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仕途:崛起之路 > 3、各有目的

3、各有目的

        张富贵见秦书凯一副玩笑的口吻对姚晓霞这么说,赶紧也说,是啊,是啊,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话直说是最好的,只要沟通工作做的好,就不可能有矛盾。

        秦书凯赶紧附和说,张书记这句话说的的确有水平,为了大家在以后的工作中,遇到矛盾的时候,做好沟通方面的工作,大家一起敬张书记一杯,以后,大家都要在张书记的统一领导下,好好工作,争取把普水县的各项工作再上一个新台阶。

        秦书凯的提议得到所有人的响应,众人一起起身向张富贵敬酒,倒是把张富贵弄的有些不好意思,不停的招呼大家坐下,手里的酒自然是痛快的一饮而尽。

        酒至中旬,气氛达到一个高草,赵喜海主动给大家讲了个笑话:一名汽车司机经常被交警罚,非常恨交警,他妻子劝他说:以后咱生个孩子起名叫交警,你生气的时候你就打他,如果还不解恨,你就操交警他妈!

        尽管这笑话听起来粗俗些,却也恰如其分的表达出大家对某些交警乱收费的愤慨,众人捧场的笑了一会后,政法委书记和人武部长都是男同志,两人也分别讲了些类似的笑话,把一桌人逗的东倒西歪。

        现在酒桌上除了拼酒就是讲带彩的笑话,这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矩,大家现在也算是习惯了这种规矩,有不少人甚至在上酒桌之前就特意准备了一些有趣的笑话,就是为了要在酒桌上,博得别人关注的眼球。

        酒桌上大家笑的正欢的时候,周德东和秦书凯却已经站在包间外的走廊上,秦书凯低声对周德东交代一番后,抬高了些声音说,你听好了,这次绝对不能再出任何岔子,一定要不见兔子不撒鹰,不管她说出什么好听的话来,都要见到任命书再松口。

        周德东神情凝重的说,秦书记,这次我一定全都按照你的安排去做,狗日的,这个女人真的不是什么好的货色,说话一天三变化,让人无法适应。

        秦书凯说,这就是生意人,刘云若这么做,不仅变相的表现出生意人的本性,也表现出在处理河流乡事情上还有着顾大海书记的威信,所以,要想达到目的,必须要有手段。

        周德东说,不会饭上次的错误了。

        秦书凯听了周德东的保证,放心的点点头。秦书凯和周德东先后再次走进包间的时候,包间里的气氛依旧热烈,不知道是谁说的笑话,逗的大家合不拢嘴。

        一桌人除了牛大茂,没有人注意到秦书凯跟周德东先后出去,又先后进来,连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是相同的沉静,跟包间里头的热烈气氛显出一丝的不和好。

        酒宴喝到很晚才结束,大家却都还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于是张富贵决定领着一群人要去唱歌,秦书凯让牛大茂安排市区最高档的ktv带大家去娱乐一下,反正是在普安市区,认识的人相对少些,这帮平时在普水县必须正装出现,装出一副领导模样的男女,喝了点酒后,跟其他一些酒后欢愉的普通男女又有什么区别。

        贾珍园最近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周德东再次请了病假之后,她一直呆在河流乡看着工程进展状况,眼见二期工程恢复建设,进展迅速,洪老板对自己态度也不错,她心里对控制住河流乡的局面,更加有信心了。

        唯一让她烦心的就是和河流乡的第三期工程拆迁问题,因为刘云若定下的拆迁标准的确是有些过低了,尽管她已经做了大量的思想工作,老百姓却还是不太配合,虽然说眼下局面也比较平静,但是,刘云若那边在时间上催的比较紧,这边老百姓的工作又没有完全作通,有了上次上啊访事件作为前车之鉴,贾珍园也不敢把老百姓逼的太紧,于是这一阵子,三期工程的拆迁问题成了贾珍园头脑中考虑做多的烦心事。

        好在,因为不断的亲自向刘云若汇报工程进度,贾珍园最近跟刘云若近距离接触的机会就多了起来。贾珍园是什么人,八面玲珑的本事早就练习的炉火纯金了,每次跟刘云若见面的时候,一些女人之间流行的小礼物是少不了的,再加上每次贾珍园跟刘云若说话的时候,都是揣测着刘云若的心思尽说些好听的给她听,刘云若不由对贾珍园的好感倍增。

