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 > 60.第13—15章

60.第13—15章

        上清说:“你倒是矛盾地活着。”

        “阴阳不矛盾吗?我心中的有相和无相就是我心中的一方面的阴与阳呀。”

        上清说:“我近年打算再开课讲道,便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圣人又要为苍生讲《黄庭经》吗?”

        上清点了点头:“一部《黄庭经》尽得修行玄妙了。”

        清漪点了点头,  对于洪荒世界来说,  《黄庭经》确然玄妙无比。

        她也是当过教授的人,也是当过学生的,于是她就谈起去“教授”这种行为的解析。

        不仅要注重讲,  还要重注学生的差异性的领悟,  还有他们脚根给他们带来的局限和不便,  协助他们克服修行中这类问题。

        “至于法力,  有些脚根的弟子是力量型的,有些是轻巧型的,  他们肯定不能学同一种功夫,这个可以因材施教。说到这个教育呀,像上回我听你讲经都是你一个人,不,一个大仙在讲课,  但是没有学生反馈,  这不行。应该讲到一定阶段师生互动嘛,你知道学生的疑难点,应该对学生做一做启发,  促进他们的领悟,  甚至顿悟。并不是所有的修士都有我的悟性的。我能领悟你的十分之一,  别人可能百分之一都没有,  你点拨一下,  他们可能就能达到百分之一了。弟子们学得更好,  教派也就更加兴盛了。”

        “因材施教,师生互动……”前者他倒是深有感悟,英雄所见略同,但是后者他难免抗拒。他堂堂上清圣人,还要拉下身段搞什么互动?

        清漪看着他的老神仙模样,就想起现代处在教育改革风口浪尖的顽固旧式老教师,他们非常敬业,非常热爱自己的工作,就是对于太活泼的课堂教学是抗拒的。这其中有“教师中心论”和“学生中心论”的对立,尊师重道,其实让熊孩子自我到飞上天,那也未必就好。

        清漪说:“我是说在关键时刻点化。你只有了解他们,才能点化他们,他们不反馈,你又怎么了解呢?”

        上清沉默下来,闭上了眼睛。

        清漪:……

        现在是什么情况?扔下客人,自己就这样入定了?

        清漪又想:上回他真身神不知鬼不觉地遁了,留下个幻术分/身应付她。这回是他聊完了,就像孙悟空一样遁走了,留下个假身。

        真是的,当她是妖精吗?好吧,她确实是妖族。

        清漪摸了摸下巴,看着这白胡子老神仙的样子,她伸出爪子一把抓住,扯了扯。

        还挺结实的,这仙法变脸果然是比武侠世界的异容术要强多了。

        这下巴上没有粘胶吧,这人皮面俱有多强大?这白发头套会不会闷?

        清漪就研究着老神仙头。

        清漪捧着他的头,喃喃:“质量这么好……对呀,幻术本来就是假的,还需要再易容吗?”

        清漪又坐正身子,看了看这还没有消失的幻术,暗想:召我来论道,走也不打声招呼,对得起两人共闯九幽的革命友谊吗?对起得两人共同的“草根革命”的价值观吗?

        清漪起身要走,想想这虽然是他的幻影,好歹长一样。忽变出好几朵的大红花,她上去摘了他的玉冠簪子,然后将花一朵朵往上插。

        清漪看着自己的杰作,甚是得意,又捏个指诀一道法光化出一身娘气的红袍,披在了他身上。

        “就将你送给上清圣人了,告诉他,下回走时打声招呼。走啦!”

        说着,化为一道白虹飞上天空,在青天下显身召唤歇在昆仑的金角麒麟兽,麒麟兽欢快地蹦跶腾云飞上去与主子会合。一主一坐骑就悠悠驾云离开了昆仑山。

        三年后,上清才醒来,发现自己这一身打扮,施法回看因果,不禁气得胸膛气伏。他之前突然入定是因为有顿悟灵感,这就像是艺术家的灵感一样,为了抓住灵感就必须快一点将之做出来。

        他相信她不会害他,况且她真起歹心要害她,只会反噬自己,这才宽心禅定悟道了,没想到她确实不会害他,可没有想到她敢如此冒犯。

        ……

        清漪看着清涟欲言又止的样子,也是先当不知的。玄青成婚三年多了,只有洪荒各处传说玄青太子和银玥娘娘夫妻恩爱,琴瑟和谐,并没有派人来大荒山提亲。

        清涟却对玄青思念成疾,而修为却难有寸进。

        清涟却又拉不下脸来前往天庭问个明白,况且两族通婚,还是需要家长出面的。她要出嫁总也要比银玥更豪华的婚车和送亲队伍吧,这些总不能她自己出面准备和排演吧?

