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器焰嚣张 > 第24章:青铜套装!

第24章:青铜套装!

        ……

        符文套装也有等级之分。

        按照套装组合后产生的共鸣度高低不同,符文套装被分成黄铜,青铜,白银,黄金四个等级。

        其中,共鸣度低于百分之三十,属于黄铜套装,共鸣度介于百分之三十一到百分之六十之间,属于青铜套装,共鸣度介于百分之六十一到百分之九十之间,属于白银套装,共鸣度介于百分之九十一到百分之一百之间,属于黄金套装。

        通常情况下,市面上能买到的套装,都是黄铜套装,青铜套装偶有出现,立刻就会被人疯抢一空。而在这之上,白银套装,几乎只存在于那些大型宗门或势力中,只有天赋出众的核心弟子才有一定机会得到。

        而黄金套装,则只属于传说,每一套都伴随着一个辉煌无比的名字,在修行界历史上威名赫赫,几乎每一个炼器师都能如数家珍,说的头头是道。

        而任永泽嘴里的冰片裂,就是青铜套装的典型特征之一。

        换言之,姜氏出品的这批符文套装,有很大概率是青铜套装。哪怕不是,在防御力上也能够得上青铜套装的标准了。

        “咳咳~任会长果然火眼金睛。”姜定山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刚才得意忘形,一不小心“谦虚”过头了。

        任永泽得到了满意的答案,也不以为意,依然笑得和煦。

        他抚着几缕山羊胡,笑盈盈地看向姜定山身后的三位炼器师:“不知老朽是否有这个荣幸知道,是哪位师傅突破了中级炼器师?”

        低级炼器师,绝没有可能炼制出这种品级的符文套装。唯一的解释,就是姜氏有人突破到了中级炼器师。而姜氏之中,有这个可能的……

        任永泽的目光落在了林洪明身上,隐隐露出期待之色。

        林洪明年纪最大,也是姜氏工坊实力和经验最强的炼器师。如果真有人突破,十有**是他。

        然而,在任永泽的注视下,林洪明却脸皮发红,有些尴尬地咳嗽了一声:“任会长误会了。主持炼制这批套装的,是我家少爷。”

        赵宏光和张子耀在一旁连连点头。

        “你家少爷?”任永泽惊愕地扭头看向姜远,从表情到动作都写满了不敢置信。

        这时的姜远已经收敛了浑身的气势,看起来跟普通的少年郎没什么两样……不,还是有点区别的,看起来更成熟,气质也更出色。但这也改变不了姜远只有十六岁的事实。

        这样的年纪,九成九的人都还在炼器学徒挣扎,连炼器师的门槛都没摸到。

        更何况,之前姜远在战斗上的表现实在太惊艳,任永泽一直以为姜远走的是战修的路子。

        中级炼器师?

        这怎么可能?!

        任永泽觉得自己的世界观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崩塌的趋势。

        只是中级炼器师的水准,就让他受到如此大的冲击,要是让他知道姜远的实际水平,只怕就不只是世界观崩塌,而是生无可恋了。

        “呵呵~实不相瞒,我家小远在炼器上天资出众,已于半年前被一位炼器大师收入门下。”

        姜定山笑呵呵地补了一刀,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得意和自豪。对他而言,儿子有出息,比他自己晋级中级炼器师还要值得高兴。

        “就算如此,那也……”那也太夸张了~

        任永泽苦笑着摇了摇头,看向姜远的目光复杂无比:“想不到,春山镇第一位中级炼器师,居然是一位十六岁的少年郎。这件事哪怕说出去,只怕都没人会相信。”

        春山镇一共十三位低级炼器师,其中姜氏就占了四个,如今再加上姜远,姜氏在炼器上的实力已然是春山镇当之无愧的第一。原本和姜氏齐名的华瑞阁以及丹阳坊,只怕很快就会被姜氏远远甩在身后。

        “有令郎在,姜氏崛起指日可待,老朽提前向姜老板贺喜了~”

        任永泽毕竟久经阵仗,很快整理好了心情,态度更加热情:“以令郎的实力和年纪,如果去南煌城参加炼器师资格认证,一旦通过,也不知得震撼到多少人~”

        听到这话,林,赵,张三位炼器师连连点头,一脸赞同。他们当初就被震撼得不轻。

        姜定山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哈哈~哪里有任会长说的那么厉害?”

