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越之偏做奸妃 > 11.第十一章

11.第十一章

        万和宁一手提着灯笼,一手牵着李德生,顺着墙根向冷宫走去。钱一串身为一个阿飘,也尽职地在半空帮忙查探。

        夜凉如水,李德生紧紧握着万和宁的手,看着前面那单薄瘦小却勇往直前的身影,又羞又愧。李德生暗暗下定决心,再不能让和宁小瞧了。

        行至冷宫,门前空无一人,本应该在岗的守卫也不见踪影。这样的情景,就连迟钝的李德生也感应到了异常。

        万和宁用力将大门推开一条一人能进的缝隙,站在门边说道:“进去吧。”

        李德生见万和宁没有跟随的意思,不由紧张道:“和宁不陪着我?”

        对于六岁的小孩来说,夜晚荒凉的冷宫让人十分恐惧。万和宁将灯笼塞进李德生手里,鼓励道:“就跟我们以前在这里一样,你大胆往里走,见到人就把话说清楚了,我就在这里等你。”

        李德生想了想,还是将灯笼递还给万和宁:“我不要灯笼。”见万和宁要说话,李德生把灯笼往万和宁手里一塞,便钻进了大门。

        万和宁无法,只好提着灯笼,看着头顶暗淡的弦月,轻轻叹了口气。

        若是今日事成,便少算计李德生吧。

        万和宁摸着灯笼把手上细细的花纹,这么想着。

        李德生凭着一点意气跑入殿内,殿内黑黢黢的,让他有些害怕。他凭着印象,摸索到门槛前,像以往一样,靠着门框坐下。

        没过多久,李德生便听到衣裳摩擦声,似乎有一个人在门槛另一端坐了下来。

        李德生屏住呼吸,瞪大眼睛看着对方。夜太黑,李德生只是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高大身影,而那个身影却像是定格一般一动不动。

        李德生看了一会儿,便回过头,盯着自己的鞋子。本是有千般话,如今这样的气氛里,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那道身影沉默良久,才慢慢说道:“皇儿,你可怪我?”

        李德生听了这话,忽地抬头看向对方,他死死盯着那道身影,直到把那人盯得不自在,才道:“若说怪圣上,便是不孝。若说不怪,我在这里的日子实在是太过刻骨铭心。”

        那人苦笑道:“那就是怪我了。”见李德生沉默不语,他说道:“如今我只得你一个,你若是离了赵太后,我立即封你为太子,我百年之后,大位顺顺当当到你手上。”

        李德生眼泪已经掉下来了,他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太子之位么?”李德生站起身,指着对方道:“我年幼失恃,被丢到这冷宫自生自灭,你现在跟我说给我太子之位?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那人愕然地抬起头,仿佛对李德生的话不可置信。

        李德生却是没有注意到对方的反应,像是要把受过的委屈全都吐出来一般:“便是半个月前,莫说太子之位,只要你把我捞出这冷宫,我便感激你!如今,祖母待我甚好,你说要我跟着你?我为什么要跟着你!”

        李德生说得声嘶力竭,眼泪横飞:“你是我父亲!只要你能想起我,愿意待我好,我总能原谅你!你如今做了什么!你当我是没用就丢有用就捡的工具!”

        李德生摸了一把脸,擦去眼泪,模仿着万和宁的样子,挺直背脊倔强地说道:“今日便这样吧,往后也不必叫人来传话了,我站在赵太后这边。”

        那人似是被激怒了,霍然站起,指着李德生威胁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只要你如今死在这里,太后那边还有什么还有什么倚仗!”

        李德生往后退了几步,竟是头也不回,转身就往门外冲去。

        万和宁和钱一串正紧张地站在门外。

        自钱一串告诉万和宁有人埋伏的时候,她就冷汗岑岑。若是李德生在里面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赵太后虽不至于对李德生下手,抓着她杀鸡儆猴还是不用犹豫的。

        李德生冲出来的时候,吓了万和宁一跳。万和宁忙抓住李德生的手,问道:“如何了?”

        李德生的脸上丝毫不见慌乱,反而是与他年龄不符的凝重,只是跟万和宁说:“回宫再说!”

        回去的路程两人走得很快,到了长乐殿,李德生挥了挥手道:“下去吧。”

        万和宁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李德生这是跟自己说话,站在那边没有反应。

        李德生见万和宁一动不动,红着眼睛摔了个杯子,吼道:“叫你下去!”

        杯子虽然没有砸到万和宁身上,却也把她吓了一跳,勾起了她的火气。穿越至今,李德生一直对她平等相待,如今却摆起了主子的谱,当下冷哼一声:“毛还没长齐翅膀就硬了!”说着就一甩手回了房。

        李德生见万和宁走得毫不犹豫,慢慢在床上盘腿坐下,喃喃说道:“在和宁的眼中,我便是这样的么。”

        万和宁气哼哼地走回房,灌了两杯凉水才平心静气,想想自己也是张狂了。如今万和宁依附着李德生,因为他对自己好就情不自禁把他当战友了,可是李德生毕竟是古代人,有等级思想也是难免,以后敬着他便是。

        万和宁自以为想通了,便爬上床,折腾了一夜也是累了,不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李德生要是知道万和宁是这么想的,肯定一口老血堵上心头。李德生是对万和宁有意见,可是他不是觉得万和宁没上没下啊!

        延寿宫内,赵太后听着底下人的回禀,说:“二殿下果真是这么说的?”

