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器焰嚣张 > 第193章:姜远VS凌剑老祖

第193章:姜远VS凌剑老祖

        ……

        “凌剑老祖。”

        姜远心神一凛,下意识地把姐姐往身后带了带,持扇的右手也是微微一紧。

        纵使他曾经是道尊,如今却也只有凝元境巅峰的修为,灵台境的修士,对他依旧存在不小的威胁。何况,还是凌剑老祖这种,战斗力卓著的战修。

        两眼微眯,掩去眼底寒光,姜远淡声开口:“传承之事已成定局,前辈便是拦住了我,又能如何?”

        “抢走了传承,还伤了我们的人,若是就这么让你走了。我文氏颜面何在?”凌剑老祖按剑而立,声音冷静而威严,“不若你束手就擒,或许我们还能商量商量。”

        说话时,他那双微眯的凤眸中透着幽幽暗光,看起来格外危险。

        “看来,是不能善了了……”

        姜远微微摇头,面具后的眼眸中寒光一闪,眼神蓦然变得深邃起来。

        松开揽着姐姐的左手,他随手一翻,把五六个之前炼制的极品符盾放进了姐姐手里,随口说道:“等会要是有人攻击你,就祭符盾,放道兵。”

        说着,他低头看了姐姐一眼:“战场争锋,容不得丝毫妇人之仁。等会可千万别想着手下留情。”

        “放心。我不会拖后腿的。”

        姜灵捏紧了手里的符盾,水光潋滟的杏眸中寒芒一闪,眼神骤然变得凌厉起来。

        纵使她从未经历过这种场面,却也知道战场争斗,生死往往只在毫厘之间,任何一丁点的犹豫,都有可能葬送自己的性命。

        她现在实力太弱,不能跟弟弟并肩战斗,但她至少可以保护自己,让弟弟能够放手战斗,免除后顾之忧。

        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抬起头,凝望着弟弟面具后的双眼,眼神蓦然变得深沉:“答应我,不要受伤。”

        闻言,姜远微微一愣,随即唇边蓦然溢出一抹清浅的笑意:“好。我答应你。”

        说罢,他猛地朝前跨出一步,手中清粼玉骨扇一扬,浑身气势骤然暴涨。

        这一瞬间,他的身形好似凭空拔高了几分,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气势再不复原本的沉凝厚重,反而变得凌厉迫人,好似宝剑出鞘,锋芒毕露。

        明明是法修,此刻他身周涌动的战意,却丝毫不比战修差。

        “好!不愧是敢孤身闯入文氏地盘的修士,你果然没让我失望。”

        凌剑老祖眼底神光一闪,眼神蓦然亮了亮。

        “不过,你再强,终究只有凝元境巅峰,我便让你三招。三招之后,你若能伤到我,我便饶你一命。”

        “不必。出剑吧~”

        姜远毫不在意地拒绝了凌剑老祖的好意,声音平静,面具后的双眼连晃都没晃一下。

        与此同时,藏在袖底的左手五指上下翻飞,重重虚影仿如莲花般绽放,右手清粼玉骨扇顺势一扬,道道水刃便凭空凝聚成型,朝着凌剑老祖闪电般飚射而出。

        中阶法术,千水刃!

        明明是同样的千水刃,灵台境的楚娇使出来,就像是呆板的木偶般僵硬,姜远使来,却迅捷灵动,每一片水刃都像是他手中的玩具般信手拈来,交错穿插,灵活自如。

        不过一晃眼的功夫,连绵不绝的水刃便汇聚成了一条长龙,仿如刀林剑雨般凌空而下。阳光下,水刃弯曲的刃缘闪着凌冽寒光,冰冷的杀机随之蔓延。

        见状,凌剑老祖眉眼一沉,蓦然冷哼了一声:“心气倒是挺高。”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罢,左手在腰间轻轻一扣,凌云剑蓦然出鞘。

        “锵~!”

