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倾尽风华之美人吟 > 058如何处置?

058如何处置?

        此时另一边,梁亦辰正快步朝着大梁皇帝的御书房走去,路上他挥了挥手示意黑目上前,随后见他微微低头在黑目耳边低语了几句。

        “殿下是说那日那人就是她。”

        黑目一听,面上一喜,原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竟然就这样被殿下轻而易举的发现了端倪。

        要说这发现也是有原因的,那日梁亦辰坐在马车中并没有露面,而人在眼不得视物的情况下这听觉自然就异常的灵敏了,更何况这梁亦辰还是个有武功的人。

        而黑目他们当日身处嘈杂的人群之中,只着急着寻找那人的身影反而忽略了声音。

        “只是那人竟是皓月郡主的侍女。”黑目想到那女人是瑞安王的下人,语气似乎有一些踌躇。

        “哼,那又怎样,不过就是一个贱奴!”

        一想起那日与自己作对的竟然是身份卑贱的奴婢,梁亦辰的眼中怒火四盛,恨不得立刻结果了她。可是眼下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梁亦辰一脸冷笑着握了握手掌。

        贱人你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的!

        当梁亦辰到来梁皇的御书房时,有两个挺拔的身影已经矗立在内了,分别是逸王梁亦朗和中侍郎萧墨锦。

        他眯了眯眼目光极快的扫过两人,随后快步上前,将长衫掀起跪立在地,双手作辑高呼,“儿臣参见父皇,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正厅中央的位置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正是大梁皇帝梁烽,穿着绣着龙腾图案的明黄色长袍,彰显着那至高无上的尊仪整个人散发出一种威震摄人的气势。

        虽已是上了年岁但依旧风采不减,剑眉入鬓,想必当年也是一个英俊不凡的男子。

        只是那眼底有些隐不去的青影,显得格外的颓乏憔悴。

        “平身吧。”一出口倒是一道浑厚的嗓音,“今日朕召见吾儿与萧侍郎前来,是想与诸位一同商议对这胡王当如何处置。”

        此时这御书房只他们四人再无他人,连平日里侍奉的宫人太监都不在,显然是因为要谈些机密事宜,屏退了左右。

        梁亦辰眸中眼珠转动,极快的观察了一番身侧的二人,只见萧墨锦一如往常一身锦蓝色衣袍淡然自若的站在那处,面色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而老三则是一身朝服恭谦的垂首聆听的模样。

        他不由嗤鼻率先上前拱手道:“回禀父皇,儿臣以为应当处死胡王,以绝后患。”

        在他梁亦辰的眼中,胡国不过是个小小的弹丸之地,既然抓住了他却不立刻杀了他还将人带了回来,这萧墨锦还真是妇人心肠啊!

        梁皇一听,那双浊浊的老眼射出一丝精光,这梁亦辰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甚至正符合他的意思,只是如今这时局令他不得不深思熟虑。

        偶后他又望向下方垂目沉吟的萧墨锦询问道:“萧爱卿,你是怎么看的?”

        只见萧墨锦缓缓抬起头,朝着梁皇淡淡拱手道:“微臣以为,此人不可杀。”

        “哦?此话怎讲?”梁皇半眯着眼睛盯着他。

        太子战死胡国他心里自然不悦,对那胡王就如眼中钉肉中刺,可犹记得数月前萧墨锦带回那人时曾言简意赅提及过,说现下各国蠢蠢欲动,胡国内部亦有窥觊之人,胡王还杀不得。

        “陛下圣明,如今天下大势看似明朗平定,实则暗藏波涌。胡王此人骁勇善战,治军有方,若是杀了他,想必大梁必受其余下党羽的群起而攻之,而周边各国虎视眈眈未必就不会暗中伺机而动,欲得渔翁之利。如此种种,故,杀了此人得不偿失。”

        萧墨锦欣长的身姿挺拔而立,清润的嗓音侃侃而谈,一番真知灼见的解答析精剖微,言之成理。

        梁皇闻言面色有些凝滞,目光一沉轻微的点了下头。

        他心中其实是明白的,这些年随着他们这一辈的掌权者逐渐的老去,新兴起的年青一代中不乏有能力出众的佼佼者,他们亦是各个雄心志志,野心勃勃。

        静默片刻,梁皇又向一旁一直还未出声的梁亦朗问道:“亦朗,你说说看法。”今日他召见他们二人一同前来,也是想探探他们二人对着如今局势的看法。

        梁亦朗上前一步,恭敬的拱手对梁皇一拜,恭谦的回答道:“回禀父皇,儿臣赞同萧侍郎的观点。”

        此言一出,另一旁的梁亦辰眸中一凌,面上浮上一丝鄙夷的神色来,在他看来这个老三还真会溜须拍马。

        即便那萧墨锦说的有几分道理,想堂堂大梁还会怕了不成!

