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仕途:崛起之路 > 476、谁也不敢接手

476、谁也不敢接手

        在省城,秦书凯也打听了肖成国这个人,知道是服务省委副书记的,那么就是联系上了一个重要的人物,接到吕嘉怡的电话后,秦书凯很是高兴,色迷迷的口气说,怎么回事?吕乡长嫌弃下属中挑不出型号大的来,到最后还要求到我这里来?

        吕嘉怡因为心里有事,不敢惹恼了这位秦县长,于是使出看家本领,娇声娇气的对着电话说,我是有心求秦县长能够御驾亲征一回,只是不知道秦县长给不给面子?

        秦书凯“呵呵”笑了两声说,就冲着吕乡长这服务态度良好,朕准奏,赶紧回去好好洗洗干净,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真材实料的真家伙。

        两人在电话里,不荤不素的说着一些秦人之间的玩笑话,算是定下来晚上见面的事情。

        放下电话后,吕嘉怡心里的一颗石头总算是放下了,对她来说,只要秦书凯能来,她把事情尽力跟秦书凯说了,秦书凯如果态度坚决不肯跟贾仁贵见面,那她也算是尽力了。

        晚上八点,秦书凯来到吕嘉怡的住处,迎接他进门的是穿着半隐半现纱质睡衣的吕嘉怡。有人说,男人们不顾一切争权夺利,争夺不了权力的女人就争夺有权力的男人,最终谁才是最大的赢家,只有天知道。

        权力是男人的脸面,男人又是女人的脸面。男人靠权力体现人生的价值,女人靠男人展现个人魅力。男人可以没有权,但是,决不可有了权之后再丢权,女人可以不当官太太,但是,却受不了光彩之后被冷落,所以很多女人选择做手握重权男人的秦人。

        这些人,就是这样一种特殊的文化群体,她们是政治权利的延伸地带,她们依据各自男人在官场中的地位自觉地遵循着其中的规则和等级观念,她们内部又充满了由官场延伸而来的矛盾与暗战。

        看得出来,吕嘉怡就是这样的女人。为了今晚的见面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屋里屋外的几个主灯全都已经熄灭,仅留下几个暗色的小灯在亮着,整个房间都显出一种暧昧气息来,让男人一进门就有一种走进接客的小包间感觉。

        吕嘉怡的一张脸很明显是精心描绘过的,柳叶眉,丹凤眼,粗浓合适的眼线把两只大眼睛勾画的更加有神,身上的香水是男人最喜欢的味道,在这样的氛围里,怀里搂着半裸的女人,即便是柳下惠估计也要发挥超强的定力才能控制住男人本能的欲望蓬**来。

        只可惜,现在拥着吕嘉怡的男人原本就没有做柳下惠的心思,更别提压制自己的本能欲望,两只手忍不住紧紧的握着女人的两只半球搓揉着,两腿中间的物件早已昂首挺胸。

        秦书凯脱掉上衣,将吕嘉怡压在身子底下,她很乖巧的闭起眼,先在她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继续往下面走,嘴唇移到她红润的唇上,轻轻地吸了吸,允吸着她的唇,她的唇很软很柔,湿湿的,便伸出舌头,往她的嘴里钻去。

        她没有说话,但是紧紧闭起来的唇松开了,秦书凯舌头便趁机深了进去,亲了她一会儿,手开始在她身上游弋。她现在只穿着三点式,手抚摸在她的小腹上,来来回回抚摸了几次,她的肌肤很滑,很有弹性,手继续往上游动,手指缓慢的伸进她的罩里,里面软软的那对白兔子便触手可及了。

        吕嘉怡的胸部很大,一只手还不能完全掌握的了,摸了摸她的房,软软的,舒服极了。稍微用了用力,她禁不住‘哎呀’一声,知道,她现在肯定开始有反应了。

        终于,战火熄灭,男人和女人恢复了理智。

        吕嘉怡揉捏着自己身边刚刚满足了的男人,小心翼翼的口吻说,秦书凯,有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一下,咱们先说好了,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能不高兴。

        这句话一说出来,秦书凯立即意识到,吕嘉怡接下来要说的准没好事。对于吕嘉怡这个女人,男人的心里说不上有多么喜欢,但是也说不上有多么的讨厌,说起来,男人看女人首先还是看中了女人的外表,母狗翘翘尾巴,公狗不拒绝,就算是成就了一对狗男女。

        床上的事情再怎么痛快,也不会让男人失去理智,因此,男人的心里听了这话,已经有了自己的分寸,不管女人提出任何要求来,稍稍有点难度的,任凭她把身子全都贴上来,也还是无济于事。

        秦书凯没想到吕嘉怡提出的事情,竟然是跟贾仁贵有关,这女人胆子实在是太大了,一次次的帮贾仁贵从中穿针引线,难道她就不怕自己怀疑她暗中勾结贾仁贵,跟贾仁贵之间仍旧藕断丝连?

