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平安喜乐[快穿] > 20.第 20 章

20.第 20 章

        何妈妈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在发现女儿即将受伤时也管不了那么多,  挤进人群里一把握住老婆婆的拐杖。

        发现自己的动作被识破,  老婆婆直接嚷开来:“杀人啦!欺负老婆子啦!”

        先前的女人也跟上来帮腔,  想把人从何彩彩手里抢出来。

        几人推搡间,  不知是谁推了何妈妈一把,  她当即摔在地上。何彩彩心中一惊,  放开手跑过去扶住:“妈,  你没事吧?”

        “没事。”何妈妈站起来,  拍了拍身上的灰。

        那边,  挣脱出来的老婆婆揉着手腕嘀咕几句,  随后对大家大声到:“你们看啊,  她们就是做贼心虚!肯定动了手脚了!我只不过指了指那几个包子就这么粗鲁的对待我!”

        何彩彩因为放开了手,手心里抓着的粉末全都不见了。她心中焦躁,皱眉看了一眼在那边夸夸其谈的老婆婆,  又看了看何妈妈,  心生一计。

        “哎哟,妈,  妈你怎么了!”何彩彩扶住何妈妈,  惊恐的把何妈妈白衣服上染的血迹亮出来给众人看。

        知女莫若母,何妈妈很快就从零碎的信息里拼出了事情的大概,于是用手捂着身上软软的靠在何彩彩身上,  一边还呼着痛。

        周围的人见何妈妈身上那一大片扎眼的血迹,  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一步。那边本在巴拉巴拉说话的老婆婆见到何妈妈身上的血,  话音戛然而止,  仿佛被人掐住喉咙一样说不出话。

        她眼睛瞪得大大的,猛然喊叫起来:“不是我,不是我!我没有推她!我没有!”

        她说着就想往外走,旁边的女人也心虚的想往外跑。

        “你们还想跑?!阿姨们,拦住她们,别让她们跑了!”何彩彩伸手指向两人。

        在场的基本都是一个小区里的人,见自己熟悉的人受伤,另一方不认识的人居然想跑,纷纷挡住去路拦住了她们。

        那两人被围住后慌了神,一直喊着“杀人啦,讹诈啦,碰瓷啦”

        何彩彩扶着何妈妈站在那里,对众人鞠了一个躬:“各位,我今天确实是来帮忙收拾铺子的。我也相信‘沈家包点店’的食物没有任何问题。如果各位不信,我现在可以打食品监督局的人来取样检测。”

        众人互看一眼,终究是被引起了疑心,最终点了点头。

        刚好,沈印不在,取样肯定做不得假。

        不出一会儿,大伙没等来食品监督局的人,倒是先等来了片警。原来何彩彩见那两人不对劲,于是报警来调查。

        警察来了,那两人被吓的慌了神,在被带回所里几番询问后,终于说了她们来的目的。

        原来是因为沈印的包点店生意太红火,影响到其他店的生意了。

        这一片就这么大,吃的人也就那么点,他生意好做了其他店就不好做,于是街口那家店就想出了这么个主意,说沈印的包点里放了会让人成瘾的东西,让别人忌讳,以后他就算做的再好吃,也没人会去吃了。

        而且她们不光做了这个打算,还带了东西去,打算弄脏沈印的包点或豆浆。这样就算沈印为了自证清白去做检测,她们也会要求把被她们弄脏的包点加进去,这样,不加就是沈□□虚,她们大闹一场;加了,沈印食品质量绝对不过光,指不定还会被责令整改罚款。

        她们准备的就是何彩彩看见的那个黄白色粉末。

        那其实就是些墙灰加上地板上油渍里刮出来的脏东西,然后细细的碾碎了,老婆婆握在手里,然后伺机洒到包点或者豆浆里。

        就连颜色的选取都是选好的,罂粟壳碾碎后是黄白色,她们弄出来的也是黄白色,到时候还能大肆说这就是上瘾的罂粟壳的证据。

        民警拿走了老婆婆一直抓手里的袋子,打开来一看,里面全是何彩彩先前看见的黄白色粉末。这是她们想趁乱丢进包点店里当证据的,却没想到现在一个设想都没成,反而她们被抓了起来,以扰乱社会治安罪拘留五天。

