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豪门重生之宋氏长媳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能不能不娶那姑娘?

第一百三十六章 能不能不娶那姑娘?

        一转眼,宋俊涛已经在监狱当中,整整四天了。

        看样子是他想错了,因为在这四天当中没有人来看他,自然也没有如他想象的那样,有人来把他放出去。

        看来他是真的想错了,可他实在不明白自己被抓进来这么多天,家里为什么一点都没有动静呢?好歹应该来看看自己呀,可是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来。

        其实不是他们家里没有人来找过,希望能够见到他,而是来了根本就找不到这座监狱到底在哪儿,更别说有人进来了,这个监狱很不起眼,但是真正要知道它在哪里,是很男的就算有人知道这个地方,但是绝对想不到这个地方是个监狱,而且是那么大的一座顶级监狱。

        找不到,自然也不会有人进了这种监狱,如果能够轻易地被他们那种人知道在哪里,那只能证明是有人传了消息给他们,而这种事情一旦发生,顾槿宁要开始整顿麾下了。

        她之所以要把宋俊涛放到这里来,就是赌,赌没有人知道这儿到底是什么地方,也不会有人把消息透给宋家,毕竟人是她抓的,要从她的手上把人捞出来,或者知道监狱到底在哪里,简直有如痴人说梦,不到一定的级别,而且不分管一定的领域是绝不迟知道的。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这句话,在这里实践的淋漓尽致。

        一旦这里的位置和具体的作用遭到泄露,那就不是换一批人那么简单,而是这个监狱都得整体搬迁。

        其实是人未必不知道这个地方,只是不知道这个地方,究竟由谁管,只是有的人不知道她究竟在哪里工作,她主管的究竟是哪一方面,她所要抓人,一般又会把人放在哪里?

        不知道,这些自然就找不到了。

        而在另一边,不同于被关在监狱之中得某些人,其他人的生活照样在继续。

        夏明瑶已经在开始准备节目的第三次彩排了。

        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人告诉她节目是不是落选,所以应该到现在为止,她还是安全的。

        不对,不是安全,是还有保障。

        “教授就是教授啊,研制出来的药就是有用,你看看这才几天,这是这么大的淤青都已经消退了,想来我们也真是奢侈,那个时候肆无忌惮的拿教授的药做药物实验,那可是一大瓶一大瓶的被用掉啊,她也真是一点都不心疼。”夏明珂看着姐姐已经恢复如初的双臂,略微有些羡慕的说道。

        “她要是真心疼,就不会让你们这么肆无忌惮的拿她的心血去做各种各样的实验了,而且还是失败居多的实验,她要是真的心疼啊,那早跟你们急了!”夏明瑶拿起一瓶药膏,准备涂在指甲上。

        对于自己的老师,她虽然没有了解的多深,但是对于她这个人她是知道的,虽然有的时候交的时候会很严厉,但是他很会克制自己的情绪,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发火,一旦她发火就代表着她的怒气已经积压到了一个点,那么现场的人估计就得完蛋了。

        “姐姐,你等会儿!教授这个药可是给重伤员做手术时候才用的,就是用来进行骨骼增生的,你这么直接涂在指甲上真的好吗?你忘了教授,临走时说的话了?”夏明珂见他拿起药膏,就直接往手上涂,连忙说了一句。

        “对哦!我险些忘记这个不能直接用了。”听妹妹一提醒,夏明瑶这才想起来。

        “可是我也没有问老师,这个到底要怎么弄啊,这个要比例不能随便用的吧?否则要是不好了,那怎么办?”忽然想起来自己没有问药物的比例。

        “姐姐,你要不要现在问问她?”夏明珂问道。

        “现在吗?恐怕她现在还在上班吧?这个时间合适吗?”夏明瑶有些迟疑,毕竟她也知道顾槿宁现在在什么单位,现在这样冒失的打电话过去,如果对方正在开会或者在做其他的什么事情,并不很好啊!

        “那你现在上不上药啊?”夏明珂问道。

        “上啊!”夏明瑶低头看了看自己断得可以的指甲,理所当然地说了一句。

        “那你知道药物的比例吗?”夏明珂问道。

        “不知道啊!”这回答,仍然是很随意。

        她确实是不知道。

        “那不就结了吗?”夏明珂忽然有种诡计得逞的感觉。

        夏明瑶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些回过味来了:“你这丫头,故意的?”

