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豪门重生之宋氏长媳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全是岔子

第一百三十八章 全是岔子

        不过有的时候,她的身体确实一直都不算太好,不过在这样的家庭里,大家也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也都理解。|

        吃过饭后,顾槿宁去看孩子们,洛珂珂收拾完之后,也回了房间。

        “妈妈,今天爸爸又不在家,你们俩怎么总是这样,要不就是这个不在,要不就是那个不在的!”对于父母时常的缺席,这两个小东西似乎已经是习以为常,但是至今都不理解。

        顾槿宁微微一愣,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个问题。

        工作太忙这种借口,在这种时候似乎都是那么苍白无力。

        似乎都不是最好的解释,可是她也给不出更好的解释了,当初在公开场合她是做过发言人的,可是面对尚且年幼的儿女,她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在他们生活当中缺席。

        就像父母当年,无论如何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他们在自己生活当中的缺席一样。

        不过还好,这两个小家伙没有一直纠结这个问题。

        顾槿宁看了看他们的作业,其实这个年纪要做的作业就是些手工,还有其他的东西,不过这俩个家伙有时候会抱着字帖开始刷大字。

        其实说不好那是写的还是画的,在这个年纪的孩子们眼里。写大字应该和画画差不多吧!刷完了大字也许才会回归正轨。

        就是铅笔字啦!

        洛珂珂所说的“看看孩子们的作业”也不过就是给她们一点相处的时间,否则按照顾槿宁平日的工作节奏,怕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伴孩子们。

        顾槿宁看他们做完了自己的事情,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出要做什么。

        今天似乎是出奇的空。

        除了上午在国会的时候有些闹心之外,其他的好像也没什么,而且今天的工作量相对较少,所以才会下班这么早。

        忽然洛珂珂来到孩子们的房间,对他们说:“快别关着门了,有人回来了。”

        顾槿宁心思极快,已经知道是楚飞扬回来了。

        孩子们显然是对如此含蓄的表达方式不太习惯,不过也并没有什么大碍,愣了一下之后也都明白过了,是爸爸回来了。

        顾槿宁赶紧站起来,两个孩子不等她伸手去拉,已经自己起来了。

        顾槿宁看着这两个小家伙,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两个小东西!

        正在这时,楚飞扬已经过来了,看到顾槿宁略微有些意外的说道:“你怎么样?我一回来就听警卫员说你今天下班下的挺早,回来竟比我还要早些。”一边说一边,急切地打量着她。

        “我没事。”顾槿宁这回复,依然相当的简洁。

        “爸爸和妈妈都回来了,真好真好!”小念龄拍手叫好。

        “你这小东西!”楚飞扬宠溺的看了他们一眼。

        “爸爸和妈妈都在,真的好难得。”小梦龄显然也很开心,对于他们来说,父母都在的日子实在太少。

        “累了吧?吃饭了吗?”顾槿宁关切的问道。

        “回来的路上就吃过了,丫头,我想听你唱歌了。”楚飞扬没有顾忌孩子们,直接说道。

        顾槿宁这脸色已经比刚才好了些,不像刚才刚回来时候那么苍白了。

        她点了点头,只说了一个字:“好。”

        顾槿宁来到自己的琴房,楚飞扬带着孩子们一起进来了,早在刚才他就悄悄地问过孩子们:“想不想听妈妈唱歌?”

        两个孩子自然说好。

        因为顾槿宁在婚前的职业比较特殊,所以这个家里给她留下了一间房间,用来放置她陪嫁的钢琴,整个房间也在她嫁进来之前就被进行了全面的改造,变成了可以排练的排练房。

        只要关上门外面几乎听不到里面的声音。

        顾槿宁打开钢琴盖,问他:“想听什么?”