        金色的剑光仿如流水般闪过,凌厉的寒芒迸射而出,只一瞬间,凌云剑这柄法器长剑,便爆发出了慑人的锋芒。

        凌剑老祖持剑在手,整个人好似瞬间化为了一柄人形兵器,慑人的战意从每一个毛孔中透射而出,瞬间直冲云霄。

        比起李峻峰那种单纯的凌厉,凌剑老祖身上的战意,更加凝练,更加纯粹,锋芒慑人,简直如同实质一般。

        聚在周围的玄光战团战修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让出了更多的场地。

        这时,天空中的水刃长龙已然俯冲到了凌剑老祖面前,寒光闪烁的水刃眼看着就要碰到他的面门,脸上的肌肤几乎已经能感受到那湿润的水汽和慑人的锋芒。

        见状,凌剑老祖两眼微眯,毫不犹豫地一剑挥出。

        一瞬间,凌厉的剑光仿若雷霆乍现,纵横而出,摄人的寒光绽放开来,就连阳光都似乎变得暗淡了几分。

        瞬息之间,天空中飞袭而来的水刃便“砰砰砰”炸裂开来,无数水行元气激荡,丝丝缕缕的水汽仿若云雾般扩散开来。

        见状,姜远手中清粼玉骨扇微微一晃,猝然变招。

        不过一晃眼的功夫,姜远和凌剑老祖便已经交换了数招,战斗瞬间陷入了白热化。

        远远看去,战场上剑光纵横,战意冲天,凌厉的劲风裹着杀气四下蔓延,激荡的元气裹着水汽四下弥漫,战斗激烈无比。

        眼力差的,甚至连两人什么时候出的手,什么时候变招的都分辨不出来。

        纵横的剑光之中,姜远脚步微错,不断变换着自己的位置,每一步跨出,都精准地卡在了凌剑老祖攻击的盲点上。凌厉的剑光威势惊人,却总是以毫厘之差与他擦身而过,始终伤不到他分毫。

        与此同时,他右手清粼玉骨扇轻舞,左手五指翻飞,一个又一个法术仿若信手拈来,连绵不觉地朝着凌剑老祖攻去。

        夹杂在纵横的剑光之中,这些法术并不怎么起眼,声势也远没有一开始的千水刃那么大,但角度却往往非常刁钻,让凌剑老祖不得不防。

        远远看去,他脚步从容,广袖飘摇,手中折扇上下翻飞,清粼粼的水光潋滟,端得是一派洒脱肆意。

        众人越看越惊,眼珠子瞪得几乎要从眼眶里掉出来。他们几乎不敢相信,一个凝元境巅峰的修士居然可以有这样的战斗力,竟然可以跟老祖正面战斗还不落下风!

        这简直像奇迹一样不可思议!

        这面具男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变态!这还是凝元境巅峰么?真不是那个灵台境强者乔装打扮过来忽悠他们的?!

        一时间,从那些长老,到那些玄光战团的战修,全都不可思议地看着战场上那人,神色震撼到几近恍惚。

        竹林上空,文曼筠脚踩细竹迎风而立,长裙飘飞,目光同样凝注在场中激战的两人身上。

        比起其他人,她见识更广,看到的也就更多。

        不知不觉,她脸上的平静不再,一双凤眸越睁越大,嘴里忍不住喃喃自语:“单手施法,错影步,那是什么……剑法?刀法?”

        说到最后,冷静如她,都忍不住露出了惊容。

        一直以来,法修作为和战修并列的一大修行分支,给人的印象,都是攻击威力大,适应范围广,但是消耗大,施法速度慢。而法修的战斗,基本靠的是远程攻击,一旦被战修近身,很容易就会被干掉。

        而这,也是底层散修绝大部分都是战修的根本原因。

        不过,文曼筠出身宗门,在宗门中也见识过不少厉害的法修,自然知道,那些大部分都是偏见。

        真正厉害的法修,即便近战,战斗力照样彪悍,根本不输给战修。

        她有一次参加大型宗门任务的时候,就曾亲眼见过宗门的核心弟子,灵台境后期的邹向玉邹师姐出手。

        一只同等阶的妖兽庚金虎,有着如同金石板强大的防御力,攻击力更是彪悍,但在邹师姐的贴身攻击下,却连十招都没撑过,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那种放大招时的磅礴气势,那种施展小巧招式时的细腻精准,那种辗转腾挪时的精微判断,那种对战斗的掌控力,让她第一次真正认识到,原来法修也可以那么强!

        不过,邹师姐都已经那么强了,也只能跨一个小境界对敌而已,遇到灵台境巅峰的修士还能一战,在天人境的长老手下,照样撑不过一招。

        然而,姜远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却几乎颠覆了她的认知。

        姜远不仅仅在老祖的攻击下撑住了,甚至还不落下风,表现出了势均力敌的态势,这简直不可思议。

        最关键的是,他的战斗方式,跟邹师姐那种纯法修的战斗方式还不一样。

        只有极少数法修才能掌握的单手施法技巧,精巧的走位,精准的判断,加上一般战修才会学习的高端战技,步法,甚至偶尔把折扇当成近战武器来一招剑法或者戟法……那高超的卸力技巧,甚至比她这个战修还强了几分。

        这完全就是个大杂烩。

        可偏偏,这个大杂烩杂而不乱,最终展现出的战斗力异常惊人。

        姜远给她的感觉,不像是大宗门精心训练出来的精英弟子,反倒更像是在生死存亡中摸爬滚打出来的顶尖散修。

        可散修……天底下哪有这么强的散修?!

        文曼筠一双凤眸微睁,紧紧盯着场中那个大袖飘飘的身影,一时间竟有了几分混乱。这男人到底什么来历?!真的会是她猜测中的那个人么?

        ……

  https://www.65ws.com/a/104/104341/348001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