        近段时间,贾珍园要是不主动找刘云若汇报工程进度的事情,刘云若有时竟会主动打电话过来找贾珍园,两人谈话的内容也早已从工程这一块扩展到女人们都喜欢聊的买衣心得,驯服秘笈,教育孩子的方法等方方面面。

        贾珍园见刘云若对自己甚是倚重,心里更加确定开发区书记的位置,必定是自己到手的桃子了,这一阵子心情好的不得了。有时候,贾珍园会主动去找马成龙,一对老情啊人亲热一番后,贾珍园会把普水的情况讲给马成龙听。

        现在秦书凯走出普水了,贾珍园就认为那是竞争开发区书记的关键时候了,一个单位不可能长期的没有一把手,还有就是开发区主任周德东也是一直没有上班,不符合发展的需要。

        晚上,到了市区刚买的房子,给马成龙打了电话,告诉马成龙自己到了房间。马成龙到了房间的时候,贾珍园躺在沙发上,马成龙看着女人的身体就有点迫不可待了。

        马成龙于是做到贾珍园的身边,将她身子扳转过来,大手就在女人的身上游弋,说,几天没有见面,想死我了。贾珍园知道这个马成龙看到自己,没有发泄,那是不会罢休的,于是只是闭上眼睛,任他吸吮着她柔啊软的舌头。

        后来,贾珍园和马成龙说到了问题上,贾珍园分析说,秦书凯走了,最近一段时间,周德东可能是知道自己竞争开发区书记的事情已经没有指望了,所以不得不打起了退堂鼓,以病假为理由,不再过问开发区的工作,最近自己一直都是忙着河流乡的工地上的事情。

        马成龙原本是个大草包,他听贾珍园这么说,立即表示赞同说,你说的很有道理,上次赵正扬也对自己说过,只要秦书凯走出普水,周德东就是失去了靠山,没有了主心骨,看来这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现在的周德东等于是失去了利爪的老虎,看起来还算是凶悍,实际上却早已没有了竞争的实力,只能听任别人摆布了。

        贾珍园见马成龙也赞同自己的观点,于是踌躇满志的说,老马,等我坐上了开发区书记的位置,一定尽快想办法把周德东手里现有的权力全都收回来,毕竟开发区这个平台还是不错的,那是要钱有钱,要人有人,秦书凯能够进步,还不是因为有了开发区这样的施展平台,否则的话,怎么会进步的这么神速。

        提到秦书凯,马成龙就有些不感冒,在他的心里,秦书凯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自从认识秦书凯以来,他对秦书凯从来没有过什么好印象。马成龙对贾珍园说,说来说去,还不是因为开发区是个金窝窝,秦书凯手里捧着金窝窝,进步自然快。

        贾珍园本想反驳他的观点,领导想要升官,光靠手里有钱肯定是不够的,就像马成龙在普水县当县委书记的时候,捞了多少好处她的心里是最清楚的,至少说,马成龙不差钱,可是他这两年却一点进步都没有,这不是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吗。

        干部的提拔,除了钱这个原因之外,个人在官场的各方面应付自如的能力也很重要。

        看着马成龙笑呵呵的一张肥脸在自己面前晃悠,贾珍园忍了忍,终于还是没说出以上的话来,谁都不喜欢听不顺耳的话,即便是自己跟马成龙这么多年的老情啊人关系,自己要是真把心里的真实想法说出来,马成龙一定会心里不悦,与其如此,自己又何必说呢,本来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罢了。

        马成龙见贾珍园有些发呆的模样,笑着说,我看你呀,是不是想着,到了开发区以后,就等于抱了个钱袋子,想不发财都不行啊。看来不管是谁,只要是有钱的时候,都会动心的。

        尽管贾珍园心里想的是另外一件事,嘴里却应付说,老马,你可真是没白当了这么多年的领导,就这点小心思都瞒不过你的眼睛,不过,爱好金钱权力,男人和女人都是有的。

        马成龙得意的神情立即溢于言表,他伸手搂住老情啊人说,这点本事都没有,那我怎么能混到副市长的位置呢。贾珍园心里想笑,脸上却憋着,只是顺着马成龙伸出的臂膀,偎进他的怀里,装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聪明人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更知道什么叫把握时机。

        贾珍园交代马成龙帮助自己关注市领导这边关于开发区领导任命问题的动静后,安心的回到普水,眼下,她本人跟刘云若保持着高频率的联系,而马成龙又在市里帮自己看着,相信任何关于开发区人事变动的消息都不会逃过她的耳目,这件事对于贾珍园来说,相当的重要。

  https://www.65ws.com/a/102/102368/335124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