        “你和玄青太子定情了?”

        清涟五味陈杂,患得患失,即幸福又痛苦。

        “姐姐,你一定要为我做主……”

        清漪道:“妹妹,你会不会是练功走火入魔了?玄青太子怎么可能和你定情,他和银玥太子妃夫妻恩爱,怎么另外又来招惹你呀?”

        清涟不愤地说:“太子喜欢的是我,但他不得不履行婚约,太子是先和我好的。”

        清漪还是一脸不信的样子,摇着头说:“这种话不能乱说的。虽然我们是创世母神一族,但是龙族如今正当兴盛,你我姐妹也要考虑大荒山的前程和安全。这空口白牙的,龙族以为我们攀附,那不是把母神的余威都丢尽了吗?”

        清涟听了不禁泪如雨下,说:“姐姐,我不是空口白牙胡说……我……我怀着太子的孩子。”

        清漪一脸讶异,瞪大眼睛,只不过毁了容的样子做出这种表情不但丑,而且滑稽。

        “你说什么?你怀上蛋/蛋了?你……你让那条龙碰了你尾巴?”

        清涟啜泣了一声,点了点头,说:“三年多了。”

        清漪也哇哇大叫,又如现代那种恨铁不成钢的长辈,拍着她的肩,哭道:“你这孩子,我以为你懂事了,我怎么对得起母神和父亲呀!这……玄青太子若是和银玥娘娘双修,他还怎么和你双修?”

        清涟道:“银玥是灵石中化出的女仙,我的真身乃是女娲族灵蛇,是妖族中至尊血脉,与太子也更相配。”

        清漪说:“从原身上说,当然你的体型更适合玄青,但是谁说不能单以道体双修呀?”

        清涟不禁脸色苍白,一张丑脸的清漪担忧地问道:“你大约还要多久会生下蛋蛋?怀了几个蛋晓得不?”

        从来没有生过蛋的清涟只知道自己怀上了,腹中有灵气,并且会吸取她的灵气,她一直瞒着,想要嫁过去后再说。现在她倒不知道是怀了一个还是两个。

        清涟摇了摇头,说:“我也没怀过蛋。也不知要多久才生,也不知道是几个蛋。”

        于是家长清漪为妹妹检查了一下身体,看着清涟化成萌萌哒银角大白蛇,清漪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人家仙剑中女娲后人怀孕都会化出蛇身来,这蛇和龙都是生蛋的,到时清涟产蛋也是会化出原型的。

        原本多么感人,历经恶毒女配考验的爱情,历经恶毒姐姐的嫉妒陷害被亲人背叛、亲情受伤的美丽善良惹人怜爱的故事女主角,现在是躺在地上的这条大白蛇。

        是不是她将洪荒绝恋的画风引向一个不怎么正经的画风?

        她怎么也是当过教授的,不是叫兽呀!这一定不是她的问题!

        “乖妹妹,你转个身,肚皮向着姐姐,你肚皮贴着地,姐姐怎么检查?”

        清涟羞羞哒,然后蛇身一转,肚皮向她了。

        对于原身是蛇的修士来说,不管是凡界的那些下贱脚根的蛇,还是女娲族仙胎灵蛇,本性都会保护自己的肚皮的,不会让外人触碰。

        但是现在的清涟还是很相信姐姐的,她出事了,只想依赖姐姐。

        清漪摸向她的腹部,感受着肚子中的那股灵气,散发一点点意识进入,不多时清漪睁开眼睛,说:“妹妹,你竟然怀了两个蛋,你平日要注意营养呀,多吃些仙果。怀着两个蛋是够辛苦的了,你一定要保持心情愉悦。”

        清涟大白蛇却流下眼泪,说:“如今还不得太子的消息,我如何能开心呢?”

