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越之偏做奸妃 > 8.第八章

8.第八章

        赵太后最近几天都觉得神清气爽,膈应自己的庶子时隔多年终于又在赵家人手上吃了个大亏,她照镜子都觉得自己年轻了几岁。而从冷宫抢回来的小子,年纪小,心思深浅还看不出来,但是怨恨那庶子是肯定的,赵太后思量自己只要把他掌握在手里,赵家又能享受一朝荣光。

        一边的苏嬷嬷见太后高兴,从首饰盒子里挑出一个金凤朝阳簪插在赵太后发髻上,讨巧道:“太后今日气色真好。”

        赵太后抚鬓笑道:“这么久了,还是你最贴心。”

        苏嬷嬷冷寂的脸也闪现一丝温情,道:“奴婢随太后进宫已是三十余年,承蒙太后不弃,只要太后还用得着奴婢,奴婢万死不辞。”

        赵太后也温和地拍拍苏嬷嬷的手,说道:“知道你忠心。”说罢,赵太后扶着苏嬷嬷的手站起来,往门外望着,道:“今日二殿下怎么还不来?”

        苏嬷嬷扶着赵太后走到暖阁,道:“二殿下身边的人来回了,说是万和宁身子好了,要来向太后谢恩,二殿下准备带着万和宁一起过来。”

        赵太后点点头,在软垫上坐下,道:“也是个有心的。”

        一盏茶的时间不到,便有小太监通报说二殿下到了。赵太后忙挥挥手道:“快传!”

        没多久,李德生便走到了门口,仍然和万和宁相互扶持着跨过门槛,身后跟着一个叫陈贵发的小太监。

        进了暖阁,李德生一行人便跪在地上给太后请安,赵太后叫李德生起了,拉在怀里好一阵嘘寒问暖,才把目光转向跪着的万和宁。

        赵太后有些不满李德生和万和宁刚刚的亲密,但是想到两人在冷宫的情义,也能理解,便叫万和宁起了,让苏嬷嬷给万和宁搬了个小凳子。

        万和宁谢了恩,坐了半个屁股,腰背挺直,面色恭瑾。

        赵太后满意,和颜悦色地问道:“你叫万和宁?”

        万和宁点头答是。

        赵太后笑了笑,说:“倒是个好名字。你救了本宫和二殿下,可要什么奖励?”

        万和宁忙顺着凳子跪下,诚惶诚恐道:“太后和殿下福泽深厚,和宁不敢居功。”

        赵太后愈加满意,说道:“该你的就是你的,我身边缺个大宫女,你来补上吧。”

        还没等万和宁开后,座上的李德生就嚷了起来:“祖母,您说要赏和宁,怎么却是把她抢了去,她可是孙儿的大宫女。您这是赏和宁呢还是罚孙儿呢?”

        赵太后被李德生逗得眼泪都笑了出来,倒在椅子上哎哟哎哟直喊,吓得身边的苏嬷嬷一个劲地给她顺气。

        李德生还不放过,跑到赵太后身边撒娇:“祖母,您就换个赏吧,孙儿用和宁用惯了的,不如我把于馨儿换给你?”

        赵太后有心逗弄李德生,故作犹豫道:“那个于馨儿是哪个?可比得上和宁?”

        李德生连连点头,道:“比得上比得上,她比和宁好多了,和宁笨手笨脚的,于馨儿给您是孙儿的孝心,您就收下吧。”

        赵太后笑得直打跌,捏着李德生的鼻子道:“你这个皮猴儿,自己不要的偏扔给祖母,还说是孝心,这天下就没有比你更精的了。”

        李德生拉长了声音撒娇道:“祖母,求你了。”

        赵太后笑道:“也罢,便如了你的愿,叫那于馨儿来吧,也让我感受感受你的孝心。”

        李德生喜滋滋地答应了,又坐在自己椅子上,拿着一个佛手玩。

        万和宁跪在下面,目瞪口呆地看着李德生一系列唱念作打,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她本以为李德生就是个受了些苦有些早熟的小孩,哪知他演起戏来这么纯熟,让那个以为他单纯的自己格外好笑。

        赵太后看着万和宁敲打道:“你主子舍不得你,偏要了你在身边,你可要记得这份恩情。”

        万和宁忙叩首道:“谢太后,谢二殿下。”

        赵太后点点头,从手腕上褪下一个羊脂白玉的镯子递给苏嬷嬷,道:“你毕竟救了我们祖孙俩,这个镯子你先拿去玩。”

        万和宁双手接过苏嬷嬷手里的镯子,又谢了次恩。

        李德生探头看了看万和宁的镯子,羡慕地说道:“祖母待和宁真好。”

        赵太后骂了句李德生:“自己奴才的东西也眼红,之前你划拉的东西还少了?”

        李德生嘿嘿一笑,摸着鼻子转移话题:“和宁起来吧,那个陈贵发,去叫于馨儿来给祖母看看。”

        赵太后点了点李德生的鼻子,也不为难他,也换了话题跟李德生说笑。

        万和宁站在李德生身后,突然感觉这样的李德生格外陌生。如果说冷宫中那个早熟又憨厚李德生不是真的他,那么现在这个狡黠的他又是原本的他吗?万和宁有些困惑,也有些无所适从。

        于馨儿接到消息要去延寿宫拜见太后的时候,正在剪花枝。听了陈贵发的话,一边整理这并不凌乱的头发,一边问道:“公公可知是什么事?”