        “我是不是故意的?你上不上药啊到底,要上要就赶紧打个电话,要不然再过一会儿她就回家了,谁有空接你电话呀,人家家里事儿一堆呢!”夏明珂显然是有些不高兴了,她忽然发现这姐姐越来越墨迹了。真的是越来越墨迹了,鬼知道她是什么情况。

        “好好好!”夏明瑶被她弄得没有办法,只能服输了,这个妹妹要是折腾起来,虽然没有三妹那么难缠,但也差不了多少。

        只能就这样给顾槿宁打了电话。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也正凑巧,顾槿宁刚刚开完一场会,在间歇休息的时候,秘书按惯例将她的手机拿过来,然后开机。

        在平时工作或者开会的时候,她们按照有关的规定,手机都是关机以后,交到保管室统一保管,等到开完了会,就可以把手机领回去查一下,是不是有什么没有处理的电话或者事情,但是第二次开会的时候,又得把手机交回去,这是规定。

        顾槿宁这里刚刚开机,就有一个电话打进来了。

        她看了一眼,顺手把电话接起来,说道:“瑶瑶?你有事吗?”

        夏明瑶把电话打过去,没想到真的通了,她还担心会关机什么的。

        于是赶紧说道:“是这样的,我现在要用您给的药,给指甲上药,那个不是做骨骼增生的时候用的吗?这个涂在指甲上比例应该是多少?”

        顾槿宁闻言,想了想说道:“那个药膏是浓缩的,如果你一定要用的话,最好是1:50,一克的药膏,五十克的水,你可以去问你妹妹要那种药勺,就是她们做实验的时候量取药物的那种,两头都可以用到的那种勺子,小的那头差不多,就是0。5克或者一克的,这个要看勺子的规格了,你问一下你妹妹吧!然后你让她用那个量杯,去量一下水,最好是我给她们上课的时候做实验用的那种,如果没有的话,家里用净水器净过的水也可以。”

        “哦,这样啊!”夏明瑶点了点头。

        “上药的时候,用棉签或者医用酒精在每个指甲盖上,上一次就够了,如果,药物有剩下的,你可以倒掉不要,如果你想要留下来每天用的话,把那个量杯密封起来,放在冰柜里面,要用的时候再把它化开来就好了,反正你有那么大一瓶,要用的时候随时调也可以。”顾槿宁笑着说到。

        “矮油,那我可不要那么浪费。”夏明瑶隔着电话筒略有些夸张的说道。

        “对了,最近都忙着,有件事我还不曾问你,宋家最近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顾槿宁忽然想起了一件事。

        “目前好像是没有,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人还没出来,总是会让有些人心情不太好的。”夏明瑶回答得有些保守,因为她确实不太清楚,情况已经和当年不太一样,甚至出现了很大的变动,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然而,电话那头的顾槿宁却说:“行了,那我心里有数了。”似乎这么一点信息对她而言已经是足够了。

        顾槿宁原就是做情报分析出身的,夏明瑶说得虽然不明确,可是如她所说,只要那个人还没有被放出来,那么宋家就一定还会有再次动手的可能。

        现在,如果她有这个时间可以继续等。

        “行了,你赶紧上要去吧,我这儿要开会了,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挂了。”顾槿宁说道。

        夏明瑶赶紧说自己已经没事了。

        “1:50,看来我要找你帮忙喽!”夏明瑶笑着说道,于是这两姐妹就开始忙开了。

        而夏明瑶出事之后,明晶就紧急把黎元霜叫了回来。

        之前明晶气的想要给女儿换个助理。

        但后来想想,这也不是人家的错。

        黎元霜为自证清白,也为避去嫌疑,也曾经提出要接受司法调查,以确定自己是否和那些人有牵连,但是被夏明瑶给拦住了,她不喜欢随便怀疑别人,虽然她不再像当年那样那么轻信别人,但是在这个世上除了父母姐妹,只有三个人,她是最信任的,一个是丈夫,一个是顾槿宁,另外一个就是这助理了。

