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对手 > 一塌糊涂

一塌糊涂

        “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可能是我们顶峰证券这边有他的内线,他知道我们的底牌,跟着我们建立了老鼠仓,所以才敢一直紧咬着不放;另外再有一种可能就是,他对海川重机这家公司有所图谋,不想让我们把股价拉升起来,想要迫使我们只能低价出售海川重机。”

        从汤言发狠一定要拿下海川重机这一点上,傅华判断应该是谈红所说的第二种可能,汤言是不想要利得集团把股价拉升起来,他想压低股价,然后捡这个大便宜。这需要提醒一下谈红了,让谈红有所防备才行,毕竟利得集团当初进入海川重机,是为了解救海川重机的困局而来的,虽然最后无功而返,傅华也不想让他们在海川重机这上面栽太大的跟头,那样子他感觉有点对不起朋友了。于是他笑了笑说:“我想很可能有人对海川重机有所图谋,想要借此捡个便宜。”

        谈红总有一种傅华似乎知道些什么的感觉,她看着傅华问道:“你这么判断可有什么依据啊?”

        傅华笑了笑,说:“如果是你们内部人建的老鼠仓,资金不会太过雄厚,而且他既然是你们内部的人,肯定会知道你们已经开始察觉到有人在猎庄了,这个时候他就应该见好就收,赶紧撤出资金,不敢继续跟你们缠斗。但现在的情形明显不是这个样子的,这股力量不但洗了几次都洗不出去,反而还趁机吸取你们的筹码,显见在操盘这股力量的人是一个高手,它不但识破了你们的意图,还想从你们身上剜肉吃。想来利得集团要出售股份的事情应该是很多人都知道了,难免就会有人趁机浑水摸鱼。”

        谈红点了点头,说:“你这么分析还真是有道理啊,现在对方完全摸准了我们的脉络,亦步亦趋,跟着我们吃肉喝血,这家伙真的是个高手啊。最可怕的是,现在敌暗我明,别人把我们摸得透透的,而我们却对他丝毫不知,这对我们是很不利的。傅华,你真的不知道这家伙是谁吗?”

        谈红还是没打消对傅华似乎知道了些什么的疑虑,因此再次问他。

        傅华摇了摇头,说:“我真的不知道。诶,谈红,你们不能再搞一次那种什么震荡洗盘吗?”

        谈红笑了,说:“你以为想洗就洗啊?那里有那么简单的,再这么洗下去,很容易就会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的。我们顶峰证券这几年也是流年不利,潘总出事之后,我们在监管部门那里就算是挂了号的,再搞出什么大动作来,那就等着监管部门来惩戒我们吧。估计对手现在对我们的状况很清楚,知道我们也不敢大动作,所以才跟我们玩这个游戏的。”

        谈红虽然面上仍然带着笑容,可是傅华可以感受到她神情的凝重,似乎有点被目前这个局面困住了的感觉。这种神情傅华很少能在谈红脸上看到,也就是那一次谈红被景处长刁难,要在证券行业全面封杀她的时候,她才唯一一次露出跟现在一样的表情来。傅华估计现在顶峰证券这边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打压股价洗盘吧,会被对手趁机吸筹,摊薄建仓的成本。拉升吧,对手又会跳出来狙击,制造麻烦,不给她拉升的机会。

        如果这个背后搞鬼的人就是汤言的话,此刻谈红被搞得这么被动,傅华也不得不承认这个家伙确实是一个高手,甚至还是高手中的高手,不然的话,谈红这个精明能干的女人也不会被难为成这个样子。

        傅华说:“怎么,搞不定对方?”

        谈红点了点头,说:“这是我目前来讲遇到的最难缠的一个对手,他每一步都能抢占先机,让我们处处受制。这样子下去是不行的,利得集团那边已经做了出让海川重机股份的决定,出让的期限就不能拖得太长了,拖得太长了,我们会更加被动的。哎,这家伙到底是谁啊?”

        最后一句话谈红已经不是在问傅华了,而是自言自语,看来现在最困扰她的就是不知道对手是谁。

        傅华看了看眉头皱了起来的谈红,笑了笑说:“谈红啊,我对股票除了懂几个名词之外,具体操作的东西都不懂的,不过我想股票的炒作不外乎是人和人之间的博弈,而人和人之间博弈我觉得就应该是有迹可循的了。”

        谈红抬起了头,看了看傅华,说:“你究竟想要说些什么啊?”

