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平安喜乐[快穿] > 19.第 19 章

19.第 19 章

        11包子潘安7

        刘妍脸色一变。如果只是发生其中一样,她还能说是灵感撞在一起。但如果证据全都拿出来,  那她肯定坐实了抄袭的罪名!

        谢凡燚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刘妍正恶狠狠的咬牙时,  手机震动屏幕亮起,  来电显示‘谢哥’。

        费心费力一场空,  还可能会惹上官司,  刘妍实在是气的不得了。她现在根本不想听见或者看见谢凡燚的任何,  于是直接挂断。

        但震动却一直在持续,  刘妍忍了又忍,  终于在第五个电话时接起,  走进了休息室:“干什么。”

        “刘妍,  你怎么能发那些照片出来?!快删掉。”谢凡燚不快的声音从话筒里传出来。

        他虽然不是这个圈子的,  但现在消息流通的很快,特别是这种八卦就传的更快了。因此虽不像美术圈的人一大早就看见,在现在,  也知道了这件事。

        虽然他挺满意刘妍的,  但是,这种私密的东西,  他拿来当成男人资本私底下炫耀炫耀是没事的,  却绝对不能是刘妍来发这种东西!

        简直就是不知羞耻!亏他还觉得她温柔可人又纯真无暇。

        不过那照拍的还真是不错啊……

        一想到同事看他时,那暧|昧难言的目光,谢凡燚就有点浑身燥热。手指摩挲了一下,  诱哄了一声:“而且,  你拍这种照片,  怎么也不和我说一下?你要是说了,  我肯定配合你啊。”

        他想着照片上两人间的各种姿势,不由懊悔那晚喝的太多,连点印象都没有了。

        “谢凡燚,那些照片不是我拍的,更不是我发出去的,你信吗?”刘妍冷笑。虽然客服说地址没问题,但是她自己做过什么没做过什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谢凡燚听刘妍这么说,想起之前在何彩彩那看见的那张照片了。同样是他和刘妍,同样是远距离类似监控的第三方视角。

        他快速道:“反正你先把照片删了。你要是想要放我们两的照片宣告关系,等之后我们约会再拍好吧。先这样,我有点事,挂了。”

        刘妍看着挂断的界面,心中不屑。她不过是想利用谢凡燚来对付何彩彩,两人之间什么都没发生,损失的也只是她出的两顿饭钱。

        就谢凡燚这种货色,她根本就看不上。

        而那个照片的动态,早在她发现的时候就删除了,现在到处传的全是多事之人存的图。这种小浪花的八卦根本不会翻腾多久,顶多几天就会消下去。她只要等到那个时候,就又可以成为之前的那个刘妍了。

        现在麻烦的,是另一条画作的朋友圈。

        那条动态下也已经有人评论,先前看时只有几条说构图与用色的,现在却多了一条质疑:楼主这副画怎么与今天一个私人会展里的一副画类似啊?

        刘妍看着这条评论,手指放在申请删除的按钮上停顿半晌。

        此时所有的方面都变得对她不利,翻盘扳倒何彩彩的可能性很低,她还是……删除吧。

        然而手指点了下去,弹出的窗口却显示:今日服务器维修,删除功能暂时停止,请于七小时后再次操作。

        刘妍:!!!

        “嗡~”手机振动,何彩彩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码,接起:“喂,哪位?”

        “何彩彩!你把我拉黑了?你做事太绝了吧!分手了,难道你一点留恋都没有吗?!”谢凡燚暴躁的声音传来。他从来都是对自己自信的很,哪想得到会在何彩彩这里得到这种待遇。

        “你就是个渣,我为什么不能拉黑你?”何彩彩笑了笑,“我还能拉黑你现在这个号码。”

        “等一下,我就问你一句话,那些照片是不是你雇人拍摄的?!”如果只是某个路段的一两张,他还能说服自己是碰到熟人拍下来了。但刘妍那边发出来的,很明显是有人跟着他们一路在拍啊!

