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仕途:崛起之路 > 171、看谁狠

171、看谁狠

        秦书凯从马成龙的办公室出来后,发现单琴已经坐在自己的办公室等着自己。秦书凯笑着走进去主动跟她打招呼说,单局长今天怎么有空大架光临我这里啊。

        秦书凯边招呼着单琴边嘱咐陪在一侧的办公室主任去沏壶好茶来。

        办公室主任刚想抬脚,单琴冲着他摆摆手说,不必费事了,我不是专门来喝茶的,我今天来是要找秦部长谈工作上的事情。

        办公室主任听了这话,就站在那里看着秦书凯,不知道这茶到底是该继续去沏还是听单琴的。

        秦书凯见单琴拒绝,心想,这女人怎么这么不识抬举,他保持着脸上的微笑对办公室主任说,单局长既然没心思品茶,这茶就不沏了吧,你忙你的去吧,我有事叫你。

        办公室主任这才又抬脚往前走,随手把部长办公室门轻轻关好。

        单琴见秦书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心里似乎是憋着不高兴。

        她郑重其事的对秦书凯说,秦部长,上次我跟你说过的关于公安局人员调整的事情,你可一定要放在心上,这也是组织部这边对县公安局工作的最大支持,当然,这也是你们组织部的正常工作范围吗。

        单琴这个人,明明是来找秦书凯沟通关关于本单位人事调整的问题,按理说,这件事应该是她有求于秦书凯才对,可是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就像是一个领导人在跟下属说话一样的口气,让秦书凯听了心里极其不舒服。

        秦书凯心想,我当年占的是你妹妹单瑶的便宜,又没占到你的便宜,你凭什么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好像是我欠你几两银子是的,看来这个人真如王耀中说的,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尽管心里对单琴很发感,但是秦书凯的脸上依旧是保持着淡淡的笑容,他就是论事的对单琴说,单局长,干部调整确实是组织部的分内工作,不过,到底要调整谁,怎么调整却并不是组织部内部就能够定下来的,尤其是你们公安局的调整,因为情况特殊,更不是我一个小小的组织部长能私自决定的,我看,这件事等到上了常委会讨论后再说吧。

        秦书凯说的在情在理,单琴却不领情,她把脸色一惯说,秦书凯,你这叫什么话,我可告诉你,你不要跟我说什么官话,我今天来找你,就是要告诉你,县公安局这次推荐的一批人希望在这次的人事调整中,尽快到位,全部到位,这样才能便于我工作的开展,再说了,我的公安局是属于公安系统的,相对独立,干部提拔等方面肯定是有相对独立权的,绝对不能和其他的部委办局同等待遇。

        秦书凯看着单琴坐在自己面前夸夸其谈的模样,心里理解了,为什么王耀中在自己面前抱怨说,单琴不支持对白柳派出所的所长进行处分的事情,两人在电话里差点吵起来。

        现在,秦书凯算是充分的理解了王耀中,碰上这样的女人,如此蛮横不讲理的说话方式,就算是修养再好的人,也憋不住要发火。

        秦书凯换上一副调侃的口气对单琴说,单局长,知道情况的,明白你是在跟我协商推荐干部,要是不了解情况的,还以为你这是上级领导在布置工作任务呢。

        单琴听了这话,嘴巴斜了斜说,秦书凯,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说的话没道理吗。

        秦书凯想不到单琴如此不知退让,心中暗想,这个单琴空长了一副看起来还不错的外表,这修为方面可是比她的外表差远了,像这类女人在官场混,除非是她的背后有相当强硬的后台撑腰,否则,估计在领导的位置上也干不了几天。

        秦书凯正色说,单局长,你刚才提到的计划要提拔的干部,在你们公安局的内部都已经走完了公示的程序吗,假如没有公示,到时候考察很容易出问题的。对于你说的关于公安局在人事调整上有相对的独立性和特殊性,这一点,我看还是等省市两级有相关文件出台再说吧,如果暂时没有,咱们肯定还是要走县委研究的这条老路子的。

        单琴听了这话,更加不高兴了,她冷冷的对秦书凯说,秦部长,很多事情,我不懂什么大道理,我只知道,人在官场混,与人方便即与己方便,这一点是必不可少的,大家也算是老熟人了,很多事情最好不要上纲上线的,至于你说的什么公示之类的程序,我可以让下面人去办,但是关键还是秦部长这里的关口,秦部长可不要在推荐的时候,把我计划好要调整的人员名单不报上去,那可就不太合适了。

        秦书凯忍不住被她的话给逗笑了,这个女人到底是太幼稚还是太有心计,这么直白的话难道是适合当面说出来的,这哪里像是一个领导干部在谈干部调整的工作,简直就是一个在菜场买菜的老大妈,拼命的要跟买主谈条件,说价码。

        秦书凯对单琴说,单局长,你吩咐我的事情,我会尽力而为的,不过,有件事我也想跟你明说一下。

        单琴听了这话,皱了一下眉头说,我就知道,要你办事没那么简单,你说吧,什么交换条件,我洗耳恭听。

        秦书凯说,单局长误会了,我没什么交换条件,就像你说的,你吩咐的事情就是我的本职工作,我想要跟你说的是关于那个白柳派出所所长的事情,希望你们公安局能跟纪委配合好,把这件事早点处理妥当,这样对大家都好。

