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 342.第八十六章 回国的轰动

342.第八十六章 回国的轰动

        此为防盗章  “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吗?给我一个吻。”

        赵清漪不禁笑道:“吻你万千。”

        “收到。”萧扬陶醉了一下,  “我也要吻你。”

        “又想耍流氓?”

        “给我亲一下嘛,  别低头。”他想像她正在身边,  想像她低头的样子。

        “流氓。”

        两人又说了现在各自的情况,听萧扬说他爸爸妈妈想要见她,  赵清漪不禁目瞪口呆。

        “咱们也刚开始,  我又半年得在这边的……”

        萧扬说:“先见,  总要走这么一步,  有什么矛盾我们就慢慢解决,给解决问题留下时间。”

        赵清漪发现其实他也是很理智的男人,这也足以说明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两人之间的现实差距。

        “要不进行头脑风暴,  关于解决地域习惯差距、门第差距、三观差距、经济差距的Plan  A和Plan  B。”

        “我OK呀!你行不行呀?”

        “要不行,  我找只好找个比你有钱的老头子。听说老男人会疼人些。”

        “不至于吧?”

        “脑子没有用处,美色总有用的。”

        “你也可以不用对我用脑子,可以对我用美色的!漪漪,我不介意自己被这种低级趣味所污辱。你尽情地污辱我吧!”

        萧扬挂了电话后,  仍然心如猫挠,  无奈地独自在大床上打了几个滚,  然后哀声叹气。

        想他萧扬,  从前好歹也在圈子里也被人喊一声萧少,年纪轻轻就回国自己创业,  已经在京城小有名气,为什么栽到在一个小妮子手上。

        ……

        正月里她也一心扑在赵清河的学习上,  没有走亲戚,  本来亲戚也不多,  赵莲花一家又是那样的关系。

        很快到正月初八,高中就开学了。她去学校实习任教,吴校长还亲切地接待了她,陈老校长也在学校里走。

        开学典礼上,吴校长还请她给师弟师妹们讲话鼓励。吴校长向全体学生光荣地介绍了她在京城大学那种全国最顶尖的人才的学府,连续三年半(还有半年没有考)总分第一的光辉战绩。

        这让这些后辈也只有献膝盖了。

        “亲爱的师弟师妹们:你们好!首先我很感谢陈校、吴校和各位师长领导对我的帮助和厚爱,让我有这个机会回到母校。我简单地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的成长感受,一句话:世界很美好,世道很残酷。二十一世纪,什么最贵?人才?尊严?不,活着最贵……”

        赵清漪说的很残酷现实,将自己上大学后的经历和所见所闻说来,下头学生们的心情很沉重。

        “在你厌恶分数的魔咒时,沉迷于素质教育减负的安/乐死毒/药时,你有没有想过,那些比你们聪明家世好、一生下来就有父母早备好教育基金、创业基金、结婚基金、育儿基金、养老基金的人都在比你更努力地得到最高的分数。分数是不代表一切,当然你可以一人单挑一颗星球、有三家上市公司等你回家继承、可以有一个当大官的爸爸、你拥有天使般的容貌和魔鬼般的身材、拥有一副能洗涤人灵魂的嗓音、你拥有韦小宝一样的洪福和机灵……”

        满场大笑,但笑过后更多的是深思,高中了,告别中二。

        校园来了一个京城大学的学霸学姐当实习老师,免费给高三学生补习,这事儿很快许多高三学生的家长都知道了。

        许多高三学生的家长往学校跑,见一见,说说话,又让她看看他们的孩子。赵清漪的办公室里像算命摊子一样热闹。她可不想老师们心里有疙瘩,于是都良言相劝,谦卑说尽好话。

        还有送礼的,或者想出钱请她当家教的,这些她也一一回绝。

        她再贪钱也不会这个时候收。

        她每天晚上开课补习,她多年来也是有一套整理的资料和进步的,当然,针对的是那种不上不下的学生。她趣味性的讲课区别于传统课程,不会让不学生相睡觉。补习的学生们在语文和英语两门功课上都略有了进益。