        “你有什么值得我花钱雇人啊?就为了和你分个手,还得抓你出|轨证据?你太高看你自己了。”何彩彩挂掉电话,握着手机有些发愣。

        她也不知道是谁拍的照片,而且拍的角度那么好,发给她的时间也那么好,完全帮她坚定了最后的决心。

        可是何彩彩回拨那个电话号码却又显示是空号。

        手机又一次震动,何彩彩低头一看,是苗小姐的电话。她连忙接起来:“苗小姐早。”

        “何彩彩,现在已经是十一点零八分,不早了。”苗小姐开口仍旧十分犀利,“我是想问你,你的画有没有问题?”

        “没有问题。”何彩彩瞬间知道苗小姐问的是什么,“这幅画是我大学画的,我有当时的记录。而且发相仿画的是我同事,我已经要求她删除动态了。”

        “你说的同事,不会是上次那个指手画脚的实习生吧?”

        “嗯,是她。”何彩彩应道。

        “看来这个实习生胆子不小啊。”苗小姐那边有人声传来,她停顿几下,重新和何彩彩说道,“你办事不行,只是让她删除怎么可以,直接告她抄袭。”

        “可是,她并没有用于商业盈利,我怕不行。”

        “那又怎样?你的画被人看上了,才被买走就出了这种事,买家很生气,需要你自证清白。所以尽管去告,你会赢的。”苗小姐轻笑一声。

        何彩彩脑子有点懵。

        她的画,当初老师说不符合当时课题的画,居然,现在被买走了?!

        她兴奋起来,小小的尖叫了一声,随后找到公司法务咨询抄袭的相关事宜。

        等到她咨询完毕从法务办公室出来时,看见刘妍正坐在位置上,眼眶红红的,看起来好像哭过。

        直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何彩彩才知道,刘妍发的那两条动态都被总监和大老板看到了,他们同时也知道何彩彩带画参加画展的事。并且,他们还收到了一段刘妍公物私用的视频,以及私物公报的证据。

        自家公司底下出了这种事,作风不|良、画作抄袭、公私不分,无论哪一种都成为了让刘妍离开的理由。原本还担心因为同属一个公司,可能无法对刘妍提起申述的何彩彩松了口气。

        刘妍一直认为,学艺术的都很开放,她那些连艳照都够不上级别的照片并不会给她带来影响。谁想得到,总监居然认识上面的人是何彩彩的男朋友,判定刘妍私生活不检点,将她开除。

        而另一条发布画作的动态现在却因为系统故障根本删不掉!

        刘妍红着眼看向何彩彩:“凭什么你能比我提前转正?凭什么你能接到苗小姐那样的大单子?我明明比你经验多、工龄长,凭什么我就坐冷板凳你就炙手可热!你知道每天看着你东奔西跑我却只能坐在办公室时,我不甘心吗!”

        “我现在已经离开了梦绘,我告诉你,我不会道歉的,这是你欠我的!”

        她的计划原本是天衣无缝的!

        何彩彩觉得她简直和谢凡燚一样不可理喻:“你自己做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自己作的死只能你自己去死啊。”

        刘妍恨恨地瞪了她一眼,抱着自己的私人物品离开了梦绘公司。

        而另一边,还在为失去了何彩彩还有个刘妍而沾沾自喜的谢凡燚被通知临时开会。

        会议上,大老板和总监等,许多个高级管理层都到场,看起来要开一场全公司的大会。

        等谢凡燚坐下后,会议开始,大老板先是把上个月的各部门成绩说了一遍,进行了总结,随后提出,公司要进行成本改革,各部门配合财务部进行成本控制,防止套钱行为发生。

        原本谢凡燚听得心不在焉的,这种会议就是定格大方向,从不说具体细则,听不听无所谓。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总监总是在看他,让他不得不做出认真听的姿态。

        “这次,我们收到了一份文件,上面详细的列明了一位销售人员的出行记录。”销售总监站起来,眼睛看向谢凡燚,“我和财务部、行政部仔细核查了这名员工的公出、报销记录,发现该员工在公出时行动散漫,利用公出时间做私事,将私人□□用于报销,严重违反了公司的规章制度。”

        他们是做电子器材研发的公司,谢凡燚不负责研发,他负责的是产品的推销、测试和售后服务,因此经常在外面跑。而此时听见销售总监这么说,他脸上滑下一滴冷汗。

        “因为数额巨大,我们决定将这名员工通报批评。”

        销售总监将文件投影到屏幕上,上面赫然写着‘谢凡燚’三个字。后面还有其他的□□以及报销单。

        看着那份记录,谢凡燚脑子发晕。

        外跑的销售人员总会拿些车票或者其他招待的□□来报销,这都是大家心照不宣的秘密。他绝对不是唯一一个,但现在,他是唯一一个被放在台面上当反例的人!

