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平安喜乐[快穿] > 3.第 3 章

3.第 3 章

        大红色的嫁衣被抖开,王雪燕睁大眼睛看着面前一层又一层的衣服,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屏息看着面前将要穿上身的嫁衣,都不敢上前摸,生怕自己有茧子的手把衣服磨坏了。

        等到僵硬的被人帮着穿好了那层层叠叠红到晃眼的衣服,脸上也抹上了一层又一层香喷喷清凉凉的粉后,王雪燕站在梳妆镜前,简直不敢相信镜子里的人是自己!

        李太太走后,她婶就不停的夸王雪燕漂亮,还说帮她找的这门亲事多么多么好。王雪燕心中惶恐,却也只能僵硬的坐在座位上一动不敢动。

        她也见过几次村里人结婚,新娘子虽然穿的漂亮,但是从没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事出反常即为妖,王雪燕虽然不知道这个词,但直觉让她不安着。

        等到傍晚时,她叔叔婶婶就被带了出去,留下王雪燕一个人坐在明亮的白炽灯下。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才见过的李太太端着一杯水进来。她捏住吸管,示意王雪燕喝一口。

        晚上没人给她送饭,她现在饥肠辘辘,就依着对方的示意喝了水。水的味道怪怪的,量也少,两口就没了。

        王雪燕心中疑惑,却也只是抿着唇不敢问。

        这时有人推开门送进来一枚温润光滑的玉,那妇人伸手拿过,让王雪燕张嘴。

        “为、为什么?”王雪燕看着那块很漂亮的东西,不是很愿意张嘴。

        “这个呢是玉,可以温养身体的。你压|在舌根下面,千万别吞下去了,知道吗。”

        李太太见她神色还是不愿意,又说道:“这是婚礼必须要进行的仪式,新郎也有含一块。你们两个的到时候拼起来,能组成一个圆呢。”

        听她说时婚礼必要的,新郎也有含,王雪燕犹豫了一下,张口将那玉含了进去。

        妇人满意的看着她,静静的站在一边。

        舌|头下的硬物让王雪燕难受极了,她皱着眉,强忍着不适不去动舌|头。然而过了会儿,她开始觉得自己有些昏昏欲睡,就连挤压舌下的硬物也不能让她清醒一些。

        怎么会这么困。

        王雪燕努力清醒,但眼皮仍在往下坠。心里有道声音在提醒她不能睡,身子却一软倒了下去。

        “……好了……药喝……”

        “……上……时辰到了……走……”

        昏昏沉沉中王雪燕听到了说话声,她不知道从哪里突然来了力气,猛然睁开眼,就看见面前摆着个棺材,周围全是白色的纸花圈,而她正被扶着往棺材边的轿子走去。

        王雪燕脑子里虽然还没理清关系,但身体先一步动作,爆发力道将妇人推开,跌跌撞撞的就往外跑。

        还没跑几步,就被追上来的人摁住了手脚,直接口里塞上帕子绑住手脚推进了轿子里。

        一路昏沉着,王雪燕被人抬进棺材里,眼睁睁看着自己被放进土坑中,棺盖滑上来,遮住了她的视线。

        ***

        “我说印子,咱们能不作死吗?”陈笛看着周围黑黝黝只有虫鸣的树林,有些发抖。他虽然爱玩,但毕竟还只是个学生,没有干过这种挑战自我的事。

        “你说过的,要给我赔罪的。”沈印把手电筒放在脸下,灯光自下而上照着他的脸,把陈笛吓的心脏病都要出来了。

        他哭丧着脸,就差抱着沈印的大|腿哭求了:“你是我祖宗!祖宗,咱能别往里走了吗?!”

        “哼,我才没有你这种不肖子孙。”沈印一边和陈笛斗嘴驱散对方的害怕,一边和系统核对前进的路线。

        【宿主,女主他们已经出发了。】

        沈印看着脑海中显示的路线,算了算,时间够。但是为了避免意外,沈印还是抓紧时间前进。

        本来沈印他们昨天就能到达王家村,直接把王雪燕带走的。但是租来的车子半路抛锚,只能把那个司机留下处理,两人拦了辆车往王家村走。然而在与系统确认后,发现时间上来不及,沈印只好加钱让临时司机把他们送到李家村。

        保护陈笛的司机没跟来,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根本打不过那些人,只能取巧去山上抓准时机把人救出来了。

        沈印提了提背上的铁锹,招呼陈笛快点。

        在又走了半个小时,陈笛已经喘成狗时,沈印终于出声:“到了。”

        “呼呼……呼……”陈笛不停的喘着气,也顾不得害怕,直接靠在一旁的树上,“印子,你说的宝贝,就在这里?”