        清漪骂道:“你放心,若是你单恋爱慕他,想要嫁他,那我是不同意的。但是你肚子里两个蛋,有龙族气息不会错,他要赖是赖不掉的!咱们大荒山虽不如从前,那也不能这么被人欺负!”

        清涟化回人形,道:“姐姐,可能太子太忙了,忘了时间,要不……再等等。”

        “等什么?等着蛋都落地了,那时的话,更不好收拾,他要不娶你,好好待你,那我们就打出你找玄青借了种的旗号。”

        其实洪荒时期,母系法统当然兴盛,这一强大的女仙找男的大妖借种也是经常的事,但是龙族是典型的父系法统,龙君都纳了几十个妃子。他们虽然不会如中国明清时代一样严苛,但其男性主导的法统却是很牢固的。

        堂堂玄青太子被女仙借种,将来生出的龙族血裔却不属龙族,只算是女娲一族的,龙族丢不起这个脸。

        其实龙族散在外头的种很多,但是并没有一个有影响力的大背影的妖族女大神有这样的能力公告洪荒,可是大荒却有这种能力。

        清涟倒是明白其中玄奥,心下大定。

        ……

        清漪又来了昆仑山,此次是一本正经求见上清圣人。

        在上清宫外候着,人家没有请她进去,过了很久,小道童清风过来说:“公主,圣人不见。”

        这个时间差也是巧了,她自上回离开昆仑山三年多了,其实上清禅定醒来也不久,正恼火着呢。

        清漪说:“这么忙的吗?”

        清风不答,因为他也不知道,清漪道:“那多宝道友在不在?”

        清风说:“大师兄的洞府在往南百里。”

        清漪只好自己去找多宝。多宝原身是灵鼠,洞府还在昆仑的一座山底下,他将里头的山洞都挖出了太极八卦式的迷宫了。

        多宝还是很高兴见到她前来做客的,正大方热情地亲自接待,带她到此地界游玩一圈,还到几十里外的龟灵家,龟灵家又来了一个小小的软萌的妹子叫无当。

        清漪一听这名号,心中不禁怪怪的,越发怀疑后期会往《封神》发展。可是女娲都应劫了呀,她可是《封神》中重要角色。

        龟灵家就摆了宴席,又有些小妖服侍,多有奉承清漪的,清漪对着他们当然是戴着帷帽的,他们也就不害怕。清漪也学着施点小惠,鼓励他们好好修炼。

        “玄青师弟?”多宝奇道,“公主为何不去天庭玄霄宫找他?”

        清漪道:“他们天庭龙族有一套规矩,我很是不习惯。我怎么说也是女修,直接去找他,多有不便。我也是想留给大家一点体面嘛。”

        最重要的是留给他一点体面,也留给清涟一点体面,好让他心甘情愿献上心头血。

        多宝点了点头:“确实如此,他们龙族是规矩森严,和人间皇族似的,三六九等。天庭上的仆婢犯一点小错就被送上斩仙台。”

        “要说完全没有阶级,那是困难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就是别太过了。你说人族、妖族千辛万苦飞升上天,在凡界时看破红尘一心向道,飞到天上去就是当奴仆。那与在人间尝百苦,再轮回,又有何区别?除了命长些,还不如人间自在吧?”

        软萌的无当小妹子连连点头,说:“就是!就是!”

        清漪盘起腿来,说:“像我们大荒山吧,斩仙台什么的是没有的,要是道心不稳要走邪路,那也是不行的。但是我也尽力尊重妖权、尊重他们基本的生灵尊严。让他们自己选,是心服口服按规矩接受惩罚呢,还是从此与大荒山一刀两断。一个集团,你们说是不是要为最广大的生灵找到幸福的最大公约数……”

        龟灵奇道:“什么数?”