        谢凡燚不知道是谁告发的他,但他知道,他不光要补上之前的钱,还可能要被开除了!

        一时间,他呼吸加速,大脑一片空白。

        而此刻,明面上卖包子,暗地里当黑客,默默无闻发着光的沈印正趁着下午的时间躺在里面午睡。

        他的包点店只有早上和晚上比较忙,中午因为大家都是吃正餐,连着下午也没有生意。

        忽然一辆轿车在门口停下,沈印被系统叫醒。他睁着惺忪的睡眼走出来:“苗小姐。”

        “你在里面睡觉外面也不收拾收拾,不怕被偷啊。”苗小姐伸手从蒸笼里拿出一个三鲜包,啊呜咬了一口,一点也不在意自己的口红全被吃掉了。

        沈印摇摇头。系统能。

        苗小姐忽然凑近沈印:“哎呀,你看这睡的双眼迷离的,眼尾还有红印,看起来真是让人心疼。”

        沈印揉了揉眼,也是很无奈。他这个面瘫脸居然还能被解读出这么多涵义来,这些人情感真实丰富。本来他想着靠面瘫脸走高冷总裁风,但现在,硬生生被她们解读成了软萌风……

        “苗小姐来做什么?”沈印搬了一张椅子,示意她坐。这个苗小姐上周找上门来,对他的包子表达了滔滔不绝的赞叹之情,要不是看她穿着高档妆容得体,还以为从没吃过包子。

        “你家的包子太好吃了!所以,我决定邀请你来我家,作为我的私人包点师。”苗小姐吸着口里的豆浆,爽滑的喝出了浓香巧克力的感觉。

        [……系统,我明明是来辅助何彩彩的,怎么感觉自己要走上人生巅|峰了呢?]

        [大概是你长得比较猛吧。]

        [……]

        沈印沉默着一直没给回复,苗小姐也不催。

        她右手食指点了点红|唇,看着沈印说道:“我呢,喜欢美的事物,刚好,你做的包点很美味,符合我的口味;你本人呢,长的也很好看,符合我的审美。所以我就特别想让你来为我服务。”

        “当然,你不必担心自己的待遇问题。我打听过你之前的境遇了,这样吧,包吃包住包食宿,每月工资七千如何?你也不必每天如此辛苦的劳作,怎么样?考虑好了就来找我啊。”

        听起来好心动啊,沈·前总裁·□□想。

        送走有钱的女大款后,沈印拿出手机刷了刷游戏,又打开朋友圈,看里面寥寥几人的动态。

        陪老头子进货去喽~——何妈妈,发表于15分钟前。

        沈印眼神一凝,从椅子上站起,把店铺随意收拢一下,招呼了一辆出租车往何妈妈发的地点行驶而去。

        因为系统只能定位女主的位置,所以沈印此次只能注意着来往的车辆,希望看见那辆蓝色的小三轮车。

        何家开的是个小便利店,因此他们进的货也很杂,每次都要开着小三轮车来运送。

        到了批发市场,沈印付钱下车。

        [系统,快帮忙看一下人在哪里?]

        [好的。]

        还不等系统汇报,沈印就已经看见在路边停下车,正要往批发市场走的何家夫妇。而此时在他们的身后,一辆大货车正朝这边开来。

        “小心!!!”沈印大喊着挥手示意何妈妈何爸爸往旁边躲。

        何家夫妇也看见了沈印,但并没有领回到沈印的意思,只是笑呵呵的看着他挥着手,面色有些狰狞的往这边跑。然后,他们便被快速冲过来的沈印推到一边。

        刺耳的撞击声响起,大货车撞到了一旁的报刊亭上,而沈印,则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被推的摔倒在地的何家夫妇大脑空白了好久,等到周围人全都叽叽喳喳的围过来时,他们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从地上爬起来,随意拍了拍只是蹭破了点皮的手掌,何家夫妇连忙跑到沈印身边,却只敢看着他身下洇出的血迹,并不敢搬动他。

        “小沈!小沈!!”何妈妈一叠声的喊着,沈印闭着眼,一点声息都没有。

        “快报警……批发市场车祸……”

        “有人被撞了,120啊赶紧!”

