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豪门重生之宋氏长媳 > (10.29) 千重

(10.29) 千重

        这场夜袭的戏,估计难度会比较大,导演又力求写实,夏明瑶想想就觉得是挑战,她忽然觉得,自己进组第一天,虽说拍的都是武戏,可说句实在的,早上这场,还算不上是真的武戏,对剧组来说,一段时间内,文戏可以过十几条甚至几十条,可一段武戏要是达不到导演的标准,几天都未必会过。

        夏明瑶带了一个新的笔记本,电脑里收录了早年一些电视剧当中经典的武戏和破城戏,空下来就看这些找找感觉。

        要不然就凭她这第一次接触影视剧的底子,估计得被人骂死吧!

        “今天两个组一起拍,据说一个组有室外戏?”

        剧组化妆间内,已经经结束了今天戏份的端阳郡主扮演者刘瑗卸了妆和假发,漫不经心的问道。

        “是啊,有一个室外戏,好像是拍的真宁县主丧父这一段,不过那个实验真宁县主的演员好像没见过,我好像对她没什么印象。”朱莉在脑子里想了半天都没有想到真宁县主的扮演者究竟是何许人也。

        “是吗?你去看看她在不在,在的话,请她到我这里来一趟,对一下接下来的台词。”

        助理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疑惑的去了。

        刘瑗从椅子上直起身子,一改之前漫不经心的状态,从桌子上拿了台本,认真的等着。

        刘瑗的助理找到夏明瑶时,她正在台本上写着什么,面前的笔记本上,播放着战争戏的视频,黎元霜坐在一边刷着手机。

        当她开口的时候,黎元霜正好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她,见状,她看了看黎元霜,又看了看夏明瑶,颇有些尴尬的说道:“夏小姐,刘瑗老师请您去对本子。”

        这话说的怎么一个尬字了得!

        夏明瑶都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她,这助理是个新手嘛!

        助理有些委屈:明明只是不熟而已。

        她压根就没见过,谁知道面前这人什么脾气?

        虽说可能是圈内的新人,可不管是谁,都不能随便得罪不是?

        尤其是这种底细不清的人。

        夏明瑶看出了她的尴尬,给黎元霜使了个眼色,合上了笔电,拿着本子跟着去了。

        黎元霜倒是并不惊讶,收了桌上剩下的东西,又抬手看了看表,不知道夏明瑶什么时候回来,看到手机上来自明晶的信息,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复,只是含糊的说有工作,暂时不能透露。

        她总不能说瑶瑶在祁州拍戏吧!

        这不等着挨批吗?

        夏明瑶到祁州拍戏的事情,并没有和家里细说,再加上黎元霜没有得到夏明瑶的许可,绝对不会随意透露她的工作内容,可一旦说了在祁州,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她在拍戏,那不是惨了?

        不过,因为之前的工作很多时候在没有得到许可或者公布之前,夏明瑶也不会透露自己的具体行踪。

        这都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

        夏明瑶可不知道黎元霜已经被盘问过了,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这会儿她正拿着本子,刘瑗的休息室,助理敲门。

        刘瑗听到敲门声,知道是她们回来了,就迎了出来。

        看到夏明瑶时,微微一愣,她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张很好看的脸,并不孤高,也很随意,但就是有一种风华,这是很多圈内人没有的。

        刘瑗细细的打量着夏明瑶,不必浓妆艳抹,便足以让人印象深刻。

        这大概就是惊艳吧!

        “您好,我是夏明瑶。”

        刘瑗毕竟是前辈,所以夏明瑶并不会,也不敢在她面前拿大。

        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刘瑗即使不清楚夏明瑶的来路底细,也不会在这个时候下了脸子。

        “明月瑶光,很好听的名字。好了,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对本子了?”刘瑗也就是客套了一句,随后迅速进入正题。

        夏明瑶点了点头,两个人随即面对面的站着。

        助理见状,非常识趣的带上门出去了。

        走出去时,还不忘悄悄用手机查一查夏明瑶究竟是何许人也。

        等到助理走出去,刘瑗看了夏明瑶一眼,夏明瑶也点了点头,两人心里都有数了。

        今天她们选择要对的这一段就是真宁回京的戏。

        宋骁死后,宋枕戈在自己职权范围内做了防务交割,并且上折恳请扶棺回京,得到准许之后,就带队回京。

        宋枕戈回京之后,并未像所有人想的那样向皇帝提出继续在父亲生前驻扎的地区继续待下去,反而一反常态的很是安静,只是一心陪伴母亲端阳郡主,并辅助母亲操办好父亲的丧礼和身后事,除此之外,因服丧闭门不出,也不去校场,只是在府中呆着。