        等到结果出来后,何彩彩带着民警亲手书写的说明回到包点店。

        此时包点店里只有寥寥几人,大多数人都回去做饭了。毕竟热闹也没吃饭事大啊,于是纷纷散去,只余下几人实在关心结果,一直留在那里。

        何彩彩和何妈妈碰头,在知道已经将几份食材送检后,将说明给大家看,并告诉大伙对方两人已经被拘留。

        留下的人纷纷露出讨伐的声音,表示一看就知道那两人不是好人,还好何彩彩机警把人抓起来了。

        何彩彩没理会这些话,告诉大家检测结果出来后会第一时间发到业主群后,与和妈妈一起把包点店锁好,回家去了。

        她们答应了给沈印做猪脚汤,现在却耽搁了这么久,希望沈印不会怪罪。

        沈印此时心里却在暗暗叫苦。

        苗小姐在发现司机已经连着昨晚和今天早上都买不着自己喜欢的豆浆后,亲自出门来找他。

        之后就得到了他受重伤住院的消息。

        一想到自己的豆浆将断货,苗小姐就忍不住追到医院来,想要从沈印这里买配方。

        然后,她就在医院见到了据说‘受重伤、流了很多血、昏迷了一天’的沈印,顶着一身的纱布站在床边,一条腿还在艰难的挂在床上,似乎是想下床。

        苗小姐和沈印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后,沈印先动了。他艰难的把自己抬到床上,姿势僵硬的躺下,甚至还不忘用还好的那只手盖了个被。

        然后安详的闭上了眼。

        苗小姐咕咚咽了口口水,走进病房,看着沈印床前的标签——多处骨折。

        “你,不痛吗?”苗小姐站在沈印面前,手指戳起沈印的眼皮,让他认真的回答自己。

        沈印怎么可能说真话,只好睁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苗小姐。

        苗小姐直视他的双眼,只能从漆黑的眼中看见自己的影子,于是无趣的放开手:“好吧,那现在看来你好像也没有事?”

        “那我之前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沈印艰难的举了举自己的爪子,咳嗽两声:“可是,我受伤了啊苗小姐。我大概要住很久的医院。”他说完,眉毛因为忍痛跳了几下。

        就在刚刚,因为他不符合身受重伤的行为被人看见了,于是系统撤掉了他的痛觉屏蔽功能。

        现在,身上的麻痒痛酸全都涌了上来,让沈印忍不住嘶嘶抽气。

        “虽然写着多处骨折,但刚刚你确实站起来了啊。总不会是我眼花?“苗小姐看着沈印此时泛着泪花的眼喃喃,“总不能是你很能忍痛有没有人帮助所以才站起来的?”

        沈□□里的小人在疯狂点头。

        他现在就想糊弄过去,然后让系统开启痛觉屏蔽。

        “苗小姐来是要做什么?”

        “我想喝豆浆,但是你店里没开门。听说你重伤住院,所以来买你的配方了。”苗小姐站在床边,居高看着沈印,“所以你打算把配方交出来吗?”

        苗小姐喝过很多种豆浆。毕竟她是有钱人,有钱人能尝试的东西很多,她的舌|头就是在一道道美食中堆砌出来的敏|感。

        而沈印做的豆浆,是她目前喝到的最好喝的一份。据说就是纯豆浆榨出来的汁,但苗小姐很不愿意相信,认定沈印有什么不为外传的配方。

        沈印手里确实有秘密配方,那就是系统给的‘味素’。

        他想了想,低声说道:“不知道苗小姐愿不愿意和我谈一笔生意?”

        “生意?比如签订长期供应豆浆协议?”苗小姐双手抱胸,不以为意,“虽然我挺喜欢你的豆浆以及包点,但我也不是非你不可,我相信我还能找到更好的包点师。毕竟我经常外跑,希望能把自己的厨子带上。”

        “所以如果你说的是这种生意,我拒绝。那还不如高价买配方呢。”

        “我想和你签订长期合作协议,却不是这个。我想让苗小姐出资,赞助我开一家高档包点店。”沈印努力把计划简洁说出,以此转移身上疼痛的注意力,“我手上确实有秘方,我会的也不止现在的这些简单包点。”

        “如果苗小姐想看的话,我可以用包点画一幅画给苗小姐。”

        “包点画画?”苗小姐毫无兴趣的剔了剔指甲,“寿桃那样的吗?”

        “当然不是。西式糕点能做的,我中式糕点也能做得到,只要我有这个机会。而且,一般的西式糕点也难不倒我,只要我想,我都能做。”

        苗小姐停下动作抬头看他。一双眼亮晶晶的闪着光,闪现出属于他的自信。虽然面上毫无表情,可却让人控制不住的觉得,他——

        “好萌啊。”苗小姐做捧心状如是说着。

        “……”

  https://www.65ws.com/a/103/103301/3416257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