        傅华说:“我是想说我并不是想要指导你怎么去操盘,而是你现在这种心态是没有办法跟那个在暗处的对手去博弈的。你的脉络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他根据这个就可以判断出你下一步想要干什么,这样子你不输才怪呢。”

        谈红说:“那你说我究竟应该怎么办呢?”

        傅华说:“我觉得你应该反其道而行之,打破常规,不要再按照对方可以揣测出来的方式继续做事了。你要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才行。”

        谈红笑了,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怎么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啊?现在我是被人家两头堵死了,进退都很难。”

        傅华笑了笑说:“我也不知道你究竟应该怎么去操作,但是你就是不能再按照常理出牌了。比方说,对方既然猜测出来你们不敢搞大动作,不敢冒险,那为什么你就不能搞一次大动作出来呢,让对方猜测不出来你们想要干什么。这样子他才可能自乱阵脚,才能让你有机会赢。”

        谈红说:“你说的倒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不过要搞个什么大动作出来呢?怎么样去做才既能打乱对方的阵脚,又让我们自己比较安全呢?”

        傅华笑了笑说:“这我就帮不了你了。”

        谈红笑了,说:“我刚才不是问你了,我是问我自己。”

        看来谈红已经要换个思路来对付这个难缠的对手了,傅华觉得跳出原来的窠臼,以她聪明,一定能想出办法来解决目前的困局的。他能够给谈红的建议也就这么多了,再留在这里也没有什么必要了,就跟谈红说:“那你慢慢想吧,我先回去了。”

        谈红脑子里想的都是如何去对付那个难缠的对手去了,因此也没留傅华,只是说:“行啊,你先回去吧,我再考虑一下如何解决这个问题。”

        傅华就走出了谈红的办公室,在路上他一直在思考这件事情究竟是不是汤言干的。他现在跟郑坚关系闹得很僵,也不好去跟郑坚探听什么消息。除了郑坚,别的渠道能够打听到汤言的情况。这让傅华有些郁闷,如果真是汤言干的这一切的话,他对此也是负有一定的责任的。因为汤言之所以会对海川重机下手,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是他把利得集团想要出手海川重机股票的事情透漏给汤言的,汤言咬定海川重机,也是因为傅华的原因,是傅华没有给汤言面子,汤言才会迁怒于海川重机的。

        傅华叹了口气,就算真的是汤言搞的鬼,他也是无可奈何的。这个时候就显现出他的渺小来了。汤言那句话其实是一语中的,在这件事情上基本上他算是一个局外人,因为他算不上事件牵涉的利得集团、顶峰证券、海川市政府、汤言这几者之中的任何一方,他只不过是个小小的驻京办主任,并没有什么决定这一切或者改变的能力,他只能做旁观者,虽然整件事情是有他而起的。

        晚上下班的时候,傅华刚走出海川大厦,就看到郑莉的车停在楼下,郑莉摇下车窗,正向他招手。他走了过去,笑着说:“小莉啊,你怎么来了?”

        郑莉笑笑说:“找你吃饭啊,不行啊?这位你已经见过了吧?”

        傅华这才注意到在车子的后座上还有一个女人,低头看了一下,笑了,熟人啊,便点了点头,说:“汤曼小姐,汤少的妹妹嘛,当然见过了,你好。”

        汤曼也俏皮的冲傅华笑了笑,说:“你好啊,傅哥。我们又见面了。”

        傅华就绕过车头上了车,郑莉就开着车往外走,傅华笑着问道:“你们怎么碰到了?”

        郑莉笑笑说:“小曼去店里找我玩,聊了一会之后,她说想吃鼎泰丰的小笼包,我想朝阳这边有一家,正好经过你这里,就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出去应酬,结果一到这里就看到你下来了。”

        傅华笑笑说:“也是正巧,如果你再晚一点我就开车回家了。”

        三人就去了鼎泰丰,进了门之后,汤曼就跟服务员说:“诶,今天的玉脂冰清还有吗?”

        服务员点头说还有,汤曼笑笑说:“那我们的运气还不错,你帮我们订一份。”

        汤曼说这话的时候,看到傅华正看着她笑,便说道:“你别笑我,我最喜欢这里的玉脂冰清了,好吃得一塌糊涂,可是据说这个要纯手工制作,还很难制作,所以每天数量有限,点完了就没有了。”

  https://www.65ws.com/a/102/102372/335153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