        “最大公约数。就是所有人的共同利益所有人一起努力,为了这个共同利益,是有所牺牲的,但是不能没有底线对不对?比如说,谁要是欺负咱们无当了,作为师兄师姐肯定要帮的,这不但是情分,也事关咱们截教的面子,截教失了面子,门人出去都被人瞧不起。截教的面子也是门人的共同利益。但是也不能为了个面子,失去了理智,敌人太强大,不能让多宝和龟灵去送了性命吧。”

        无当说:“我要师兄师姐们都活着,这比什么都好。”

        “对呀,君……英雄报仇,十万年不晚,要是当时天道气运在敌人身上,避其锋芒,保存实力,等他失去气运庇护,就痛打落水狗。呃……我是不是说远了?”

        三人齐摇头,多宝道:“不是很远。你刚才说要尊重妖权和生灵尊严。”

        “对,我看龙族不太讲究这个。底下的人打碎个杯子,也要上斩仙台,那太过分了。做不好就开除嘛,解了他们天庭仙仆的身份,让他们自己散修去。”

        多宝和龟灵点点头,无当却质疑:“但是那样的话,可能全天庭的仙仆都不想干了,天庭不是空了?”

        清漪不禁扑哧一声笑,又正色道:“咱们私下聊聊,谁也不能说出去。”

        龟灵道:“那是自然,我要是说出去,我就永远化为原型。”原型是乌龟。

        四人哈哈大笑,清漪这才再提找玄青秘密秘聊的事,多宝道:“公主放心,我一定将师弟请来。”

        ……

        玄青受到多宝的邀请,寻得闲暇,当然要赴约。银玥太子妃温柔服侍他更衣,换下了太子的礼服,换上更随性的道袍。

        玄青握着她的手道:“我若是去久了,你去娘家走走也无防。”

        银玥点了点头,丈夫除了和她在一起之外,还要处理天庭军务,又常会受到洪荒各大流派的邀请,注定不能时时粘在一起的。

        玄青乘坐青龙前往昆仑山,龙族还是分等级的,这青龙虽然法力不错,却是凡间鲤鱼所化,能让他的坐骑也是荣宠了。

        玄青也是先到上清宫拜见,此时的上清还在对某丑女的气恼之中,当然不见,玄青这才去找多宝。

        多宝却迎了他去见清漪,玄青不禁讶然,也明白要见他的是清漪。

        和清涟原本的“为促成姐姐和玄青太子的姻缘”的违心不同,清漪可是真心的要促成妹妹和玄青太子的姻缘。

        虽然原主的心愿是要让玄青看到她,但是看到她,字面上的意思还是有很多种的。就算这个玄青真的喜欢清漪,清漪也不会和他在一起,清漪可以让他印象深刻,想看不见都不行。原主的那种痴情已经被证明是没有用的。

        玄青也猜到她的目的,他其实并没有忘记清涟,虽然他也喜欢银玥,但是清涟有清涟的单纯活泼善良美好。况且,两人在一起的相和是和银玥这样的月族天女不一样的。只有与清涟在一起时他才能发出“龙吟八音”,这显然适合与他双修。

        现在只有两神,多宝帮忙清了场,清漪喝了口灵茶,“清涟她怀着两个蛋,是你的……”

        玄青微微一怔,说:“我竟然还不知道。”

        清漪说:“你承认了就好。”

        玄青俊颜微红,说:“我从未想过否认,我答应过清涟,会迎取她为‘左贤妃’。”

        清漪道:“那么银玥太子妃呢?”

        “太子妃当然是太子妃。”

        清漪道:“那清涟必须也要有太子妃的封号!创世母神之女给你当侧妃?你虽是太子,也没有这么大的脸面!”

        她虽然之前耍他们,但是谁让清涟是她同胞妹妹,现在那些恶心姐姐的事都还没有做,她还是有义务要维护大荒山的尊严的。

        玄青不禁眯了眯眼睛,他久在上位,是少有人对他这么不客气。

        “我已有太子妃,早公告洪荒,如何再立个太子妃?”

        清漪道:“清涟自你成婚以来,从未出过大荒山。这说明她怀上你的蛋是在你成婚之前的事。你若是在这之前就打着纳侧妃的主意,是不是太小看我们女娲后人了?”