        围观的群众迅速报了警,沈印也被赶来的急救车戴上氧气罩,一路呼啸着送进了急救室。何家夫妇也连忙跟去了医院。

        何彩彩接到何爸爸要她带钱来医院时的电话时,还以为何妈妈出什么事了,白着脸赶紧请了假就带着银|行|卡打车到医院。

        她一路跑着到了急救室门口,看见何家两口子好端端的坐在门口椅子上。

        何彩彩扶着墙,停下来缓了缓喘息。她来时满脑子都是前段时间新闻里那些老人发病,或者出了什么意外事故的新闻,此时看见何妈妈并没有像她以为的在手术室里抢救,忍不住松了口气。

        “爸,你们怎么了?着急忙慌的就要我带钱过来?”何彩彩走到和爸爸面前,忽然想到今天爸妈两个是要去进货的,紧张的问道,“你们不会是小三轮撞到人了吧?还是和人碰了?”

        此时靠近了,才发现何爸爸黑色的外套上全是地上的灰,何妈妈白色外套上还沾染了一点殷红的血迹。她看着父母红了的眼眶,心又提起来,自己眼眶也忍不住红了:“到底怎么了?你们说话啊?!妈你身上哪来的血?”

        “彩彩,我们去进货,有个大货车开到人行道上了,是小沈救了我们。”何妈妈红着眼睛无措的说,“他把我们推开来,自己被车撞了。这些血都是他的,流了好多好多血,好多好多血……”

        何彩彩瞪大了眼。

        “……心脏起搏器……”

        “止血钳……纱布……”

        沈印此时正躺在系统给他搭建的空间里。他躺的身体板直,双|腿并拢,双手交握放置于腹部,仰面朝上一动不动的看着上方系统给他播放的动画片。

        系统:[宿主,你这样一动不动的,好像尸体哦。]

        沈印:[我是在适应醒来后的生活。毕竟伤的挺重,我猜肋骨肯定断了几根,行动不便绝对只能在床上扮木乃伊。]

        沈印想了想,挤出点眼泪湿润眼眶:[统统啊,你看我这么惨,能不能给我一个全职护工呢?比如说无所不能的你。]

        系统:[宿主,卖萌对系统使用无效。我只是一串绑定你的数据,在你完成任务前无法脱离你,也无法控制人体。]

        沈印听到后,整个人都灰下来:[然而距离我完成任务,还有好久好久好久好久的时间啊。]

        系统:[那你就卖身吧。]

        沈印一脸惊恐:[你想做什么?我告诉你,我可是良家少年,你要是想让我干什么不好的事情,我是会投诉的!]

        系统默默地用自己的数据翻了个白眼:[苗小姐不是邀请你去为她服务吗?你从了就行。]

        它说完,沈印面前浮现了好几个大瓶子:[这是上次给你的‘味素’,隔壁的美食系统中大奖了,我趁它心情好时要了好多瓶。不光拿了成品,我把配方也拿来了。]

        [这样,你应该不会因为之后做出来的东西,味道和现在的有差异而被赶出去了吧。]

        沈印坐起身,将漂浮在空中的瓶子握在手里:[不,不卖身。我要和苗小姐谈一笔双赢的生意。]他的眼中亮晶晶的,不见刚才的灰暗。

        醒来时,不出沈印所料,他果不其然被包成了个木乃伊。身上是层层叠叠的纱布,脚上打着石膏,手指上夹着板子监测心率,手背上插着针管注射药物。

        连头动一动都痛,只能正视前方。

        哎,上个世界一出场就是个脑震荡,这个世界现在除了脑哪哪都震荡了,真是心塞。

        “醒了醒了,小沈醒了!我去叫医生!”一旁的女声传来,沈印反应了一下,是何妈妈。

        看来两人没事。他有些反应慢半拍,但好在醒来一会儿后,感觉就恢复了正常。于是余下的,只有痛。

        何彩彩正在病房里打瞌睡。昨晚为了让受惊的父母休息一下,她在医院陪的床。此时听见何妈妈的声音后忙惊醒过来,从椅子上站起走到沈印身边:“你醒了。”

