经报警,考虑到社会影响是非公开性质,我现在要马上回公司。

        薛峰欲言又止,最后又强调:“韩姐特别交代,特殊时期让你先回公寓。”

        “我这就回去。”沈碧唐低头看时间。

        晚上9点

        薛大妈觉得自家艺人今天格外顺眼。

        目送薛峰离开,沈碧唐戴上口罩鸭舌帽套装,开车朝着和老街相反的方向而去。

        ......

        薛峰走进韩谷云办公室的时候,徐导演、魏喜和其他两个不认识的人也在。

        未等薛峰开腔,韩谷云带些歉意的先说:“这两位是海市松江区刑侦大队的同志,这个时间请他们过来主要是我们在刚刚收到了这个。”

        一个市面常见的U盘,里面只有一个视频文件,韩谷云像是鼓足了勇气般点开。

        只是仅有的二分钟的视频,薛峰惊的摔下了椅子,他蹬着大眼指着视频不可思议的问:“韩燕茹?”

        从画面的像素和长宽比例判断,视频是手机拍摄的,场景很黑,只是根据窗外的光线整个空间看起来十几平方米,什么家具都没有;镜头摇摆晃悠几下,最终定格在空间中央一位全身湿透双眼紧闭的女性身上。

        女子双眼紧闭,嘴角和眼角的淤青格外明显,只是有意放大的镜头让人清晰快速的辨认出,正式失联将近三个小时的韩燕茹。

        薛峰惊在当场,他的目光迅速浏览了在场众人的表情,除了二位刑大的同志和已经很可能在第一时间看过一遍的韩姐,其他人的脸上同样只有一种表情,震惊和疑惑。

        是谁?

        为什么?

        “刘昊,海市松江区刑警支队队长。”

        “孔白,海市松江区刑警支队犯罪心理分析科,擅长犯罪心理测写、行为分析。”

        薛峰的神经一下子被拉了回来,刘昊四十上下,个子不高,大概是长期忙于办案熬夜频繁,脸色不好黑眼圈明显。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颜色相近的警服穿在身上,刘昊和孔白简直就是买家秀和卖家秀,孔白高大帅气,是典型的运动阳光型。

        两人亮了证件之后,刘昊直奔主题:“考虑到社会影响,我们已经与痕检科联系,U盘上的指纹已经提取完毕,今天是对韩燕茹的社会关系进行排查。”

        “时间紧迫,希望各位配合。”孔白严肃的强调。

        “就从徐导演开始,请问你最后一次见到韩燕茹的时间?”刘昊掏出本子记录。

        薛峰这才了然,怪不得韩姐要自己避开沈碧唐先过来,恐怕不想让他在第一时间卷进来,在韩姐心里沈碧唐堪比自己的命。

        所以她下意识的选择了保护。

        ......

        出了地铁站,辟霜霜紧了紧身上的羽绒服,晚上的松江区地铁口人流稀疏了不少。9点过半,她戴上帽子,用手指着右前方的快餐店问:“是这家?”

        穿着红绿配标准制服的汉堡包装影子拍着胸脯保证:“你不是都尝过味道了吗?我们店的汉堡好吃吗?”

        “一会儿进店你记得快点问问有没有见过可疑的车子?”辟霜霜小声交代。

        “你放心,同学。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事成之后把我裱起来放在床头啊!”汉堡包装影子期待的说。

        “我不同意!那万一谁来了不是等于误会我们霜糖主人是吃货吗?”香橙手机影子反对。

        “呵呵呵,就算你不说主人也是吃货。”手表影子一时没忍住笑说。

        “......。”辟霜霜脑补床头挂着装裱好的汉堡包装纸。

        “汉堡街”是近几年在海市特别流行的西式快餐,装修风格一楼和二楼也不一样,一楼偏重于商务休闲,二楼主打的是地中海+田园混搭风,价格适中并支持全市的软件点单,每逢各种中外节日也会在店里举行小规模的cosplay活动派发礼品。

