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器焰嚣张 > 第1097章 驼队

第1097章 驼队

        ……

        沈青左右两边,两个一身黑色皮衣,身披黑色长布帛的修士坐在桌旁,隐隐然将他护在了中间。

        他们身上的气息极其内敛,脸被藏在了黑色的布帛缠绕之中,就连鼻子和嘴巴也全都蒙上了,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远远看去,就像是两团黑影一般。

        换了在别的地方,他们这一身打扮可以说是极其显眼,一眼就会被人注意到,不过,戈壁滩上风沙大,周围的散修除了舍得花钱买防沙尘法器的,剩下的多半都用披着斗篷,围着布帛,他们这一行人混迹其中,反倒是变得极不起眼。

        白色的兜帽下,沈青的脸色极其苍白,几乎没有半点血色。

        一天的时间过去,他背上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黑寡妇匕首上携带的毒也已经在他的努力下被除了个七七八八,就连那双被他亲手削断的小腿,也已经在丹药的作用下重新长了出来。

        然而,这一次,他终究还是遭到了重创。

        尤其是那一双刚长出来的小腿,更是十分脆弱,筋骨的强度也就相当于普通人的程度,战斗时动作稍微大一点就有可能断掉,必须经过长时间的淬炼和强化,才能匹配得上他天人境的修为。

        虽然,按理来说,在那种情况下,能保住一条命他就应该庆幸,但每次只要一看到这一双羸弱的小腿,他就会忍不住想起昨天的经历。而只要一想起昨天的经历,他就忍不住想到自己在花无影追杀下的狼狈,心情愈发阴郁,愈发暴躁,恨不得把眼前的一切全都撕个粉碎!

        沈青捏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脸皮不自觉地抽搐起来,神色扭曲而狰狞。

        “主人,暗部所有人都已经集合完毕,随时等候您的吩咐。您要召见他们吗?”黑袍修士对沈青的神色仿若未觉,低眸垂首,对着沈青禀报道。

        被这一打岔,沈青心神一清,顿时从回忆中惊醒。

        他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强自冷静道:“先等等。”

        “是,主人。”

        那黑袍修士当即领命,不再出声。

        瞬时间,桌子上就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邻座的交谈声忽然传入了他们耳中。

        “说起来,这次青罡宗也是够倒霉的,招惹谁不好,非招惹青州姜氏~”

        “谁说不是呢~青州姜氏那是好惹的吗?没看那些招惹上青州姜氏的势力,现在都凉了吗?青罡宗的人是有多想不开,才会跟青州姜氏杠上?”

        “嘿嘿~谁知道呢~”

        “不过,青罡宗的人也是够缺德的,居然敢贩卖修士,还跟那帮子邪修牵扯不清,这回算是惹了众怒了~听说青罡宗幸存的弟子有人求到了府衙,结果连府君大人的面都没见上就直接被撵出去了……”

        “对对对,这事儿我也听说了。据说府君大人转头就给上头写了奏章,说要替青州姜氏表功呢~”

        “啧啧啧~连府君大人都这样,青罡宗得多不受人待见~”

        “说真的,其实我以前就觉得,青罡宗那帮人有些不对劲了~一个个鼻孔朝天,傲得跟什么似的,看人的眼神都透着邪光,看上去怪怪的……”

        “巧了~你也这么觉得?我跟你说……”

        “要我说啊,青罡宗那些弟子还算好的,最邪的还是他们的少掌门沈青。我听人说啊~沈青为了一颗破障丹就屠了发妻满门呢,简直就是个疯子,姜氏和青罡宗现在正联名通缉他呢,说是抓到人就给一千下品灵石!”

        “什么?什么?真的么?居然还有这种事?!”

        “当然是真的了!我你们说啊……”

        断断续续的说话声或大大咧咧,或谨慎小心,所说的话题,却几乎都是同一个。

        无他,实在是青罡宗一夕间被人推平的消息太让人震撼了,如今的沧州府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众口混杂之下,消息真真假假,早已难辨,唯有沈青的所作所为,在某些人有心的引导下,已然变得众所周知。

        不过一天时间,沈青已经彻底身败名裂。

        听着这些话,沈青的表情一阵扭曲,捏住茶碗的手不自觉收紧。

        “乓”的一声脆响,粗瓷的茶碗顿时被他捏碎了一角。茶碗从他手中落下,重重地磕在木头桌面上,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瓷碗的碎片深深陷入他的掌心,被他一阵揉搓,顷刻间碎成了瓷粉。

        “好一个姜远!好一招釜底抽薪之计!”

        不过才短短一天的功夫,青罡宗覆灭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沧州府,一个个说得有鼻子有眼的不说,甚至把他当年覆灭无影门的事情都翻出来了,要说这背后没有姜远的推手,他才不信!

        这分明就是在断他后路!

        沈青脸皮抽搐,眼神狠戾得吓人:“不报此仇,我沈青誓不为人!”

        两个黑袍人见状只觉脊背发凉,忍不住把头压得更低。

        就在这时。

        远处的戈壁滩上忽然出现了一片模糊的人影。

        茶摊上的议论声骤然一停,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去。

        在热气的熏烤下,那些人影有些扭曲模糊,却依稀可以分辨出来,那是一支驼队。

        高大的双峰骆驼几乎有一层楼那么高,姜黄色的皮毛油光水滑,哪怕载着人行走在这灼热而荒芜的戈壁滩上,依旧有种闲庭信步般的轻松和惬意。

        阵阵驼铃声回荡在戈壁滩上,听起来格外的轻灵。

        不过片刻的功夫,驼队就走到了茶摊旁。

        为首的青年猛地翻身从骆驼上一跃而下,一边扇着风,一边快步往茶棚里冲来:“呼~热死了!这见鬼的戈壁滩!”

        他说着就随手往灶台上抛了枚金铢币:“店家,来几碗凉茶。”

        “好嘞~”

        店家应了一声,便抄起茶壶,给他倒了一碗递给他,又反手翻出几个茶碗用清洁术清理干净,开始一碗一碗倒凉茶。

        青年一口把凉茶一饮而尽,顿时浑身舒爽:“呼~爽快!店家,果然凉茶还是你这里的最好,我家自备的凉茶不管怎么做,就是没有你这种味道~”

        店家闻言顿时笑了起来,熟络地跟青年攀谈起来。

        茶摊内的散修似乎对这青年很熟悉,见到是他,当即敬畏地收回了目光。一时间,茶棚里连说话声都压低了很多。

        几个侍从慢了一步从骆驼上下来,四下扫了一眼,便朝着茶棚内沈青三人的位置走了过去。

        “你们三个,起来。”

        其中一个侍从敲了敲沈青面前的桌子,面无表情地道。

        ……

  https://www.65ws.com/a/104/104341/348036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