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豪门重生之宋氏长媳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一定不让她好过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一定不让她好过

        夏明瑶是看时间差不多了,而且她来的时候练功房已经开放了,于是就在练功房里到处走了走,发现在墙角的一张矮桌上,有一份文字资料。

        夏明瑶将资料拿起来看,发现这一份资料好像是几年前的一次大型演出的演出策划。

        那应该是很多年前了,这练功房一直都在使用,这份资料怎么会一直留在这里?

        还是,有人故意把资料留在这儿?

        夏明瑶是怎么都想不明白。

        “我还以为我是第一个呢,没想到有人比我更早。”李佳蓓背着背包出现在了练功房门外。

        “你在看什么呢?”李佳蓓走进来,将背包放在身边,问道。

        夏明瑶闻言抬起头:“没什么,来得早,在那边的桌子上发现一份有了年头的演出策划案。”

        “哦。”

        李佳蓓席地而坐,拉了夏明瑶一起坐下。

        “你在之前有没有做功课?”

        “什么?”夏明瑶回过头,问道。

        李佳蓓回头:“没事,就是问问。”

        “哦,我也就是看了看之前的视频,没什么把握。”

        夏明瑶有些违心的说道。

        “哦。”

        幸好李佳蓓没有继续追问下去,否则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不一会儿王怡蕊和几位男主角都已经到了,大家相互问候,几乎都是席地而坐。

        不一会儿,顾槿宁推开练功房的大门,走了进来。

        大家原本都是席地而坐,一见她进啦,都站了起来。

        印入大家眼帘是一身军装的顾槿宁。

        “顾老师。”

        顾槿宁微微点头。

        这称呼一点都不违和。

        顾槿宁伸手拿出一个档案盒,看向大家:“抱歉,资料有点多,所以来晚了。”

        在场的几个人自然没有人会去计较这么一点时间的推移。

        “今天怎么穿军装来?”王怡蕊看她穿了一身军装,但是这段时间顾槿宁根本就没有出现。

        听她这么一开口,大家也就纷纷的看过来,其实因为上班,很多人穿的军装,但是有的人是直接穿的便装。

        大家一下子都看她,顾槿宁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熟练地打开档案盒。

        顾槿宁将资料一份一份发到这几位主要演员的手中:“这是歌剧的一些资料,是理论性的,你们人手一份,拿回去好好研究。到时候应该对你们有点帮助。”

        几人点了点头,都从顾槿宁手里接过资料仔细翻看起来。

        顾槿宁也就在几人的对面席地而坐,显然是开始准备讲。

        “真是抱歉,因为我今天早上刚刚结束调研回来,所以一时之间来不及制作有关的幻灯片,所以,今天只好委屈大家,听我讲了。”

        顾槿宁笑着说完,又加了一句:“可能你梦需要一点想象力。”

        她话音刚落,大家便大笑起来。

        “顾老师,你们那个时候第一次排练是什么样子的?”

        “是啊,讲课之前先说一下吧!我们真的很好奇。”

        顾槿宁听到那几个人的话,笑了一下,点点头:“好。”

        顾槿宁就讲了一下第一次排练时的场景,颇为感慨地说到:“虽然过去了十几年,但是,当年的事情说起来其实还是历历在目的。”

        “别的不说,排演之前一定没有讲课吧!”一位男主角笑着说。

        “对,以前没有这种,我们那时候都是开会,然后做笔记,然后,就靠自己悟了。”

        叙过闲话之后,顾槿宁不失时机的切入正题,开始正式今天的课题。

        云京叶家

        “家主,您找我?”

        “是啊,我听说,今天上午,楚家那个孙媳妇回去了?”一个中年男人把玩着手上的核桃,漫不经心的问道。

        站在他面前的黑衣人垂手站立,恭敬地说道:“是,据我们探听到的消息,她今天结束调研之后就直接回去了。”

        “是吗?有的人还真的是心宽啊,现在这种情况还敢让她回去,有没有说让她回去干什么?”

        “回家主的话,听说那边在复排歌剧,好像是让她回去做指导。”

        “艺术指导?”中年男人听到这个情况的时候,有些惊讶。

        “是,这好像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说是那边动用凌夫人做了说客,把她请了回去做指导。”黑衣人看着家主有些阴晴不定的神情,小心翼翼的说道。

        中年男人将手上的核桃猛地一握,神色渐阴:“这么千求万求的,还用郁静瑶做说客,我看他们都昏头了,这顾槿宁当真就这么好?”