        梁亦朗自然没有看到皇兄脸上的嘲讽之色,他继续说着,“儿臣以为,这小小胡国凭借自身之力多年盘踞一隅自然有其特别之处,以至于数月前多次围攻而不入。所以现下对这胡王义渠伏的处理更需谨慎。”

        “那照你们的说法,既然这人杀不得,那该当如何呢?难不成还要放了他不成!”

        梁亦朗话音刚落,梁亦辰就开始发难,他不似他们那样瞻前顾后也有几分胆识,梁亦朗那巴结萧墨锦而与他作对的言论令他十分不爽,当即反驳道。

        “既然人是萧侍郎带回的,想必他已有对策。萧侍郎,你说呢?”梁亦朗无视梁亦辰语气中的不善,喊着笑意转而问向萧墨锦。

        上方坐着的梁皇眼眸半阖着,在几人身上扫来扫去,这才开口,“既然爱卿早有见解,何不赶紧说来听听。”语气深沉晦暗不明,似有隐隐不满之意。

        萧墨锦面色淡然,沉吟片刻道:“皇上明鉴,身为大梁臣民自当为陛下分忧。微臣以为若是这胡王是自愿留在大梁,还欲与大梁结两国之好,这与外与内自是再好不过。”

        其实萧墨锦的话说的隐晦,但是他知道深居皇位深谙此道的梁皇自然会明白期间深意。

        且不论这胡王是不是自愿留下,就论这说如何说,还不是看这梁皇的一张嘴,只要他到时候圣口一开对外昭告胡王归顺,只要不杀了他就可以寻机徐徐图之,亦或是梁皇有办法真的让胡王诚心归顺。

        “说的倒是轻巧,这胡王又岂是会轻易归顺的人。”梁亦辰闻言不由嗤鼻。

        可梁皇却同他不同,此刻他眸中沉浮,明显在想些什么,但是眼底的一丝跳动显示他听完那一番话后的喜色。

        “皇上雄才大略,自会有办法。”只见萧墨锦面色从容漫不经心似的轻声说了一句话,带着一丝若有如无的恭维。

        “哈哈哈!爱卿果然不愧是大梁第一奇才,惊才谋略深得朕心啊。”座位上的梁皇此时哈哈大笑起来,心情似乎忽然变得极好。

        显然他是听出了萧墨锦的话外之音,既然杀不得要留下那人他也自然有办法挫他锐气。

        要是他真心归顺倒也是件好事,若他不予亦是作为牵制各国和胡国国内局面的工具,只要义渠伏没死那些忠于他的部下自然不敢轻举妄动,果然这才是最高明的对策。

        一番商议,事情谈妥后三人退出了皇上的御书房。

        各自回府的路上,梁亦辰面色冷寒,对着梁亦朗没好气的说道:“哼!不知何时三弟和萧侍郎这般要好了,竟然一个鼻孔出气了?刚刚大殿中还真是同气连枝啊。可本王如今这一看好似并不是这样啊,三弟莫不是剃头担子一头热了。”

        出了御书房后,萧墨锦便一个独自走在前面,而梁亦辰与梁亦朗则落于后面。

        看着萧墨锦那并没有欲与梁亦朗多言的样子,梁亦辰冷笑着讥讽道。

        “呵呵,弟弟只是做好分内的事情,还无需皇兄这般替我操心。”梁亦朗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面色冷漠也没什么好脸色。

        梁亦辰一听,从鼻孔中重重的哼了一声,衣袖一甩,在萧墨锦身边时又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快步朝前离去!

        这次商谈过后,一直被关押在天牢内的胡王义伏渠后被秘密的放了出来,并被人转移进了皇宫某处宫殿中。

        ------题外话------

        文文快要2P了,看文的小可爱们给我点动力啊?要不冒个泡也好?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102/102375/373128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