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仕途:崛起之路 > 989、自以为是

989、自以为是

        秦书凯见季军一进门就大言不惭的想要包揽两个大工程,心里不由暗说,这小子果真是在大树底下乘凉惯了,这么大的两个工程岂是谁随便说句话就能定下来的,当真是没经过历练的角色。

        秦书凯并不直言拒绝,只是顾左右而言他说,工程上的事情,从国家到地方都有各种规章制度,不管怎么说,一些明面上的规定是肯定要执行到位的,至于你说的招投标的工作中,有可能存在领导打招呼的问题,我想最起码在我们浦和区,这种问题是不存在的,你既然跟贾爱军熟识,就该明白,他们公司上次就是因为在招投标工作中采取了不正当的竞争手段,导致浦和区的前任纪委书记被双规,到现在案件还没有处理结束。

        季军听秦书凯碎碎叨叨的说了半天,那意思好像不是那么态度积极的想要帮自己促成承揽工程的事情,脸上的表情不由阴暗了下来。

        季军一锤定音的口气说,秦书记,我正想跟你说说教育局校舍的工程事情呢,既然贾爱军的公司已经中标了,这工程就该由贾爱军的公司来做才对,政府部门官员犯下的错误,凭什么要让咱们这些开发商来买单呢?这样重新招标根本就没什么意义吗?贾爱军现在是我的合作伙伴,这工程给他做,就相当于给我做,我看这件事就不用再重新招标了,直接按照原先的程序继续走下去吧。

        秦书凯见年纪轻轻的季军居然大言不惭的做起自己的主来,心里不由对这位官少爷更多了几分瞧不上,这都是哪跟哪啊,居然敢当着自己的面就把这么大的事情拍板了一样。

        毕竟是自己的大舅子,隔着季云涛这一层关系在里头,秦书凯并不想跟季军把脸撕破了,他对季军采用了踢皮球的办法敷衍。

        秦书凯说,季总,这件事我得跟你解释一下,这浦和区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这个区委书记每天还真是挺忙的,要是每一项工作都要我这个书记亲自处理,那根本就不可能,所以工程上的事情,我们是有专门的负责领导,你要是对校舍招标的事情有什么意见,可以找他们聊聊,跟他提一下,至于你说以后想要在浦和区参与工程竞标的事情,只要是能倾斜照顾的,我自然没话说。

        季军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哪里能三句话就被秦书凯给打发了,他瞧出秦书凯对自己的不待见来,心里已经有了几分不高兴,如果不是有求于人,依照他的脾气,早就摔凳子骂娘了。

        季军使劲的按捺住自己内心快要喷薄而出的火焰,用一种讥讽的口气对秦书凯说,秦书记,你这是把我当成三岁小孩吗?谁不知道共产党实行的是首长负责制,这大大小小的官员,我也算是接触过不少,官场里的那一套,我会不清楚?

        秦书记要是跟我说这些没用的,那就没什么意思了,我这次既然来了,就是势在必得,你秦书记一句话的事情,难道还真要我给你送礼,你才能开口帮忙?

        秦书凯见季军居然还有些脑子,随便搪塞过去显然有些困难,只好公事公办的口气说,季总,咱们头一回见面,按理说,你既然来到了我浦和区的地盘上,我本该好好的招待你才对,可你也看见了,我公务繁忙,只怕是脱不开身来亲自陪你喝两杯,要不,一会让办公室主任代表招待你一下,再找几个能喝酒的小伙子,好好陪你喝两杯。

        至于说工程上的事情,既然你跟我直来直去,我现在能对你说的话就是,不管是谁来找我,违法违纪的事情,我秦书凯肯定是没胆做的,尤其是月亮湾商业圈项目的事情,之前就因为出现一些意外情况,已经导致好几个官员落马,哪怕是季部长亲自站在我面前,我也还是回复这样的话,一切按照相关的规章制度来办事,按照公平公正透明的招投标制度来执行,谁都不可以例外。

        季军听秦书凯这么一说,心里愈加不高兴了,冲着秦书凯高高的扬起下巴,有些不屑的口气说道,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多高级别的领导?现在各地的一把手,有几个不是一言堂?秦书记不肯帮忙也就算了,何必找出这么多的由头来。

        秦书凯没想到季军说话居然这么不上台面,这几乎就是明显非要逼着自己跟他撕破脸说话。

        秦书凯的个性一向是遇强则强,见季军说话不客气,冷冷的冲他笑了一下说,季总,我总不能因为帮了别人的忙,把自己头顶上的官帽子给搞丢了,我有我做事的原则,这是任谁都改变不了的。

