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圣少女的烦恼[综] > 245.最后的救世主

245.最后的救世主

        感谢大家的喜欢,  可以的话,  请到晋江文学城支持正版哦。  《盖亚》是一款以超真实魔幻人生体验为亮点的全息游戏。游戏建立了一个虚拟的自演算的魔幻世界,  玩家会随机投生在不同种族,  不同家庭。除了性别和真人一致,连名字和长相都是根据玩家的AI父母随机决定的。进入这个世界,就仿佛进入了真实的人生,  游戏角色死亡,  就要重新投生而无法复活这个角色了。

        我在《盖亚》里投生到了一个天族的贵族家庭,可以说运气非常好了,  经过几年的沉迷游戏不可自拔,  我从法师学院毕业,  成为法圣,成为天族圣女,  又在圣魔之战中成为盟军领袖,  可以说一路虽然不乏波折,但也是一步步走向人生巅峰了。

        在战况失利时,  我作为盟军领袖选择用自己的身份特殊技能发动禁咒与魔君同归于尽时也是做好心理准备的。说实话,  芙兰这个身份在游戏里已经是最顶尖了,  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可玩性不太高了。如果这个角色死亡,说不定我也能被逼着回归现实世界的生活了。就算还想玩下去,芙兰这个层次的角色转生后也能因为前世的贡献和实力而得到很大的益处。只是这个身份的关系让我有些舍不得,  因为一旦转生,  那些朋友和父母都和自己无关了。不过一旦战争失败,  无论NPC亲友还是玩家朋友势必还是没好下场。所以我还是决定为了胜利而牺牲这个角色了。

        万万没想到,在我的意识因为禁咒发动而恍惚后,没有回到登陆空间,而是到了这里,英灵殿。

        我竟然因为是牺牲了自己,拯救了大陆的救世主而成为了英灵!我差点以为这是游戏的彩蛋了,但我很快意识到不是了。记忆中那些数据化的技能如刻印般烙印在心里,那一条条咒语,一行行符文,一个个法阵,仿佛自己真的拿出全部的心力学过似的。我甚至不用系统翻译就会了大陆通用语,天族古语,精灵语,龙族语。那一行行字符,一串串发音鲜明的让我无法自欺欺人。

        我有些迷茫,不清楚自己到底是那个意外穿越的网瘾少女,还是只是有着那个网瘾少女记忆的一个虚拟角色芙兰。

        我,真的是我以为的我么?

        思绪若浮空的青烟,丝丝袅袅空茫无归处。

        芙兰靠在王座上,好不容易才收敛心神。

        通过和盖亚意志的沟通,芙兰也稍微明白了些现在的状况。芙兰因为献身救世和传奇的法术水平成为了英灵殿中的一员,但却和其他的英灵有些不同之处,这似乎和芙兰所在的位面有关。她这种特殊的英灵身份使她在英灵王座的规则中有一些可以钻空子的地方,也让她能够通过改变一些规则的细节而拥有有限的自由。

        是的,自由,有了自由才有达到目标的条件。

        对于一般的英灵而说,时间和空间对他们没有意义,他们也是不能随便降临的。一般情况下,只有魔术师在一些特殊条件下通过秘术召唤并回应,才能通过通道降临现世。他们大多数时间不过是在这英灵王座上,作为盖亚意识的守护者和力量。

        英灵降临现世后,会与召唤者结为契约关系,召唤者以魔力供养英灵,是为御主master,手上出现三枚令咒,能够补充魔力或命令英灵。而英灵则成为servant,受制于魔术师的魔力。御主的三枚令咒用尽,将失去控制英灵的能力,无法阻止英灵返回英灵王座甚至噬主行为。当然,一旦英灵的魔力耗尽或被杀死,也将返回英灵王座。