        而高二的学生们知道了赵清漪对亲弟弟的“魔鬼打造”,并且学姐这样的人都还要再苦学法语给弟弟以身作则,有不少同学有所感触,加入其中。

        赵清漪得到也有学生完成不了“吃纸”,怕弄出事端来,也借课间操时间警告同学们不要盲目模仿,身体为重,吃饭也要小心别咽岔道。

        不过因为“魔鬼打造”每天都有进度的,她的每天一套内容量也从手写小抄被高二年段拿去影印分发给学生。不少学生主动加入队伍。也有一些学习不怎么好的男生开始苦练体育。

        整个县重点都有一种遍地苦行僧的氛围,这让家长老师又是心疼又是欣慰。

        过了两个月,全市的期中考时,那些坚持下来的学生成绩都有所提高,县重点高三成绩在全市的排名也上升了一位。这十分难得,赵清漪不觉得是自己的功劳,大约是有人进步了,但也有运气成份。

        赵清漪比较高兴的是赵清河的全县排名上升了,他这一回英语考了85分,语文考了102分,十分难得。他现在的文化课上体育是足够了,体能上还要保持下去,而篮球的技能已经打遍全校无敌手。

        ……

        五月一日,上午。

        因为昨晚结婚,王冬明喝了太多的酒,今天一时醒不过来。新娘柳依依和王冬明交往了一年,他对她出手还算大方,但是柳依依也听说过丈夫早年曾想娶那个赵清漪。柳依依倒是对此不想计较,毕竟她要的是安稳的生活,不会缺钱花,他能照拂娘家。王冬明现在的家底不下于百万,村里人人都说她嫁进这样的人家是有福享的。

        她可不会学那个赵清漪眼光这么高,又清高。

        王冬明醒了过来,睁开眼,入目的是装饰着红纱的新房,还有穿着大红睡衣的女人。

        王冬明呆了好久,眼睛才逐渐清明,看着柳依依目光复杂。

        “冬明,我们好起床了。”

        “我们……结婚了?”

        柳依依笑道:“冬明,你糊涂了吧,怎么这么问?”

        王冬明猛得从床上翻身起来下地,急躁地走来走去,又懊恼地拂了拂头,长吁短叹。

        王冬明他想起来了,或者说他重生了。赵清漪因为恋人抛弃,家乡所有人对她嘲笑、指责、污言相加,成为了现代潘金莲。并且她日日受他的侵犯和殴打,一天她寻机逃出王家,神情恍惚在县城出了车祸死亡。

        王冬明没有想过她死,只想得到自己应得的,她的死反而刺激得人财两空的他更加疯狂。之后他对赵建华一家三口恶言恶语,让他们陷于人言之中,赵建华夫妻受接连刺激,一激动喝农药自杀了。

        赵清河父母姐姐都死了这才知道害怕,因为从前的“好姐夫”翻脸无情,也想起姐姐痛苦的眼神,还有她被他殴打得鼻青脸肿的事。在世上的亲人都死光了,他想起了小时候,姐姐像老母鸡一样护着他,而他当时骂了亲姐姐“烂/婊/子”。

        这几年的生活,像梦一样,跟着好姐夫有吃有喝,其实都是空的。如果没有这个所谓姐夫,他们一家人都好好的。

        赵清河想去打王冬明一顿,王冬明却失手用水果刀捅死了赵清河。杀了人,公安当然要找来,除了赵清河的事之外,他殴打赵清漪的事也捅出来,街坊到底都知道。

        那时才发现,他和赵清漪还没有领结婚证,就算是领了也是家暴,也是犯罪。他对于赵家一家四口的死都有责任,特别是杀死赵清河,被判了枪决。

        王冬明觉得自己太冤了一点,本来就是赵清漪不守妇道,他成了镇上的绿帽大王,他有什么错?

        被枪决的时候,他带着深深的不甘。

        王冬明没有想到自己会没有死,反而回到这个时候,现在本来应该是他去京城看她,发现她在京城有人的事,他强制将人带回来。

        怎么他脑海中的东西都不一样呢?

        他没有订下赵清漪,没有得到她?王冬明想起赵清漪的美貌风姿,不是柳依依可比的。

        她要逃脱他的掌握?怎么可以?

        赵清漪是他的,他为她做了这么多,她怎么可以背叛他?

        ……

        五一放假回了家,赵清漪也没有放松赵清河。但是五月一日上午十点来钟,萧扬却打电话来,让她去镇口接他,的车司机找不到路。

        赵清漪不禁傻了,他来这里干什么?

        所以去了镇路口,看到他和司机站在一车的士车旁时,她是崩溃的。

        但是萧扬却给了她一个结实的拥抱。

        “我太不容易了,五一别人有七天假,我只有四天。你得好好对我安慰我宠爱我陪伴我……”

        赵清漪挣开他的怀抱,说:“你来之前干嘛不说?”