        有了这个开头,任永泽和姜定山两人相谈甚欢,很快就定下了约定,等下一批套装出炉,就优先卖给炼器工坊联盟。有了今天的亲眼见闻,任永泽给的价格相当高,姜定山自然没什么不乐意的。

        送走了任永泽,姜定山依旧难掩兴奋之情,当下大手一挥,当下拿出五百金铢,给工坊里的每个人都包了个红包,剩下的钱又置办了几桌酒席,给整个工坊放了半天假,大家伙热热闹闹地大吃了一顿。

        姜远见父亲难得开怀,便也没有拒绝,陪着闹了一会。席间,他拜炼器大师为师的事情也被父亲彻底宣扬开来,姜远自然少不了又被各种赞美之词轮流刷了个遍。

        这一闹,就闹到了下半晌。

        未时末,酒空人散,工坊里的热闹终于散去,只剩下三三两两的小厮收拾着桌上的残羹冷炙。姜远和姜灵把喝得酩酊大醉的姜定山扶回家里,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这一天过的跌宕起伏,心情不断起起落落,姜灵早已身心俱疲,再加上酒气上头,难免有些熏熏然,刚回到房间,便一头栽到了床上,睡了个昏天暗地,连侍女们服侍着她换衣洗漱都没能把她惊醒。

        另一边,回到房间的姜远,却并没有完全放松。

        今天大半天的时间,看似起起落落波折不断,实则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中。之所以逼着关山买走套装,也不过是为着姜氏的信誉着想。姜氏以后要继续在工坊中立足,信誉便绝不能有任何瑕疵。

        如果不是这样,以他的性子,早就直接动手了。

        也正是因为胸有成竹,他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挑衅关山,惹得关山气急败坏,替自己,也替家人狠狠出了口恶气。

        然而,事情到现在,却并没有结束。

        关山今天吃了这么大的亏,绝不可能甘心咽下这口气,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卷土重来。

        这世上,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姜远可不会任由这么个不稳定因素继续存在下去,必须尽快除掉关山,把危险扼杀在萌芽状态。

        另外,关山本身,其实也不过是个马前卒而已,背后雇佣关山对付他们的,才是真正的敌人。姜远上辈子早已把一切查得清清楚楚,如今重来一遍,自然也不会放过那个幕后黑手。

        而要做到这些,当务之急,便是尽快提高自己的实力。

        两具幽影刺客不够,他需要更加强大的战斗力。

        手上现有的材料在他脑海里一一划过,没过一会,姜远便选定了目标。本来,他还想用那些材料换点灵石的,但现在看来,只能先用掉了~

        换了身衣服,他很快便重新回到了工坊,准备去库房取材料。

        穿过游廊,跨入后院,姜远一抬头,便见李峻峰赤~裸着上身坐在库房门口的石凳上,露出背上狰狞的伤口,正费力地给伤口换药。

        他抬了抬眉,脑海中仿如有一道电光闪过,瞬间将前后的事情联系起来。

        上午,李峻峰和父亲曾经一起被十几个凝元境中期的黑甲战修缠住,结果,他跟关山战斗的时候,父亲却忽然冲了出来。这中间应该发生了一些他没注意到的事。

        如今想来,父亲能冲出包围,恐怕跟李峻峰脱离不了关系。

        背上那道伤,应该就是当时留下的。

        仔细想想,中午的庆功宴上,好像也没见到李峻峰。

        “少爷?”李峻峰注意到姜远,连忙惊讶地迎了上来,“少爷,您不是回去休息了吗?”

        “你一直在这里?”姜远顺口问道。

        “是。少爷前两天送来的材料太过贵重,不在这守着我不放心。”李峻峰站直了身体,一如既往的恭敬。

        不过,经历了上午的事,他再面对姜远,心情已然有了微妙的变化。比起原先单纯的恭敬,如今的他,更多的是敬佩。

        同时掌握着战斗和炼器的技巧,还都如此出类拔萃的,这世上又能有几人?

        姜远瞟了他一眼,敏锐地察觉到了其中的变化,心里不由一动。

        他原本就有培养李峻峰的念头,只是之前没有心思也没时间,这才暂时作罢。而现在,差不多也是时候了。

        想到这里,姜远干脆停下了步伐,转身问道:“你的主修功法是什么?”

        “呃?”李峻峰诧异地看了姜远一眼。

        一般来说,修士的主修功法都是机密,不是亲人或者关系极其亲密的人,是没有资格知道的。有些修士出于安全考虑,甚至连亲人都不会告诉。

        毕竟,这世上的功法或多或少都存在着缺陷,俗称“罩门”。知道了功法名字,就等于知道了功法缺陷,万一被人对症下药专门抓着弱点针对,那真是有冤也没处诉~

        姜远这话,其实已经算是冒犯了。换了个人,只怕就不是惊讶,而是直接暴跳如雷了。

        不过,出于对姜远的信任,李峻峰并没怎么犹豫:“我主修的功法是《浩元经》。”

        ……

  https://www.65ws.com/a/104/104341/347994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