        “家主…。”黑衣人的神经在听到最后那句话的时候猛地一跳,直觉告诉他,家主似乎要做些什么。

        “怎么?”那人听到黑衣人言语间似有阻止之意,转过头来问道。

        “您别忘了,老爷子可是一再提醒过要我们千万不能动她,这个人必经动不起呀!毕竟……”那黑衣人显然对此很顾忌。

        “你怕?家主是说过不让我动她,可是没说过不让别人动她,我就不信真出了什么事,军方肯为她出头,行了,你快去准备吧!对了,告诉大小姐,让她也准备一下!”

        “这……”黑衣服人很迟疑。

        这件事风险太大,何况老祖宗在的时候就三令五申,动谁都行,就是不能动那个人。

        现如今就这样贸然的出手是不是很不妥当呢?

        “当年我答应老祖宗不动她,那是因为那个时候她风头正劲,可是现在呢,虽然那边千求万求把她求来做了艺术指导,给的待遇想必也很高,可她毕竟是个见不得光的人。”说到此时,那中年男人的眼中放出一种不正常的光彩,显得有些卑劣。

        “如果她当年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曝光出来,你觉得人们是会支持她还是反对她?就算她当年所有的行为获得了国家的许可,真的把这样一个人置于聚光灯下,恐怕,也能把她闹到自杀吧!”

        虽然现在有些出面,可是这个人毕竟见不得光。

        一旦被完全曝光,那这个人就废了。

        所以有关方面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可——家主,万一我们的行动失败,那怎么办?”

        黑衣人的担心不是空穴来风,业内谁都知道,这个世上想要顾槿宁命的人没有成千也有上百,针对她的刺杀行动几乎已经进行了十年有余。

        可——

        这人就像阎王爷舍不得收走的宠儿一样,哪怕有好几次生命垂危,最后居然又挺过来了。

        而且最恐怖的是,一旦等她伤势痊愈,她就会马上行动,反手把刺杀的人找出来。

        如果是一个男人,有这样强的战斗力,也已经让人觉得不好对付,何况是个女人?

        现在家主居然要策划针对她的谋杀行动,真不是在开玩笑吗?

        “我听说最近宋佳有人被她收拾得够呛,你跟那个人联络一下,就说净山湖的事,我叶家保他不进去,但是他给我想办法。

        务必——

        要有点成效。”

        “可是家主仅仅凭一个静山湖的事情,就让一个毫无经验的纨绔子弟这种事是不是不妥当,而且……”

        “怎么你近来话越来越多了,是觉得我放出的这个筹码不够大?”那男人仔细摩挲着手指,眸中放出危险的光芒。

        “你知不知道静山湖这件事要是追究起来,整个宋家都能翻天?”那男人没有停下,继续说道。

        “可——”黑衣人还是为难的站在一边,觉得事情非常不妥。

        原本以为家主会找专业的杀手去做这件事,结果居然是找了这么一个听上去就很不靠谱的人,不靠谱的人就算有钱能找到多好的杀手,这件事都还存有疑虑。

        而且这种事情一旦第一次不成功被对方发现,反手回来,那可真是要命了。

        再说那人应该也不傻,因为静山湖的事情被罚,他顶多进去个几年,可是一旦行刺的罪名成立,他要面临的很有可能会是以陆军为代表的军方的的围追堵截。

        这两件事情两相比较,根本就不是一条线上的问题。

        除非那个人真的傻。

        那中年男子却仿佛很有把握似的,并不慌乱,也并不觉得下属说的这件事有多么不妥,他用一种轻松的语调说道:“你带话给那个人,只要这件事情成功,我保他做宋家的下一代家主。”

        黑衣人又给震了一下,这筹码也未免太大了点。虽说叶家也是家大业大,可是这么直接插手别人家的事情,好像还真没有过。

        “听不懂我的话?”下属还站在一边,那男人言语之中带了一些危险的意味。

        “是,我马上去。”

        “嗯,滚吧!”

        那男人淡淡的回了一句,下属却仿佛如蒙大赦一般,立时走了。

        一个普通的午后,国立医科大学却热闹得很。

        在学校组织的药理研究竞赛当中,原本最有希望夺冠的宇文婧居然败北,而且败得很难看。

        “你们说这是怎么了?这宇文婧明明是最有希望夺冠的人选,最后竟然成绩垫底?开玩笑呢?”

        “是呀,这宇文婧平日犹如高傲的孔雀,这一下子从云端跌到地狱,可有她受的了!”

        “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

        “是啊,不过我听说这种药理研究,难度很大,一般形成报告很难很难,而且需要大量的数据,你们说是不是这个宇文婧算错了数据?”