        而这样的情况是不令芙兰满意的。

        首先,芙兰并不想做任何人的仆人,无论召唤者是高贵还是低贱,是国王还是乞丐。再者,芙兰希望尽可能多的被召唤降世,只有这样,才能增大找到记忆中她那个世界的概率,弄清自己的情况。而魔术师或拥有魔力的人才能召唤自己的话,被召唤的机会太少了。作为法圣级法师的芙兰本身拥有大量的魔力储存和精准的控制力,并不太依赖召唤者的魔力水平。

        鉴于此,芙兰钻了自己召唤规则的空子,细微的改动了应召条件。

        我倾听所有人的声音,不分高低贵贱,男女老少,魔力高低。

        我会回应需要帮助的人,哪怕他身坠深渊,只要他心怀光明。

        我会完成他三个在我能力之内的愿望,以令咒为凭。

        我不为其上,亦不在其下,除令咒之愿外,彼此独立。

        改完规则,芙兰感到空间微微一震,似有抵触,但最终仿佛默认般归于沉寂。

        轻呼一口气,芙兰放松般靠回椅背。没等多久,几声幼女断断续续的低泣和呼唤浮现在她的脑海。芙兰后背一懔,虽然不知道是何人,又有何所求。但这幼嫩的哭声让她这个新手英灵如坐针毡。

        ‘看来我还是有一颗人心呀,不知道其他的英灵是什么情况,本该消逝的亡灵还会因他人的哀痛坐立不安么?英灵化对情绪和心境有影响么?是会保留生者时的性格,变成传说传记中的人格,还是增加了神性?

        但我还似记忆中的我呀,软弱的,坚强的,好胜的,犹豫的,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我呀,一个这样复杂的,纯粹的人类呀,不是什么圣女,什么救世主,什么大法师,我只是一个爱打游戏的网瘾少女呀!’

        芙兰一边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边准备好装备就打开通往现世通道,向着低泣的方向降临。

        来的人是这几年骑士团里的后起之秀莫德雷德,他身材虽不高大健硕,但身手灵活,天赋出众,很受骑士团前辈的看重。只是这人有些奇怪,总是身穿铠甲,头戴头盔,几乎没有人见过他面具下的样子。

        阿尔托莉亚因为格妮薇儿的事不太喜欢这个人,但她为人公正,作为理想化的王,她不会因为私人的喜好就对莫德雷德有不公平的待遇。

        “陛下。”莫德雷德走上前,对着阿尔托莉亚恭敬地鞠躬行礼。

        ”请起吧,有什么事么?“阿尔托莉亚平静地问道。

        莫德雷德有些犹豫,又好像下定决心般开口道:”陛下,我听说您留了高文爵士监国,并有让他作为您继承人的意思。“

        阿尔托莉亚微微皱眉,反问道:”这件事与你有什么关系么?你只要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

        莫德雷德被阿尔托莉亚说的一愣,随后便开始解除扣在脸上的头盔。当头盔被莫德雷德拿下时,反而变成了阿尔托莉亚愣在了当场。

        面具下,是一张长的和阿尔托莉亚极为相似的脸。

        莫德雷德看着阿尔托莉亚惊讶的脸色,有些得意的说:“我认为我比高文更有资格成为您的继承人。他只是您的外甥,而我是您的儿子!”

        阿尔托莉亚直接被气笑了:“就算你和我面貌相似,我如今不过二十多岁,怎么会有你这么大的儿子?”

        莫德雷德咬了咬唇,解释道:“我确实是您的亲生子,我的母亲,是摩根勒菲女爵。”

        阿尔托莉亚恍然大悟:“王姐呀,原来她拿了我的血液做了这种事!”她有些复杂地看着眼前这个青年,与其说是自己的儿子,不如说是自己的复制体。

        阿尔托莉亚沉思片刻,说道:“那么你确实算是我的儿子。”她看向莫德雷德变得有些欢喜的脸,接着说:“但是,我不会承认你的身份,更不会让你做我的继承人。”

        莫德雷德仿佛被雷劈了一般,高声问道:“为什么?我不是您的儿子么?我不应该更有资格么?您连王后都没了,哪里还能来一个继承人,我不是最好的选择么?”