        玄青沉默了一会儿,说:“我与清涟也是两情相悦,没有想这些俗事。”

        “笑话,你让银玥不讲俗事试试?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是清涟想要当太子妃?”

        “她哪里能想到这个,一心只爱着你。但我不能容许你这么欺负我妹妹。玄青,虽然你们龙族现在势大,但你也不要狂妄自大,我们乃女娲母神亲女,说句你不爱听的话,虽然我们出壳迟,事实上,龙君才和我们同辈。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龙族什么正妃侧妃的,要不是清涟自个儿喜欢你,我女娲族哪里会与人共侍一夫,娶几个夫郎服侍我们差不多。但想洪荒三界娶二妻者也不少,我就不和你算这些了。我乃女娲后人,掌红绣球,可主三界婚姻。现在我说你能立清涟,就能立。不,女娲母族血脉的尊贵,不需要你们来决定,立她为西宫太子妃,只是你们龙族应有的礼数!”

        这时都还远没有封神,自然无周,也还没有周礼,没有“一夫一妻多妾制”。虽然龙族有正侧妃之别,其实三界中妻妾不分的也很多,而更别说妾要侍奉妻这样的礼教了。

        什么尊卑,什么名份都不会那么严格执行,修为就是一切。清涟是金仙修为,银玥也是金仙修为。大荒山的实力不下于东海望月山,况且,女娲造的人族可是三界根基所在,女娲族还掌招妖幡,妖族只有少数修为太高的修士不受约束。

        玄青想纳清涟,但是他的理想是给银玥最大的尊重,毕竟这几年夫妻关系融洽。

        玄青心中虽然有些不悦,到底是忍住了,与大荒山翻脸于他也没有好处,龙族可以严苛地对待天庭仙人,但是真的惹毛女娲一脉,大荒山要是反天庭,或者与那些素来不服龙族的人结盟,龙族天庭根基就更不稳了。

        玄青还是选择与大荒山联姻:“给我点时间。”

        清漪这才去掉了尖锐之气,笑道:“其实我也是高兴有你这样的妹夫的,无关你们龙族执掌天庭的事,就个人来说,你是我欣赏的一位男神仙。”

        “难为公主有此心。”

        清漪道:“那咱们谈谈聘礼和嫁妆的事吧。”

        ……

        清漪答应了清涟会带着宝莲灯、造人鞭、还有部分九天息壤、三光神水、绝世灵草十株,又有炼妖壶、当年炼化五色石的宝鼎嫁进进玄霄宫。

        银玥改为东宫太子妃,而清涟则被封为西宫太子妃。她可以用天庭西宫太子妃的调动大荒山妖族助力天庭龙族。天庭有恩,她这个姻亲也不会不管,促进龙信仰在人间传播。

        不过,她的要求是,她在炼丹,需要以王族神龙心头血为药引,他取一碗心头血给她。

        玄青虽知自己的心头血事关自己的修为,但想得她灵药补身,再得大荒山真心归附,气运也是不小。况且,清涟的陪嫁都不是凡品。

        于是两人立下婚书,玄青就忍痛取了一碗心头血给清漪,清漪则为此回赔一株万年仙芝草,又以少量息壤抹他伤口,以仙力助他恢复。

        玄青看着眼前这个面容丑陋之极的神女,她手中捏着一点息壤,运起浩瀚的灵力轻轻抹在他的胸口伤处,他觉得生机瞬间源源不断吸入身体,疼痛渐止,伤口结痂。

        她专注地往他输送灵力,他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对待,心中划过一丝怪异感觉。

        清漪收了功,呼出一口浊气,玄青道:“多谢道友。”

        “你因我受伤,我不能不管。况且,马上就是亲家了。妹妹怀着你的蛋,我会好好照顾外甥们的。你真龙之身和妹妹女娲血脉的孩子,应该会很厉害吧。”

        “承你吉言。”

        “你是出生后,多久破壳的?还有呀,你们龙族的蛋要怀多少年的?”

