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圣少女的烦恼[综] > 166.不欢而散

166.不欢而散

        此为防盗章。

        过了一会儿,  神殿的表演结束,  轮到国王祝词,  在吉尔伽美什刚走到祭台前准备说话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台下传来。

        “请等一下!”

        一个披着白斗篷的身影越众而出,  戒严的士兵们像吃错了药似的对他进行了放行,让他站在了直面吉尔伽美什的广场上。

        站在祭台前的吉尔伽美什因为这意外的打断有些不快,随即又有些兴味地看着台下这个胆敢冒犯自己的人。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打断本王的祭神仪式,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罪过吗?”

        台下的白袍人轻轻地掀开了自己的兜帽,漏出了亚麻色长发和精致秀美的容颜。

        “是你?!”台上的吉尔伽美什眉头紧皱,  这张脸自己还是很熟悉的,  他曾在自己的王宫里做了将近五年的侍卫,  实力不错,  容貌也让人印象深刻。而且,  在那件事之后,  这张脸更是被自己深深刻在了心里,每天都扎几十遍小人。

        站在台上的吉尔伽美什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他高声命令着卫兵:“来人,把这个打断仪式,  冒犯国王的罪人拖下去,关进牢房!”

        一队卫兵向恩奇都的方向跑去,  却在接近恩奇都的地方奇怪地掉头朝向了另一边。

        吉尔伽美什看着台下怪异的场景,  心里有了些明悟。他扫向外围围观的人群,  喊道:“芙兰!我看见你了!”

        同样披着斗篷的芙兰叹了口气,  越众而出,站到了恩奇都的身边。

        吉尔伽美什看到这个场景,心中的怒火烧的更加旺盛,他冷哼一声,傲慢地说道:“怎么?本王不派人捉拿你们,你们倒是自己送上门了。我亲爱的老师,你今天出现在这里,又是为了规劝我么?!”

        芙兰回应道:“吉尔伽美什,我和你说过,我已经没有资格教训你了,自然会有人来收拾你。”她转头看向恩奇都,说道:“有资格规诫你的人在这里。”

        吉尔伽美什大声笑了起来,嘲弄地说道:“就凭他,区区一个侍卫有什么资格教训本王?!”

        芙兰直视着这位傲慢的王者,慢慢地说道:“就凭他,是,你,的,锁!”

        话音刚落,一旁站着的恩奇都身上浮现出一层淡淡的光芒,他亚麻色的长发在若隐若现的光芒中变成了罕见的青绿色,浑身的气势失去了法术的压制,神之力与自然气息冲天而起,强者的气势向四周蔓延。

        吉尔伽美什的面色一下子凝重起来,他的红瞳里光影幻灭,万象浮生,一瞬间推断出了恩奇都的身份。

        “这是,针对我的,诸神造物,天之锁!”

        但傲慢的王者连神明也没有几分畏惧,又怎么会为区区一个神造之物感到胆怯,他大声笑着,跋扈张扬:“天之锁?哈哈哈哈,你要规诫我么?”

        恩奇都依然面色柔和,声音恬淡:“正是,就由我亲手挫正你的狂妄。”【1】

        吉尔伽美什依然一脸桀骜,迈步走下高台,在恩奇都前方十米处站定。他一脸兴味的打量着恩奇都,嘴上却对芙兰说:“怎么?老师您也要参与么?”

        芙兰微微一笑:“你们的对决,我无意掺合,我来这里,只是想旁观罢了。”说完,芙兰召唤出法杖,握紧高大华美的十字法杖,猛一敲击地面。

        精美繁复的法阵从法杖的底端蔓延,向周围扩散开去,霎那间形成了直径上百米的圆,半透明的光罩从法阵上浮现,迫使外围的人群纷纷后退,把这片地方留给中间的那三个人。

        芙兰勾起嘴角:“好了,请开始你们的表演。”说完,她足尖点地,身体轻盈如风地向后掠去,停在了阵法的边沿,再抬手一挥,光幕从阵法上升起,形成了浅金色的防护结界。

        结界中央的两个人对峙而立,宿命之战,一触即发。

        ----------------------

        恩奇都与吉尔伽美什的战斗持续了好几天。

        最开始,两人只是使用格斗术缠斗在一起。一段时间的交锋后,并没有分出胜负的两人开始使用武器,恩奇都自然是将自身幻化为各种各样的武器,而吉尔伽美什则是掏出了他开辟的空间里收藏的武器。持有武器的两人更加猛烈地交战起来,战斗的余波向周围扩散,多亏了芙兰布置的结界才没有对外围造成太大的破坏。毕竟,这附近不只有神殿,也有围观的市民。

        最开始,芙兰还能津津有味地旁观两人的决斗,随着对战时间的拉长,芙兰不免觉得乏味,就连围观的市民也对这场对决兴趣不大了,虽然他们围观的初心大概是想看他们暴戾傲慢的王吃瘪。

        芙兰先是打发走了围观的普通市民,叫他们各忙各的,不用在这里等待了。然后送走了各级官员和神殿的祭祀,让他们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去,别在这里傻站着了。

        再之后,王宫的近侍总管给芙兰送来了厚厚的一大摞泥板,说这是王堆积了三个月的政务。在芙兰无语的眼神中,一队近侍在芙兰的面前摆上了长桌和凳子。

        看着周围的人恳求的眼神,芙兰无奈地拿起了刻刀。

        等芙兰处理完吉尔伽美什堆积的政务,召见了几个大臣,应付了几个求见的贵族,结果结界里的两个人还没有打完。

        无奈的芙兰又开始应付一波又一波给她送温暖的侍女们,温柔美丽的金发女孩们一会儿送来各色的水果,一会儿送来甘甜的酒水,一会儿又送来各种精致的佳肴。没多久,芙兰面前新添的好几张桌子上就堆满了各色的美食。

