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骜纹 > 第二十九章 赌城

第二十九章 赌城

        布风拿着包裹,道谢后,就离开了。

        刚走出去没几步,项子明就匆匆地追了上来“布风”

        布风停下脚步“怎么了?”

        “麻烦你了,你再跟我回去一趟吧”项子明脸色有些凝重“我方才问过家父,家父说那日他与往常一样画完画后突然觉得身体一冷,接着就病重了。至于这几日为何突然迷上了画女妖,家父却说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突然感觉有灵感,就抬手画了”项子明顿了顿“我觉得家父不像是在说谎,要不……你再随我去看看?”

        “也好”布风答应了。毕竟收了人家不少礼物,这点忙还是应该帮的。

        布风随项子明回了家,见老人已经可以坐起来了。伸手一搭脉,脉象比前几日平稳了不少,布风心中明白,昨晚的事没做错,就是那几幅画搞得鬼。

        项子明出去给父亲抓药,让布风留在家里跟父亲好好聊聊。

        “听子明说,你叫布风?”老人咳嗽几声,微笑着看着他“多亏你相救,老夫才能保住一条性命啊。”

        “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布风一边谦虚着,一边偷偷观察老人的眼睛。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要看清一个人,最好是直接观察他的眼睛。

        仔细观察之下,老人虽然已经有些虚弱,但是眼中的平和善意与身上的正气却是无法掩盖的。

        由此看来,即使老人真的有幻化的能力,也应该不会是有意使用的。心怀不正的人,伸手不可能会有这种温和的正气。

        想到这里,布风的心已经放下了一半。只要不是老人主动做的事,那么最后就好收场。

        布风一边和老人寒暄,一边思索着接下来的对策。很快,布风就有了主意。

        “老人家”布风沉吟片刻后,尽量委婉地说出了自己的要求“我听子明说,您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画那些女妖?”

        “是啊”老人脸上露出了困惑的神色“我个人也不喜欢那些太细腻的画,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这几天,我观察了一下,发现您近日的几副作品,有……有些问题。这些可能跟您的病情有关。所以,晚辈冒昧地请您……能否再作几张类似的人物画?也好让子明放心。”

        “当然可以”老人很爽快地答应了。布风扶着老人来到桌前,铺好纸,研好墨。老人沉思片刻,提起笔来,刷刷点点,很快,几副作品就完成了。

        有两个身材妖娆的女子,还有一名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书生。一共三幅画,布风小心翼翼地收下,又将老人扶回床上

        。

        老人画完后似乎有些累了,与布风又聊了几句,很快就睡着了。

        布风拿着画走出房门,项子明一脸焦急地迎上来“怎么样?”

        “事情尚无定论”布风神色严肃“今晚,我们在院子里,看看这些画。这样才能判断,到底是鬼魂在作祟还是令尊的特殊能力。”

        项子明接过布风手中的画翻了翻“也好。”

        在二人的攀谈中,夜幕很快降临了。项子明给父亲做了饭,便和布风一起来到院中。

        布风将三幅画挂在院中的一棵树上,并与项子明躲在一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

        一人盯两个时辰。等到项子明顶着黑眼圈把布风叫醒,天已经快亮了。

        然而,一夜无事。三幅画依旧是那三幅画。院中也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还好”布风打着哈欠起身“这样……至少可以证明,这些事情不是令尊导致的。以后你们也不用担惊受怕,该干什么干什么就好。”

        “那这些事情是……”

        “我认为,只是些外来的鬼魂而已……”布风想了想说道“趁令尊体弱之时,借令尊之手作祟,才导致他老人家病重的,如今邪祟已除。这事只是偶然而已,让令尊以后多保重身体即可。”

        “好”项子明感激地点点头“这几天给你添麻烦了,子明在此谢过。”

        布风摆摆手“言重了。”

        项子明深深地看了布风一眼“我知道,再给你礼物你一定不会收……无以为报,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个消息。你出了我家,向东走七十里,有一个豆腐坊。那里实际上是最近墨雨宗私下开办的一个赌场。奖品相当丰厚。你如果有兴趣的话,不妨去碰碰运气,说不定……”

        “赌场?”布风心中一动“你确定吗?”

        “确定。你只要告诉那个卖豆腐的,说是墨雨宗请你来的,他们会带你去。”

        “好的,谢谢你”布风拿起包裹转身就跑。

        布风先回了药店,将包裹安顿好,叮嘱白何一定要看管好这个包裹。随后,马不停蹄地奔去了那个豆腐坊。

        一推门,里面一张条案,上面摆着不少豆腐。墙角处还放着一个石磨。

        条案后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听到门响,男人一抬头“买豆腐?”