        因为当年无论情况如何变化,她们都一直在自己的身边。

        黎元霜对她很忠诚,自己可以很放心的把一些事情交给她,而顾槿宁就更别说了,自己的老师,当年虽然不常露面,可是一直都在帮助自己。

        “已经是第四天了,儿子还没出来,你不是说,你会有办法的吗?那么为什么四天了,儿子还没出来?”儿子迟迟不回来,段雅感觉自己都快崩溃了。

        虽然家里还有一个儿子在,可是毕竟那个儿子才更让他牵挂夜来那个儿子在外并没有回家,二来,从小自己的长子都显得相当的老成,好像并不需要自己操太多的心。

        只有小儿子和小女儿需要自己多多操心,自然从小就是为他们俩操心惯的。

        “你急什么,不过就是这两日的功夫了。再过一两日这儿子就能出来了,你这急什么,天天跟这儿哭哭啼啼的,你这像什么样子,你不嫌烦我还嫌烦呢!”看着妻子哭哭啼啼的,宋平华显然是有些受不了。

        女人就是女人,就知道哭出点事就知道哭,一点想法都没有。

        真够烦的!

        “你有本事,能把儿子哭的那天,记得给我哭回来,那你就接着哭,否则你别在家里给我哼哼唧唧的,烦都烦死了!”

        “你……!”面对丈夫毫不留情的斥责,段雅一时有些说不出话,就像一口气堵在那里,却又是满腹的委屈。

        “我不是为儿子担心吗?难道你不为儿子担心了?要不是你出的那种馊主意,儿子怎么会被人抓进监狱里头去。这都一年到头了,你说儿子被抓进去,谁心里好受啊!感情进去的不是你儿子!”段雅一时气急,说起话来,也不见得有多少分寸。

        “你……”宋平华也有些被气着了,他在家里一向都大男子主义惯了,自然就只有别人顺着他的?现在这个年纪哪有他顺着别人的道理?为了救儿子,放下身段去求顾槿宁他就已经感觉很怄了。

        被气着了之后,一时之间他就有些缓不过劲儿来,伸手就想打。

        这一幕,正好被从房间出来的宋俊浩看到,他赶紧来到父母中间,省的这两个人真的打起来。

        “爸妈,你们这是做什么?有什么事不能好好商量啊,非得动手?”

        “你弟弟还没回家,我不过跟你爸哭诉了几句,他就要打我!”段雅一时之间委屈极了。

        一听到母亲说两人吵架的原因,宋俊浩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黯淡。

        “你以为我要打她?整天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我已经够烦了。再说要不是你要娶那个谁,这个家至于被弄得鸡飞狗跳吗?”宋平华显然是气还没消。

        宋俊浩显然是有些猝不及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火头居然朝他来了。

        更让他感到意外的是,母亲居然也转过脸开始求他:“儿子,咱们不娶那家姑娘了好不好,只要你不娶,就没有这事儿了。你弟弟也不会现在还在监狱里,求你了,妈求你了!”

        “我不过是要娶我心爱的女孩儿,这有什么错?我们清清白白,她也清清白白,这不过是男女恋爱,每个人生命当中都会发生的事情谈的对了,自然就要娶进门来,怎么到了你们的眼里什么都是我的错?”宋俊浩觉得简直不可置信。

        他们的错,为什么要他来承担?

        怎么什么错在他们眼里都不是错?

        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家人从来就不会承认错误,而只会把这个错误往别人的身上推。

        这么简简单单的事情,他们怎么就看不明白,这么简单的事情为什么总是要弄的那么复杂,明明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可是到了谈婚论嫁有时候总是会被掺杂一些爱情以外的乱七八糟的,各种各样的因素。

        让他一直都觉得不可置信。

        现在连母亲都是这样,仿佛在母亲的眼里,为了避免弟弟为自己做出的事情付出代价,甚至可以牺牲他作为哥哥的爱情。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怎么就能说出那种话,又不是两家有非常重要的利害冲突。

        又不是到了一定要他放弃自己的爱情,来保全整个家族的时候了,又不是这种情况,为什么一定要逼他呢,再说这种事情出了以后,夏家这两位,还可不肯把自己的女儿交给她,还是个问题搞不清楚,因为这件事情对他有所成见,那他就真的很惨了。

        这件事情又怎么是他放弃娶瑶瑶能够平息的了得呢,这种事跟男女之间的爱情有什么关系?已然是涉及到刑事和司法的问题,这就是有关于司法的,跟个人私情之间没有任何的关联。

        ------题外话------

        写这个觉得快要分裂了。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102/102658/3517634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