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器焰嚣张 > 第64章:暴跳如雷

第64章:暴跳如雷

        ……

        “行了~”吴叔随口截住了掌柜的话头,掏出一个荷包往桌上一丢,说道,“这里是六十金铢,你点点。”

        说完,不等掌柜的再说什么,吴叔就示意身边跟着的小厮去拿东西,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交易,转身离开了铺子。

        眼看着吴叔等人的背影消失在门外,掌柜的脸上尴尬的表情顿时消失,瞬间变得喜笑颜开。

        他随手颠了巅那个荷包,笑得连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啧啧~这一笔少说也赚了三十金铢。富家公子的钱就是好赚~”

        看他变脸的速度,很明显,之前的样子都不过是在演戏而已。

        只不知,如果他知道姜远究竟从他手里拿走了什么,还能不能笑得出来?

        铺子门口,姜远负手而立,看着宫灯下银色的流苏出神。

        金色的阳光从门外照射进来,落在他的身上,像是给他的身影裹上了一圈模糊的金色光晕,整个人仿佛要融入阳光中似的。

        逆着光看去,那身影比平时更是多出了几分深邃悠远。

        李峻峰按剑默默守旁边,眉眼沉肃,身形仿如雕塑般纹丝不动。

        “少爷,这是您要的东西。”

        吴叔追了上来,把那枚戒指和那座玲珑塔托在手心,低着头恭恭敬敬地递了过来。

        姜远扭头随意地扫了一眼,便把东西收进了储物戒里,转身说道:“走吧~去下一家。”

        说罢,他毫不犹豫地一掀衣袍,抬脚跨出了门槛,信步朝旁边的铺子走去。

        吴叔和李峻峰连忙带着人跟上。

        在所有人都没察觉的角度,姜远的眼神若有似无地从铺子流光璀璨的墙面上一扫而过,眼底隐约流露出一丝笑意。

        没有人知道,在这些挂满墙头的样子货里,有三件已经被他掉包,换成了从文睿晗储物戒里得到的符器。

        不知道文家的人发现这些符器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他还真有几分期待呢~

        ……

        正当姜远等人在鬼市悠闲扫货的时候,南煌城三大炼器工坊之一的荆楚炼器工坊,也收到了姜灵亲自执笔的战帖。

        “老板,这个……”

        身穿青袍的管事站在屏风旁边,手里拿着一个印花烫金的帖子,似乎想要往书桌上递,半途却又停了下来,显得有些迟疑。

        阳光透过五彩的琉璃窗洒在他脸上,让他的表情看起来分外纠结。

        楚雄一抬头看他这副样子,眉头就是一皱:“什么东西?”

        说着,他手一伸,一下就夺过了帖子,然后低头看了一眼。

        只见精致的印花烫金帖子中央,用鲜红的字迹写着一个大大的“战”字。那字迹笔力虽显稚嫩,但笔画间杀气四溢,锋芒毕露,浓浓的敌意似乎要破开纸面扑将过来。

        哪怕不看帖子的内容,光凭这一个字,就知道内容绝不会太友善。

        楚雄下意识地挑了挑眉,随手把帖子翻了开来,看向里面的内容。

        “姜氏发展至今,实力完备,名声俱足,惟欠两封荐书便可跻身乙级工坊之流。今……特请一战!”

        “姜氏炼器工坊姜灵拜上。”

        “大乾正隆两千七百三十二年,十一月十六。”

        如果说帖子前半截还写的中规中矩的话,到了后半截,却已经杀气四溢,恨意十足,就差直接把“我就是来找你麻烦的”几个字写上去了!

        更有甚者,看这帖子中的语气,话里话外分明都像是在说:你们输定了,赶紧把荐书准备好,我到时自会来取~

        那语气,嚣张地差点没把楚雄气得吐血。

        “姜氏好胆!区区一个小丫头片子,居然也敢这么明目张胆地挑衅!”

        楚雄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地怒骂了一声。

        骂完,似乎还不解恨,他双手一合,猛地把帖子撕成了碎片,随即重重地一拳砸在桌上。

        “嘭~”

        铁黑色的桌子狠狠一颤,一个深深的拳印出现在桌面上,四根手指清晰分明。

        半空中,粉碎的纸片如雪花般纷纷扬扬落了一地。

        青袍管事看了看桌上的拳印,再看看地上的战帖“尸体”,身体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一时间,书房的氛围变得格外压抑,除了楚雄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几乎再没有别的声音,像是在酝酿着暴风骤雨一般。

        过了好一会,青袍管事终于承受不住这紧张的气氛,期期艾艾地开口询问道:“老,老板,我们怎,怎么回应?”