        陈贵发喜气洋洋地说道:“姑娘大喜!太后要你去延寿宫做大宫女呢。”

        于馨儿脸色大变,勉强笑道:“这这么可能,我不过是个小宫女,还是从芳兰殿出来的,太厚这么看得上我?可是有人说了什么?”于馨儿想起李德生今日带着万和宁去请安,直觉此事跟万和宁脱不了关系。

        陈贵发哪里看不出于馨儿那一瞬间的不自然,心里暗道蹊跷,却不愿多生波折,只推脱道:“这种事我们做奴才的这么知道,姑娘还是快走吧。”

        于馨儿见挖不开陈贵发的嘴,只好愤愤地跟在陈贵发身后,往延寿宫走去。

        没过多久,两人便进了延寿宫。于馨儿走到中间,一甩帕子,福身道:“奴婢于馨儿给太后娘娘请安。”

        太后皱着眉看于馨儿的姿态,越看越觉得像钟妃,便问道:“你原先是哪个宫里的?”

        于馨儿小心答道:“回太后的话,是在芳兰殿。”

        太后一听,面色更不好了,只觉得李德生太没颜色,竟敢把芳兰殿的人往自己这边塞。

        李德生此事插声道:“祖母,您不知道,于馨儿年纪虽小,可是颇得钟妃喜爱。而且她在冷宫冲突的时候像孙儿投诚,孙儿寻思着,她怕是对祖母有用,便献给祖母。”

        于馨儿听了李德生的话不由大惊,本以为自己凭借着给李德生解围的功劳也能在他身边得脸,哪知他转身便把自己扔给了赵太后!于馨儿不知李德生是心机深沉还是没长脑子,慌忙跪下,哭泣道:“奴婢本是仰慕殿下才会给殿下解围,奴婢愿给殿下当牛做马,求殿下不要赶奴婢走!”

        赵太后看着于馨儿的作态,简直活生生又是一个钟妃,心中厌恶极了。

        李德生奇道:“你这话说得我听不懂了,我要你当牛做马做什么?我不过要你好好伺候祖母,你便哭天抢地,难不成祖母这里是狼窝不成?”

        于馨儿没想到李德生毫不留情,只好嘤嘤哭着请罪。

        赵太后最是腻歪这样的,摆手道:“既是二殿下的孝心,便在院子里做个洒扫,退下吧。”

        万和宁偷眼看着于馨儿面色惨白的出去,心中有些同情。其实于馨儿和自己是同一类人,都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于馨儿那番话说得极有水平,既表了功又表了忠心,若是其他主子,可能心一软就答应了,哪知道李德生惯会装傻,竟是把她变成了太后院子里的洒扫。

        李德生又跟赵太后说了会话,才带着万和宁和陈贵发出去了。

        苏嬷嬷给赵太后续了茶,见赵太后脸色沉吟,轻声问道:“太后为何不将万和宁要过来,奴婢见二殿下很是在意她,若是有了万和宁在手,二殿下也有些顾虑。”

        赵太后摇头,说道:“我也试了,你不是没见到,他护得紧。我要是强行要了过来反而不美,不如成全他,毕竟攻心为上。”

        苏嬷嬷点点头道:“太后英明,只是那于馨儿要如何处置?”

        赵太后想了想,叹口气说道:“不是个安分的,放着吧,也是我那好孙儿孝敬的。”

        苏嬷嬷听了,便默默点头应下了。

        万和宁默默跟着李德生走到他居住的长乐殿,李德生进了书房就挥手叫其他人退下,握着万和宁的手,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说道:“和宁,我好想你,咱们以后又能在一处了。”

        万和宁慢慢抽出手,淡淡地说道:“二殿下,这于礼不合。”

        李德生眼睛一暗,委屈道:“和宁你生气了么?可是你为什么生气啊。”

        万和宁看着李德生的样子,拿不准现在的他是不是真实的他,只好沉默着不说话。

        李德生把万和宁拉到自己身边坐下,宽大的椅子正好坐下两个小孩,看起来亲亲密密的。

        李德生抓着万和宁的手不让她站起来,靠在万和宁身上说:“你别生气嘛,你一不肯说话,我这里就堵堵的。”

        万和宁看着李德生指着心口,可怜兮兮地看着自己,叹了口气,自己现在好像对他的容忍度越来越高了。她斟酌着用词说道:“你在太后面前很是游刃有余,想必是不需要我了。”

        李德生愕然,说:“和宁是因为这个生气?可是和宁要我讨好太后的。”他皱着脸,冥思苦想,一边嘴里还不停嘟囔,突然惊叫出声:“你是觉得我在太后面前跟在你面前不一样!你觉得我在骗你!和宁你太坏了!”李德生眼泪汪汪地控诉万和宁。

        万和宁默认了,看着李德生。

        李德生轻轻搡了一下万和宁,絮絮叨叨地说道:“和宁你太过分了,你怀疑我,我可信任你了,你不准怀疑我!”说着李德生就往万和宁怀里一倒,耍赖道:“我不管,你现在是我的大宫女,我走到哪你就得走到哪,不准离开我。”

        万和宁其实也相信了李德生,刚刚不过是万和宁自己钻牛角尖而已,她笑着说道:“那你出恭呢?”

        李德生开心地抱住万和宁道:“和宁你不生气了!”想明白万和宁的话,又推开他:“和宁你太坏了!”

        万和宁捂着嘴笑个不停,惹得李德生追着她打,两人在地上滚做一团,李德生躺在万和宁身边,扭扭捏捏地说道:“你要在外面候着。”

        万和宁没反应过来回了句:“什么?”

        李德生憋红了脸,冲万和宁吼道:“我出恭的时候你在外面等着,不准偷看!”

  https://www.65ws.com/a/102/102295/334418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