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仕途:崛起之路 > 50、乌纱帽

50、乌纱帽

        可是,到底这个位置给谁比较合适呢?从现在的局面看,姚晓霞是根本没指望了,只有冯向阳和周德东两人中,选一个是比较现实的想法,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这种时候是最敏啊感的时候,自己到底是选择支持周德东还是冯向阳,意味着自己到底想要卖谁的人情,不管是秦书凯还是赵正扬,他们没有自己手里这两票,同样只能保持目前的僵持状态。

        张富贵心里琢磨着,这个问题,自己必须要好好考虑一下,在做决定,毕竟,这是一件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大事。这次选择错了,也许就会和另外的一方有了很大的矛盾,也就就永远是对手。

        当然,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是英国首相帕默斯顿(巴麦尊)的名言。这一论断被无数事实所证明了是成立的。从国与国来看,古往今来,许多国家都是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战争年代,当危险到来,小国与小国联合起来对付大国,一旦危险解除了,就反目成仇的例子比比皆是。从官场来看,也难有永远的朋友。官场有特定的“文化圈”,在圈子中的人物很是“投缘”(其实是臭味相投),他们个个都能“办大事”,这类圈子的本质就是两样:升官与发财。许多官员都有“朋友”,说白了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朋友。

        张富贵不是傻瓜,当然也知道所谓的朋友那是动态的,那么这个时候自己该选择谁做朋友呢?

        秦书凯坐在车里回开发区的路上,周德东的电话就打来了,周德东说,秦书记,洪云已经把常委会上的情形跟他介绍了一下,看起来,洪云现在说话,好像也有些没有底气,他就问秦书凯,河流乡的竞争是不是很激啊烈,自己的事情是不是很可能要黄了。

        秦书凯理解周德东现在的心情,尽管他的心里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在最终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有些话是不方便说的,即便是说了,估计周德东也未必能理解。

        秦书凯安慰周德东说,周部长,你也是组织部的老同志了,你说那个岗位竞争不激啊烈啊,只有竞争激啊烈,那么胜利的人才能被人看重,所以你先不要着急,安心再等两天,这件事拖不了多长时间,毕竟钱卫国现在已经到了县委上班,河流乡那边不可能总是让冯向阳一个人大草包兼着位置,目前的形势对咱们来说,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从票数上来看,你和冯向阳都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接下来,就要看谁的运气好了。

        周德东听着秦书凯的话,也是一副听天由命的口气,跟洪云刚才跟自己说的差不多,于是有些着急的说,秦书记,还有别的办法吗?总不能就这么等着下次常委会的时候,继续投票吧,我估计要是就这么拖下去,下次投票的结果一定跟今天没什么两样。

        秦书凯笑了一声说,周部长,你想这样,别人却不一定想这样,如果下次决定不下来,那么县委的权威在哪儿,所以很多事情变数很大,你稍安勿躁,我会尽力帮你想办法的,好吧?

        周德东心知,秦书凯现在能答复他的话,也就只能是说到这种地步,于是怏怏的挂断电话,心里不免有些惆怅,毕竟河流乡党委书记的位置,是他一直以来努力的目标。

        赵正扬出了会议室后,脸色有些难看,钱卫国一路小跑着尾随在他身后,他只当没看见一眼,自顾往前快步走着。钱卫国心知,赵正扬现在的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说话,他知道,刚才的投票结果一出来,赵正扬的心里就有些不舒坦,本来他是很有把握的,王志军,钱卫国,郝竹仁,金大洲,郝竹仁,再加上自己,五票稳稳地能把河流乡党委书记的位置拿下,毕竟张富贵和秦书凯分别支持不同的人选,他们之间是绝对不会联合起来的话。

        剩下的六个常委中,随便他们怎么搭配也不会超过自己的五票,那个时候赵正扬就可以说话了,因为冯向阳得票最多,没想到,竟然有一位常委分别投给冯向阳和周德东一票,这就让常委会上的局势有了很大的逆转。

        赵正扬的心里清楚,这一票绝对出现在自己这边的队伍里,自己身边的这班人,他实在是太了解了,全都是有奶就是娘的货色,谁知道,哪一个人哪根筋搭错了,想要脚踩两只船,坏了自己的大事。