        辟霜霜拿着菜单从第一行热饮开始一个一个的仔细询问,完全无视快餐小哥从热情到僵硬的面部表情。

        足足十五分钟,汉堡包装影子意犹未尽的从操作间里跑出来,远远地就竖起一个大拇指。

        看来是有戏?辟霜霜有些混沌的脑子瞬间被打了鸡血,面不改色的在“店长半价推荐”上指了指,出门的时候淡定的拎了一盒儿儿童套餐。

        一边解决晚餐一边听汉堡影子探听到的消息。

        “同学,操作间的兄弟说那辆车子路上出了事故送去修理厂了。”包装纸影子不开心。

        “起因知道吗?”

        包装纸影子摇头。

        “这个我知道!”穿着一身奶牛装的小影子突然激动地喊道。

        “噗——”小半盒牛奶在辟霜霜的手里往天空的方向冲去。

        可惜了,辟霜霜舔舔嘴唇。

        “这个我知道,我当时正好在副驾驶座位,刹车很突然,我被甩到了前挡风玻璃上!看的可清楚了呢!”牛奶盒影子激动的说。

        “快说说!”还没等辟霜霜开口,其他小影子忍不住问。

        “今天是司机大叔孩子的生日,所以大叔就和经理申请了一份儿童套餐想着想着下了班给女儿带过去。说来也巧,今天那个女明星的保姆车和咱们的快餐车是一前一后出的影视基地,行驶了六分钟之后在祥云街口那里突然冲出来一个逆行的学生撞到了那个女明星的保姆车上,咱们的车就追尾了,那个司机大叔也挺生气,方向盘影子也和我解释了,根本不赖快餐车司机是那个保姆车突然往右躲闪才撞上的。”

        “哼!我没被取走都是那个碰瓷的学生的错!”牛奶盒影子揪着自己的奶牛尾巴抱怨。

        “你怎么觉得他是碰瓷?”

        “晚上七点二十左右,也不是上下班高峰期,又不是玩儿‘快打僵尸’谁会在宽敞的马路上故意往车队里‘扎’?”牛奶盒影子继续分析。

        “有道理。”辟霜霜点头。

        “你还记得那个‘碰瓷’人的样子吗?”

        “当时好乱......不过我记得司机大叔和保险公司的人描述过,是穿着黑色的羽绒服、牛仔长裤,带着鸭舌帽,年级不大看起来像是附近大学城的学生。”牛奶盒子影子仔细回忆。

        “还有一点,那个女明星后来从车里出来了,发现只是车辆受损也没有深究。”

        “切,你在后面的车里,你怎么知道的?吹牛吧!”手机影子不服气的说。

        “才不是!我是听行车记录仪影子说的!”牛奶盒影子一激动就吼了出来。

        “说!行车记录仪影子在哪?”辟霜霜兴奋的两眼放光抓着牛奶盒影子不停地摇。

        “喂!110吗?我要报案!我在松江区地铁站口两点钟方向发现一个精神失常的年轻女子,对,她对着牛奶盒说话还不停地挤牛奶。”

        “什么?不予受理!”

        报案女子一抬眼,哪还有女子的影子。

        见鬼了。

        ......

        和薛峰十年好友,他知道是韩姐有事儿瞒着。

        一路走过来,韩姐对他的鼓励扶持胜似亲人,想要去除她的心病当下最紧要的是找到韩燕茹,以自己对她的了解刻意让经纪人带话给自己怎么看也不像是没有下文的。

        这么安静还是头一次。

        沈碧唐想了想,打开微博关注了一下韩燕茹,看似平常的官宣,正常的九宫格照片形式,一般人看了都不会觉出什么。

        如果他没记错,韩燕茹最不喜欢的的数字就是“九”,合作拍摄《云狂》那会儿由于编剧助理写剧本的时候把女主角的生日写成九月十九,她硬是让人换成了其他的日子。

        难道是故意给谁看?

