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倾尽风华之美人吟 > 002胜利or失败?

002胜利or失败?

        偌大的擂台下,喧嚣的人群似乎遭就无比难耐,各个在空中挥舞着拳头并大声叫嚣着。

        终于在一声声毒蛇,毒蛇,狂龙,狂龙的呼喊声中,决斗的主角上场了。

        此时,双方早就准备就绪,脱衣上台,狂龙看着盛风华毫不掩饰他眼中的杀机,嘴角喊着讥讽的笑意,肌肉堆砌的身体和凶神恶煞的脸无不在挑衅着。

        单单从肉眼望去,两者的差别不可谓不大,有如天差地别。在那些押赌狂龙胜的人眼中,瘦小的盛风华在魁梧的狂龙面前仿佛一个小丑一般。

        可是胜者之所以为胜者,也因为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毒蛇的灵活多变的打法和一击便重的凶狠也是很多人见识过无数次的。

        所以不管结果会是怎样,这都是一场地下拳坛历史上不可多得的战斗,能见识到这场对决的疯狂赌徒,寻求刺激的双眼更加的张狂。

        随着一声哨声响起,擂台中央性感扭动的拳台宝贝们很快的就退了下去。决斗开始了!

        毒蛇红色的拳套和狂龙绿色的拳套在裁判的示意下象征性的碰了下,接下来便是忘却生死的相拼。

        只看到狂龙快速的移动到盛风华的身边,展开双拳位于头前,随即凶猛的抛出一计左摆拳和右摆拳,拳拳生风。

        盛风华见状,眼疾身快,很是灵活的躲开了。次般只是双方试探性的探视,都没有使出什么看家式的本领和展开实质性的进攻。

        但是盛风华已经了然,这个狂龙果然不是一般的人物。只带着六分的拳风就是这样的强烈。

        心中一动,盛风华决定改变策略,既然不能就这样强硬的直接对上,但不如先以躲闪为主。然后在伺机选择机会给予对方致命的一击。

        接下来狂龙多次的进攻都被盛风华巧妙的躲开了,双方就这帮如猫抓老鼠般的纠缠了半个小时。

        台下的观众此时已经有人受不了了,他们花钱就是来寻找刺激的,不见血的挑逗怎么能够令他们满足呢。

        各样的嘘声充斥在耳边,到了中场休息时,盛风华组织内的老大们按奈不住了,他们在场边对着盛风华大声的斥责着,训斥着她怎么变得这么的胆小,让她去正面迎接狂龙进攻,不然即使是赢了也休想拿到应得的那部分钱。

        盛风华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走上台去,只是她不知道的是,那些权利的拥有者们竟然让接下来的比赛在没有休想时刻,就这般无休止的直到分出胜负为止。

        接下来的比赛仿佛进入到白热化,狂龙并不是一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他看出了盛风华的意图,没有进套反而处处谨慎,并没有出现丝毫的纰漏。

        一击鞭腿侧踢打在刚硬的肌肉上深痛,狂龙鄙视一笑随即一拳极为凶狠的右勾拳从下而上重重的袭来。

        生生的打在了盛风华的左肋骨上,只听到咔的一声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因猛烈的撞击她口中感到阵阵腥味,然后便是一大口的鲜血吐了出来,她人也被打倒在了地上。

        这时场下的人群好像疯了一样一阵阵的狂笑,“哈哈,垃圾,去死吧,毒蛇。”也有盛怒的人们用这各种难听恶心的语言让她站起来。

        密不透风的进攻和一次比一次重的拳头如雨般砸下来,凶恶的对手眼中浓浓的杀机,疯狂的敌人更加疯狂的看客,这里俨然成为了地狱,充斥着各种各样的人性百态。

        盛风华感觉她的眼睛渐渐的模糊,入眼处的世界也只有了一种颜色,红,血红色,红的刺眼!一滴一滴的鲜血从她的额头处渗出,不一会儿地上便是鲜红的一片然后在他们各种的踩踏下变成污渍一片。

        刚刚脑袋受到的攻击让她险些晕了过去,但是世界好似突然安静了,那些喧嚣停下了只剩下阵阵的嗡嗡声。

        眼前的人影渐变渐多,两个三个?她狠狠的摇了摇头,慢慢的那些人影终于成为了一个那就是大笑的狂龙。

        直到现在人们已经认为这会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比赛了,原本那个战无不胜的毒蛇竟然在狂龙潮水般的进攻面前根本没有还击的能力。

        突然,人们看到又一次被打倒在地的毒蛇突然一跃而起,抬起手臂用那个征战无数次的拳套抹了一把嘴角的血,然后露出了一抹奇异的笑容。

        是时候了!