        “还能怎么回应?”楚雄猛地瞪了他一眼,气势汹汹地怒道,“当然是迎战!你去给我回帖,措辞越凌厉越张扬越好,给我狠狠地骂回去!要让他们知道,我荆楚可不是好惹的!”

        说完,他忍不住又咒骂了一声,骂骂咧咧地说道:“不过赢了寇玉山一局,就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居然敢把我荆楚当成软柿子捏,我非得让你尝尝厉害不可!”

        青袍管事连声应是,随即有些迟疑地问道:“那个……老板,姜氏这么直接的挑衅,会不会,他们已经知道姜记的生意是我们做的了?”

        听到这话,楚雄几乎被怒火冲晕的头脑渐渐冷静了下来,随即重重地冷哼了一声。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他阴沉着脸,“难不成他们还能翻出什么浪来不成?这南煌城我们三家经营多年,早已像铁桶一般,岂是他一个小小的姜氏能抗衡得了的?!”

        见自家老板冷静了一点,青袍管事心里大松了一口气,连忙附和道:“您说的对,姜氏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依我看,上次斗器,肯定是寇师傅大意轻敌才失了手。这一次,就让姜氏那群乡下人见识见识我荆楚真正的实力,好叫他们死了那份心!”

        说这话时,青袍管事神色愤慨,话里话外对姜氏都充满了鄙夷。

        楚雄瞟了他一眼,神色稍缓:“这句话说得倒还像那么回事。”

        说着,他后退半步重新坐了下来,表情已经恢复了平静:“写完回帖,你替我跑一趟翠竹苑,把姜氏下战帖的事告诉坤叔,顺便催一催他,让他加快点进度。”

        “是,老板。”

        青袍管事恭恭敬敬地应下,见楚雄再没有别的吩咐,就低头离开了书房,开始忙碌起来。

        等到青袍管事的人影彻底消失在屏风后,楚雄立刻丢掉了手里的笔,神色间隐约透出了几分烦躁。

        “一个小小的符文扣,居然连续破解了两个月都没出成果,坤叔到底怎么搞的……”

        ……

        与此同时,炼器师联盟南煌城分部之中,也有人正谈论着符文扣的话题。

        深秋已过,越来越多的树上开始有叶片枯黄掉落,不知不觉,青石小径就铺上了一层金黄色的落叶,渐渐有了几分冬天的气象。

        两个头戴银色头冠的中级炼器师“喀嚓喀嚓”地踩着落叶走了过去,行色匆匆。

        这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形象差距极大,脸上的表情却如出一辙。

        “哎~没想到那符文扣看起来不起眼,居然那么麻烦,我尝试了好几种方法都破解不了。郁闷死我了~”

        矮胖炼器师神色郁闷中透着不解,隐约还有些烦躁。

        “你也试过了?”高瘦炼器师诧异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安慰道,“别丧气了~我折腾了整整一个半月都没什么结果。大家也都跟你一样,谁也没比谁好到哪里去,没什么好郁闷的~”

        “这么夸张?”矮胖炼器师惊讶地长大了嘴,“我还以为就我失败了呢~”

        “哪有?我倒是听说徐会长琢磨出了点门道,但听说最后出来的成果需要用到一种极为罕见的材料,没有办法适应量产,显然跟姜氏的符文扣有很大出入。也不知姜氏究竟是从哪里弄来的图纸,居然连徐会长都破解不出来~”

        高瘦炼器师满脸感慨加惊叹。

        听到这话,矮胖炼器师的脸色明显好了不少,也没了一开始的郁闷。

        “算了~不说这个了~”他叹了口气,随口转了个话题问道,“你消息一向比我灵通。你知不知道徐会长匆匆把我们都叫回来是为了什么事情?”

        “还不是为了玄机镜的事?”高瘦炼器师叹了口气,神色间透出几丝忧虑,“听说总部派了位准炼器大师过来,这几天就会到。希望这位准炼器大师能修复得了吧~”

        “希望吧~玄机镜可是炼器师联盟的核心。自从它损坏了之后,新认证的炼器师连徽记都没办法制作发放,连联盟的正常运转都受到了影响……”

        说话间,两个炼器师的身影已经渐行渐远,声音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惟余袅袅余音,渐渐淹没在满地枯黄的落叶之中。

        ……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接近午时。

        不管姜氏下的战帖,在荆楚,华阳,刘氏三家工坊内造成了多大的波澜,也不管符文扣在炼器师联盟内部造成了多大的困扰,对姜远都造成不了任何影响。

        不知不觉,鬼市大半条街都已经被姜远扫了一遍,铺子里价值稍微高一点的材料基本都进了姜远的储物戒。

        而那些卖出材料的铺子,对此却依旧毫无所觉。

        ……

  https://www.65ws.com/a/104/104341/347995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