        秦书凯不知道单琴是不是知道这件事的内幕,他只能淡淡的把这层意思说一下,至于单琴能不能领会,自己就管不了那么多了,反正他坐到言尽于此心安就好了。

        单琴没想到秦书凯会提到这个话题,忽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说,秦书凯,我说你提的什么条件,原来是为了这件事,是不是纪委姓王的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帮着他说话,我还告诉你,这件事是我跟姓王的之间的事情,跟你没关系,请你不要插手。

        秦书凯没想到,单琴的反应会如此之大,于是有些惊讶的说,单局长,我这也是好意,大家都是场面上的人,何必一定要为了以前的陈年旧事耿耿于怀呢,再说了,这一切跟工作是扯不上关系的,总不能因为个人的好恶就影响工作进展吧,这样好像不太合适吧。

        单琴看样子是有些气急了,她冲着秦书凯大声说,秦书凯,我说过了,这件事你秦书凯没有资格参与,你还是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至于对白柳派出所所长怎么处理,这是我的事情,跟你们都无关。

        单琴说完这话,一副一句话也不想再跟秦书凯多说的模样说,好了,今天就谈到这里吧,我说的事情你要抓紧办,有消息可以给我打电话。说完这句话,单琴头也不回的走了。

        秦书凯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一时有点哭笑不得的感觉,今天他算是见识到了这位新任公安局长的真面目,简直是无法形容,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混上这个级别的领导位置的。

        秦书凯心想,你冲我发什么脾气呀,我说这些话还不是想要你们俩尽早解开心结,把精力都放在工作上,既然你这么不领情,我又何必白费唇舌呢,看着你们俩斗来斗去好了,我倒要看看,你单琴能有什么本事斗得过背景雄厚的王耀中。

        秦书凯在琢磨着,估计单琴跟王耀中之间可能有场不愉快的争斗的时候,他没想到,单琴竟然先把攻击目标对准了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天的谈话中,他对单琴提出的公安局内部人员调整的建议没有明确的表态,当天晚上,意外就发生了。

        当晚,秦书凯正悠闲的坐在宿舍里听音乐看书,每天下午下班后,如果没有什么接待,秦书凯特别享受这段是安静的独处时间,往往他简单的吃口饭后,就会立即回到自己的单人宿舍里,轻轻的扭开音乐,让柔美的音乐飘荡在房间的每个角落,然后捧一本自己喜爱看的书,静静的阅读起来。

        正看的入神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他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是陌生的,他以为是谁打错了电话,于是按了一下结束通话键,把手机放在一侧,继续看书。

        没想到,这个号码却不屈不饶的一直打个不停,秦书凯盯着号码看了半天,还是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里传来一个年轻女子的声音,怯怯的样子问,请问是秦部长吗?

        秦书凯问,你是谁?

        怯怯的声音说,我是王丹的女朋友。

        听到这个声音,秦书凯想起关于编制核查的时候,这位表弟未来媳妇的妹妹曾经给自己带来的麻烦,以为她打电话还是为了这事,于是说,你妹妹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以后她只要安心工作,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了,没什么好担心的。

        女子的声音说,秦部长,我打电话给你,不是为了这件事。

        秦书凯一愣,心想,那还能是为了什么事情呢,要是真有什么事情,也应该是表弟王丹给自己打电话啊,怎么会是她呢。

        秦书凯问,王丹呢?

        这句话一问完,女子在电话那头竟然传来了哭泣声。

        秦书凯不禁有些着急,他心想,肯定是出什么事情了。

        秦书凯追问着,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先别哭了,赶紧跟我说说,你要是一直哭,我怎么知道你到底要说什么呢?

        女子好不容易停下哭泣声,抽噎着对秦书凯说,王丹刚才被公安局的人带走了。

        秦书凯听了这话,脑袋一下子炸开了。

        自己的这个表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是最清楚的,虽然他也有些年轻人身上有的一些轻狂浮躁之类的毛病,但是总体来说,他还是个本份的孩子,怎么好好的就被公安局的人给带走了呢。

        秦书凯赶紧说,你先别着急,你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王丹的女朋友说,王丹今晚带着自己到红玫瑰舞厅去跳舞,结果有个无赖非要强行拉住自己,让自己陪他跳一曲,见有人当着自己的面调啊戏自己的女朋友,王丹自然不让,于是两人就发生了肢体上的冲突,没想到这个无赖还有势力,一下子叫来了还几个人一起过来对王丹动手殴打起来,王丹势单力薄吃了不少亏,本来这事是他们先挑的头,又把王丹打伤了,他们就此了结也就算了,可是他们不仅没就此打住还主动报了警,接警的警察到场后立即认出挑事的主是县政法委领导的儿子,于是点头哈腰的把王丹和另外几个参与打架的人一起带走审问,这位主要当事人却像没事人一样,继续到别处玩去了。

        王丹的女朋友说,王丹跟人打架的时候,外套脱下来放在她手里,王丹被抓走后,她从王丹的外套口袋里,找到他的手机,想到王丹曾经跟她提及过,有个表哥就是县里的秦部长,今晚遇到这么大的事情,她实在是无计可施,就按照王丹手里上存储的显示为表哥秦书凯的号码打了过来,希望秦书凯能把王丹救出来。

        女子说着说着,又泣不成声起来。

  https://www.65ws.com/a/102/102368/335096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