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 第五章 逃不过代价

第五章 逃不过代价

        赵清漪非常怀疑原主角色的命是不是太衰了,    她在镇国公府被当丫鬟使,她才摆脱一年,现在又要在陆家当下人了。

        陆三公子说是留她当门客,    其实聪明人都明白那是威胁。所以,    她没有高级门客的待遇,被分配当书童也不奇怪了。想想门客中给主人家当文胆的也很多,    书童也差不多,她就接受了。

        现在唯有练好武功,    打败陆三公子,    练好轻功能逃之夭夭。

        赵清漪正在分配给自己的小屋里打座,    门口传来四婢腊梅、吟雪、秋菊、玄霜中的腊梅的声音。

        “袁竞,    公子传你去侍候笔墨。”

        赵清漪因为名字太女性化,就用了当年他的名字。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李易之和司徒维,她全记得,但是角色感情被抽对现在她的感情影响不大。只有那一次相逢,他的莲花假身的袁竞仿如昨日,因为只是短暂的任务,回到当初的位面,没有抽离情感。

        赵清漪起身整了整身上的淡色袍子和头上的书生巾。

        陆家确实有钱,连书童都是穿着绸缎衣服的。

        赵清漪出了房门,说“有劳腊梅姐姐了。”

        腊梅打量了一下她,说“这样一打扮,像样多了。在公子身边做事,    可得事事精细。公子喜欢干净,所以衣服记得勤加换洗,也不要乱吃东西,身上有异味。”

        赵清漪调笑道“那是你们近身丫鬟才需要这样,我不过是一个书童,我又不用侍寝,是吧”

        腊梅哪里见过这样的小流氓,脸不禁涨得通红。

        腊梅说“袁竞你要好好学学规矩”

        赵清漪说“好姐姐,不要这样嘛,我不过是指望着姐姐将来发达,能提携一二。”

        腊梅说“你要是敢在公子面前胡说八道,你就死定了。”

        赵清漪吐了吐舌头,然后蹦蹦跳跳走了,绝对没有大户人家的家丁的自觉。

        狎鹤亭前方,假山湖畔边,有几只闲鹤信步,亭中红衣男子正在作画,几笔写意,几笔细描,闲鹤风姿跃然纸上。

        吟雪、秋菊在侍,另有几个家仆和武士守在亭外。

        赵清漪过来时,红衣男子正专注描擵,吟雪眼神示意她乖乖站在一旁,不要乱说话。

        红衣男子又直起身沾墨,眼风也没有看她,淡淡道“住得习惯吗”

        赵清漪知道他是在问她,诚实地说“不习惯。”

        红衣男子终于抬眼打量了一下他,然后又径自落笔,一边问“哪不习惯”

        “公子容禀”赵清漪像是演新白娘子传奇一样唱道“长铗归来兮,食无鱼长铗归来乎,出无车长铗归来兮,无以为家食呀食无鱼,出呀出无车,饮无美酒醉,睡无美人妻”

        在场的丫鬟和仆人不禁全都一多汗,红衣男站直身,深呼吸一口气,放下笔,在旁边的一张案上的盆子里洗了手,接过吟雪送上的布巾净手。

        红衣男坐了下来,说“你还不算我府上的人。”

        赵清漪暗想谁想当你府上的人了,要是走得了,早走了。不是发现她屋子周围住的都是高手吗她是能打得过一个两个,但是动静一出来引来了红衣男,以她现在的轻功,她没有自信跑得掉。

        红衣男一抬手,便有一个仆人送上一份契书。

        赵清漪一看那契书的格式和内容,脸色十分精彩。

        红衣男接过秋菊奉的茶,呡了一口,说“签了,你就是我府里的人了,食有鱼、出有车,美酒美人也可以有。”

        赵清漪多想自己是那种低调隐忍的女主角,只不过她总还是一个满腹诡计小宇宙很能爆发的的人。

        赵清漪像李小龙一样踢飞托盘,像李小龙一样啊啊啊叫。当服务人员可以,卖身为奴那是不行的。

        在场的丫鬟、仆人无不变色,只红衣男只微微一怔,复又淡定。

        红衣男道“招惹了我的人,想脱身可没有这么容易,否则,不是人人都登鼻子上脸了”

        赵清漪说“你在害怕,害怕我将来比你强,骨子里是懦夫的你害怕世间出现真正的对手,所以现在就把我的脊梁打断。”

        “你觉得激将有用吗”