        阿尔托莉亚面色一沉:“你没有资格提她!那件事的始末,你和你母亲最清楚不过!”

        莫德雷德面色惨白,微抖着嘴唇问道:“就因为这样么?因为我赶走了您的妻子,您就否认了我!”

        阿尔托莉亚冷漠地回答:“不是这个原因,不选择你,是因为你没有王者的器量!”她顿了顿,接着说:“想留在卡美洛就留着吧,现在,回到你的岗位上!”

        莫德雷德踉踉跄跄地离开了,只留下阿尔托莉亚看着她的背影,面色复杂。

        ----------------------------------------------------------------------------

        临行之前,梅林找到了阿尔托莉亚。

        “阿尔,这次我不会跟着你去东征了。我有一个疑问,在你临走之前希望得到你的解答。”

        阿尔托莉亚很尊敬梅林,特别是芙兰为阿尔托莉亚解开心结后,她对梅林再也没有之前那么抵触了。她看着梅林鲜少会那么认真的脸,便也认真的点头:“请问吧,梅林老师。”

        梅林看向阿尔托莉亚腰间的佩剑,赞叹道:“这是誓约胜利之剑吧,真是卓越不凡的工艺,被归为圣剑也不为过了。”

        阿尔托莉亚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把剑解了下来,一边递给梅林一边说:“您知道的,誓约胜利之剑,转轮胜利之剑,还有无毁的湖光都是芙兰的作品,也是她留给我最珍贵的宝物。”

        梅林点点头,用手轻柔的抚过誓约胜利之剑金蓝相间的剑鞘,又把剑还了回去。

        看着阿尔托莉亚重新把剑系回了腰上,梅林突然问道:“阿尔,如果我问你,宝剑和剑鞘必须选一个,你会选哪个?”

        阿尔托莉亚一头雾水,不明白梅林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诚实地答道:“虽然它们对我来说同样地珍贵,但一定要选的话,我选择宝剑。只有拿着它,我才能继续战斗下去。”

        梅林听到阿尔托莉亚的话,眼中仿佛闪过无数的幻象,他不由得捂住眼睛,微微踉跄地向后退了两步。

        阿尔托莉亚见状,伸手想要搀扶梅林,有些担心的问道:“梅林老师,你怎么了?”

        梅林稳住了身形,重新站直,回答道:“不用担心,我没事。”他停顿片刻,接着说:“阿尔托莉亚,我要回阿瓦隆了。”

        阿尔托莉亚闻言一愣,反问道:“你说什么?”

        梅林看着阿尔托莉亚,认真地说:“我是说,等你出征后,我就要回阿瓦隆了。”

        阿尔托莉亚呆呆地看着梅林,问道:“为什么?是我哪里做的不对么?芙兰离开了,现在你也要离开。为什么?”

        梅林勾起他那让人熟悉的轻浮笑容,回答道:“那当然是因为小阿尔已经长大了呀!你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王了,我也已经完成我的使命啦!”梅林嘻嘻的笑着,接着说:“但是,我还有一个约定没有完成哦。我答应过一个人,等我完成辅佐你的使命,就回到阿瓦隆等她。我可不希望她找到了地方,而我这个东道主却失约了呀!”

        阿尔托莉亚抖了抖唇角,什么都没问,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梅林却突然弯下腰,认真地盯着阿尔托莉亚的双眼。

        “阿尔托莉亚,最后答应我一件事。”

        “你要随身带着誓约胜利之剑的剑鞘,绝对,绝对不能弄丢它!”