        狂龙此时也正好看到,他心中一惊这个对手果然与众不同,如此的耐力非同寻常啊,也庆幸自己果然没有情敌,时时高度警戒着。

        忽然,原本一直处于下风的毒蛇展开了凛冽的攻击趋势,拳拳带风,脚脚凶猛。

        不仅如此他的进攻在密不透析中还能够灵活多变。宛如一条真正的毒蛇犀利狡猾时刻准备最厉害的一咬。

        猛的,人们看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一幕,毒蛇有如尖刀般的利腿以一种常人根本不可能达到的角度猛的踢向狂龙。

        然后又忽的变幻体位狡黠往下一扫,狂龙此刻因时时警惕而略显僵硬的下盘来不及变化位子,就这样生生的被盛风华凛冽的利脚扫倒在地。

        她没有给他任何喘息的机会袭身向前,剪刀般的双手缠上狂龙同样僵硬的双肢,不出片刻只听到咔吱两声脆响,粗壮的双臂就这样被生生的折断了。

        只见狂龙脸上无比痛苦的扭曲着,撕心裂肺般的疼痛还没有呼出口时。

        盛风华又是一计翻身来到了他的头前,攥满此刻全身的气力劈向人体最为脆弱的脖颈处,又是咔嚓一声利响,湍湍鲜血大口大口的从狂龙的口中淌出来。

        这时的他已经喊不出声音了,一直到死他仿佛都没有明白为什么他最后会输的这般惨,突兀的眼球就那样爆出来,根本没有办法闭上,原是死不瞑目。

        一切发生的太快了,看客们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全部都惊呆了。他们甚至还没有准备好比赛就已这样的结果而结束了。

        现在擂台上就只站着那个目光冷漠如毒蛇般的“男人”,她深不可测的实力让此时整个地下拳击界都感到震惊。

        “啊!毒蛇!毒蛇……”清醒过来的人群中爆发了震天般的呼声,这场无与伦比的对决让渴望刺激的人群达到了疯狂的巅峰!

        三日后~

        终于在陈医生高超的医术下,盛风华总算是捡回来了一条命,醒来后脑海中仿佛还回荡着那个高挑男人带着关心的叮嘱。

        身体各项机能损伤很是严重,需要好好的调养几个月,还必须每天用他教会给她的针灸古方自行调理。

        好在她赢下了这最为艰难的一场战役,组织答应她给一段休息的时间。

        这一日,盛风华带着这些年她终于攒够的钱坐车来到一处很是平常的小区旁。这正是她以前的邻居李凌搬入的新家。

        她甚至是带着有些雀跃的心情去敲李凌新家的门铃,之前李凌告诉了她新家的地址,但是因为这一年来她为了尽快赚够李凌哥出国的学费,她日日拼命的训练接受一场又一场的决斗。

        过程自然不足为外人道,其中的艰辛与痛楚也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

        这次是她时隔一年的光景再次来见她心中唯一的阳光——凌哥哥。

        呼吸着没有血腥味的清新空气,看着街道上各个年龄段人们脸上明媚的笑容,此刻的盛风华仿佛有一种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的错觉。

        吱呀的一声轻响门已经被打开,一个面色略显伶俐的女孩站在门口带着探究的目光望着正低着头愣神的盛风华。

        “你是谁?!”女孩很是果断的声音响起。

        盛风华一楞抬起头来,却看到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女孩正直直的看着自己。

        李凌的新家有一个小小的院子,时刻她和这个女孩正站在这个院子的门口。

        盛风华可以看到一粟阳光从女孩的背后照射过来,映照着她大半边的侧脸显得格外的明媚动人。

        相较于她此刻有些红肿的眼睛和青红交加的脸,她有些不自然的缩了缩脑袋。

        “我找李凌哥。”她有些慢的说明了来意,声音有些沙哑,不像她这个年龄段女孩该有的柔软动听。

        可那双犀利如鹰般的眸子不由自主的盯上面前的女子,风华的目光带着探究甚至还有不悦。心中暗暗想着,如今这个女孩会是谁呢?好像从来没有听李凌哥提起过啊。

        难道是……

        见风华用一种狠厉的眼神望过来,女孩一顿但是随即面色一沉,同样带着怒气的反问道:“你又是谁?”

        在盛风华还没有来得及深想的时候,女孩的问题又一次响起了。她没有回答盛风华的反而语气更加的凌冽。

        多年的杀戮生涯本就铸成了盛风华异常的冷静,刚刚才升起的那点自惭形秽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她正视着那个女孩的眼睛,一字一句冷冷的说道:“你又是谁?!这里是李凌哥家,让开,我要进去找他。”

        说完打开女孩拦在门上的手臂,径直的走了进去。她记得李凌哥说过随时都可以来找他,他还说过他想去x国留学,以后定居在那边然后在把她接过去看看。

        所以她一直为这个美好的梦想奋斗着。这个世上也只有和他在一起,她才会觉得有阳光洒在自己的身上,才会觉得温暖,才会觉得自己是活生生的活在这世上的人。

        “啊,好痛!”身后的女孩发出了很大的呼痛声,不多会屋内的人都跑了出来。

        盛风华最先看到的就是一年多没见的李凌,他似乎又长高了不少,人也更加的英俊了。

        可是李凌似乎没看到她这个进了屋的大活人一样,匆匆的跑到那个女孩身边。一脸关切的问着她,那温柔的语气盛风华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

