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仕途:崛起之路 > 988、示范点

988、示范点

        季军知道这些人都在等着从自己的嘴里掏出一句实在话来,冲着贾爱军和庄力欧说,我季军想要干的事情,还没有不成的,只要是在江南省的地盘上,就算是各个市里的市委书记市长也得给我老爸三分面子,至于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嘛,依我看,他应该没有那么大的胆子跟我作对吧。

        季军这句话一说出口,酒桌上又是一阵配合的笑声。

        庄力欧用眼神示意坐在季军身边的姑娘给季军倒酒,姑娘端起酒杯笑吟吟娇滴滴的口气说,季总,咱们这些小地方比不得省城那样的大城市,这种小酒您将就喝着,小女子先敬您一杯。

        季军瞧着桌上摆放的两瓶酒,感觉有些眼生,伸手拿起一瓶来仔细看了一圈后,瞧着这酒瓶看上去实在是没见过,忍不住问贾爱军,贾总,你这从哪里弄来的酒?我怎么好像没见过,口味倒是还不错。

        贾爱军见季军总算是对桌上的酒起了兴趣,赶紧介绍说,要说这酒,可是有些来历了,这可是庄总收藏了好些年的酒,不是为了招待您季总这样的贵客,他是绝对舍不得拿出来的。

        季军颇有些玩味的看着庄力欧,冲着庄力欧随意的问了句,还有这么一说?

        庄力欧是个精明人,哪里会干那种半夜锦衣的事情,既然付出了,自然要让对方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领了自己的这份情。

        庄力欧介绍说,这酒的确是好东西,还是在九九年的时候,中国首例文物级食品专卖会上,在北京拍卖回来的,按克为单位拍卖,五百克的酒拍卖价为1.8万元人民币。

        季军听着这话说的新鲜,忍不住问道,这到底什么地方生产的酒,居然能拍出这么贵的价格。

        庄力欧介绍说,这还得从1996年说起,那年六月份,辽宁锦州的凌川酿酒总厂进行老厂搬迁的时候,偶然在底下80厘米处发现了四个木制的酒海(古代酒的容器),酒海内竟然完好地保存着香气宜人的白酒。这些酒海以红桦构筑,长为2.62米、宽1.31米、深1.64米箱内裱糊以约1500层、内蘸以鹿血的宣纸。这些宣纸上用汉字,涝文书写“大清道光乙已年”“同盛金”、“大清国”等字样。通过这些记载及其他遗迹、文物考古专家确认这是“同盛金”酒坊在清道光二十五年封存的,这些酒不仅命长,而且十分好喝。

        经过专家鉴定,这次发现的酒属于陈香型“烧酒”,属色微黄,酒精度53%,理化和卫生指标符合国家食品卫生标准规定。由于是贡酒,它用鹿血蘸宣纸封存,150多年的浸泡使鹿血渗入酒中,功效了得。

        据辽宁省考古研究所和中国食品工艺协会白酒专业协会反复考证后认为:这批酒被命名为“道光二十五”清朝贡酒,算得上是当今已发现的世界上穴藏时间最长的白酒。

        1999年十月二十六日,中国首例文物级食品专场拍卖会在京成功举行。由辽宁省锦州市国有资产管理局委托中国嘉德拍卖有限责任公司拍卖的1000公斤“道光廿五”被组成50个拍卖标的拍卖,最后成交额达350万元。被拍卖的100公斤“道光廿五”贡酒从500克到4公斤的不同组合,参考价从1.8万元至20万元。

        当时,庄力欧从朋友嘴里得到消息后,去北京拍卖会现场也抢拍下几瓶来,尽管这酒价格贵些,到底是好东西,多花点钱也是值得的。

        庄力欧讲完了酒的来历后,冲着季军笑道,季总,人常说美酒献给最尊敬的客人,能跟您季总相识是我庄力欧的福气,我当然要把私藏的最好最贵的酒拿出来招待季总。

        庄力欧原本是个口才了得的人,话经过他的嘴里这么一说,立即变的生动起来,尽管季军心里明白,这位普安市的建筑公司老板不过是想要拍自己的马屁,跟自己攀交情罢了,可心里却还是不由自主的被庄力欧的一片热情给感动了。

        坐在一旁的贾爱军见酒桌上气氛相当融洽,赶紧见缝插针端起酒杯说,咱们季总是最讲究兄弟情义的,庄总对季总一见如故,这也是缘分,来,让我们为了能顺利的拿下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兄弟们一块发财干一杯。

        贾爱军的这句话插的显然恰到好处,庄力欧之所以对季军如此客套,说白了,还不是为了来日方长,多赚些银子。

        庄力欧和季军都端起酒杯,三人的酒杯聚到桌子中间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后,三人全都痛快的一饮而尽。

        晚宴结束后,庄力欧又贴心的安排了一个长的不错的姑娘陪着季军上楼,季军心照不宣的把庄力欧的种种献媚行为照单全收。

        来到普安市的第二天一早,庄力欧和贾爱军陪着季军吃过早餐后,便一道商量着,是不是要带些礼物去找秦书凯比较合适。

        季军听了两人的话,冲两人笑笑说,这普安市里,就算是市委书记唐小平也不敢收我的礼物吧,他秦书凯一个小小的区委书记有这么大的面子?