        跪着的正是冷宫混乱当日前去助阵的孙能,他沉声道:“是,二殿下虽是对圣上有所期待,但听了小人之言,十分伤心,言语间似是要跟圣上恩断义绝。”

        孙能想起若不是万和宁指点,他也不能从一个守门的一跃成为太后心腹,便为李德生说着好话:“二殿下还说,太后对他很好,二殿下决定站在太后这边。”

        赵太后听了,脸上不免露出点喜色,又细细问了几句,才让孙能退下。

        苏嬷嬷也是十分高兴,道:“老奴就说了,二殿下不是个没眼色的,太后偏不放心。如今试过了,便把心放到肚子你去吧!”

        赵太后却是面容整肃,叹道:“如今箭在弦上,容不得一丝大意啊。”

        苏嬷嬷安慰道:“太后放宽心,内有二殿下,外有国舅爷,定不会出岔子。”

        赵太后点点头,道:“但愿吧,只是如今形式不妙,若是能有多一些大臣的支持,逼着那位退位也是可以的。毕竟二殿下年纪小才好啊。”

        苏嬷嬷并不接话,她很明白这事轮不到她来置喙。

        赵太后也没指望得到回答,又低声说道:“至于那个万和宁,实在跟二殿下关系太好了些。”

        苏嬷嬷见赵太后沉吟,便恭身问道:“可需要老奴去会会她?”

        赵太后摩挲着指套,摇头道:“先留着吧,如今二殿下已是在我们这边,贸然出手着了痕迹,只怕不美。”

        苏嬷嬷虽觉得自己出手必定万无一失,但是主子的话她从不反驳,便应下了。

        陈贵发觉得这两天很是难熬,二殿下每天都很暴躁,而本来和和气气的万和宁居然没有劝着二殿下,也冷着个脸来去。陈贵发两个都不能得罪,整天在中间受着夹板气。

        万和宁也是郁闷,她被骂了也就甩了脸子,第二天不是恭恭敬敬地向李德生赔罪了么。结果李德生倒好,脸色更难看了。这下万和宁也炸了,好也不要,不好也不要,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便跟李德生陷入了冷战。

        这日李德生带着陈贵发去给赵太后请安回头的时候,迎面看见了一个小宫女。那小宫女见了李德生像是惊慌失措,要行礼自己却绊着了,扑倒在李德生脚下。

        小宫女小心翼翼地抬起脸,胆怯地看着李德生,道:“二殿下恕罪。”

        李德生看着那张蜡黄的小脸,犹豫道:“于馨儿?”

        于馨儿泪如雨下,激动地说道:“回二殿下,正是奴婢,二殿下居然还记得奴婢!”

        李德生不由皱眉,他本就因为于馨儿是钟妃的人便心中不喜,想办法将她塞到了延寿宫,哪知道于馨儿倒也胆大,还往他跟前凑。

        李德生点点头,绕过于馨儿抬脚便要走,于馨儿忙喊道:“殿下留步。”

        于馨儿祈求地看着李德生,道:“自馨儿到延寿宫以来,日夜思念殿下,不知殿下近来可好?”

        于馨儿天生的美人胚子,说起话来风流婉转,憔悴的面色让旁边的陈贵发都觉得心疼。

        李德生却是不解风情,道:“我好得很,你只要好好伺候好太后便是行了,别整天弄这些有的没的。”

        于馨儿张口结舌,想要辩解,可是李德生早就走得没了影。

        碧水从旁边钻出来,朝仍愣在地上的于馨儿啐了一口,指桑骂槐地说道:“有些人不知道好好做事,整日地便想着攀高枝,呸,下贱坯子!”

        于馨儿一张脸被说得红红白白,不堪受辱,掩面跑了开去。

        李德生回到书房,书房里只有几个小太监,万和宁却不见踪影。李德生皱皱眉,问道:“万和宁呢?”

        一个小太监答道:“万姑娘出去了,大概在房里吧。”

        李德生阴郁地哼了一声,走到书桌前坐下,拿着一本书怎么也看不下去。

        陈贵发在一边试探地问道:“奴才去叫万姑娘来伺候?”

        李德生把手中的书往陈贵发身上一扔,道:“爷的心思也是你能猜的!滚滚滚,全都给我滚出去!”

        陈贵发叫苦不迭,直想狠狠给自己两嘴巴子,这是哪壶不提提哪壶呢?麻利地请了罪,带着一群小太监出去了。

        万和宁捧着一碗桂花汤圆走向书房,最近她跟李德生闹得有些严重,就连陈贵发都问了好几遭。万和宁便趁着李德生去请安,采了点桂花要小厨房做了汤圆,算是给李德生赔罪。

        走进书房,万和宁便看见李德生握着毛笔在写字,便轻手轻脚地把碗放下,道:“怎么屋里都没个人伺候?我给你做了桂花汤圆,尝尝吧。”

        李德生本就等着万和宁来,正装着用功,听得万和宁一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样子,想发脾气,可是看着那碗热腾腾的汤圆又忍住了。他放下毛笔,看着万和宁道:“和宁,你为什么总拿我当小孩子?”

        万和宁被问得一愣,笑道:“你本就是小孩子啊。”

        李德生叹了口气,说道:“你不过比我大了一岁,可是我总感觉到你把我当小孩,你当知道,我能在冷宫活下来,必定不是那般幼稚。”

        万和宁以为自己知道了李德生这几天发病的症结,敷衍道:“是是是,你不是小孩子,你是大人了。来,汤圆趁热才好吃。”

        李德生放下万和宁塞过来的勺子,无奈却又坚定地说道:“和宁,你当我不知道,那天晚上,冷宫里的不是圣上么?”

  https://www.65ws.com/a/102/102295/334418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