        在芙兰委婉拒绝了要给她奏乐献舞打发时间的一众歌姬舞女后,又将注意力转回了结界中的两个人。

        两人的战斗应该到了尾声,在芙兰的视野里,整个结界中插满了吉尔伽美什乱扔的武器,而这些武器大多被恩奇都破坏了。

        芙兰心中不由吐槽:‘这种乱扔武器的战斗方式是什么打法?可真是浪费呀。’

        另一边的恩奇都也好不到哪去,他的衣服将近完全破碎,构成身体的泥土被打碎在地上,整个人看起来也狼狈极了。

        最后,吉尔伽美什的武器与力量都濒临耗尽,他瞪着恩奇都,突然仰天长笑,然后失去力量向后倒去。另一边的恩奇都半跪在地上,大半被泥土构成的身体都已破碎,只是强撑着自己不倒下。

        不知道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说了什么,让强自支撑的恩奇都也放弃强撑,和吉尔伽美什一样轰然倒地。

        芙兰打开结界,绕过一地乱七八糟的破损武器和泥块,走到了两人身边,居高临下地俯视这两条咸鱼。

        芙兰挑起眉头问道:“终于打完了?谁赢了?”

        倒地的两人都不说话。

        仰躺的吉尔伽美什勉强勾起嘴角,戏谑道:“怎么?你还想车轮战不成?”

        芙兰听到吉尔伽美什的话,面无表情地举起了拳头。

        躺到在地的吉尔伽美什慢慢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疼痛的降临。

        半晌,并没有预计中的疼痛传来,反而是头顶传来轻柔地拍抚。

        吉尔伽美什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睛,视线里,心心念念的女人蹲在自己的身边,温柔地看着他,一只手轻柔地抚摸他满是灰尘的金发,像在安抚一个受伤的孩子。

        “好了,发泄完情绪就不要再闹脾气了。你也是个大人了,不要这么任性。不管你想做一个怎样的王,乌鲁克是你的权利,也是你的责任。之前是我不好,以后我不会再干预你的选择了。”

        吉尔伽美什觉得自己的眼睛莫名变得酸涩,他强忍住这股情绪,不想让自己在她面前失态。

        一向高高在上的王者仰躺在地上,他盯着芙兰,勾起的唇角莫名有些苦涩:“芙兰,你真是。。。我见过的最。。。可恨的女人!”

        吉尔伽美什重新闭上了双眼,苦涩酸楚涌上心头:‘也是我。。。最放不下的女人啊。’

        芙兰不再理躺平的咸鱼王,到旁边拉起了恩奇都,使用治愈术复原了恩奇都破碎的身体。

        “怎么样,感觉还好么?”芙兰看着周围散落的泥土,有些忧心忡忡地问。

        恩奇都点点头,回答道:“没问题,已经复原了。”他看了一眼周围的泥土,接着说:“别担心,泥土对我来讲,只是消耗品。”

        芙兰无语:‘这是什么原理?不讲守恒的么?’

        但芙兰还是掏出一件白袍,扔到恩奇都身上:“赶紧换上,这裸奔的习惯跟谁学的?”

        恩奇都乖巧地接过衣服:“。。。哦。”

        芙兰又走到吉尔伽美什旁边。轻轻地踢了这条咸鱼一脚:“喂,别装死了,需要我给你治疗么?”

        吉尔伽美什睁开自己血红的眼睛,盯着芙兰:“你爱治不治!”

        芙兰内心翻了个白眼,平静地说道:“哦,那你继续躺着吧。”

        结界消失后,王宫的近侍总管和近卫们试探着向他们这边走来,芙兰向他们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来。

        看着近侍总管,芙兰说道:“我已经逼宫成功了,现在我说了算。首先,王宫里那些侍女,想离开的可以离开了,王的那道诏令取消。给她们一些补偿,钱从王的私库里出。另外,找几个人,把你们的王抬回他的寝殿,再叫巫医来。”

        随后又看向侍卫长:“你去通知兵营和工程营,所有被强征入伍和修建工程的市民和贵族可以回家了,从现在起他们自由了。”

        近侍长和侍卫长看向地上的王,见王虽然清醒着,但并没有插话反对,就没什么顾虑地纷纷领命离开。

        芙兰转过身,看向仍然躺在地上的吉尔伽美什,和蹲在他旁边好奇地戳着吉尔伽美什的恩奇都,内心一阵无语。

        芙兰叹了口气,接着说:“算了,不能真把他扔在这儿,恩奇都,你把吉尔抱回寝殿吧。”

        恩奇都乖巧地点点头,一个用力就把吉尔伽美什打横抱起。

        “!!!恩奇都,你做什么?!快放我下来!”被横抱着的青年王者气恼地满脸涨红。

        芙兰看着一米七几,温婉秀丽长发白袍的恩奇都,公主抱着一米八几衣着暴露满身肌肉的吉尔伽美什,这奇异的场景让芙兰觉得有些伤眼。

        芙兰扫过吉尔伽美什的脸,不怀好意地说:“很好,恩奇都,就这么送他回去吧。”

        阿尔托莉亚又将视线移到了正在进行测试的青年身上,他身材高大,穿着银白的轻甲,一副骑士打扮,但还是能看出他衣服是由贵族才能穿的贵重衣料所制,应该是出身高贵。他有一头灿烂的金发和蔚蓝色的眼睛,让阿尔托托莉亚不由得联想起芙兰。这青年虽然看着高大健美,但神情举止都充满了少年人的活泼,给人感觉像是才成年不久。

  https://www.65ws.com/a/102/102657/337251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