        瞧着秦书凯一副硬邦邦的模样,季军想起贾爱军昨晚上在酒桌上形容秦书凯的一句话,此人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季军心说,我还不信了,离了你这个张屠夫,我还吃不到带毛猪了,就凭着我父亲这些年积累下来的人脉,就算是你秦书凯不点头,我倒是要看看,能不能把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给拿到手。

        想到这里,季军冷冷的冲秦书凯说,秦书记果然是个清官,我今天算是见识了,不过,我也把话说在明处,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我是志在必得,如果现在秦书记肯帮忙的话,项目的回扣自然就有秦书记一份,可秦书记要是偏偏跟我作对的话,只怕到最后不仅项目要送给我做,而且一点好处都捞不着,实在是太可惜了。

        秦书凯说,既然季总这么有把握,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我敬候佳音。

        秦书凯这句话说出口,相当于是做出了逐客令,季军脸上有些尴尬的冲他哼了一声,满脸不高兴的扬长而去。

        季军这次不请自来,倒是提醒了秦书凯,自己跟刘丹丹之间的事情不能再拖延下去了,事情总该有个明了的结果,作为一个男人来说,就这么随便的放纵自己的女人在外面胡搞,既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也是对孩子,对家庭,甚至对女人本身的不负责任。

        从目前的情况下,刘丹丹确定已经在外头有了相好的了,只要自己哪一天主动挑破了那层窗户纸,这个婚迟早还是得离,好在孩子现在已经大了,这次真要离婚的话,也是由于刘丹丹有过错在先,估计真要闹起来,对刘丹丹应该是不利因素多些。

        女人一旦过了三十五,那就成了豆腐渣了,哪个男人要是上赶着追求,必定是另有所图,可惜刘丹丹却没有想透这一点,还真以为跟她相好的小情人是真心爱上自己。

        上次回省城的时候,在王耀中的提醒下,秦书凯安排了小蒋负责监视刘丹丹的一言一行。

        小蒋只跟踪了三天,就把刘丹丹跟小情人在一块的情况摸了个清清楚楚,两人就跟夫妻一样,每天都正大光明的出入各种场所,晚上也是在一起过夜,在小蒋的红外线摄像机里,可以清楚的看到刘丹丹和小情人亲吻,上床,在公众场合勾肩搭背的情景。

        女人已经不要脸到这种地步,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要了,秦书凯的心里已经下定了离婚的决心。

        就在季军找秦书凯的当晚,秦书凯回到了省城,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刘丹丹却还没回来。

        父母瞧着秦书凯回来,不停的嘘寒问暖,母亲弄了几个好菜给儿子吃,父亲则坐下来陪着儿子喝了两杯小酒。

        儿子现在已经习惯了爷爷奶奶每天安排吃喝学习,见到秦书凯回来,只是冲他礼貌的打了个招呼,便自己回房做作业去了。

        等到儿子关门后,秦书凯低声问父亲,丹丹每天晚上都回来睡觉吗?

        父亲脸上的表情愣了一下,有些勉强的口气说回答说,一个月总有这么一两天不回来吧,她不是工作上忙嘛,经常需要加班,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情。

        母亲坐在一边不高兴的冲着父亲瞪了一眼说,你跟自己儿子怎么就不说实话呢?什么工作忙?明明一个月也难得回来一两天,到你的嘴里怎么就变了。

        父亲冲着母亲狠狠的瞪了一眼说,老太婆,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儿子工作本来就很忙,你还要他为家里的事情烦神是不是?

        母亲被父亲呵斥了一声,立即住嘴,有些不高兴的坐在一边扁嘴不说话了。

        秦书凯伸手拿起母亲的一只手说,妈,你说的对,我是你们的儿子,你们二老有什么话都该跟我实话实说才对,你想想看,一个当妈的,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连自己的儿子都照顾不好,这当妈的也有些太过份了,依我看,就冲着这一点,刘丹丹这个媳妇啊,就有些不称职。

        秦书凯转脸问父亲,老爸,你说呢?我说的话是不是在理?

        父亲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儿子一眼,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说,儿子,一个家庭成立起来不容易,何况你跟刘丹丹又是这样的情况,孩子都这么大了,不管怎么说,她也是孩子的亲妈,有些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算了。

        秦书凯见父亲明摆着不情愿看到自己的刘丹丹离婚,苦涩的冲父亲笑笑,解释说,爸,您儿子现在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你说我这家里整天在外头不给我长脸,反而给我丢人,我在朋友面前还怎么有脸说话?对儿子来说,有这样一个妈,你以为他就不觉的丢人吗?我已经忍过一回了,这种事情对哪个男人来说,都是心尖上插刀子的事情,我也不想折腾,可是不折腾过不了这道坎啊。

  https://www.65ws.com/a/102/102368/335194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