        沈印看着她,因为不想动脖子,于是眨了眨眼。

        何彩彩看他柔顺的眨了眨眼,黑漆漆的眼睛里倒映出她的样子,忍不住红了眼眶:“非常感谢你救了我爸妈。真的很感谢你。”

        她从床头柜上的暖水瓶里倒了杯配置好的温水,又在杯子里插上吸管递到沈印面前:“你喝点水。”

        见沈印张口咬住了吸管,何彩彩看着透明吸管上上升的水流,低声说道:“你伤得很严重,不过医生说还好,只是皮肉伤,没有伤到脏器。肋骨骨折了一根,左腿也是骨折,身上还有很多地方软组织挫伤。”

        “你安心在医院里修养,医药费什么的别担心。你救了我爸妈,我们会负担你所有的医药费,直到你出院。你家的包子铺也别担心,我们会帮你收拾好,保证”

        沈印停下吮吸的动作,示意自己喝好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何彩彩,问道:“何阿姨何叔叔没事吧?”

        “他们没事,只是受了点惊吓。”何彩彩看他板着的脸,温声道,“你别怕痛,哪里痛说出来,医生也好了解你感觉如何。止疼药就在旁边备着,要吃一粒吗?”

        眨眨眼,沈印拒绝了:“不用。”

        “彩彩,医生来了。”何妈妈何爸爸领着医生推门进来。

        等医生一番询问后,何家夫妇着急的问道,“医生,怎么样,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没事,好好修养一下就可以。”医生指挥护士把手指夹板拿下,将机子撤出去,“年轻人只要营养跟得上,恢复的很快的。”

        送走了医生,何妈妈嘀咕着:“对,营养要跟得上。彩彩,你在这里看护下小沈,我和你爸爸去买点猪蹄排骨什么的。老话说得好,以形补形,骨头断了得多吃点骨头,可千万不能落下什么不好的。”

        说着说着,何妈妈眼眶又红了。她转头看着床上的沈印:“小沈啊,阿姨真是要好好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两指不定都躺太平间去了。你不要担心,好好在医院养伤,阿姨每天给你做好吃的带来给你吃!”

        沈印看何家三口都红红的眼眶,嘴角僵硬的勾了勾:“阿姨,我没事的。”

        听到沈印的话,何妈妈擦了擦眼角吸了吸鼻子:“恩恩,没事的没事的。阿姨这就去给你煮好吃的!你说,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沈印轻声道,“不过,能不能帮我回去看看我的店?我蒸笼里的包子还有一些放在那,水电什么的也没拉闸,我怕坏了。”

        “没问题,我去帮你收拾好!”何爸爸拍着胸|脯保证。

        “彩彩姐也一起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会。”

        何彩彩看他一身的伤,蹙眉道:“可是你行动不便,我还是留在这陪你吧。”

        “不用。”沈印顿了顿,又重复到,“我想,一个人呆会。”

        犹豫一下,何彩彩将一部手机放在沈印枕头边:“你有事给我打电话,我弄完后马上就赶回来。”

        随后,何家三口就在沈印沉默的眼神下离开了病房。

        等到何家人都走后,沈印慢慢伸展了一下四肢,然后抖着腿从床上爬起来。他虽然腿折了,但系统帮他屏蔽了痛觉,还用了药,现在走几步路还是可以的。

        [宿主,虽然屏蔽了痛觉,但骨头还没有长好,你别作啊。]

        [知道,我这不是,人有三急吗。]沈印抖抖索索的上完了厕所,尽量不压着伤处的往外走。还没爬上|床,门被轻轻打开,几面之缘的苗小姐站在门口一脸震惊的看着他。

        何彩彩和父母搭着出租车一路回到家,何爸爸去市场买骨头,何妈妈和何彩彩就先去‘沈家包点店’,打算先把铺子收拾好。

        打开大铁门,露出里面沈印凌乱的摆放。两人走进铺子里,何妈妈唏嘘一声:“小沈肯定是想要去批发市场进货,才刚好撞见了我们。这孩子啊,心善!”

