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黏人精 > 7.与我热恋

7.与我热恋

        第二天,邱俨一下课就收拾东西坐上了回家的高铁。

        他东西不多,林林总总收拾完只背了一个书包回去,一出许城的高铁站便迅速拦了辆出租车,从学校到家总共才花了一个半多小时。

        他的家坐落在许城城西的一座山脚下,山边建有烈士陵园,且周围还分布着数个大家族的祠堂,因此这个地方不仅没有拆迁,反而由政府出资把家家户户重新修葺了一番,所有房子都统一刷成了白墙黑瓦,甚至连邱俨家门口的一棵大槐树都用三角砖砌了个好看的保护圈出来。

        邱俨心情飞扬,付完车费后把门口的槐树、家养的黄狗摸了好几下才推开了家门。

        家里有客人,邱俨冲父亲打了声打招呼后便自觉关上门去了后堂。

        他们家很大,分前院和后院,前院是店铺,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玉石物件,后院是住的地方,里面不仅住着邱俨一家,还住着其他的师兄弟,他们都是跟着邱俨父亲学手艺的。

        一般只有大生意上门的时候父亲才会关上门跟人密谈,邱俨早就习以为常,因此也不好奇,既然父亲有事他便跑到后院去找母亲和姐姐。

        跟一路上遇到的师兄师弟们都打了招呼,邱俨问:“我妈和姐姐呢?”

        “都在厨房做月饼呢。”

        邱俨步子轻快地一路跑到厨房,打开门,里面廖淑芬和邱芸娇母女两个正做月饼做的起劲。

        他露出笑,一只脚刚跨进门嘴里就故意嚷嚷了起来:“让我猜猜,这味道嗯……我没猜错的话做的肯定是廖女士家宝贝儿子最爱吃的蛋黄莲蓉月饼吧!”

        廖淑芬高兴极了,一手还拿着包到一半的月饼呢,另一只手就举起来招呼儿子快点过来。

        这时的邱俨哪还有学校里那种安静的乖仔模样,他把包放到桌边,跟个小马屁精似的围在廖淑芬和邱芸娇身边,一边跟她们说笑一边被投喂吃食。

        “在大学里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我成绩是班级第一呢。”

        廖淑芬拿了块枣泥糕塞进邱俨嘴里:“班里女生多不多?”

        “不多。”

        “有没有看上的?”

        “妈,我才十九呢。”

        “也可以开始看起来了,我十九岁的时候就跟你爸结婚了,二十岁的时候都有你姐了。”

        邱俨把嘴里的枣泥糕嚼吧嚼吧咽了,道:“那也得等姐姐先嫁出去了再考虑我吧。”

        “你姐姐好歹有对象,你连个女朋友的影子都没。”

        邱俨只当没听见,拿毛巾抹了抹嘴后又拿了块枣泥糕,哧溜一下跑了出去,嘴里还道:“我去看看爸的生意谈完了没。”

        “这小活宝。”廖淑芬笑容满面地摇了摇头。

        邱芸娇也笑着凑近问:“那明天还要不要把静玉喊家里来玩?”

        “晚点你再去探探他的话,要是他对静玉也有意思就再好不过了。”

        “好,我晓得了。”

        邱俨出了厨房没去前院找父亲,反而跑到机器房里观察起了新买的几台全自动玉雕机。

        时代发展实在太快,原先他们要做上好几天的玉雕件现在用这机器只要二十分钟就能做出来,而且还做的一点不差,不过这种机器只能大批量做偏小型的物件,大件还是得靠人工,而且真正喜欢玉石的人也不喜欢机器雕出来的东西,觉得没灵气,所以玉雕机多是用来接一些大批量的淘宝订单,价格不高,主要走量。

        认认真真在雕刻上面下了十几年苦功夫的邱俨对这类东西一点不感冒,甚至有些不喜,因此只草草看了几眼便出了机器房。

        看完家里新入的玉雕机,邱俨又去师兄弟们的工作间转了圈,也不多打扰,只跟他们简单聊了几句就从后门走了出去,嘴里“啾啾”了两声唤来黄狗,接着一人一狗悠悠哉哉地在小镇里转悠。

        “小黄,我出去上学的时候你想我没?”邱俨伸手揉了两把狗头,随手折了几根藤蔓编成草圈套在小黄脑袋上,把小黄开心地直摇尾巴。

        心情实在是好,走再多的路都不嫌累,邱俨干脆把整个霞西镇都溜达了一遍才返回了家。

        回家的时候正好是吃晚饭时间,门口已经摆起了大圆桌,上面摆上了各种口味的月饼、蛋黄酥、菊花酥,还有好几盘大闸蟹,大家长邱道远坐在首席,他身边已经坐了几个人,还有人在忙忙碌碌地从家里端菜。

        “爸!”

