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 第二十五章 回国再见仇/人

第二十五章 回国再见仇/人

        赵清漪等一行人在腊月二十六日回到江海。

        赵清洋和家里的司机开车来接他们时,    见到大名鼎鼎的司徒老先生自然恭谨有加,    体现出自小的严格教养的素质。

        而江海司徒维的手下和义弟陈子豪也来接他们了,两家人道别,    司徒老先生先被簇拥着上了车,    而司徒维还看着赵清漪,    说改日上门拜访,    这才上车。

        赵清洋正兴奋着父亲与妹妹回来,没有察觉司徒维和赵清漪两人关系不同了。

        赵清漪和赵仁上了车后,    赵清洋说起这三个月的诸事。

        这都年底了,那几个学生也早一步回老家过年了。

        不安分的他们与赵清洋一起在赵家的公司工作过,又与江海的学生交流过,到12月眼见赵清漪还没有回来,今年也不能实现大搬迁了,他们就又回乡去发展“兴民社”的事业了。

        他们是绝对不会满足于六个人的组织的,    他们已经开过会,    要执行扩招计划,    因为他们所认识的人已有好几个学生有这种意向了。只不过自干五的实干兴邦事业总不能耽误学生的学习,毕竟知识也很重要,对于学生们加入兴民社可以干什么的事,    他们也开人讨论过。

        赵清洋还说“我们还是想听听你的意见。等有更多的外地学生是我们社员时,    我们也要有规划地活动的。”

        赵仁听儿子叽叽喳喳个不停,    叹道“清洋,我们才下船,这些事,    你可以明白再和漪漪说。”

        赵清漪从副驾座转过头来,讨好一笑“好的,爸爸我也是太高兴了。那么你们说说美国之行总可以吧。”

        “回家再说。”

        回到赵公馆,早已经放假在家,等得心焦的赵太太和赵清澜母女等在院子中,赵太太眼中有点湿意,而赵清澜却扑到赵仁身边撒着娇,又抱着赵清漪不放。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

        赵太太却说“快过年了,你不许说那个字。”

        一家人团聚其乐融融,他们从美国回来,自然也买了点小礼物给他们三人。赵清洋一支钢笔,赵太太一个胸针,而赵清澜得一个漂亮的发夹。这种礼物比较小件,易于携带。

        用过饭后,姐妹俩回房说话,而赵仁和赵太太也回房了。

        赵仁洗过澡后,赵太太细心照料他,给他捏了捏肩膀,心疼丈夫。

        赵仁又拉了她的手,与她说起司徒家要给司徒维聘娶赵清漪的事。

        赵太太吃了一惊“漪漪愿意吗她可不是什么会安心在家的人,他们家明不明白”

        赵仁说“人家处处周到,又是诚心求娶,与漪漪也算是志同道合,去了一趟美国,漪漪应当也愿意嫁他了。”

        赵太太说“这司徒家也是我们高攀了。”

        美洲侨界的领袖的孙子,自然是有影响力的,而赵家就是江海的一个富商家庭。

        赵仁想了想女儿那些本事,叹道“咱们漪漪就算是大学生也有所不及的。待人接物,又洋文又极好,模样也没得挑了,不会配不上人家的。”

        赵太太说“老爷这是王婆买瓜,自卖自夸。”

        赵仁又忽问赵太太从小教导赵清漪些什么,赵太太说“老爷干嘛这么问女儿除了从小读书之外,当然大家女子的理家算账和针线就是学过一些的。”

        赵仁觉得女儿的能耐都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子,但他又不是无知愚民,偏要相信怪力乱神的东西为难自己的女儿。赵仁生意繁忙,家庭教养女儿的任务在赵太太身上,而她从小就念书,念到高二也念了十几年了,能考全科满分,懂一些文史数理化生又有点儿道理。

        翌日,赵清漪、赵太太、赵清澜三人赶着买些年货,赵清漪过年前也没有事做,就买了些布回家,准备再给家人做身新衣。到了明年,不但自己更加忙碌,也许婚期也是定在明年,按照传统的观念认识,出嫁人是别人家的人。就算司徒家不介意她常年和娘家人一起,已婚未婚总是不同。

        自从穿来后,她都忙着规划大事,却没有好好孝敬父母,关爱兄长妹妹。原主是一个极其重视家人的人,她来承担这个角色,做尽的人事还是要尽的。现在她与原主共情,沉于角色,也是真心爱家人的。

        第三天她正在画图,赵清澜托着腮,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期待地看着她。她画了两稿设计图,给了赵清澜挑选。

        赵清澜这妮子仗着自己受宠,左右为难,眨眨眼睛,说“大孩子才要做选择,大人全要,我过年就十六岁了。姐姐要是能做,就都做让我见识一下。”

        赵清漪刮了刮她的鼻子,说“贪心的妮子离过年还有几天呢给你做两套,我怎么给父亲、母亲、哥哥做”

        赵清澜说“那留一个稿子到明年做。”

        赵清漪心想这是真把她当专业裁缝了

        两人正说着,赵清洋兴冲冲敲门进来,说司徒家的人登门来了。

        赵清漪不为所动,说“他们来了就来了呗。”

        赵清洋奇道“你不下楼陪陪客人”

        赵清漪也在犹豫做一个传统的不不过问商谈婚事的过程的大家闺秀,还是当一个连抢压塞相公都敢做的女大王。

        却被赵清漪拉着下去了,寒暄过后,司徒维却说“漪漪,咱们去附近逛一逛吧。”