        赵正扬现在把这一切都憋在心里,他什么都明白,却什么都不能说,再说了,就算是说了,也没什么用。赵正扬回到办公室后,钱卫国也尾随着进来,他装出随意的样子坐在赵正扬办公室的沙发上,问赵正扬,赵县长,冯向阳的事情,看起来阻力还不小,咱们是不是想个法子,能确保这件事到位呢,我现在基本已经不在河流乡上班了,时间久了更加的不行啊。

        赵正扬看了他一眼,问他,钱部长,局面现在很明朗,那就是人选一定会在周德东和冯向阳直接产生,现在你有什么好法子吗?不管如何,即使冯向阳真的坐不上书记,也要为他争取个好位置,现在不是位置的问题,而是以后在普水的影响问题,只有这边的团体影响大了,那么才会有更多的人到了这个团体,这个团体也才有生命力。

        钱卫国有些尴尬的说,赵县长,我要是有好办法,也就不会坐在这里了,我的意思是说只要是赵县长觉的有必要的话,需要我做些什么后续工作,我会尽力去做的,毕竟赵县长竭力推荐了冯向阳,要是到时候结果不如意的话,总是不太好。

        赵正扬这才明白了钱卫国跟在自己后头的目的,原来他这是过来表忠心来了,当然也是为了主动向赵正扬证明,自己是坚决执行赵正扬的指令的,不管在什么时候,变相的向自己表明,在会议室的时候,秦书凯那边多出来一票,跟他是无关的,因为他的态度是坚决赵正扬的指示。

        赵正扬心里暗暗骂了一句,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心里的弯弯肠子倒还真是不少,但是想到钱卫国可是马成龙很贴心的亲信,跟在马成龙后面多年,所以也不敢如何他。

        赵正扬于是说,钱部长,大家都是马市长后面服务多年的人,大家的目的是相同的额,所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会主动找你的,但是,现在需要的是冷静,等待时机,现在你先去忙吧。

        赵正扬下了逐客令,钱卫国只好站起来,往外走,其实他尾随赵正扬过来,最主要的目的是想要探探赵正扬的口风,到底有没有怀疑自己,现在看来,赵正扬现在根本就没心情跟他闲聊,他只好起身离开。

        钱卫国这么做,因为他就是那个给两边都投票的人,那就是既支持冯向阳,又支持周德东,现在的钱卫国很清楚,马成龙在普水说话更于是放屁,没有人把他的话当回事情,而张富贵又是一个不知道如何拉拢关系的人,赵正扬岁数大了,县长过后也就该滚蛋了,所以普水最有潜力的就是秦书凯和王耀中,这两人以后的发展一定比张富贵和赵正扬要好。

        秦书凯和王耀中那是潜力股,以后的发展谁也不知道,所以钱卫国和赵正扬保持马成龙时候的交往,也没有把秦书凯等人得罪,这才是他想要的效果。再说,钱卫国一走,赵正扬立即拨通了马成龙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赵正扬先把今天开常委会的情况向马成龙汇报后,有些闷闷不乐的发泄说,马市长,现在看来这个河流乡党委书记的位置还真是只难产的蛋,一次书记办公会和一次县委常委会都没能把最后的人选敲定下来,看来真是好事多磨了。

        马成龙此刻的心情相当复杂,因为受了方志彪事件的牵连,赶回普安后,当天他一进市委书记顾大海的办公室,就被顾大海指着鼻子像是训孙子一样劈头盖脸的大骂了一通。

        顾大海说,马成龙,你也在乡下锻炼过几年,也算是有点基层工作经验,怎么一点小事都拎不清呢,这些做工程的老板,全都是利字当先,你以为你私底下占了点好处,就过去了,人家那里一笔账清清楚楚的给你记着了,现在好了,出事了吧。

        顾大海没好气的说,马成龙,你说你干点什么不好,被人家带着女人到市纪委举报你接受性贿赂,我看这事情要是传扬开来,你还有什么脸面在普安的官场继续混下去,现在事情我是暂时的压下来了,但是如何秦书凯这个人就是要你的难堪,不住的盯住不放,你的副市长也不要做了。

        马成龙一听这话,立即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他吓的腿一软,差点跪倒在顾大海的面前,马成龙知道,官员接受性贿赂的罪名是很难摆平的,在这方面栽过跟头的领导干部也不少,轻的被处分,重的被摘掉乌纱帽,无论两种惩罚哪一种落到自己身上,都是自己不愿意看到的。

  https://www.65ws.com/a/102/102368/335107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