        “以你的武功,也接近宗师水准了,总要像个宗师吧。要打就打,整这些东西干什么你以为我会怕官府吗”

        红衣男子道“你觉得这样理由足以说服我吗”

        赵清漪说“我干嘛要说服你,我才不理你呢,我走了,不用送。”

        赵清漪走出亭子,就有四个武士围了上来,看他们一个个都十分精悍的样子,赵清漪不得不警惕。

        难道我堂堂造反女大王在上梁山之前还要有被官府强带卖身的屈辱,想想那些梁山好汉多有一段令人伤心的往事,俺也要有这一劫吗

        虽然说不把官府放在眼里,但是那还是太受污辱了。敌人已经向她进逼,她如何能没有亮剑精神

        赵清漪负手傲然地看着四个武士,他们雀跃欲试,而红衣男显然是要看戏。

        赵清漪伸手抱拳作礼,然后将袍裾塞在腰带里,一个大汉当先朝她肩头伸手抓来,来势又快又猛,赵清漪不避反进,脚已经后发先至踢中了他的中府穴。那大汉吃痛,抓来的力道自然消了。

        又一个大汉来抓她的腰,使用了摔跤手法,赵清漪脚使八卦衍花的轻功步法,他一抓成空。但是迎面又一人一掌朝她胸口摧来,她五指成爪朝对方抓去,爪劲击在他的一双铁砂掌上,赵清漪也是功力不到,手指吃痛,但是只能将忍,一脚又踢向对方腹部,缓了他的攻势,她又借力击向另一个朝她打来的人。

        指捏剑诀,以人为剑,击向他咽喉。

        红衣男端茶看戏,心中也不禁讶然,他在这个年纪,武功绝对没有这个小孩这么高。

        他想自己已经是百年奇才了,近年来未逢敌手,没有想到一个小孩在他手上过了十几招未败。

        赵清漪终于把四个二流高手全都打趴下,或者她已手下留情,若是真的决斗,他们已经完蛋了,他们明白这一点,不好再上来缠斗。

        赵清漪也是强撑才能站着,但是与四个二流高手同斗,就相当于和一个一流高手的决头,她的功力使用过度,丹田翻滚绞痛,胸口也似要炸开。

        她喉间一腥,吐出一口血来。

        红衣男道“你这又是何苦签了契也可做是缓兵权宜之计,你既不怕官府,将来还怕没有机会吗”

        赵清漪说“你用卖身契来试我,还让他们在此候着,不就是要我动手吗你已亮兵,我岂能不战”

        “呵呵,挺有意思。下去治伤吧。”

        赵清漪朝他拱手,道“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红衣男道“我想不到放你走的理由。”

        赵清漪说“不论我将来做什么,我不碰你陆家的人。”

        “你的伤没有良药可不容易好。”

        “”

        “你没有能力去取药了。”或者说偷药,她已经身无分文,只有靠偷才能得到珍贵的补气药材。

        赵清漪明白这是要她服软,但是她心头自有一股蛮劲,哪里就肯服输,目光冷冷与他相对,丝毫不做可怜哀求之色,转身就走。

        这时他倒不让人来拦她了,她蹒跚着步子出了院子,想到出府邸,看着陆家的外墙的一个角门,使劲向前走去。

        又一口血吐了出来,她要找地方调息,可是这是陆府。

        现在她付出了代价,可以走了,如果留下来,不知又要多付什么代价。她不能留在这里,她要去粤闽之地找找靖海侯,先部个局,让更应该为朝廷出力的赵彤和那些公主郡主都尝尝当棋子的滋味,谁让她们欺负她。

        她要造反,让赵氏跌落皇族之境,谁让赵氏皇族要踩她的尸骨;让那些大臣重新利益洗牌,谁让他们无能还要利用她来保利益。

        总之,不能留在这里。

        她摸到了那扇门,可是却再也没有力气打开了。

        陆煦看看榻上的少年,脸色苍白如纸,他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难搞的小孩,把自己给折腾成这样了。

        偷东西给偷到他的院子里来,吃什么胆子长得这么肥。

        吟雪喂她服下两颗疗伤良药雪参丸,重新让她躺下。

        陆煦这才搭上她的脉诊一诊她的内伤有多重。他先是用一根手指,然后手指、中指、拇指都按了上去。

        过了约有五分钟,他收回了手,对吟雪说“让秋菊好好看着她,你跟我回药房取药。”

        “是,公子。”

  https://www.65ws.com/a/102/102712/497393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