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阴阳旧事 > 第23章 影楼

第23章 影楼

        我仔细看了看那张照片,再看看季雅云,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和一支笔。

        季雅云明白我的意思,接过笔在本子上快速的写下了‘我愿意’三个字。

        我撕下写字的那张纸,反过来和照片上的字对比,笔迹九成相似。

        那三个字就是季雅云写的。

        我问她当时为什么要写这三个字,她却茫然回答不上来,只是惊恐的浑身颤抖。

        我又看了看那张照片,除了季雅云本人和那三个字,其它景物都像是被裹在浓重的暮霭中一样朦朦胧胧的。

        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觉得这种虚化有点不必要,照片中的暮霭似乎在遮挡着什么东西。

        我左右看了看,找出一把小巧的瑞士军刀,低声对季雅云说:“你帮我挡着点,我把锁弄开,我们进去看看。”

        季雅云“嗯”了一声,却把手伸进包里,拿出一把钥匙给我。

        “影楼的钥匙我有一把。”

        我无语……

        影楼的一楼接待厅同样是硬朗的美式风格,原木的柜台,简洁的真皮沙发,利落中带着一丝冷清。

        我四下打量了一眼,不经意间一回头,吓了一跳。

        门后有人!

        仔细一看,不禁失笑。

        那就是一幅放大的巨幅照片,上面的人和真人差不多大小,乍一看,还以为门背后藏着两个人呢。

        看清照片上的人,我不禁一愣,回头看了看季雅云。

        这居然是一幅婚纱照,男人约莫三四十岁,高大俊朗,气宇轩昂。

        女的身披婚纱,脸上透露着满满的幸福,正是季雅云。

        “你连婚纱照也放在店里?”我有点好奇。

        季雅云白了我一眼,“谁会把真正的婚纱照摆在店里做陈设?”

        “呵,也是。”我马上想起来,她的工作就是模特。

        “我可还没结婚呢。”季雅云补充着说道,似乎对我的唐突有些不满。

        我耸耸肩:“这男模挺帅啊,你们倒是很相配。”

        季雅云咯咯一笑:“可别瞎说,这是小红的老公。”

        凌红的老公?

        我嘴上没说什么,心里却有点犯嘀咕。

        照片是固定在墙上,长期陈设的。

        凌红是影楼老板,婚纱照的女主是自己的闺蜜,男主是自己的老公…

        就算是为了广告效应,这女人的心也太宽了吧?

        我指了指柜台上的台式电脑,“你上次在莲塘镇拍的照片在电脑里吗?”

        季雅云摇了摇头:“应该没有,我的照片大多是小红亲手替我拍的,她喜欢用老式的机械单反。”

        “那原始的照片应该在哪里?”我问。

        “上次拍完照没多久,我就出事了,也没来看,如果洗出来了,应该在……”

        季雅云熟络的走到一个柜子旁,拉开抽屉拿出一本影集。

        我走过去,见抽屉里全是影集,随手拿起一本翻开。

        “我去,这一抽屉全是你的照片?”

        季雅云边翻影集边点点头:“嗯,都是小红帮我拍的,我也有一份。”

        说着,合上影集,“没有。”

        “冲洗照片的暗房在哪儿?”我问。

        “在三楼。”

        “去暗房看看。”

        季雅云说:“我没有暗房的钥匙。”

        我说:“先上去看看。”

        上了二楼,我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二楼和大多数影楼一样,是室内拍摄室。不过这里的布景怎么让人感觉这么不舒服呢?

        我走到一面布景前。

        这是一幅欧式贵族豪宅的内设客厅,猩红的地毯一直从布景延伸到脚下。

        脚边就是一张复古的欧式沙发。

        站在巨幅布景前,就好像真的置身在一个贵族的客厅里似的。

        可是这布景,怎么就…就让人感觉很奇怪呢?

        我说不出这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索性不去想,叫季雅云直接上三楼。

        上了两阶楼梯,我忍不住又回过头,看了一眼那面布景。

        季雅云也转过身,“怎么了?”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

        “咣当!”

        忽如其来的一声闷响,吓得我猛一哆嗦。

        季雅云“啊”的一声惊叫,本能的扑进我怀里。

        响声是楼上传来的,三楼有人!

        我顺手抓起拐角处的一个金属摆件,抬头大声问:“有人吗?谁在上面?”

        没人回应。

        “平常三楼住人吗?”我低声问季雅云。

        “三楼是有间休息室,可大门是从外面上锁的。”

        感觉温热的气息拂面,低头一看,才发现季雅云整个人都贴在我怀里,两人的距离已经到了呼吸相闻的地步。

        “会不会是没关窗户,风吹的?”季雅云又小声说了一句,才发现彼此间的距离已经到了暧昧的地步,连忙松开抱着我腰的一只手,往后退了半步。

        “上去看看。”我把她拉到身后,一手拉着她的手,一手握着沉重的摆件。

        三楼更像是普通的两居室,除了一个小客厅,就只有两个房间。

        一间的房门开着,是个小休息室。

        另一间外面挂着黑色的帷布,墙上有个‘闲人免进’的牌子,应该就是暗房。

        所有窗户都关着…

        想到刚才那声闷响,我和季雅云对视一眼,暗房里有人!