        赵清澜说“好呀,我们出去玩玩”

        赵太太好气又好笑,说“清澜,你陪一陪妈,好不好”

        赵清澜收到赵太太的眼神,虽然不解,却也只好同意。赵清洋又被赵仁叫住了,赵清漪才和司徒维出门走走。

        等到他们出了门后,陪客当中的赵清洋才知,司徒老先生这次来除了拜访,还是来议亲的。

        议亲时如果有长辈做主,本人也同意这门亲的,当然可以不在场,特别是女孩子。

        赵清洋作为晚辈,不好出声打断,只觉妹妹要订婚了,他们的事业怎么办

        赵清澜也舍不得姐姐这么早嫁人,整个人蒙圈当中。

        赵清漪和司徒维出了赵公馆,缓缓步行,这一带在租界内,都是西洋别墅区域。

        过不一会儿,司徒维牵着她的手,说“昨天你都干什么了”

        “我陪母亲和妹妹,你呢”

        司徒维轻叹道“我嘛,一整天都在想你。”

        赵清漪轻笑一声,司徒维说“我以为你也一样想我的,你不想我吗”

        “不想。”她对上清的想念是绵绵细流,因为她早习惯聚散,散时也要珍惜生活,可是这股细流却是没有绝。

        司徒维说“我想你也会像我想你一样想我,像我爱你一样爱我。如果得不到意中人的爱,我会觉得很遗憾。”

        赵清漪说“果然是美洲长大的,这些话说起来一点都不会有障碍。”

        他说“发自真心,会有什么障碍”

        赵清漪心道以前的他可是内敛多了。

        但是他说来的情话,听着平淡,却是让人落泪。

        我不想你这样还我因果,因为我想你多陪我几千年。

        你去哪,我陪你去哪。

        赵清漪说“谁知道真不真心呢。”

        司徒维说“难道要我剖心给你看吗”

        赵清漪眼珠子一转,说“剖心是不需要,要不,你把胸口的纹身给我看看。”

        赵清漪一时不觉得其实这样的话有点出格,因为大家闺秀再会交际也没有主动要看男人的身体的。

        司徒维心头火热,却又被这话撩到了,情不自禁一把抱住她。

        两人面对面,眼对眼,赵清漪一脸“你想干什么”的表情,却是没有说话,也没有挣开他。

        司徒维说“那也不是纹身,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长出来,我看过医生,我没有病,大约它就像旧金山的魔鬼地带一样神秘。我去了一趟热河,忽然想你,想着在战火纷飞的年代有你陪我就好了。就是那时候,它就长出来了。”

        赵清漪故意说“有这么奇怪的事吗会不会是你想别的姑娘的时候长的或者,这是美国追女孩子的方式。”

        “我发誓我说的话句句属实。我没有想过别的姑娘。我十八岁就回国来了,后来又发生那么多事,没有姑娘与我谈恋爱。”

        赵清漪套出话来,却说“你说的话我只信一半,以后我问陈子豪去,他老实。”

        司徒维说“我会爱你一辈子,不会骗你。你答应了我,我真的很开心,觉得从前那二十几年都白过了一样。”

        赵清漪推开了他,笑着说“谁说我答应你了我没有答应。”

        说着,转身跑了,司徒维忙追了上去,不过跑了五十来米,他仗着男子的天生爆发力强,追上了她,她倒也没有使功夫来对付他。

        他一把抱搂着她,说“你答不答应你不答应我就不放开你。”

        赵清漪说“我会喊警察的。”

        司徒维笑道“这事警察管不了,只要你能答应我,坐几年牢有什么关系”

        赵清漪说“这是黑社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司徒维也明白黑社会是什么意思,应当是英文“underord    ciety”的意思,不过说起这个词来也有    “下流社会”的意思,但是他却是不觉得身在洪门的祖父一生心系祖国有什么“下流”的。

        司徒维只当她到底介绍他是帮派中人,他说“如果你不喜欢我将来在帮派里做事,我可以和你一起做事。”

        赵清漪眼睫一动,说“现在哪里能不干,等国家稳定富强了帮派就不是主流了。”

        两人正亲昵说话,却忽然感觉两股视线,赵清漪看过去,发现了一男一女,女子正扶着男子的胳膊。

        这样亲昵一起外出的男女在三十年代的江海并不少见,但是让赵清漪讶然的是那个女子正是钟露,而男子那张原主恶梦的脸,那张让原主恨到咬牙切齿的脸,赫然就是未来的大汉奸汪谨。

        钟露离开江海中学,花了数千大洋托关系去某女子中学读书。钟露初恋受伤,在江海中学颜面扫地,又不能实现嫁入周家当富贵少奶奶的梦,伤心过后,怀着对赵清漪的仇恨重新打起精神。

        她誓要嫁得豪门,要将赵清漪踩在脚下,让她身败名裂、人尽可夫,方消她这两年隐忍与她当朋友的委屈和涉及周晟的不共戴天之仇。

        经母亲的友人介绍认识了11月金陵来的汪谨,汪家是商人,却是果府某个高层的同宗侄儿。汪家现在可能没有周家这么有钱和源自前朝大官宦家族的底蕴,但是他们家的关系和潜力绝对不是普通人能达到的。

        作者有话要说  呃,可能大家觉得女主对钟露还不够狠,但是有穿越的优势,不存敬畏之心,变成夏樱雪那样的女人也是没有好结果的。

        有底线,遇强则强,不失人性,才是精神上的强者吧。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周知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https://www.65ws.com/a/102/102712/497393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