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器焰嚣张 > 第919章 大獠国主司徒景云

第919章 大獠国主司徒景云

        刚刚绕过屏风,白锦鸿就看到了矮榻上的青年。

        他手里拿着本书斜倚在软枕上,一脚曲起一脚伸直,湛蓝色的衮龙常服顺着身形逶迤而下,姿态闲适而随意,半点没有平日上朝时的威严庄重。

        然而,即便如此,白锦鸿依旧不敢有半点怠慢,双手一抬,低头深深施了一礼:“臣,白锦鸿,拜见国主。”

        “锦鸿,你来的正好”

        那青年,也就是大獠国主司徒景云闻声抬头,朝他招了招手,“过来坐,我正好有点事要问你。”

        说着,他朝身边的内侍示意了一下。那内侍当即拿来一把椅子,放在了矮榻旁边。

        白锦鸿熟门熟路地坐了过去,态度熟稔却不失恭敬地问道:“国主有事相询,臣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行了又不是上朝,就我们两个,你就别端着了”司徒景云随手把手里的书放到了一边,看着他问道,“今天你去城外接忠武侯,那老头没为难你吧?”

        “臣是代国主前去,侯爷怎么敢为难?”白锦鸿微微一笑,避重就轻地道。

        说着,他心里却忍不住苦笑,忠武侯堂堂一品侯爵,又是神通境初期的强者,在这晋阳城里也是响当当的人物,大概也就他敢把人叫成“老头”了

        听到白锦鸿的回答,司徒景云微微点了点头,随即从面前的小几上抽出一本折子递给了白锦鸿:“你看看吧那老头刚递的折子。”

        白锦鸿接过一看,脸上顿时露出了讶色:“他想让姜定北参加文武法会?”

        “是啊”

        司徒景云顺势接口,表情有些微妙:“姜定北年纪也还没到一百,恰好在文武法会限定的年龄范围内,经过这一次随军,身上战功又涨了不少。那老头这是打算借文武法会的机会,给他这个儿子铺路呢”

        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偏偏,他刚刚大胜而归,就这么点小要求,朕根本没理由拒绝。”

        白锦鸿随手合上折子,脸上的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姜定北是为了替国主扫平匪患才错过文武法会初赛的,于情于理,您的确没法拒绝。”

        “这种废话就不要说了。”司徒景云揉了揉眉心,“你就说说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顺理成章地拒绝他的要求?姜定北那小子朕实在看不顺眼,一点都不想让他给我祝寿。”

        白锦鸿闻言不禁失笑:“国主何必苦恼?既然忠武侯想让姜定北参加文武法会,您答应他就是了。”

        “答应他?”司徒景云狐疑地盯了白锦鸿一眼,“你打的什么鬼主意?”

        白锦鸿笑眯眯地道:“您忘了,只有文武法会的文武魁首才有资格给您祝寿。”

        “话虽如此,可晋阳有实力的小子们实力如何朕都清楚,姜定北的天赋实力都不低,姜氏底蕴又足,姜斌那老头要是铁了心要替儿子铺路的话,肯定会给他留些底牌”

        话说到一半,司徒景云忽然觉得不对,猛地扭头看向白锦鸿,两眼一眯,眼底精光闪烁:“锦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国主明鉴,我答应了要替人保密,不能言而无信。”白锦鸿顶着司徒景云威胁的目光,愣是挺住了没说,“总之,您只要知道,这次文武法会上有一个比姜定北厉害得多的人物参加,魁首绝对落不到他头上

        就是了。”

        司徒景云皱了皱眉:“你能确定?”

        “我确定。”白锦鸿重重点了点头,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您等着看热闹就是了,这次的文武法会绝不会让您失望的。”

        司徒景云意外的看了白锦鸿一眼。

        白锦鸿是什么性格他再清楚不过了,要不是有十分的把握,白锦鸿绝不会,也不敢在他面前下如此保证。

        这么说来,他对于那位给了白锦鸿如此信心的神秘人物倒真是有些好奇了

        沉吟片刻,他终究还是微微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朕就信你一回。”

        说着,他斜了白锦鸿一眼,语带威胁:“要是出了差错,最后让姜定北拿了魁首,朕唯你是问。”

        白锦鸿闻言站起身来,含笑一礼:“但凭国主责罚。”

        说罢正事,两人又闲扯了一会儿,司徒景云就摆了摆手:“夜深了锦鸿你明天还有好多事要忙,就别在这陪我了,回去休息吧”

        “多谢国主体谅。”

        白锦鸿站起身,领命谢恩,又说着几句体己话,这才躬身告退,缓步退出了御书房。

        “吱嘎”

        一声轻响,御书房的门在他背后缓缓合上。

        白锦鸿紧绷的脊背微微一松,终于松了一口气。

        伴君如伴虎,尽管他和司徒景云从小一起长大,既有伴读的情分,又有成为王妃的本家堂姐帮衬,有时候依旧摸不准司徒景云究竟在想什么。

        今天硬挺着没把姜定山的事情说出来,他实在是冒了很大的风险。

        悄悄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白锦鸿想了想,反手取出传讯玉圭,借着广袖的遮掩给三弟白时允传了一条信息。

        晋阳城外,潜渊阁。

        不大的院子里,姜远一家三口正围坐在石桌前赏月喝酒,为姜远接风洗尘。喝了将近一个时辰,三人的酒劲都上来了,席间的气氛格外活跃。

        喝酒正酣,姜定山忽然神色一动,朝姜远和薛灵两人打了个手势,随即反手取出了一个正微微震动着的传讯玉圭。

        两人当即闭上了嘴看过去,用眼神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和传讯玉圭对面的人迅速交流了几句,姜定山随手掐断通讯看向两人,脸色变得有些古怪:“白大哥传讯告诉我,说他大哥刚才入宫,得知姜定北也会参加接下来的文武法会。”

        “他要参加文武法会?”

        薛灵一愣,随即瞬间反应了过来:“也就是说,这次的文武法会上,父亲和他可能会在擂台上正面碰上?”

        “碰上了正好。”

        姜远随手放下手里的酒杯,唇角一勾,笑意冷冽:“正愁没机会削削他的威风呢送上门的打脸机会,不要白不要。”

  https://www.65ws.com/a/104/104341/348030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