        沈碧唐蹙眉盯着快餐车,总觉得差了点什么。

        “请小心快餐店附近的神经病!”附图正好是和韩燕茹照片里的牌子一模一样。

        鬼使神差的点开。

        “辟霜霜?”沈碧唐顿时睁大眼睛吃惊的盯着照片里站在“汉堡街”快餐店门口狂摇牛奶盒子的女子,忍不住说到。

        沈碧唐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晚上9点45分。

        “她去那干什么?”

        ......

        辟霜霜仔细确认了一下“一声平安”保险公司紧闭的白色卷帘门低头找牛奶盒影子确认:“你确定行车记录仪是被之后的保险公司的人带走了?”

        “嗯,公司要求。”

        “事故责任鉴定不是应该是交警的职责吗?当时出警了吗?”辟霜霜觉得奇怪。

        “没有,当时现场挺乱的,司机师傅因为事故被经理狠狠的批了一顿,也想快点处理完,保险公司的人提出来也没多问。哦,对了,那个保险公司的人很亲切呢,他知道司机师傅有事儿之后还提议说帮他把车开回公司!”牛奶盒子说。

        “还有这样的好人?真少见?”香橙影子怀疑的问。

        “哎呦哎呦,都到门口了直接进去找找看不就结了?”手表影子无语。

        “怎么进?四个监控在上面呢!”羽绒服影子忍不住瞪了手表影子一眼。

        辟霜霜可注意到门店的四个角上都装有监控摄像头,她总不能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直接开门进去。

        “就没有别的后门?”辟霜霜头疼。

        “我知道!我知道!”背包里一个穿着古装的小影子激动地举手示意。

        “威灵山影视基地导览地图?”辟霜霜突然记起来这是刚来的第一天李沅泽硬塞给她的。

        真TMD太给力了!

        “我知道在施工的B区影棚里有一条路能通到保险公司的杂物间。”地图影子对于头一次加入刑侦队伍有些激动。

        “影视基地?”辟霜霜咧着嘴乐开了。

        “主人快冲,争分夺秒啊!”羽绒服影子兴奋的喊。

        “冲哪去!快找个漂亮的去搞定大门口那个眼高于顶的酷黑门锁影子呗?”香橙影子出谋划策。

        “谁去?”背包影子红着脸问。

        “你去!”众影子齐声说。

        ......

        辟霜霜在背包影子的“英勇”之下被外挂开了绿灯,一路过关斩将的直奔影视基地的杂物间通道。

        影视基地的西门外就是一件规模较大的保洁公司,因为在施工期影视基地暂时性的把保洁工作外包给了他们。

        需要清洗的废旧物品可以直接从影视基地的杂物间通道滑到保洁公司的清洗间。

        当然,这样图方便的公司不止影视基地一家,“一声平安”保险公司也在当中。

        “就是个V字通道,主人你就当做了把弹跳过山车就到保险公司了!”牛仔裤影子不断地搓着自己屁股的位置尽量不为难的说。

        “我都没说呢!你先担心什么啊?”羽绒服影子对着他一脸鄙视。

        “霜糖主人,你尽量悠着点吧,这条裤子再磨破你就不得不买新的了!”钱包影子穿着粉红色的格子衬衫友情提醒。

        “闭嘴。”辟霜霜双臂微微用力,一个“V”起落之间,顺利到达保险公司的杂物间。

        “碰!”砸到某个“物体”。

        温热而有些弹力的质感,辟霜霜仿佛透过布料的摩擦摸到了“人鱼线”?

        “我去!不会是艳遇吧!”香橙影子兴奋的大喊。

        “哼,肯定是坏人!谁大半夜来这里!”羽绒服影子绝对捍卫主人的人身安全。

        “主人!这个人好像昏过去了?”牛奶盒影子蹲在地上指了指。

        “快看看是谁?”手电筒影子小声说。

        “沈大神?不是吧?”辟霜霜小心翼翼的掀开某人口罩,惊的一口老血梗在喉中。

        沈碧唐怎么会在这?她只能用人生何处不相逢来解释此刻内心翻滚的感受。

  https://www.65ws.com/a/104/104462/34889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