        楚飞扬略想了想说道:“《绒花》。”

        顾槿宁闻言,点了点头说道:“你还是这么喜欢老歌。”这首歌虽然在前几年刚刚被收入专辑正式发行,但是这首歌第一次被唱出来却是在很多年之前了。

        这首歌的歌词听起来虽然很柔软,但是让人有一种力量。

        顾槿宁有时候下部队也会和老师前辈们一起合唱,或者自己单独唱。

        是一首很好的歌。

        “你知道,我一向喜欢听你唱歌的。”与宋俊浩不同,楚飞扬几乎不通音律,虽写得一手好字,但是有顾槿宁在旁边,他总会显得很憋屈,因为顾槿宁的毛笔字写的比他好,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她是两只手都可以同时写毛笔字的人,然而楚飞扬不行。

        楚老爷子曾经这样评价自己的孙子:“以前总觉得自家的孩子是最好的,可别人家的女儿嫁进门来之后,会发现自己的孙子什么都不如人家,两个人交手,只能勉强打平,手写毛笔字,不如人家姑娘,唱歌就更别提了,写论文,当然也比不上人家姑娘。”这段评价,反正一直都在。

        不过对于这种评价,楚飞扬一向都是不怎么在意,对他来说,哪怕他什么都比小丫头差,只有小丫头在他身边那就是最好的,而且他向来都是死人堆里摸爬滚打惯了的,又是男人。

        虽然不比他们家的小丫头,这死人堆里摸爬滚打儿之后,仍然能够通晓多国语言,并通舞艺,几乎没有什么是她不会的。

        那人家父母都是从小培养的,这点他当然比不了。

        顾槿宁在讨论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一直会这样评价自己:“要不是当初徐老把我放进部队,我现在应该会是个小有成就的外交官,而不会是现在这样一个让人有些闻风丧胆的教官,或是在舞台上的演员。”

        的确,她出生在一个外交官的家庭,如果不是因为当年那一份意外的通知书,她会一直如父母所希望的那样,像普通的学生那样,过完大学之前的所有学习生活,然后在大学读外交专业。

        毕业之后,能够成功地考到与外交有关的专业单位。

        谁料想这条路预料的是挺好,可是刚一开始就出现了岔子。

        顾槿宁独自违背了父母的意志,并且几乎在父母都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成功的通过了当年的训前测试成为了当年数以万计的人员之中,最终留下的那十二个人之一。

        至今她的父母仍然搞不懂,当年那么困难的选拔测试,甚至是有伤亡率的选拔测试,只是靠一些运动来锻炼身体的女儿是怎么在那里留下来的?

        要知道当初她的父亲之所以同意她去参加这个训前测试,完全就只是为了让她锻炼身体。

        对她这个从小就学习声乐和舞蹈的人来说,身体的柔韧度很重要,但身体的健康也许是比所谓的柔韧度是更加重要的。

        结果这一试不要紧,女儿回不来了,路都走偏了。

        她当然知道自己是靠什么留下来的,只是她不能告诉父母而已,如果告诉了父母,只怕自己的父母都会把她当成怪物吧!

        对她来说,进了部队是个岔子,进了部队五年之后,从地方军区转到国家级军方艺术团,这又是个岔子!

        不过还好,后来她虽然潜心学习音乐,但是在参加完正式的高考,填报高考志愿时,她并没有让父母失望,填报了云京大学的大学的法学外务系,在已经完成了国立音乐学院的本科课程和学位的情况下,她和普通的学生一样,走进了大学法学外务系的大门。

        那年,她十九岁。

        彼时,在这所华夏国的顶级学府,法学与外务还没有分家。

        虽然在别人原本应该读高中的时候,她在加入艺术团的同一年以艺考和笔试满分的成绩。考入了国立音乐学院声乐歌剧系,成为了当时班上年纪最小的学生,不过这并不影响她在学院里的学习。

        顾槿宁原本就是国立音乐学院的优秀毕业生,而且还是在另有工作和学业的情况下用几乎三年的时间完成国立音乐学院本科五年课程的人。

        当她的高中同学,在高中毕业后投考了国立音乐学院,并且在24岁时大学本科毕业时,与她同岁本该同级的顾槿宁,却完成了连续四场的不同剧目博士论文汇报演出,博士毕业。

        所以不仅是演唱就连钢琴伴奏,这一点对她来说也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准确的来说,这对于每一个从国立音乐学院毕业的学生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

        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她经常会自弹自唱,有时候自己唱给自己听,调节自己因为繁重的工作经常有些糟糕的心情,有时候唱给家人听,他们也很喜欢。

        再加上楚家是军人世家,家里的老爷子和楚飞扬的父亲还有叔叔们,更是上过战场,打过仗的,这样的家庭,对于军歌和军旅歌唱家会更青睐一些。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102/102658/351763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