        吕嘉怡把贾仁贵给她打电话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秦书凯说了一遍,刚说到贾仁贵请她带话给秦书凯,想要跟秦书凯见个面的时候,秦书凯原本还有一丝有笑意的脸已经变的冷若冰霜了。

        吕嘉怡把该说的话说完后,怯怯的口气问道,怎么?你生气了吗?

        秦书凯幽幽的眼神看了吕嘉怡一眼,轻轻的“哼”了一声说,吕嘉怡,我就奇怪了,这个贾仁贵怎么老是让你传话给我呢?头一次是想要害我,第二次是跟我闹掰了,这一次又想怎么样?

        瞧着秦书凯温怒的表情,吕嘉怡的心里也有些发慌,她有些尴尬的表情解释说,我起初也是拒绝的,可是他非要坚持请我帮这个忙,我琢磨着,也不过是带句话罢了,你要是不同意跟他见面的话,完全可以不搭理他,这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我就答应了。

        秦书凯又是冷冷的从喉咙里“哼”了一声,一副反问的口气对吕嘉怡说,没什么大不了?他坚持要你帮他找个忙?如果贾仁贵坚持让你对我下个毒什么的,你是不是也有些不好意思拒绝?

        秦书凯这句话说的显然有些太重了,吕嘉怡一下子呆愣起来,男人竟然当着她的面说出如此冷酷的话来,难道他真的就不明白,自己对他的一片心意吗?如果说当初跟贾仁贵之间的关系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跟他秦书凯有现在的关系,其实是有几分真情夹杂在里头的。

        不错,她的确是利用了秦书凯的地位,得到了想要的仕途上的进步,可这在她眼里,只能算是跟男人感情亲密的一个赠品罢了,难道两人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以男人聪明竟然看不透自己的心思?

        女人委屈的流下泪来。

        秦书凯似乎也感觉到自己今天的言语稍有些过激,男人轻轻的伸手,把女人搂在怀里,尽管两人之间肌肤相亲,没有任何间隔距离的接触让两人看起来关系似乎完美无邪,可两人的心里却都清楚,内心的距离正在慢慢的远离。

        秦书凯附在吕嘉怡的耳边说,算了,是我太过敏感了,这阵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越来越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你在这个时候,帮贾仁贵带话给我,我这心里一下子就反应过了头。

        吕嘉怡听着男人的解释,泪珠断了线的落下来,是啊,她能理解男人草木皆兵的感受,可是谁来理解她呢?

        受伤的女人,难道只能自己舔允伤口?

        秦书凯轻轻的推开吕嘉怡,用一种坚定的眼神看着她,对她说了一句话,你告诉贾仁贵,我同意跟他见面,但是以后有任何需要,请他直接跟我联系,不要再为难你一个女人。

        吕嘉怡的泪忍不住又要掉下来,到底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复杂感情,秦书凯心里其实还是信任自己的,尽管自己的邀请曾经差点让他送了命,可是他却并没有责怪自己,反而一次次的迁就自己,不是吗?

        在自己喜欢的男人面前,女人会找出无数个理由来证明男人是爱自己的,即便是心里明白,自己在男人心目中的位置并不是那么重要。

        两人很快心有灵犀的一道把话题扯到了别处。

        吕嘉怡取笑秦书凯最近一段时间一定是憋闷坏了,见了女人跟饿狼似的,还笑话他,为什么不把新上任的接待办主任给拿下,正好近水楼台的,也可以接一下燃眉之急。

        秦书凯则笑着说,自己的型号比较难以匹配合适的部件,除了吕嘉怡之外,他还真没找到合适的,所以只能麻烦吕乡长辛苦一下,需要的时候,多加班伺候着。

        两人边说着,手里也动作起来,跟男人打情骂俏是吕嘉怡的老本行,过往的经历让她熟悉男人每一个肢体语言代表的意思,很快,房间里再次一片春色,这次换成了女人主动,男人则是轻松的躺在那里,享受着女人温柔的服务。

        从表面看起来,吕嘉怡帮贾仁贵传话的事情,好像就此打住了,只是两人的心里却都明白,有个小小的结留在了彼此的心里,只怕要解开这个心结,需要一定的时间。

        让秦书凯没有预料到的是,令人厌恶的冯香妞再次找到了秦书凯,自从她的老鱼馆里两次成了窝藏犯罪嫌疑人的场所,又在市政工程的影响下,成了一座四不靠的酒店后,尽管这段时间,她卖力的吆喝想要卖掉老鱼馆,却没有人敢接手。

        【作者题外话】:今日三更

  https://www.65ws.com/a/102/102368/335172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