        “有这个可能啊,毕竟运算量一定很大,有什么出错的地方也难免。”

        夏明珂正坐在教室里,耳边叽叽喳喳的传来各种各样的议论。

        大家并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所以议论起来也很热烈,并没有刻意回避谁,其实别说是她们,就连作为参赛者的夏明珂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这宇文婧在这方面一向都是翘楚,这一次的比赛冠军原本没有悬念,可谁知道最后居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宇文静的成绩不仅没能不仅没能冲进前三,闯进前五连,前十都没挤进,直接变成了垫底,呵!倒数第一名。

        这可真是奇怪了,到底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呢?不过话说回来,这次比赛对于她自己而言也险些变成一场噩梦。

        幸亏她在最后的关头重新把那些数据更正过来,然后重新提交,要不然这次垫底的人就是她了。

        算了,不想她,宇文婧到底怎么回事,那是他自己的事了,和旁人无关。

        想起她平日里犹如一只高傲的孔雀,就觉得头疼。

        说实话,这种人的确是天之骄女,学习成绩不错,家境也不错,可是整天在学校里弄的跟只孔雀似的,这种人真的只适合回家当公主,不适合当医科的学生,然后出去工作当医生。

        很难想象她以后从业上岗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而得到竞赛成绩垫底的宇文婧此时却是一脸委屈,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综合成绩怎么会差成那个样子?

        倒数第一名啊!

        这是她从来都没有过的成绩,实在是太差了。她至今都想不明白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自己一开始的各项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的,可是最后的综合成绩却是零分,可要命的是这个综合成绩在这次竞赛当中的占比是50%!

        一下就50%的分数,她就死命往上赶,也赶不上。

        这到底怎么回事?

        实在想不明白,又一脸委屈的她只好给家里打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她便哭哭啼啼的说道:“爸,我参加学校的竞赛,成绩成了垫底。我前面各项考核都很正常,可是最后的综合分数竟然是零分,您快查查到底是谁打的零分啊!”

        宇文婧一边说一边哭,这倒还真不是装的。

        她一向都是成绩名列前茅的人,参加竞赛也被寄予厚望,被视为是夺冠的热门人选,可这次倒好,不仅没夺冠,还是倒数第一,这传出去,岂不让人笑掉大牙,那可怎么办,学校里那帮人又该找机会咬舌根儿了!

        “怎么回事儿啊?”电话那头的爸爸显然很无奈,这女儿好端端的打电话还哭哭啼啼的,这怎么了?这是?

        受欺负了?谁敢欺负他们宇文家的人?找死吗?

        “好啦,好啦,宝贝女儿别哭了,爸爸马上就查,你放心,一定给你一个公道。”宇文婧的父亲是荥经一家大型公立三甲医院的院长,平日里在医疗界也是人脉颇多,且颇受尊重,所以女儿学一点后路都已经规划好了。

        像他这样的人要查到一些医科大学里的事,简直易如反掌,这种人的人脉关系不要太广!

        得到父亲的保证,又再三的叮嘱,宇文婧这才挂掉电话。

        到底是谁害她综合成绩都是零分,要是让她知道了,一定不让那个人好过!

        宇文婧并不傻,这次成绩一出来,各种各样的风言风语瞬间就过来了。她是很爱惜自己羽毛的人,当然希望这件事在最短的时间内处理掉。

        最近这一两天,已经有些不好的话传出来,她一向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怎么能被传这种闲话呢?不管这种闲话真的假的,她永远都不要听到这些话,现在不要,将来不要,永远不要!

        谈闲话的那些人都去死吧!

        ------题外话------

        推荐友文《相爷有毒》/秦弄月,pk求收!

        她本是藩王之女,皇朝第一女帅。筹谋千里定西夷、平边疆、收失地、败东楚,一支金羽军叱咤疆场令各国闻风丧胆。然秦家忠烈、军功赫赫,最终换来满门抄斩!

        屈服、认命?——绝不!

        她男装归来,跻身朝堂,走这步步艰危权谋之路,誓要以铁血手腕颠覆皇朝天下!

        十六岁,入内阁、定陇西、草原扈昌部俯首称臣,她是最年轻的辅政之臣;

        十七岁,掌六部、除外戚、镇西梁、平武林之乱,她是当朝唯一的异姓王;

        十八岁,夺军权、灭太子、登临相位、拥立新皇,她叫这江山换了人间!

        十九岁……嫁了当朝名动天下的世子爷?!

        一时之间,天下惊、众臣卒、无数少女哭断肠!

        权倾朝野风华无双的丞相大人——竟然是女子?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102/102658/351766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