        只是在宋骁的丧礼结束之后,齐国公夫人,宗室端阳郡主奏请希望能够为庶长子宋枕玉请封继承齐国公的爵位。

        皇帝看着端阳郡主上的折子,倒是默默良久,本来父死子袭是很正常的,但端阳郡主的折子上的这样快,倒让皇帝很是诧异。

        宋氏这样的武将家族,在很早的时候就开始为子嗣而计,甚至有的时候会不计身份只求留种,因此,在端阳郡主生下宋枕戈之前,宋骁就有了庶长子宋枕玉,不过也就仅此一个,生下不久之后就养在宋家老太君身边,后来则是端阳郡主一手带大,不过可惜得很,虽然是长子,但宋枕玉自幼筋骨不强,自然不是练武的好苗子,所以并未从军行伍。

        宋家人口简单,除却宋枕戈宋枕玉,还有一个端阳郡主所生的嫡次女和一个庶女。

        哦,端阳郡主还夭折过一个嫡子。

        夏明瑶看到剧本上的这句话,眼皮子下意识的跳了一下。

        但对于皇帝来说,他要关注的不是臣子家世,而是宋骁死后谁来主持西北的大局。

        西北诸军虽然不是冠以宋骁之名的宋家军,可宋骁镇守西北多年,在西北威望极高,可他又的确是志军的好手,所以他这一死,仓促之间,竟是找不到可以替代的人选。

        朝中的武将不少,可对于西北而言,主将的治军水平是一方面,西北是朝廷重镇,还必须要保证西北主将对朝廷的绝对忠心,宋骁之所以在西北威望极高却依然不被猜忌,除了他本人作风扎实从不嚣张风头尽出之外,端阳郡主也是其中的原因,端阳郡主是亲王之女,皇族宗亲,宋骁还是端阳郡主的郡马,这一丝联系才是皇帝对他放心的原因所在,一旦西北有所动作,在京中,要牵连的可不仅仅是齐国公宋氏一族。

        而端阳郡主,一面上奏为庶子请封,一面却依然是安心守孝的样子,只没想到,随着袭爵的圣旨一同来的,还有派真宁县主宋枕戈驻守西北的旨意。

        端阳郡主被被这道旨意打了个措手不及,都搞不清楚皇帝怎么想的,要她丈夫在西北苦寒之地驻守多年也就罢了,如今,还要她的女儿去受这份罪?

        宋枕戈却仿佛早就料到了一般,对自己的前路十分清晰。

        原因很简单,宋骁未死之前,皇帝曾属意宋枕戈为七皇子妃,然而七皇子是嫡子,中宫皇后一直瞧不上宋枕戈舞刀弄枪的模样,因此,想方设法与母族牵扯,总算是把宋枕戈赶到了西北,皇帝也正为西北守将的人选头疼,哪怕宋枕戈职位不够,放在西北军中做个吉祥物也是好的。

        就这么的,前朝后宫各取所需,把宋枕戈放到了西北。

        夏明瑶和刘瑗对词,一直对到城门送行,两个人入情入境,在小小的休息室里,完成了第一次配合。

        宋枕戈在这部戏里不是主角,戏份不多,可这母女两人,都让人心疼。

        刘瑗对完一次台词之后深深地看了夏明瑶一眼,方才她已经找过资料,知道面前这个人虽然年轻,却早已是通俗意义上的音乐国家队了。

        虽然是个第一次接触影视剧的新手吧,可对台词的领悟能力和对情感把握能力还真不是盖的

        两个人对完这一边之后,开始一点点的纠正细节,对于一些剧本上的细节,两人各自都有不同的看法。

        夏明瑶再交流的时候把自己放在一个新手的位置,刘瑗说话的时候她一直都在安静的倾听,直到确定对方说完了才会开口。

        “端阳郡主一生惨烈,被人算计了丈夫又算计了女儿,我要是她,只怕也得一头碰死。”夏明瑶看着剧本,有些唏嘘。

        “身为贵族,一生生不由己的,又何止她一个?”刘瑗摇了摇头,打量了夏明瑶一会儿,说道:“这么悲情的角色,总感觉入戏容易出戏难,难哪!”

        夏明瑶颇为赞同,这母女俩,就是俩悲剧。

        端阳郡主最后的结局惨烈,现在的真宁县主,后来的真宁郡主又能好到哪里去?

        刘瑗看着剧本,不知想到了什么,忽然眼前一亮,对夏明瑶说道:“你说,比起母亲端阳郡主,真宁郡主的计谋段位,如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102/102658/351769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