        “惊喜呀!”

        “是惊吓啦!我让我怎么在这里安排你这么一个大活人!”

        “没事,夏天嘛,有个席子打地铺都行。”

        “不是,我家里不知道……”

        “哦,我现在还只是‘外头的野男人’呀?”

        本来在回赵家这一点路上,赵清漪都在想怎么解释,但是回到家时,才发现刺激更大。

        陈铭老校长是一位令人尊敬的教育家,陈师母也是做了一辈子教育的长者,他们都是世事洞明的长者。

        几年后,这对退休夫妻却因为报团去旅行出了空难。

        【触发副支线任务:阻止四年后陈校长夫妻的意外死亡,奖励积分100点,失败扣除200点。】

        她不禁骂了一句:靠!

        四年之后的事,现在发布,那时还记不记得呀,哎,做人要讲良心,努力记住。

        她买了点时下的保健品前往陈校长家拜访,两老正在家里,他们家也是当初单位分的房子。儿女不是在市里就是在省里,只他们觉得老家的空气好、人情熟,适合长居,还住在这里。

        “是漪漪呀!真没有想到呀!我听说你考上京城大学了,真是恭喜了!”进了客厅,陈校长见有学生来看她显然是很惊喜的。

        这样的县城,几年都未必有人能考上京城大学,这也是县教育体系的一项政绩,只是这时候教育局的局长却刚好出事了,换了新局长来。

        这个体系的人员也不禁对此可以称为政绩的事有些疏忽了,没有大肆庆祝。

        而这些道道,小老百姓家出身的普通学生赵清漪原来是不知道的。

        “还不是当年校长没有放弃我,我才有今天!我今天来的冒昧……”

        陈师母笑道:“你这孩子,说什么冒昧,你能来看我们,我们高兴来不及呢!哎哟,还提什么东西。”

        赵清漪略表现了些乡下出身的农家少女的腼腆,说:“不值当什么的,师母您别笑话……”

        陈校长和她聊起本届高考和大学录取率来,她成绩真的很好,在省里文科排名第九。

        这个时代还是先报再考的,她就是直接报考了京城大学,本省录取名额为3个,她算是拼到了,刚好合到。

        陈校长还感慨有八年没有本县的毕业生考上京城大学了,她很了不起。

        三人再聊一会儿,她才犹豫再犹豫后,向两老询问有没有暑假工介绍,以前在学校时暑假是偶有暑期工介绍的。

        聊着聊着,她又眼泪掉了下来,陈师母看了就有些心软。

        一深入聊,她控制不住将家里还想她和王冬明订婚的事说了,又介绍王冬明是个什么人,怎么介绍认识,还有订婚后就有钱上学了,大家都希望她接受。

        她一边说一边哭:“我只想上完学,我不喜欢他,我不会嫁给他……我自己赚钱……”

        两位教育家听到在县状元身上居然还出现这样的事,不禁也要骂句“荒唐透顶!”

        陈师母更是抱着赵清漪,她终于有一个透气的窗口,就伏在陈师母怀里泪流不止,这时倒真不是全靠演技,原主的感情像是宣泄一样,而她也同感。

        “好孩子,不怕。”

        赵清漪说:“陈师母,其实我不会要他的钱,我就算讨饭也要走到京城去,我不担心现在没有钱。而是我爸要是一糊涂听了我姑的,口头答应什么,又忍不住受了人家什么好处,别人也一定会以为我也受了他的好处,我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乡下地方人言可畏。”

        陈师母拍着沙发说:“没有这个理!都什么年代了,哪有这样卖女儿的,就算卖,你姑又没有资格得好处!”

        陈校长想了想,忽道:“你看,这下午呀,要不我们一起去妇联跑一趟,那朱主任与我们倒是熟悉的,其实也是你早几十年的师姐。约个时间,妇联再下访宣传教育一下‘婚姻自主’的问题。就算别人花了那人再多钱,于你的婚姻没有半点关系。妇联到镇里、村里这么一走,虽然说这事你们家脸上一时不好看,但也就人人都知道你和那人没有关系,釜底抽薪。今后就算你爸你姑欠了人情,也赖不到你的婚事上。”

        这种事就像是天花一样,没有得过天花的人染上了那是九死一生,但是提前种痘,一时难受,但之后对此就免疫了。

        赵清漪正中下怀,这跟不要脸的人斗,就得堪破虚名,虽然得罪了人,但他们还能杀人不成?

