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 490.第七十九章 拜师

490.第七十九章 拜师

        袁竞忍着恼火,  说:“你要是不拜我的师父为师,  就继续住山里好了。”

        赵清漪这又收敛了流氓表情,  心想大丈能屈能伸,拜师也没有什么了不得的,要乐观的看问题。于是她再对门规讨价还价了一下,袁竞没有说可以,  也没有说不可,她就当他是同意了,  叫着马上拜师。

        袁竞这就吩咐初九去准备香案,  而赵清漪则被女弟子们带去沐浴更衣,  换上了他们的送来的女装。魏晋风流的白色真丝锦纱绫罗裁制的衣裳,  层层叠叠,  包括里衣足有八层,好在她是连太子妃册封那种繁复的礼服都能熬过来的人。

        袁竞介绍:“我袁家世代隐居,  自有几样家学,  玄镜真人和我父是至交好友,少时就收我为徒,  他倒是有个门派,名叫玄贞派,  外人知道的不多。孙神医也是我父的好友,  他除了我之外还有几个师兄也已经去逝了,有些个徒子徒孙,  那空性但是其中之一。”

        赵清漪原来还不知道他是谁,  听到这里福至心灵,  啊一声说:“原来你就是那个空性的师叔!”

        袁竞笑而不语。

        赵清漪在袁竞的引导下进了祠堂,对着袁家的列祖列宗要大礼参拜上香,然后对玄镜真人、孙神医的画像牌位也要大礼参拜。

        一切拜师大礼完成后,赵清漪也深谙古人礼节,长幼有序,对着袁竞作揖:“师兄!”

        袁竞看这猴子终于乖乖拜伏,心中稍爽,回以一礼:“师妹!”

        袁竞带着她出了祠堂,初九带着跟随来的“乾”“坤”两部的少年少女拜倒道:“参见师叔!”

        “都起来吧!以后大家一起玩吧!”

        “多谢师叔!”

        众徒平身后,初九上来和袁竞说已经摆了酒宴,今日大喜要庆祝一下的。

        赵清漪虽然心急离开,但是现在开口,吃相太难看了点,于是耐着性子暂时绝口不提下山的事。

        于是,大家高高兴兴的吃宴,那些少年少女还在宴上鼓琴吹箫,奏那一首《天地孤影任我行》。赵清漪看老袁面上甚悦,于是频频朝他敬酒,拜师都拜了,如果只求一个下山又有点亏了,以后江湖有人好混日子,等她完成任务,正可以到处玩玩。

        初九看着自家主上,心想:主上,我可只能帮你到这么多了,这关系不会搞僵,那事你得自己和师叔提呀。

        九二提议道:“师叔,今日大喜,你给主上鼓一曲吧。”

        喜庆日子,携友去唱KTV呀,行呀,来点摇滚,这个可能他们接受不了,琴箫也奏不出那效果来。

        她取了一把柳叶琴,转轴拨弦三两声,然后唱了一曲《倩女幽魂》,众少年少女觉得此曲更是新奇,不禁跟着哼起来,或者比划着此曲的演奏指法,显然对于自己装逼的职业还是很敬业的。

        奏唱了一曲后,看着他们喜欢,喝了几杯他们敬来的酒,于是又唱了一曲《一代女皇》。

        纵横天下二十年

        世功名利任凭添

        两面评价在人间

        女中豪杰武则天~~

        袁竞听了这一曲,不禁想:难道她一心要帮那倒霉太子,还想要学武曌君临天下不成?这野心也太大了。倒霉太子没希望了,她自然就来跟他在一起了,但是看她的架式是绝不会甘心的。这如何是好?

        如果他去坏了她的事,她一定跟他翻脸,但是不坏她事,难道就由着她?

        袁竞此时根本就瞧不出她这样有变化的面相,但想登基九五不是有武功就行的,心中又安心一点。

        如此耽搁了一天,终于在第二天时,赵清漪被允许下山了。她换好了男装,跟着袁竞和四个弟子从布满瘴气和陷阱的树林小道出去。

        一直走了一个时辰,才出了那条弯弯绕绕的山林小道,然后就有接应的人抬了轿子来接了。赵清漪觉得这个装逼的门派当真是深不可测,他们再走了一个时辰到了官道上,又有人接应,两人改乘了一架马车,驶往长安。

        到了傍晚,抵达长安城外的一座道观借宿,里头招待也十分周到。

        晚饭时分,赵清漪才和袁竞说:“师兄,你送我到这里就好了,你回去忙吧。”

        袁竞说:“我在山里也不过是独自练功,师妹既然决心西行办差,我陪你走一趟也无碍。”

        赵清漪暗想:我有碍呀,我是要低调低调,你这样是万众瞩目呀!

        赵清漪微笑道:“朝廷俗事岂能扰了师兄清修?”

        袁竞听到“清修”二字脸不禁一僵,顿了顿说:“师妹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会?空性是和尚,我不是和尚,我师父是道士,我不是道士。”

        赵清漪道:“这样呀。”

        “所以,我不用清修,除了练功之外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才练功的,师妹有事,我陪着师妹……是无碍的。”

        赵清漪叹道:“师兄,我此行事关重大,不但关乎太子的命,我赵氏一族的前程性命,还有这天下的安宁。我知师兄虽不是道士,但无意扰乱天数,可我干的事却是扰乱天数的。别人不明白一切,师兄是明白的,天下虽然有兴有亡,但是能教百姓少受些苦,多一些公道也是好的。”

        袁竞道:“我派也并非不能出山,不然我祖父和孙神医也不会决定出手救了周世宗了。你也无须担心我,我并不是一般术士,五行缺一在我是做不得准的,是那些低级邪术者的命数。我祖上‘风鉴’断吉凶,不也好好的吗?”

        赵清漪倒也明白这些,就说史上最牛逼的术士其实都好好的,徐福、袁天罡、李淳风、刘伯温也没有见五行缺一。

        不过袁竞还是有难言之隐,他祖上是好好的,但是嫡支传到了他身上,他却是一个孤星命。在遇上赵清漪这种极其强悍并功德深厚的女人时,他觉得自己的“无后”“克妻”命可以改改。

        所以,他想抢老婆的原因除了郭旺财的倒霉命数之外,是他也无法娶上别的女人,幸好她是他极欢喜的女子。

        从前,因为这方面没指望,可不就得清修三十年,有人有钱有权就是没有可掏钱筹谋的地方。

        赵清漪看他坚持,于是商量:“你想跟我一起干,我能不能提个意见?”

        “你说。”

        “可不可以低调一点,不弹琴吹箫告诉别人,咱们去西北?”

        袁竞接受了赵清漪的意见,把那些弟子和门徒打发了,在长安城里换了装束,跟着师妹轻装简从出发。

        再赶了五天路,两人终于到了夏州。

  https://www.65ws.com/a/102/102712/437377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