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器焰嚣张 > 第233章刘子明 蒋文曜

第233章刘子明 蒋文曜

        第233章刘子明蒋文曜

        ……

        那个紫衣青年的样子,就算化成灰,姜远都不会忘记。

        他的名字叫蒋文曜,是青州府辖下的陶然郡第一世家,蒋氏的嫡系第二子,同时,也是姜远上辈子在云华宗内的死对头之一。

        如果仅仅是这样也就罢了,他说不定早就已经忘记了这个人。

        然而,上辈子,云华宗覆灭之后,宗内弟子死的死,逃的逃,就算侥幸活下来了,也跟上辈子的姜远一样,沦为了丧家之犬,惶惶不可终日。

        然而,有一个人,却并非如此。

        那就是蒋文曜。

        上辈子云华宗覆灭之后,蒋文曜不仅没有落魄,反而被青州府内一个霸主级宗门,阴傀门收入了门墙,一跃成了阴傀门的内门弟子。

        作为霸主级宗门,阴傀门的内门弟子,论起身份地位来,可比云华宗的内门弟子要高得多。

        他当年一开始还不知道这件事,直到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见到了成为阴傀门内门弟子的蒋文曜,他才明白事有蹊跷。

        顺着这条线索一路查下去,姜远震惊地发现,原来,云华宗的覆灭,根本就是阴傀门一手导演的阴谋!

        而这阴谋,更是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开始了。

        蒋文曜,不过是适逢其会,成为了这阴谋中的一枚棋子,踩着云华宗无数的尸体上位成功了而已。

        云华宗覆灭的时候,姜远有多痛,知道真相的时候,他就有多恨!

        上辈子,他花了上百年时间,才查清楚真正的幕后黑手,替云华宗上上下下五百多口人报了仇。然而,即便大仇得报,那些他珍惜重视的人,终究还是回不来了。

        这辈子,他既然已经重生回来,就再不会给那幕后黑手一丝机会!

        想到这里,姜远捏着折扇的手一紧,眼底骤然掠过一抹狠色。

        恰在这时,一阵燥热的风拂过,额边一缕墨色的发丝被轻轻撩起,恰好挡住了他的眼睛,也掩住了他眼底那抹一闪而过的狠辣。

        偌大的广场上依旧熙熙攘攘,没有任何人发现他这一瞬间的异常,就连就站在他旁边的李峻峰,也没有注意到。

        因为蒋文曜的出现而勾起的回忆,看起来似乎很多,实际上,时间却并没有过多久。

        这时候,向姜远这边走过来的蒋文曜等人,也不过只走了一半而已。

        回过神来,姜远微微垂下眼帘,掩住了眼底的心绪,默默调整起了心情。

        他上辈子追查真相的时候,虽然查出了很多事情,但当时毕竟已经时过境迁,很多事情都已经没有办法追查。

        哪怕他已经费尽周折,也只是抓住了最大的那条鱼而已,那些小鱼小虾,则已经根本无从查起。他根本就没法完全确认,云华宗内,究竟有多少人是叛徒。

        所以,哪怕有上辈子的记忆,也不代表绝对安全。

        他可不能在这时候露出破绽,引起埋伏在暗处的那些人的怀疑。

        就在这时,一个略带着迟疑的声音忽然从右手边响起:“远哥?”

        姜远思绪一顿,下意识地抬眸。

        一个身穿白色骚包薄衫的身影顿时映入了他的眼帘。

        果然是刘子明。

        刘子明到底还是拗不过他父亲,来了云华宗。

        姜远不怎么意外地挑了挑眉,眸光中闪过一丝了然。

        这时,好不容易挤到前面的刘子明,也终于看清了姜远的容貌。

        他猛地松了口气:“远哥,真的是你!”

        “是我又如何,不是我又如何?”

        姜远有些意外地看着他的反应,不是很能理解刘子明的思维。他跟刘子明连朋友都算不上,看到自己到底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嘿嘿~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出远门。有远哥在,我这心里也踏实一点。”刘子明嘿嘿一笑,笑容中有几分傻气,却也有几分狡黠,“就我这修为,在外面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不管远哥你收不收,反正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了~”

        说完,不等姜远做出反应,他就自来熟地走到了姜远身边,顺便招呼身后的几个小厮把自己的东西都搬过来。

        李峻峰微微皱眉,有些不爽刘子明的自说自话。他扭头看向姜远,目光中带着询问:“少爷?”

        “不忙。”

        姜远唇角微勾,若有深意地看了刘子明一眼。

        他知道李峻峰的意思,却并不打算把刘子明赶走。

        上辈子的刘子明未来如何他不清楚,但绝对没进过云华宗,更不可能在这里和他相遇。毕竟,就他原来那点修为,连进云华宗的门槛都达不到,他父亲也不可能下定决心打通关系,把他送入云华宗。

        归根到底,造成这一切变化的,不过是他当初如同戏言般的一句话而已。

        既然如此,看在刘子明还算有救的份上,他也不介意在关键时刻扶他一把。当然,仅限于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平时的小打小闹,他可懒得管。

        就在刘子明忙着和姜远套近乎的时候,蒋文曜一行人,也终于走到了姜远附近。

        忽然。

        蒋文曜脚步一顿,仿佛刚刚才看到姜远似的扭过头来,显出几分惊讶之色。

        “在下蒋文曜,出身陶然蒋氏,不知兄台是……”

        他猛地抬手一礼,脸上的表情恰到好处,态度自然,又带着份尊重,身姿仪态无可挑剔,尽显大家风范。

        随着他的动作,他身上的紫色薄衫微微摇曳,顿时带起了阵阵婉转流光,给他的气质凭添了几分贵气。

        听到他的声音,姜远缓缓抬眸,狭长的双眼中目光平静,好似凝固的冰块一般,不带丝毫情绪。

        哪怕已经时过境迁,哪怕上辈子已经报过了仇,哪怕事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再见到这张脸,他依旧无法平静以对。唯有强行克制住所有情绪,才能避免露出破绽。

        然而,他这副冷冰冰面无表情的样子,落在别人眼里,却成了**裸的藐视。

        蒋文曜的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原本计划好的下一步动作,也再做不出来了。

        想他陶然蒋氏好歹也是陶然郡第一世家,他出门在外,哪怕碰到那些比他更厉害的世家公子,看在蒋氏的面子上,他总也能得一两分脸面。

        他何曾受到过如此冷遇?

        瞬时间,两人间的气氛就变得僵硬了起来,就连空气,都好似变得凝滞了几分。

        ……

  https://www.65ws.com/a/104/104341/348003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