        ……

        于是,在第二天上午,首先是镇政府就迎来了县妇联办的朱主任、陈校长、陈师母,镇政府的官员还要亲自陪同,赵清漪也出去了。

        谈了半天关于乡下妇女保护,思想解放的事,而赵清漪的一出糗事弄到镇上领导们也知。

        这事又到行政村的主任和书记,这就等于彻底打了预防针,赵清漪以后和王冬明是彻底撇清。

        镇上也表示要重视和尊重大学生,又出现叫了赵家、张家和王家人,妇联给现场普及了一下《婚姻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王冬明一家的脸黑得不能再脸,但在领导面前却还坚持住。

        王冬明脾气上来也说:“我又不是娶不到老婆了,只有她是女人吗?就一句玩笑,也值得弄成这样。”

        朱主任笑道:“正是这个理,小伙子年轻有为,何患无妻?总要找个情投意合的。”

        赵建华心中也有火,但是稍一冷静,看闺女居然能引动老校长、县妇联、镇政府、村委出面调解,这是有点本事的。

        此事过了,赵清漪对各位领导千恩万谢,言语不足以表达她的感激心情。

        她对陈校长和陈师母更是视若亲人,赵清漪决定,无论如何,也要记得救下他们。

        之后,开学前两个月,虽然父亲还有气,却也没有再做别想。

        而她两个月都在县城打工,陈师母认识一个退休教师办学习班的。

        通一通人情,她就去几个课外学习班兼职,有县状元的身份,家长们还很是客气。

        为了省钱,一个退休老师开办辅导班的地方,还有一间杂物房空着,那退休老师愿免费给她借住。

        反正是混个暑假工,她也不买床,只擦干净地板,带着上高中时用过的铺盖就在那住了。那退休老师见她如此,更是怜惜几分,就将家中不用的旧床搬来给她。

        补习班并非天天上课,所以她空的时间还经人介绍做家庭辅导。

        最初时是去给四个县城的初二学生做课业辅导,一小时每人3块就有12块,在这个时代是不少了。

        这些县城的有钱人家长听陈校长说是县里的高考状元,很愿意请她。每星期二、四、六下午她没有课时去其中一个学生的家里辅导三小时。

        她的学生又介绍了两个高一学生过来,高中难度两个学生也要收一小时10块,时间在一、三、五的晚上,这样她的收入又提高了。

        所以,她共打了三份工。

        退休老师的辅导班两个班的作文课程,一个月工资800块,后来因为有学生慕着“县高考状元”的噱头而来,增加了学生。

        那退休老师也有想帮她的心,学生教上来的钱倒是他自己保本就好,给了她月薪1000块。

        而外头的两个小家教班一个月也有不少了。

        要说赵清漪本尊在大学时代,因为上的是重点,那也是混迹家教市场的老油条,这个原主在勤奋和悟性上还高她一分,这些工作都得心应手。

        过了一个月,她带了大小四个班,上课都小有名气了,实现共赢,这让帮助她的好人们心中十分欣慰。

        ……

        这天带着几个兄弟去见了城建局的领导,请吃了饭,强塞了/红包,工程上的事也差不多定下来了。

        王冬明自从得舅舅们提拔也是很学了些眼色,这些套路都心底明白。

        张峰说晚上唱个歌再回去,这年头县城里还是有卡拉OK了,王冬明也是很喜欢的。

        但现在王冬明也是有心事,那一次拒婚如此明晃晃地被打脸。现在村镇上有许多人知道他看上那丫头,可偏偏弄不到手。那丫头漂亮,在她十三岁时他就觉得她与别人不同,不过那时候是不敢想的。

        但是后来改嫁的外婆去逝,他妈带着他去奔丧就认识了那些好命出息的舅舅们。有舅舅们介绍关系,他自己又是水泥匠出身懂些门道,他开始发财了。他整个人也膨胀起来,妈叫他结婚,他一心想娶上漂亮的老婆。

        赵清漪不但漂亮,而且聪明,这是考上京城大学。有这样一个老婆,那是多么风光的事,若对着那些普通的女人他是没有什么兴致。

        可那臭丫头就这么清高,因为要上大学了,就看不起人。

        李俊华说:“冬明哥,其实我也觉得你和那个姓赵的丫头是一对儿,只不过,我觉得让她姑姑做媒不太对头。像我姨妈家,她家和小姑子家关系可差了。”

  https://www.65ws.com/a/102/102712/337524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