        何彩彩想到自己那买一赠一的豆浆,好像就是那杯豆浆让苗小姐心情好,她的画也被心情好的通过了。之后更是因为一杯豆浆,苗小姐带她的画参加了画展,让她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

        何彩彩嗯了一声,撸起袖子开始干活。

        她和何妈妈分工两处,何妈妈去里面把原料规整整齐,顺便打扫下卫生;何彩彩就在外面把蒸笼里所有的包点都拿出来准备丢掉。

        毕竟已经放了一天一|夜,又没有冷藏,已经不能吃了。

        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多,要准备晚饭的家庭煮妇们看见‘沈家包点店’开了门,纷纷过来买包子。此时还是秋天,天气虽凉爽,但晚餐吃稀饭配包子的人家也多。

        然而走近了才发现店铺里的不是那个十九岁的少年,而是一个姑娘。

        面面相觑一会,有人忍不住问道:“妹子,小沈呢?怎么现在才开门啊,我昨晚就等着买他的包子了,结果白跑一趟。”

        “啊,他住院了。”何彩彩擦擦脸上的汗,“应该很长时间都不能开门做生意了。”

        “什么?住院了?怎么回事啊?”

        “就是,好端端的,怎么就进医院了啊?”

        有人认出了何彩彩:“彩彩,小沈住院了怎么是你在这啊?今天不用上班吗?”

        “不用。我是来帮忙的。他救了我爸妈,在医院里躺着不放心铺子,我就过来看看。”

        “救了你爸妈?怎么了这是?”

        大家一听,心中好奇,都想问何彩彩发生了什么。还不待她们开口,一个拄着拐杖的老婆婆拎着一个袋子,从众人身后挤到铺子前。

        她环视一圈,眼神落在何彩彩身上:“你是这里的老板?”

        沙哑又有点尖的声音压过了周围的窃窃私语,众人的视线都落在这个老婆婆身上。

        何彩彩将又清空了一层的笼屉放在一旁。她需要将笼屉里的布全部抽出,然后洗净,不然时间一长会发霉的。

        一边做着事,何彩彩一边回道:“我不是这里的老板,老板不在,今日不做生意。”

        老婆婆听到何彩彩的回答,挺了挺身子:“你们老板不在?莫不是知道他自己做的东西有问题,所以不敢出现吧?让你们老板出来,我要好好当着街坊邻居的面,揭发他的真面目!”

        她的话让何彩彩停下了手里的活,转身面对她:“老人家,你说这话可要有证据。我们店是正规的,工商局注册过,食品局也检验过的!”

        何彩彩伸手一指右手边的墙上,那里方方正正的挂着工商营业执照和食品检测报告,全是正规牌照。

        众人探身看去,虽然离得有点远看不清上面的某些字,但那牌照的标题和鲜红的章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更何况她们是包点店的老顾客了,有没有问题她们会不知道?‘沈家包点店’的包点,不光味道好卖相好,而且分量足品种全。虽然总是因为只有沈印一个人制作导致总的数量不够,但也很是得大家喜爱。

        “你不要胡说,我们可是从小沈开业起就在这里买吃了,从没有吃出过什么问题!”一个胖胖的女人站出来说道。

        “就是,别说吃出问题,我还觉得越吃越好吃呢!”

        “没错没错!”

        老婆婆完全不被众人的气势吓到,她抬起头点了点拐杖:“就是因为越吃越好吃,才是问题啊!你们难道没想过为什么吗?”

        她环视一周,大声到:“因为里面加了能让人上瘾的东西啊!里面加了罂粟壳!毒品!”

        众人听到她的话,一时间愣住。她们面面相觑,觉得荒谬的同时心里又升起一点点的怀疑。

        “好像是哦……我自从吃了这里的包子,就觉得其他的都不怎么好吃。我家小孩也是,心心念念就等着早晚两餐的包子,有包子配还多吃了一碗饭。”一个人犹豫着说道。

        她一开口,所有人就开始不约而同的回想起吃了包子后的事情。

        沈印的包点是真的好吃,而且自从吃过他的包点后,其他家的就觉得不好入口了,总感觉味道不大对。不过因为离沈印这里近,大家也就在这里买了,从未想过包子会有什么问题。

        一顺着老婆婆和那女人的话往下想,大家就脸色变白,纷纷觉得这话有道理。就是,哪有那么百吃不厌让人胃口大开的包点啊,肯定是包点里有问题!

