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独家宠婚:腹黑老公诱妻成瘾 > 第1025章 柔肠百转,痛彻心扉

第1025章 柔肠百转,痛彻心扉

        月儿被他突如其来的暴躁,吓得不停地往慕洛琛的身后躲。

        慕洛琛担心她再看到容子澈这个模样,会留下心理阴影,就把她交给了管家。

        管家带着月儿下去。

        容子澈没了顾忌,拿着客厅里的东西,发了疯一般砸在地上。

        一时间,客厅里只剩下乒乒乓乓的声音。

        慕洛琛等着容子澈发泄完了,道:“我现在已经让人查,到底是谁帮助如意走。”

        “如意那边没有人去追查吗?”

        容子澈手握的太用力,手背上的伤口裂开,鲜血滴滴答答的滚落在白色的地板上。

        红与白形成鲜明的对比,刺目到了极点。

        “没有,陈一峰利用公安系统,调查了关于如意证件的乘客消息,没有一点蛛丝马迹。现在江城那边已经失去了所有联系,只能从A市下手。”

        “嫂子知道这件事吗?”容子澈忽然问。

        慕洛琛闻言,神色有片刻的愣忡,而后摇了摇头:“简汐不知道,不过我可以肯定,不是她帮助如意离开的。如意这次走,冒了很大的风险,简汐不会拿她的生命开玩笑。”

        容子澈知道,叶简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温如意好,刚才那么随口一问,也只是想到了这个可能。

        容子澈沉默了一会儿,眼里骤然迸射出冷芒:“既然不是嫂子,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你把所有人手召回来,我直接去找唐家的人。”

        他说完,要往外走。

        慕洛琛挡住了容子澈的去路:“你这么无凭无据的跑过去,唐家的人不会认的。”

        从温如意出事,他就想到了,可能是唐家的人做的。因为温如意认识的人中,能有人悄无声息的把人送出A市的,只有简汐和唐家的人。

        但简汐不可能,剩下的只有唐家的人。

        唐南适对如意有意思,谁都看的出来。借着容家危机这个机会,唐南适把如意带走,再徐徐图之……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包括唐家无缘无故的伸出援手,不过是他让如意答应他离开的原因之一。

        但猜测总归是猜测,口说无凭。

        唐南适花费了那么大的功夫把人带走,他们贸贸然去找他要人,唐南适怎会那么轻易地说出如意的下落?

        他之所以把所有人调回A市,调查关于温如意的线索:一是想尽快查到资料,找到这件事和唐家有关的证据;二是即便找不到证据,也能监视唐南适,这件事若真的是唐南适做的,那唐南适肯定会跟如意联系,或者去见如意。

        慕洛琛把话说清楚,道:“这件事,我们着急不来,你别忘记,现在还有顾家和王家的人在,你对唐南适下手,无异于在帮助顾家和王家。”

        容子澈瞳孔放大到了极点,眼前的任何东西,在他眼里都成了虚无。

        他握成拳头的手,抖了抖。

        再说出话,他的声音嘶哑异常,像是困斗已久的野兽,已经拼尽全力,却终究无法走出囚笼。

        “难道事情只能这样吗?阿琛,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明明知道,是谁把他最爱的人带走。

        他甚至无法,上门去跟他对质,理直气壮的把人要回来。

        心里有只猛兽在拼命的碰撞。

        让他狂躁的要发疯。

        慕洛琛抬手,紧紧地握住容子澈的肩膀:“不甘心也要忍着,子澈,你还不够强大,无法跟所有人为敌。你若是想,以后都不再受人掣肘,不再让今天的事情重蹈覆辙,那就只能让自己不断的变强,强到所有人都对你俯首称臣的那一天,你就能庇护,你所有在乎的人。”

        慕洛琛的声音不高,可每一个字都振聋发聩。

        容子澈眼里的不甘,渐渐转为了隐忍和疯狂的欲望……他要变强,强到再没有人,可以把如意从他身边夺走!

        无论是唐家,还是王家,他都要把他们统统踩在脚底下!

        ……

        云南,昆明。

        机场外天色已经彻底黑下,偌大的候机厅里,来来往往的只有那么几个旅人。

        温如意抱着自己的行李,将帽子压到最低,脑袋往衣服里缩到极限,看起来像是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身旁坐着的阿良,始终不发一言。

        让她有种,这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的错觉。

        现在,容子澈应该回家了吧。

        还有月儿……

        她答应了,给她做晚餐,答应她回去,却食言了。

        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疲倦感,她不想再走了,想一个人留在某个地方,静静的度过余生。

        眼帘渐渐的阖上,黑暗席卷而来。

        而就在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阿良忽然拉住她的胳膊,“温小姐,可以登机了。”

        温如意缓缓地睁开眼睛,机场的屏幕上,滚动显示着,昆明……拉萨的航班已经开始验票登机,与此同时,播音员开始用甜美的嗓音播报航班消息。

        “走吧。”阿良拿起包,抬步拉着温如意走。

        温如意被她拉着走了两步,忽然抵住了脚下光洁的大理石地面,不肯再向前走一步。

        阿良回头,平静的目光中夹杂了一丝冷意:“温小姐,我们该上飞机了,你不是想反悔吧?”