        ———————————————————————————————————

        就在亚瑟王东征的过程中,叛逆的骑士莫德雷德在卡美洛散布亚瑟王已死的谣言,并联合一部分军队发动了叛乱。

        远在法兰西的亚瑟王听到这个消息,带着自己的亲卫部队仓促回国,没想到,却被莫德雷德带领部队拦截在了剑栏之丘,一场惨烈的内战就此展开。

        最终,英勇的亚瑟王用□□桶穿了莫德雷德,却也被逆子的临终一击造成重伤。

        阿尔托莉亚用□□撑住不断下坠的身体,半跪在地上。战场上寂静无声,遍地是干涸的血迹和残肢,只有残破的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

        阿尔托莉亚大口喘着粗气,看着西方通红的夕阳,觉得自己的眼皮也沉重起来。恍惚间,空中的光点满满聚集,最后汇聚成了一个只会出现在她梦中的景象。

        “芙兰…”

        阿尔托莉亚感觉芙兰迎上自己,不顾满身的血污,把自己轻拥在了怀里。

        “芙兰,我要死了么?你是来接我的么?”阿尔托莉亚轻声地问道。

        芙兰并不回答,只是有些埋怨地说道:“不是让你随身带好剑鞘么?怎么还是弄丢了!”

        “对不起,芙兰,对不起。”阿尔托莉亚气若游丝。

        芙兰叹气:“先别说话了,我不会让你死的。”说这,芙兰轻轻地凑上前,一个蜻蜓点水般地吻落在了阿尔托莉亚满是乱发的额头上,发动了天族种族技能里最高级的治愈术。

        ‘秘技·大天使的呼吸。’

        这个治愈魔法需要耗费大量的魔力,但只要施术对象还有一口气,都能满血复活。

        浅金色的光翼从芙兰身后展开,她轻柔地托着阿尔托莉亚的脸颊,身体仿佛悬空般浮起。

        氤氲在周身的光芒中,阿尔托莉亚的脸色一点点变得红润,逐渐变得健康起来。

        阿尔托莉亚看着身前轻扇着光翼,梦幻不似真人的芙兰,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

        “芙兰!”

        芙兰凝视着阿尔托莉亚,轻声说:“抱歉,阿尔托莉亚,这次,我真的要离开了。”

        说完,美丽的身影化为一个个光点,慢慢消失在阿尔托莉亚的视野里…

        看着手中最后握住的一把浮动的光点逐渐变得空空荡荡,阿尔托莉亚噗咚一下跪在了地上,两行泪水从满是血污的脸颊无声的滑下。最后,赶来的援兵看见的就是毫发无伤的亚瑟王跪在剑栏之丘黑褐色的土地上,捂着脸,痛苦的哭嚎。

        在哭什么呢?阿尔托莉亚不知道,是死伤殆尽的战友,是臣下的背叛,是东征的毫无结果,是芙兰的离开,还是,自己逝去的…无望的感情...

        ------------------------------------------------------------------

        阿瓦隆的高塔上,梅林面无表情地看向窗外,白鸟从窗前飞过,为他带来风的信息。梅林打开手里的罗盘,罗盘的指针开始走动,最后一圈一圈地转着,永不停歇。

        法兰西的城堡内,兰斯洛特收到了卡美洛的书信,心头一紧。他打开精心收好每天都会检查的木匣,里面放着的小袋子已经失去了闪烁的光芒。

        ------------------------------------------------------------------

        最后的最后,卡美洛的亚瑟王最终还是没有挺过他的第十年,在一次平叛中身受重伤,命不久矣。

        此时的她身边只剩下最后一位圆桌骑士。

        阿尔托莉亚微笑着安慰贝狄威尔,看着他满脸的泪水,告诉他死亡不过是自己的归途,自己并不害怕。

        “贝狄威尔,还有一件事就拜托你了。”

        “等我死后,我想葬在阿瓦隆,所以当仙子们来接应的时候,把我的尸体和誓约胜利之剑交给她们。”

        “也许,我的墓碑和白骨,能在阿瓦隆等到她…”

        十年沉渊复仇,十年功成名就,二十年的恩怨爱恨,悲欢荣辱,最终烟消云散。

  https://www.65ws.com/a/102/102657/337254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