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器焰嚣张 > 第1003章 奇怪的战斗痕迹

第1003章 奇怪的战斗痕迹

        ……

        黑寡妇眼底划过一抹异色。

        她回来的路上就传讯给李峻峰简略地说了下自己救了封寄秋的事。她原以为这只是小事,汇报一下备个案就好了,不想家主竟亲自过来了。难道说……

        她脑海中心思飞转,脚下却已经快步迎了上去,一面行礼一面恭敬地说道:“家主,您怎么亲自来了?我正准备去找您汇报呢”

        姜远微微颔首,一面往封寄秋房间的方向走,一面扭头问她:“风翼虎巢穴的探查情况如何?”“果然如您所料,在风翼虎的巢穴外面发现了一些灼烧痕迹。”黑寡妇紧跟着他的步伐,神色中带着些许疑惑,“我按您的吩咐逐一仔细检查了一遍,发现那些灼烧痕迹上的确有火行元力的残留波动,但看起

        来却不像是法术造成的,有点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怎么说呢……就是有点,过分整齐了。”黑寡妇一面思考一面组织着语言,“所有的痕迹主要分成两种,一种是被轰出的凹坑,一种是密集的小洞。但不管是哪一种,同种痕迹上残留的元力波动都非常统一

        ,强弱一致,气息一致,甚至连半点误差都没有,就像所有的法术都是从一个模子里出来的一样。这一点很奇怪。”众所周知,同一种法术在不同的人手里,能够发挥出的威力会有很大差异,那是由于每个人对法术的熟练度,运转元力的速度,对法术的控制力等等方面都不同,使出来的法术自然会有很大差异。就算是

        同一个修士,不同时候的状态也会有些微的不同,使出来的法术乍看一样,仔细分辨还是会有不同的,完美复制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可岩壁上的痕迹,却完全违背了这一常理。“还有一点,属下发现岩壁上留下那些小洞有一个特点:除了少数几个,剩下的多半都连成排。”黑寡妇随手取出尺素碟影向姜远展示自己用留影术截取的画面,指着上面那些密集的小洞道,“我随意找了几

        排分析了一下,发现它们的痕迹呈现出很大的统一性,就像是从同一个位置施展出来,然后直线前进击中岩壁造成的。这太不可思议了”直线攻击就意味着很容易被对手避开,击中岩壁就意味着施法者既没有取消法术,也没有控制法术掉头,这种情况对一个法修来说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哪怕是一个初学法术的修行者都不可能在战斗中犯这

        种错误。

        毕竟,法术对元力的消耗非常大,法修体内就那么一点元力,哪里能这么浪费?

        想到自己分析出这些结果时的惊讶,黑寡妇便忍不住有些感慨:“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样的战斗才会留下这么奇怪的痕迹。难道是有哪个炼器师研究出了什么新式的法宝或者法器?”

        “或许吧”

        姜远随口接了一句,微眯的眼眸中却深不见底,也不知究竟在想些什么。

        “家主,您特意让我亲自去风翼虎的巢穴探查,是不是早就知道点什么?”黑寡妇风情万种的眸光在姜远身上绕了一圈,带着几分试探小心询问道。

        “这你就不用管了。该你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姜远摇了摇头,随口岔开了话题,“我听说你今天救了个人回来,是太华宗的玉剑真人?”

        “是的,家主。”黑寡妇也没有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见姜远不愿意提,就顺势转移了话题:“家主您既然往这边来,想必已经知道玉剑真人的事了。她昏迷前跟我说了一件事,是关于上古遗迹的。我觉得这件事比较重要,正

        打算向您汇报。”

        说话的功夫,两人就已经走进了封寄秋的房间。

        姜远一抬手,黑寡妇就自觉止住了话题。

        凌绯烟转头见到两人,连忙上前行礼。

        姜远摆了摆手示意她不必多礼,随即扭头看了眼床上的封寄秋:“还在昏迷?”

        “嗯。”凌绯烟点了点头,“花团长已经找团里的炼丹师来看过,她的情况还算稳定,但神识受创比较严重,保守估计也得半个月以后才能醒过来。”

        姜远点了点头:“我知道了。这段时间,就麻烦你照顾她了。”

        “您太客气了这本就是属下的职责。”凌绯烟嫣然一笑,“我已经安排下去了,以后这里每天都会有人照顾,等她醒了应该就没事了。”

        “嗯。”

        姜远点了点头,随即朝凌绯烟打了个手势,带着她和黑寡妇往外走去。

        “封真人说了什么?”姜远一边走,一边询问黑寡妇。

        “她给了我一块玉牌,说是上古遗迹的钥匙。”黑寡妇取出玉牌交给姜远,继续道,“我确认过了,这玉牌的确是钥匙。现在,我们基本可以确认上古遗迹的传闻是真的了。”

        姜远神识一探就明白了玉牌的功用,闻言点了点头:“这情况倒是有些出乎预料。看来纵横真君并没有对我们说实话。”

        黑寡妇也想到了这一点,忍不住蹙了蹙眉:“之前看他表现真诚,又一副不着调的样子,还以为……没想到也是老奸巨猾之辈,居然隐瞒了最重要的讯息。”

        “能成为一府之君的人物,又岂会简单?”姜远摇了摇头,没有就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

        为今之计,纵横真君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根本不重要,最关键的还是遗迹。

        他随手把自己的神识从玉牌里抹掉,把玉牌还给了黑寡妇:“这枚玉牌既然是你得到的,就交给你使用了。你现在就可以开始挑选和你一起进入遗迹的人手了。”

        黑寡妇看着手里的玉牌有些愣神,下意识地仰头看向姜远,脱口而出:“那您呢?”

        “我?”姜远失笑,“以咱们姜氏的实力,还怕抢不到钥匙吗?”

        黑寡妇扶额。她刚才一定是鬼迷心窍了,才会问出这么傻的问题!姜远瞥了她一眼,带着几分笑意继续道:“只有在钥匙中烙下神识的修士才可以进入上古遗迹,这应该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只是瞒着像我们这样临时得到消息赶来的外人而已。我们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就

        得及早作出应对。”

        “咳家主说得对,是该早做准备。”

        凌绯烟瞥了黑寡妇一眼,又飞快移开目光,美眸中隐隐含着一丝笑意。

        两人顾及黑寡妇的面子,谁也没有提及她刚才的犯傻,但黑寡妇又岂会没有察觉到他们眼底的笑意,顿时臊得想找条地缝钻进去。……

  https://www.65ws.com/a/104/104341/348033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