        见大家面色变化,老婆婆和最开始出声的女人隐晦的对视一眼。

        何彩彩站在桌子后面,生气的再次指着墙上的食品安全监测报告:“你们看清楚了,这是一家正规的、有合格证的店铺!你们要是不信,好啊,我们当场验证!我现在就打电话让检验局的人来取证!”

        “呵,你们店家自己一张嘴,当然随便怎么说都是你们对。我们消费者就是弱势群体,只能被你们欺负!你说验证?好啊,那你就带着这些包子,跟我们去一趟食品检验局!”

        老婆婆伸出食指指着何彩彩刚刚整到一旁的包子,面目凛然的看着何彩彩。

        何彩彩看着那些包点,心中犯难。她相信沈印的人品,也相信这些东西都是正常的面点。但是,这些包点拿去检验绝对是不合格的,因为没有妥善保存,这些包点都有点发馊了!

        见何彩彩有点皱眉,老婆婆假装自己站的有些不稳,将伸出食指的手往前伸了伸,伸到了那些包点上。她眼中闪过得意,手指正要放松时,忽然被何彩彩一把握住手腕,将她拉到一边。

        “你干什么!”老婆婆恼怒的喊道,“你不会是心虚了,不敢了吧!”

        “是我该问你要干什么吧!”何彩彩将握住的手翻过来,强硬的把握紧的手指掰开,“你把这些脏东西握着,还放在我们包点上面,你想干嘛?!”

        老婆婆的手里紧紧攥着一把黄白色的粉末。何彩彩看着那把粉末,心中肯定自己的想法,这人肯定是在借机污蔑,然后想把脏东西弄到她一定指定要去检验的食物里去!

        还好自己眼尖,看见她手掌那里有和肤色完全不同的粉末,心中起了疑心,怕这人把灰尘弄上去,那到时候都要说不清了。

        老婆婆见自己的把戏被人戳穿了,眼睛瞪大,脸颊鼓起就要吹出一口气,想要把手里的粉末吹掉。

        何彩彩眼疾手快的一把盖在老婆婆的手心上,将上面的粉末全刮下来握在手里。

        先前第一个发言的那女人见势不对,忙大声喊起来:“哎呀啊你这妹子,怎么敢这么对老人家啊!老人家,你没事吧?”

        老婆婆立马意会的嚎起来:“哎呀,我的老胳膊老腿啊,快要折啦!”

        “你快放手啊,没听见人家在说痛吗?!”女人上前来拉住何彩彩握着粉末的手臂,“你不放手,万一人家等下碰瓷,你上哪说去啊!”

        女人看似在帮何彩彩说话,实际上却在引导大家责怪何彩彩不尊老。她一边安抚老婆婆,一边煽动大家情绪,一边还暗暗用力,想要把何彩彩握在手里的粉末弄撒。

        外边的吵闹惊动了里面整理的何妈妈,她走出来就见到一群人围着她女儿,她女儿又紧抓着一个老人家不放。

        “这个人想要栽赃陷害‘沈家包点店’,大家不要被她骗了!”何彩彩在一片人声中大喊着,“你说你经常来这里买包点,好啊,这里都是经常来买包点的,谁认识你?谁见过你?!”

        “咱们都是一个小区的,抬头不见低头见,不认识也眼熟吧,大家说说,谁见过这个人?”

        何彩彩抓着人给大家看,原本围在一边想要看包点检验结果的人也仔细看了看老婆婆的长相。

        何彩彩说的确实有道理,她们是老式小区,住在一起的都是一起生活了好多年的,不像那些新的小区,连对门住的人长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大家彼此看了眼,发现没人说认识这个人,于是心里的天平又往这边倾斜了点。

        “我又没说不检验,你着什么急啊还不等我打电话。”何彩彩将手臂从那个女人手中挣脱出来。

        “彩彩小心!”何妈妈站在台阶上看得清楚,那个被何彩彩抓住的老人家举起了手中的拐杖,偷偷摸摸的就要往女儿身上捅!

  https://www.65ws.com/a/103/103301/341625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