        玄青:……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如果妹妹近年就要产蛋,那我近年要注意不闭关入定了,我得看着她,生产对女修来说也是个大关。还有外甥们破壳,我这个姨妈也想看嘛。”

        玄青咳了一下,说:“如果灵力充足,十年就能生了。破壳也要看机缘和灵力,需要日精月华养护。”

        “放心,这个我们不缺。不过,妹夫呀,你娶了我妹妹后,妖族和人族的妃子就不用纳了,这两族里你找不到比我妹妹更尊贵漂亮的。妖族和人族是我的地盘,你别打我的脸。你给我面子,我也给你面子,那么咱们就能开开心心当亲戚了。我又没有打算生蛋,之后,你的两个蛋破壳后就是我最亲近了后辈了,我能不疼他们吗,是不是这个道理?我虽管不了月族,但银玥太子妃要欺负我妹妹是不行的,咱们互相尊重。你别看我没阶没品的,打架方面,望舒神女自己出手也不是我对手。她们最厉害的能力是加强你们周天星斗大阵的威力,但我大荒山练好太极八卦阵,也未必差了。”

        “我会尽到自己的责任。当初与清涟相知相悦,便不会负她。”

        玄青深深吸了一口气,道理虽然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完全让人算得清楚却不是件愉快的事,但要说恨又谈不上。只是这个神仙中的第一丑女确实和别的女神仙相差太大了。

        但玄青心想,自己有一腔抱负,但是月族婚事是天帝定下的,而他对清涟也是喜欢的,甚至那种喜欢和银玥这种气质清冷型的女神是不一样的。

        如果将银玥的“月为神”和清涟的温暖、活泼可爱结合一下多好,那他也不用立东西宫太子妃了。当然,还有其背后的力量能助他一臂之力。

        玄青也并非单纯贪权,而是他看清了龙族执掌天庭的危机,龙君预料龙族也许能大兴,但是也有可能如帝俊、太一一样遇劫。洪荒未敬服,天庭也是不稳的,也不仅仅是魔族的威胁。

        九位兄长服他,何尝不是为了龙族的共同利益?

        清漪早用宝葫芦收好了龙血,又将婚书和宝葫芦放在自己的芥子空间里,她理了理雪白金纹的长袖,说:“那么不耽误道友了,还有,你的伤,近几天最好不要动武。你反不如养在昆仑山,清净安全。”

        玄青看着清漪离去的背影,那风姿高华,不下于银玥。

        她从前也定是一个极其美貌的女仙吧。

        ……

        清漪打算离开昆仑山地界,却被上清相邀。她来了昆仑有一段时间了,刚来就求见,他偏不见,现在却又见了。

        这回他又不变成老神仙了,清俊灵秀出尘,如昆仑冰雪,颜值绝对能排洪荒前五。玄青在女仙中的热度更高,实是因为女仙少有见到上清这个样子,便是见到了,玄青的气质更性感邪魅狂霸,而他是不染凡尘的。

        盘口清气所化,盘古大神的精华呀。

        其实,清漪对于上古神族是很好奇的,一口气算是个什么原身呀?

        “清漪对贫道的原身很感兴趣?”

        “啊?”清漪看着上清,他一边饮茶,一双清目露出一丝凌厉之色。

        清漪咽了咽口水,说:“圣人道友,你这样操作不好的。刺探人心,是三界禁术。”天道会拿小本本给你记下的。

        “取到玄青的心头血了?”上清叹了口气,他也从来没有这样使过禁术,他刚才就忍不住了,这个家伙实在让他生出好奇。但尽管如此,他还有探不到的东西,可见此女不凡。

        “呵呵,还算顺利……圣人,你又误会了吧,我真的没有为了他的心头血让我妹妹跟他好。”

        上清叹道:“但结果是你得利了。”

        “我是那么卖妹妹的人吗?你怎么可以怀疑我的人品,不,仙品。”

        上清说:“这种东西,你有吗?”

        “原来就我觉得我们是朋友呀,你这么看不起我。”

        上清深吸了一口气,说:“你准备怎么取凤凰王族的心头血?”

        “我也不知道呀。”

        “没有妹妹了吧?”