        庄力欧和贾爱军听着季军说的话也有道理,想想人家毕竟是省委领导的家的少爷,自然敢在下头这帮小官僚面前拿大,既然他不同意准备礼物,那也就随他,只要他能把事情给办成了,怎么着都行。

        季军出现在秦书凯办公室的时候,秦书凯起初并没有在意,自从当领导以后,经常有陌生面孔上门拜访,怀有什么目的的人都有,他要是一个个都去仔细研究,根本就没那功夫。

        季军站在秦书凯的办公室门口轻轻的敲了两下门,秦书凯只是感觉门口的年轻人看起来似乎气质不凡,穿衣打扮也是相当的高档,那张脸看起来还有几分面熟,可就是想不起来,对方到底是何身份。

        秦书凯冲着站在门口的季军说了声请进后,上下仔细的打量了他一遍,并不开口,等着他自报家门。

        季军进来后,倒也并不显得拘束,自己找了个合适的位置坐下后,冲着秦书凯笑道,秦书记可能不认识我,我可是早就听说过秦书记的大名了。

        季军左右打量着秦书凯的办公室,瞧着这办公室里装潢的倒也有些派头,尽管不能跟自己的父亲办公室条件相提并论,但是在这小小的浦和区里,秦书凯作为一个区委书记能有这么大面积带套间的办公室,办公家具又全都比较高档,看起来也还上档次。

        秦书凯见季军一副自然的表情,似乎并没有旁人到领导面前表现出来的拘谨,冲着季军问道,请问阁下贵姓?

        季军两眼瞧着秦书凯回答说,我的姓名并不重要,不过我的父亲想必秦书记是应该认识的,他叫季云涛。

        这句话一说出口,倒是把秦书凯心里狂跳了一把,一直以来,季云涛跟他和刘丹丹之间的联系都是在秘密进行中的,季云涛从来都没跟他谈及自己现在家庭的琐事,尽管他和刘丹丹的心里也都清楚,季云涛后来又结婚后有一个儿子,但是对于这个跟刘丹丹同父异母的弟弟,他们就像是俩个世界的人,从未有过任何交集,今天这位居然蹦到自己办公室来了,这里头到底是什么文章?

        秦书凯一时有些摸不透这位少爷的用意,猜测的口气问道,季公子这次过来,你父亲知道吗?

        季军撇嘴一笑说,秦书记说话可真逗,我都已经这么大的人了,难不成去哪里还要跟自己的父亲备案?

        秦书凯又问,不知道你到我这里来,有何贵干?

        季军见秦书凯性格倒也直接,三两句的就说到了正题上,他冲着秦书凯点点头说,我想你该知道,我是干哪一行的?

        秦书凯倒是耳闻这位少爷没在官场中混,听说是做生意的,但是到底做哪一行,他是真的不知道。

        于是,秦书凯问道,我倒是大概知晓你在外头开了间公司,只是并不清楚你干的是哪一行?

        季军站起身来走了几步,站到秦书凯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听着秦书凯问他,回头笑道,怎么?跟我也说场面话,我是做建筑的,房地产,商业地产,只要是跟盖房子有关的生意,我都做。

        秦书凯若有所思的点头说,哦,知道了,那你这次到浦和区来……。

        秦书凯说话留了半句,想要季军自己把后面的内容给填补完整了。

        季军猜出秦书凯的心思,不过是想要问自己来这里的真实目的罢了,于是直言道,浦和区这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听朋友说,倒也有几笔大生意可以做,我今天来主要是想要麻烦秦书记帮帮忙,不知道秦书记肯不肯给我面子呢?

        季军这么一说,秦书凯立即明白了这位官少爷的心里所想,他冲着季军淡淡的笑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要是有心在浦和区做生意,只要遵纪守法,相信没人会不给你面子。

        季军见秦书凯把自己的话里意思有些曲解了,还以为他当真是没听懂自己话里的意思,赶紧解释说,秦书记,我这次过来的目的很简单,我听贾爱军说,最近浦和区有几个工程规模都不小,其中一个是浦和区教育局的校舍工程,另一个是月亮湾商业圈的项目,我这次过来,就是想要动这两个工程的心思,不知道秦书记肯不肯给我个面子,跟负责招标工作的手下人打声招呼呢?

  https://www.65ws.com/a/102/102368/33519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