        “嘘。”沈印捂住他的嘴,把人拽着蹲下,躲在黑暗里看着这一出葬礼。

        下棺,填土,祭拜。等到李家人走了后,沈印立马拽着陈笛冲到王雪燕被埋的地方。

        “印子!你疯了!这里埋的可是死人!”

        “这可是坟地啊!”

        沈印不听,已经一铲子下去,开始刨土了。这土还是新土,比较好挖。但沈印的身体毕竟是娇惯长大的,没干过粗活,只能向系统兑换了一个大力丸,双手快速舞动。

        “这里面是活人!他们把人活埋了!笛子你帮不帮忙!”

        陈笛一听,有些愣。随后他咬了咬牙,拿起铁锹也开始挖土:“你真是我祖宗!”

        在大力丸的加持下,沈印的铁锹很快磕到木棺,他加紧速度把土清一边去,赶紧把棺盖掀开一条缝,怕王雪燕撑不住被闷死了。

        他趴下身,将棺盖往一旁移开。随着棺盖缓缓移开,一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暴露在月光下。

        沈印伸出手放在王雪燕的鼻下,感受到她轻微但还在的呼吸,松了口气。

        “我靠,印子你看不出来啊,居然这么有力气。”陈笛喘着气,震惊的看着沈印。

        “快恢复原状。”沈印把人背出来,绳子除了,棺盖重新合上,拿着铁锹填土。陈笛没法,催眠自己忽视躺在那的人,也填起土。

        将土填回去,沈印把人背上,拉着陈笛迅速消失在了密林里。他必须趁着大力丸的效用期内把人带下山。

        等了山下,陈笛身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接起电话,对面是被他们留下的司机。

        “司机说他又找了一辆车,定位到了我们的位置,马上就到。”陈笛挂掉电话说道。

        沈印松了口气,停在路边,把人从背上放到地上。此时大力丸的效用正在慢慢消散,四肢酸软的后遗症开始出现。他坐在地上,招呼陈笛也坐:“笛子。来坐下歇歇。”

        陈笛走过去坐下,长出一口气:“我靠,真刺激。”

        他此时才敢去看地上的人。皎白的月光照下来,将王雪燕化妆后从清秀变得精致的脸庞看的清楚。

        “印、印、印子,这真是活人?”之前一直催眠自己看不到,现在离这么近,害怕的情绪也上来了。

        “当然。”沈印拉着他的手压|在王雪燕露出的手腕。

        陈笛闭着眼挣扎,却挣脱不开,最终手被压着按了下去。想象中的冰凉没有出现,温热的触感传来,手下的脉搏正在平稳跳动。

        “我靠!居然真的是活人!”陈笛知道是活人也就不怕了,瞪着眼睛去看王雪燕,“那我们是不是要把人还回去啊?”

        “这可不是墓地的主人,她是被抓来冥婚的。”

        “印子,你怎么知道的!”

        沈印指了指天:“天机不可泄露。”

        陈笛翻了个白眼:“那你怎么想到带我来救人?带你家保镖不是更好?直接冲进去就能抢了。”

        沈印嘴角挑起一丝笑:“当然是因为你是我最好的哥们儿啊!救人这种积德的事我能不叫你吗?!”

        陈笛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最终只能不嫌脏的躺地上缓解自己八百年没这么刺激过的心跳。

        两人歇了半小时,司机才开着车到了。两双手把王雪燕搬上车,便离开了这个偏僻的山里。

        一路驱车来到王家村所属的县里时,天色已经泛白。随便找了家酒店,疲惫不堪的三人扶着昏迷的王雪燕,在清晨服务员诧异的眼神中入住了。

        在随意洗漱后,沈印扑上|床,准备补个眠时,系统的声音忽然出现:

        【触发隐藏任务——王雪燕的身世。任务成功获得5点幸运值,任务失败扣除5点幸运值。

        请问是否接取任务?】

        沈印清醒几分,在面前的案板上点击‘是’。

        【宿主接取任务成功,请在半年内完成任务。】

        剩下的沈印已经听不见了,这具身体实在是娇惯的厉害,熬到现在又干了体力活早已困倦不堪。

        一路睡到下午,沈印才被饿到胃痛的肚子叫醒。于是挣扎着洗漱,叫了送餐服务,随后去看陈笛。

        陈笛也醒了,两人坐在房里大吃一通。等到安抚好空空如也的胃后,陈笛往沙发上一靠。

        “哎呀,活过来了。真不敢想象,我居然会弄成这个样子。”

        随即又转头看向也靠着消食的沈印:“人挖出来也带回来了,你现在打算把人怎么办?”

        沈印闭上眼睛,一副魂游天外的表情:“当然是,养着啊。”

        听见他话的陈笛瞪大眼:“你疯了?!”

  https://www.65ws.com/a/103/103301/341625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