        “……”上清他好像居然和她开了个玩笑。

        上清顿了顿,又说:“你要是不能负责到底,不要跟我的徒弟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

        清漪愕然,一想她说过的话,说:“我说的没有错呀,我是指导他们将来遇事后不做意气之争,以免自己应劫,又成就了别的修士所渡之劫。”

        上清道:“劫如果这么容易避过,便不是劫了。”

        “总有一线生机吧。”

        上清道:“还有,洪荒的秩序问题,你也不要多沾。不能实现的事,何必让他们知道?”

        清漪知道他说的是妖权、生灵尊严之类的。

        如果在洪荒世界,妖族将来注定要衰落,也许上清说的是对的,清漪没有反驳。

        “你将龙血放我这吧。”

        清漪倒不疑有它,将宝葫芦拿了出来交给上清。这龙血对于很多修士来说是宝贝,对于凡界水族来说喝一滴就能飞升成龙了,但是对于圣人来说却没有什么用。

        “对了,圣人,我来过几次昆仑山了,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太清帝君和玉清帝君?”

        上清淡淡道:“他们一直闭关未出。”

        其实她穿来总共也不到两千年,而大部分时间都在入定,其实活动的时间占比很小。如太清、玉清这样的修行,他们闭关万年也不是太奇怪的事。

        “我走了,圣人保重。”

        ……

        清漪坐在麒麟兽上,并没有好奇的欣赏天空的景色,却在想如果自己完成了任务,她何时才能离开,而原本能活不知多少万岁的神女也一样身死道消吗?原主清漪的灵魂就那样献给系统吗?

        原主真傻,她的劫难就像一个接一个的连环坑一样,原本以她的脚根和法力,天道怎么会那么容易给她通关呢。

        如果她完成任务,恢复容貌,也让玄青认识到她这个不可忽视的女神仙,清漪神女就身死道消了,那她这一切努力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宁愿完成了任务,将一切还给她,让她体验一下出来见人的滋味,让她重新体会一下作为一个洪荒六界美貌难出其右的女神的滋味。原本她生来就有,却因为对洪荒的责任感和大爱大勇她才会遇上不幸,这真是天道玩弄。

        清漪不知不觉泪流满面,忽然清涟已经到大荒山地界还不知。清涟得知姐姐回来了,连忙迎出来,但见她还坐在麒麟兽身上不下来。

        她戴着帷帽,她倒不知道她在哭。

        “姐姐,你终于平安回来了。”

        清漪这才回神下来,回到漪澜殿,清涟也亦步亦趋跟随。

        ……

        “太子,他真的答应了?”清涟激动地流下眼泪,并且感激地看着清漪。

        清漪自千年入定归来,原主那种对妹妹的怨恨不会主导她,赵清漪是一个非常理智的女性,她也是会有情的,不过绝对是那种不会让自己陷入尴尬的女人。

        清漪微微一笑,说:“当然了,你怀了他的蛋,他也是高兴的。”

        清涟扑进她怀里:“姐姐,谢谢你。”

        “傻瓜。”

        赵清漪虽然同情清漪,但她并不认为玄青太子有必须爱她的义务,尽管他原是一个典型的谋算权力和龙族利益的渣男。但是渣男这种生物,不论是什么时代都是很典型的存在,避免不了,是永存的。

        其实渣男的存在,一方面是很多女性将自己物化,一方面是女性纵容出来的,但凡男女之情,有所不顺,女性自己都是仇视女性包容男性的,那谈何让渣男这种生物灭绝呀?

        也许,从善良的角度看,让现在这个没有做过原主膈应的事的清涟去嫁给渣男,她不是一个合格的姐姐。

        但是这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不能用自己的三观强/奸她的小女人、小公主的梦想。如果她站在冷静理智型女性的优越感和三观的制高点上强迫妹妹,怕也是一种恶心的行为。

        总之,是劫还是缘,要看清涟自己了。而她不同于原主,现在要感谢妹妹给的机缘,拿了龙族王室的心头血而不沾因果。

        要是被恋爱脑的怨妇情绪左右,真要当所谓的虐渣复仇女神,她也没有机会了。原来她恢复容貌的一线生机却藏在最危险的地方。

  https://www.65ws.com/a/102/102712/33750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