        最后一句话,威胁之意显露。

        温如意的手颤了颤,小声的哀求:“阿良,我不想去拉萨,可以让我留在昆明吗?我会乖乖的在这里,不会让子澈发现……”

        拉萨……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想留在昆明,或许自己能熬到那个时候,A市的事情解决,一切风波平息。

        再回A市。

        “温小姐,对不起。我只听唐小姐的命令,唐小姐让你去拉萨,你就必须去拉萨。”

        阿良的神色冷酷。

        温如意积攒起来的勇气,在她残忍的话里,被粉碎的干干净净。

        阿良抓住温如意的一只手,不容分说的带着温如意往登机口走。

        到了登机口,阿良把两张机票递给检票员。

        检票员打着哈欠,把票还给他们。

        阿良冷着一张脸,带着温如意向飞机走。

        温如意看着那长长的登机口,有种被吞噬的感觉,她回头看了一眼机场,那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

        最终,视线在转弯处被隔绝。

        ……

        晚上十点钟,昆明飞往拉萨的飞机正式起飞。

        同一时刻,容子澈接到了温如意定时发送的短信,看着短信里的内容,容子澈困在车里,狂吼着,拼命的踢打着车里的一切。

        打到自己遍体鳞伤,他趴在方向盘上,剧烈喘息着,叫出她的名字。

        如意,如意……

        每一遍,柔肠百转,痛彻心扉。

        ……

        温如意一登上飞机,就感觉身体不舒服。

        害怕中途毒瘾发作,她拿出安眠药,就着冷水吃了三片。

        吃完后,闭上眼睛,没多会儿,昏昏沉沉的睡去。

        梦里……

        眼前一片鲜红,漫天遍地都是血,连天空都成了血色。

        她站鲜红的世界里,耳边传来此起彼伏的惨叫声。

        那一声声的惨叫声,像是一只只手抓住了她的心脏,让她无法喘息。

        她捂着耳朵,拼命的向前跑。

        想要把这一切都甩掉。

        可无论怎么跑,眼前的世界始终是一样的。

        跑到最后,脚下越发的沉重,直到再也无法抬起一步。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脚,自己的身体,陷入水泥路里……

        直到水泥没顶的那一刻,窒息的感觉让她猛地从噩梦中惊醒。

        温如意捂着自己的胸口,拼命的喘息。

        飞机里开着空调,温度是最适宜的温度,可她却是冒了一身的冷汗。冰冷的汗珠爬满了她的脸,顺着渐渐的下巴,滚落在衣服上。

        “温小姐!温小姐!”

        阿良见她像是魇着了,连着叫了两声。

        温如意缓缓地回过头,眼神迷茫的看着她,眼底深处充满了惊惧。

        她听到了阿良的声音。

        可那声音在飘荡,忽而远……忽而近……忽而清晰……忽而模糊……

        “温小姐!”

        阿良抬手,用力的掐了她的手一下。

        尖锐的疼痛像是一道闪电,猛地击中了温如意,她的身体一震,涣散的瞳孔终于恢复了清明。

        长长的吸了两口气,她低声道:“对不起,我做了噩梦。”

        阿良拧了眉头,冷漠的脸上,说不出是什么神情。

        温如意拧开刚才服药用的那瓶矿泉水,咕嘟咕嘟的喝下去,冰冷的液体顺着燥热的肠道而下,让她烦躁的心,渐渐的舒服了一些。

        扭头看向窗外,黑漆漆的浓雾环绕,视野里一片漆黑。

        温如意有种依然身在噩梦中的错觉。

        ……

        凌晨一点多,抵达拉萨的飞机,缓缓地降落在拉萨机场。

        从机场里出来,阿良没有任何休息的意思,找了辆车,让司机载他们去班戈县。

        司机是地道的西藏人,看了她们一眼,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你们两个小姑娘,是去旅游吗?最近班戈那边不怎么太平,你们想旅游,还是留在拉萨,去看看布达拉宫安全些。”

        “我们只去班戈,要多少钱,你才肯走?”

        阿良执意过去。

        司机见她不识好歹,不高兴的说:“两千五。班戈那边远,坐火车都要好久,最近那边乱,司机都不愿意跑的,现在又是晚上,赶夜路好危险的。你们想去,最低两千五,没得商量。”

        阿良抽出一千,递给司机:“这是定金,剩下的钱到班戈那边再给你。”

  https://www.65ws.com/a/103/103265/341352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