        “又去哪玩了?快来坐,吃晚饭了。”

        “诶。”

        邱俨进屋洗了个手,又帮着妈妈把菜端了出来。

        虽然还未到十五,但天上的月亮已经又圆又亮,一大家子的人坐在一起,边吃边聊,热热闹闹,好不美哉。

        离家一个多月的邱俨成了所有人的话题中心,大家全都围着他问来问去,问大学的人事物,问邱俨在江城的所见所闻。

        邱俨也不嫌烦,一一作答,一顿晚饭吃到了八点多才散。

        晚上洗完澡躺在床上,他舒服地伸了个懒腰,然后翻了个身,美滋滋地闭上眼,一夜好眠。

        第二天七点邱俨准时起床,洗漱完后喊上小黄一起晨跑。

        早晨的霞西镇空气清新,吸入肺部凉凉的,瞬间人就清醒了。

        七点半跑完回到家,就着榨菜喝了碗小米粥,见家里没什么事邱俨便优哉游哉地搬了张小木桌放到槐树的树荫底下,拿出自己一套工具,坐在那认真地用木头雕动物。

        没一会木屑就掉了一桌,他轻吹了一口气,目不转睛地盯着手里已经大致成型的木猴子,接着换了柄刀,开始抠细节之处。

        也不知过了多久,恍惚中邱俨听到有人喊自己。

        抬起头往声源处看去——

        是个身材很好的女生,一身红色长款吊带裙,露在外头的肌肤雪白无暇,微卷的黑色长发披在肩头,脸上架着副能遮住半张脸的咖色墨镜,嘴唇的颜色鲜红夺目。

        这装扮,这外形,实在是眼熟得很。

        再看到对方大脚趾上包着的白色纱布……

        赵乔?!

        “你怎么会来这?”邱俨愣在原地,脑海中掀起风暴——难道她为了追自己背地里查了自己的家庭住址?而且还追了过来?!

        赵乔缓缓走近,她仰头看了眼不远处大门敞开的邱记玉石店,再看看坐在小桌边手里攥着刻刀的邱俨,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她也不解释,只笑着说:“又见面了,真是缘分啊。”

        邱俨:“……”他才不相信是什么缘分呢。

        赵乔朝玉石店指了指:“这是你家的店?”

        邱俨默默点了点头,目光里带着明显的怀疑。

        赵乔摸了摸手腕,又道:“我之前那条手链,不会也是你雕的吧?”

        邱俨抿了抿唇,沉默不语。

        赵乔一下明白过来,她了然地点点头,笑着走进了店门。

        邱俨放下手里的东西,犹豫了半晌还是跟了进去。

        一进门就听到赵乔跟父亲热络地聊着天,她取下了墨镜,见他进来还朝他指了指:“叔叔,就让他给我雕吧,之前做的那个我特别喜欢。”

        邱道远朝自己儿子招了招手:“快过来啊,自己同学来了也不知道招待,她要定做手链,指名要你做,你带她看看吧。”

        什么时候他们又成了同学?

        邱俨低声说:“找别的师兄弟做不行吗?”

        “人家指名要你,况且又是同学,扭捏个什么。”说着邱道远拍了拍邱俨的肩膀,“你好好招待,我去后面仓库盘货。”

        其实是去跟妈妈和姐姐通风报信吧!

        邱俨被父亲推到了前头,他好生无语,好半天才问赵乔:“你这回想要什么样的手链?”

        赵乔双肘抵在玻璃柜上,人略微前倾,眨了眨眼道:“我一说你就是不是就能立刻给我做了?”

        “可以,不过一天完成不了,得三到五天左右。”

        赵乔看了看玻璃柜里的各种玉石,本想出点问题考考这小学弟,但看了一圈里面的东西都没几个认识的,于是也不班门弄斧了,直截道:  “就要上回一样的玉,这回不做蝴蝶了,我想要猫咪,可以吗?”

        “有喜欢的样式吗?最好有图片,我可以照着做。”

        “有。”赵乔打开手机相册,“就上回那种大小就行。”

        邱俨拿过来仔仔细细地看了,又问:“还有别的要求吗?”

        “没了,就这样。”

        “就这样?”

        “对。”

        邱俨头一次见这么爽快的乙方,又确认了遍:“那就这么定了?”

        赵乔点点头:“嗯哼,价格我也都OK,不过我想看着你刻。”

        “行,我去拿材料,你想看的话可以去外面坐着等。”

        “好啊。”

        赵乔就喜欢这种接了单就立刻做的商家。

        邱俨拿了另一套东西出来,刻玉石和木头用的都是不同的工具,不能混。

        赵乔坐在他之前坐的位置上,拿起他雕了一半的木猴子,问:“你怎么在雕木头?我好像没看到你家卖木雕啊。”

        “这是我的爱好。”邱俨不欲多说,把赵乔给的照片记进脑子里后便拿起白玉开始琢磨着下刀。

        他拿出来的玉石大大小小形状各异,赵乔伸手拿了一块在手里捏了下,硬得很,这种东西她总觉得没有机器不可能切割开。

        可事实摆在眼前,这极硬的玉石在邱俨手里就跟豆腐似的,小刀一划便掉下一块碎屑,实在是炫酷极了。

        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赵乔深以为然。

        眼前的男生微微蹙眉,目光紧锁在手里的玉石上,挺直的鼻梁下是因用力而轻抿起的嘴唇,每过一会他就会微嘟起唇吹掉玉屑。

        明明一副娇生惯养的公子模样,却偏偏手拿刻刀,轻轻巧巧地就把坚硬无比的玉石随意雕琢,还有那双看着修长的手指,攥起刀来却充满着无穷的力量。

        赵乔忽然想,自己也许应该重新审视一下眼前的男孩了。

        他和自己所认为的弱鸡,并没有什么共同点。

  https://www.65ws.com/a/102/102690/337340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