        “咳咳……”布风清了清嗓子“墨雨宗请我来的。”

        “哦?”那男人有些狐疑地上下打量了布风一番“怎么会请这么年轻的人……算了,你跟我来吧。”

        一边说着,男人一边走到石磨边,推着磨杆顺时针转了两圈,又逆时针转了一圈。随着一阵碰撞之声响起,石磨旁边的一块地板突然裂开,裂缝中,是一个向下延伸的台阶。

        “您请”男人想着布风微微鞠躬。布风犹豫片刻,把心一横,几步走了下去。

        随着头顶的地板缓缓合上,布风适应了一阵黑暗,便向前方有光的地方走去。

        拐过一个弯,布风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真是别有洞天啊。里面的装横用金碧辉煌来描述丝毫不过分。

        金碧辉煌的大厅,摆了不知多少张看上去木料相当考究的桌子。穿插期间的侍者都端着酒,或者一些骰子之类的赌博用具。

        “这位爷,您玩点什么?”旁边过来个年轻小伙子,一脸谄媚地看着布风。

        “先说说,奖品是什么?”

        “嘿嘿,您今天来的可是凑巧啊。今天,前三名的奖励可是最丰厚的一天。别的不说,悄悄跟您透露一句”小伙子凑近布风耳边,压低了声音“第一名的奖品,可是我们墨雨宗珍藏多年的秘笈哦!”

        “秘笈?”沉稳如布风,此刻眼中也亮了起来。布风很清楚,一个门派所珍藏的秘笈,那可必定是珍品中的极品啊。

        “得了,您玩点什么?骰子?还是赌点别的什么?我们在那边有个场子,您赌马,赌狗,怎么玩都行。”

        “就骰子吧”布风也恢复了镇静。他也明白,这事,终究得靠运气。

        “好嘞,您这边请”布风被带到一个桌边。

        “三位爷,这儿加个人”那小伙子笑着跟桌边原本的三个壮汉说道。

        “行,加就加”一个壮汉打量布风一眼,瓮声瓮气地说道“小子,会玩吗?”

        布风听出了他语气中的不屑,微微一笑“当然”

        那壮汉斜了他一眼,掏出了一张纸“我押一百两银子”

        其他两人也不甘落后,纷纷拿钱“五十”“九十!”

        布风咬咬牙,看来,这第一场不拿点好东西出来,今天就算白来了。一伸手拿出一个匣子,打开“我没钱,押点东西吧,百年老参,行不行?”

        几个壮汉有些惊讶地看着他“行啊,当然行。你,过来”

        先前那个小伙子赶紧凑过来“爷您说”

        “骰子,你给我们摇。我们押的可不小,你可留神别出什么岔子。

        “是,是”小伙子急忙将两个骰子放进骰盅“老规矩,一二三四五为小,七八九十十一十二为大,六是……”

        “行了行了,哪那么多废话”一人不耐烦地打断了他“开始吧,我押大”

        “小”“大”

        “我押六”布风心一狠。

        “哟,看不出来啊?小子还押冷门?”

        布风没说话,小伙子确认之后,手里便飞快地摇了起来。

        “二……四……,是六!您三位输了”小伙子脸上的表情也是相当震惊。

        布风吐出一口气,如释重负地笑了。

        毕竟,那棵人参是布风从药店里带出来的,总得换给人家。

        转眼间,就收了二百多两银子。布风又惊有喜,而那三个壮汉则铁青着脸走了。

        他们为了立个下马威,把全部身家都押上了。

        “您随我来”小伙子收起了脸上痞气的笑容,严肃了不少。

        布风又连着换了七八张桌子。没有一个桌子能撑过布风的四个回合。

        布风一边玩着,一边怀疑地看看自己的手。

        开挂了?

        几个时辰后,半个大厅已经被布风一人清扫一空。

        若不是身旁的小伙子带了几个赌场的人跟着,恐怕布风已经被剁碎了

        。

        当然,布风也有输的时候。

        但是以他横扫半个大厅所赚来的财物,就算是百八十场,布风也输得起。

        最终结果,就是四个时辰之后,布风在全场所有人惊艳的目光中。怀揣着数不清的银子银票,以及一本武功秘笈,潇洒离开

  https://www.65ws.com/a/102/102382/408614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