        “依依,怎么了,你手臂怎么了?”男人关切的目光里满是柔情,好似心爱的宝贝被人弄坏了般。

        随即那个叫依依的女孩愤愤的说道,“那个女人是个疯子,一见面就出手打人,我的手臂就是她打的。”说完还扬了扬此刻她通红的手臂。

        盛风华其实并没有用力,但是她还是低估了她自己的力气,也没想到这女孩竟然这么的娇气。

        “哎呀,你怎么阴魂不散啊,我们都搬家了你怎么还找上门来了,真是倒霉。赶快走了好伐,有多远走多远。”李凌还没有开口,一个妇女冲出来用手指着盛风华很是生气的说道。

        “李凌,快带着依依过来,不要在和那种女人扯上关系了,哎呦真是家门不幸。”李凌母亲依旧喋喋不休的念叨着。

        “李凌哥,我已经赚够你出国的学费了,你可以去x国了。”盛风华其实没有听懂李母口中的话,但是并不想和她正面对上。

        李凌抬头目光冷冷的看着她,“你走吧,以前我不知道还告诉了你我家的新地址,我已经很后悔了,你快点走吧,以后再也不要来我家了,我家虽然不富裕,但是像你那种不干不净的钱我是不会要的。”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什么?什么不干不净的钱?”怎么现在李凌哥说的话她一点都听不懂了?

        “哎呀,儿子你还给她讲那么多干什么,快走快走,我要关门了。”李母说完就要上前赶盛风华。

        “年纪轻轻的干什么不好,非要去做那卖肉的婊子。”李母本就是个粗怒的农村妇人,说话恶毒又直白。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盛风华简直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直觉让她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怎么,你自己不要脸的去了那些恶心人的事,现在倒是怕人说啦。”李母鄙夷的声音再次响起。音调是那么的尖锐而刺耳!

        “李凌哥,你也是这么想的吗?”现在她总算是明白了,原来他们一家现在是这样想她的,原来他们以为她赚的那些钱都是她用身体换来的。

        “现在不是我怎么想的问题,你快点走吧,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了。”他这样的回答明显是已经相信了他母亲说的那些,说话显得极为不耐烦!

        “我没有……”即便那人这样对他,风华还试图去解释着。

        “你以前说你是被有钱人家收养的,但是你从来没有告诉过我那家人姓什么叫什么有几口人,家住那里。后来你又说你在工作还经常兼职,工资很高。那你现在倒是说给我听听看。”原来美丽的谎言总归是谎言,现在的她竟无言以对。

        “我……”盛风华嘴巴动了动,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哼,我就知道。好了,以前是我太蠢了,以后我们不要在见面了,我就当从不认识你这个人。”决然的口气不容人反驳,说完就转身进屋去了,至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风华一眼。

        盛风华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走出那个小院子的,现在她脑袋里还回响着那个叫依依的女孩关门时的话语。

        “原来你就是那个叫盛风华的,李凌对我说过,想你这样的女人让他恶心!简直让人见了就想吐!你就是个不要脸的贱货!”

        是吗,她竟让他恶心想吐吗?他原来是真的是那样看她的?好似心中某处一直坚固的城墙轰然倒塌。

        心脏某处很难过很难过,即使她以前受到过那么多得伤痛都没有如今这样痛彻心扉,好像要被什么东西撕裂一样!

        轰隆,轰隆!这时天空响过几声雷鸣声,大朵大朵的乌云袭来让原本还明亮的城市瞬间变得阴暗。

        夏天的雷雨来的是这样的快,让人没有一丝的准备时间。

        很快的,密密麻麻的雨点从天而降,地面很快的潮湿瞬间就汇流成了小溪流,盛风华就这样毫无防备迷茫的走在漂泊大雨中。任雨水冲打在她的全身,很快的她衣服就湿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竟然走到了一处河边,入手处是围在河道旁的木质围栏。

        “呵呵,老天你是想让我做出这样的选择吗?”看着眼前这条y市最大最长的护城河,盛风华冷笑道,回想这一生原来她的人生竟是这样的失败。

        轰隆,又是一声惊雷响过。

        突然!盛风华处在的拿出围栏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裂开了,因此事她将全身的重量都倚在那条木质围栏上,就这样毫不设防的被无情的命运推入了湍流的河水中。

        盛风华本来是会游泳的,可现在这个情况让她根本没有用武之地,因为暴雨的原因河水涨的很快,流速更加的快。

        就这样席卷着她越流越远,越流越深,她甚至连发出声音求救的机会都没有。

        就这样,黑暗的如同魔鬼一样的河底,顷刻间席卷了少女纤细的身子。

        最后,少女嘴角扯出一丝冷笑亦无奈的闭上了双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s://www.65ws.com/a/102/102375/367907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