        我大声喊了两声,没有人回应。

        掀开暗房的帷布,是一个不到半米的小过道,然后就是一扇门,门上居然插着一串钥匙。

        我过去敲了敲门,里面依然没回应。

        我伸手去摸钥匙,眼前忽然一暗,整个人都陷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

        “底片不能见光的。”季雅云在我身边小声说。

        我去,这时候她居然还想着保护底片…

        好在我已经摸到了钥匙,轻轻一拧,门开了,门缝里透出一道暗红。

        “里面有人吗?”

        我又问了一声,见还是没回应,干脆把门推开。

        里面除了一片血一般的暗红,空无一人。

        我松了口气,估摸着是把钥匙落在门上了,真是自己吓自己。

        我也懒得再去想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走进暗房,刚看了一眼夹在绳子上的照片,身后忽然又传来“咣当”一声闷响。

        接着,就听“吧嗒”一声,然后就是“哗啦”拔钥匙的声音。

        我反应过来,急忙去拉门,果然被锁上了。

        “谁在外面?”我大声问。

        “谁啊?是小红吗?我是雅云!”季雅云声音发颤。

        我拉了拉她的手,“不用怕,肯定是有人在搞鬼。刚才那下响,就是暗房门关上的声音。”

        门被锁上,我反倒没那么紧张了,那肯定是人为的。只是不知道那人刚才躲在哪儿,又为什么要把我们锁在屋里。

        我松开季雅云的手,又去看照片。

        洗出来的那一组照片是一对陌生男女的婚纱照。

        我拿起一张透光卡,对着红灯逐张看上面的底片。

        看了没几张,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大对了。

        转过头,就见季雅云挨着我,表情显得很局促,呼吸也有点不稳。

        我很清楚她为什么会这样,尽管只是底片,两人也都看出底片拍的是什么了,那是一对男女在…只是姿势不同罢了。

        “你同学这影楼还接这种活啊?”我随手把透光卡放在一边,想去拿另外一张。

        不经意间,看到一个抽屉开了一条缝,里面似乎有照片。

        我拉开抽屉,果然是一沓洗好的照片,而且就是季雅云在莲塘镇拍的那一组。

        两人一张张翻看着,翻到其中一张,顿时都愣住了。

        这张照片并不是在莲塘镇拍的,而是在一个卧室里。

        照片上有一男一女,正在光着身子做那回事。

        看清那对男女的模样,我就把一沓照片都甩在了桌上。

        “卧槽……当我什么都没看见!”

        那女的我一眼就认出来了,就是此刻正挨着我的季雅云。

        男的我起初觉得眼熟,一回想就想起来了,一楼婚纱照的男主,凌红的老公!

        季雅云先是目瞪口呆,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忽然冲我用力的摇头,“不是我,那不是我!”

        不是你还能是鬼啊?

        鬼!

        我猛一激灵,再看看季雅云,眼泪汪汪的,实在是只有委屈和惊恐,没有半点被撞破J情的羞耻。

        “啊!”

        她忽然尖叫起来。

        狭小封闭的暗房里,尖叫声显得格外凄厉刺耳。

        “你叫什么啊?”我捂着耳朵皱眉道。

        她指着桌子,哭道:“你快看,快看!”

        顺着她手指一看,我顿时愣住了。

        照片被我甩在桌上散开,她指的是其中一张照片。

        那张照片和楼下橱窗里的照片一模一样,只是没有虚化过。

        照片里,季雅云依旧是那副纯真灿烂的笑容。

        然而,就在她的身后,还紧贴着一个盘着头,穿着旗袍裙服的女人!

        那女人的样貌居然和她一模一样,嘴角却挂着一抹阴森怨毒的笑。

        这笑容很快和我脑海中的另一幅诡笑重叠,这个女人,是石棺里翻出的那具女尸!

        “徐祸,怎么会这样啊?当时水里只有我一个人的!”季雅云抱着我的一条胳膊,明显是崩溃了。

        “咚咚咚!”

        外面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季雅云吓得一头扑进我怀里,把脸埋在我胸前,整个人哆嗦的像筛糠一样。

        我急忙想推开她,她却不肯撒手。

        我只好绕过她抓过一个牛皮纸袋,手忙脚乱的把照片和几张贴了底片的透光卡一股脑塞进袋子里。

        刚做完这一切,门“嘭”的开了……

  https://www.65ws.com/a/102/102438/335545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