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越之偏做奸妃 > 6.第六章

6.第六章

        “万和宁!你到这家公司以来我一直都提携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万和宁看着面前声色俱厉地上司,有些迷惑,自己不是死了么?上司从来都细心束起的头发掉落了两丝,挂在脸上,显得她眼角的皱纹触目惊心。

        斗争几乎已经成了万和宁的本能,她下意识开口否认:“我并没有做什么。”

        上司冷笑:“我给了你进入客户资料库的权限,你盗取资料卖给了敌对公司,反手又陷害我,难道这不是你做的么?”

        万和宁见上司咄咄逼人,也不去想那些不对劲的地方,反击道:“我并没有资料库的权限!你做错事就不要给别人泼脏水,除非你有证据!”万和宁很清楚上司找不到证据,因为她是用上司的权限进的资料库。

        果然上司摇摇头,眼圈红了,道:“我没有证据,和宁,你非要这么对我么?”

        万和宁并不同情她,义正言辞道:“我进公司以来,你一开始确实对我很好,可是慢慢地你就开始针对我,最棘手的项目是我去做,其他人留下的烂屁股是我去收拾,但是我不怨你,有个能力高的下属确实是件头疼的事情,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况且我也得到了很多锻炼。但是你针对我可以,你不能把自己的过错推到我身上,我万和宁不想背黑锅!”

        上司见万和宁不上钩,反而道貌岸然地训斥了自己一顿,终于不再打感情牌,她又恢复了那个冷傲精英的模样,伸出小指勾起了掉落的发丝,笑道:“那就恭喜万小姐坐上我的总经理职位了,祝你步步高升。”

        万和宁也虚伪地笑笑:“承你吉言。”

        上司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拍了下手,道:“对了,贵公司客户资料外泄,可是对客户极大的伤害,我就通知了客户,受害人也有知情权呢。”

        万和宁气息一滞,她没想到上司竟愿意鱼死网破,气急道:“你这么做,业内不会有公司在用你了!”

        上司见万和宁脸色大变,得意地掩嘴大笑:“现在知道这位置不好坐了吧,万和宁,我死都不会让你好过!”说完上司便好似褪去画皮一般变得青面獠牙,恶狠狠地扑向了万和宁。

        万和宁失声惊叫,像是从高处跌落一般,心脏高高提起,极速喘着气。

        身边的人见万和宁醒了,轻声道:“万姑娘,你感觉怎么样?”

        和宁看着鸭蛋青的帐子,慢慢回过神来,她还在这里,前世种种已成过往云烟,万和宁伸手抹去眼角的泪,问道:“德生,不,二殿下呢?”

        床边的人是个娃娃脸的姑娘,她清脆地回答:“二殿下在太后那边休息,于姑娘照应着呢。”

        “于姑娘?哪个于姑娘?”万和宁以为是太后身边的宫人,便多嘴问了一句。

        “还能是谁啊,芳兰殿的于馨儿呗,她可是惯会攀高枝的,如今见二殿下复起有望,便甩开了旧主子!”小姑娘快声快语,说话跟炒豆子似的。

        万和宁想起了于馨儿深深看向李德生的眼睛,心中了然,道:“你叫什么?”

        “奴婢碧水。”碧水笑嘻嘻地捧起一碗药,道:“姑娘吃药吧,二殿下让姑娘一醒就去通知,现在怕是快到了。二殿下真是看重姑娘,死活要守着姑娘,太后好说歹说也不肯走。还是于馨儿说,姑娘醒来看见二殿下守着要心疼,这才去休息了。”

        万和宁浑身都疼,被碧水吵得有些难受,便伸手接过药碗,一口气闷了下去。推开碧水递过来得蜜饯,她靠在床头,疲惫地闭上眼睛。

        碧水惊奇道:“姑娘真厉害,这么苦的这么苦的药,一下子就喝了!”

        万和宁不答,冷宫的苦楚,就是一缸子药也比不上。

        窗外脚步声传来,碧水起身,喜气洋洋地说道:“必是二殿下看您了。”

        话音刚落,李德生就一路跑到了万和宁床前,想扑到她怀里又忍住了。坐在床边看着和宁,眼泪汪汪地哭道:“和宁,我以为你要死了。”

        李德生好好梳洗过,穿着一身蓝色长袍,袍子上绣着蟒纹,头发整齐的束起,虽然还是十分消瘦,但看起来也像个皇子。

        万和宁也是心酸难抑,眼泪扑簌掉下,道:“没事,咱们挺过来了。”

        于馨儿跟着李德生走进来时,看到的便是两人相对垂泪的场景,心中不虞,走上前去,笑道:“二殿下,万姑娘刚醒,您可别惹她哭了,哭坏了身子就不美了。”

        李德生担心万和宁,听了于馨儿的话便勉强止住了哭,伸手给和宁擦泪。

        万和宁其实非常欣赏于馨儿。万和宁全力支持李德生,不过是因为李德生死了,万和宁也没有活路,她是站在悬崖上,不战则死。而于馨儿就大不一样,她在芳兰殿也算个人物,钟妃圣眷正浓,说起来也是有些权利。而于馨儿却放弃了康庄大道,转而投向势弱的李德生,这一切都是短短一瞬决定了的。不难看出于馨儿眼光毒辣,内心果决。

        但是万和宁不满的是,于馨儿上位可以,但是拿自己做筏子就有些难以忍受了。

        李德生给万和宁擦了脸,便默默坐着看着和宁,心中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

        万和宁谈了口气,语气怀念:“刚刚梦到在冷宫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如今……”万和宁不再说话,只看着李德生身后一堆丫头嬷嬷。

        李德生哪有不肯的,头也不回地挥手:“你们都出去。”

        于馨儿心中恼恨,看着李德生把万和宁的话当圣旨的样子格外刺眼,也不愿因小失大,让李德生恼了自己,便一甩帕子,跟着宫女出去了。

        万和宁这才有些满意,也提高了警惕,于馨儿能屈能伸,若是对自己有敌意,必是一大劲敌。她握住李德生的手说:“太后待你好吗?”

        李德生垂下眼睛,看着两人交握的手,说:“很好,只是我知道,她看重的并不是我。”李德生也只有在万和宁面前像一个六岁的小孩,太后虽然对他嘘寒问暖,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在敲打他,是她救了自己,圣上和钟妃要害他们,只有李德生登基才能保住性命。

        全都把自己当傻子!李德生这么想着,看向靠在床上的万和宁,将她的手又握紧了些。

        万和宁微微起身,语气郑重:“德生,如今不比在冷宫,要尊重太后,小心祸从口出。”

        李德生当然比万和宁这个西贝货更懂这些弯弯绕绕,但他享受万和宁对他事事关心的感觉,就陈恳地答应了。

        万和宁思来想去,跟李德生分析道:“如今太后圣上已经撕破脸,朝堂上太后有赵国舅,太后又是圣上嫡母,在后宫影响深远,之前只是因为赵太后无子才蛰伏,如今你投靠了太后,前朝后宫只怕要腥风血雨。德生,现在虽是比冷宫过得好,可只怕比冷宫更难保得性命。”

        李德生见万和宁忧心忡忡,自己却不在乎,在他看来,自己的命是万和宁一次次从鬼门关拉回来的,万和宁不想死,他就陪着她活,万和宁不想活了,他也就没什么指望了。

        万和宁不知道李德生的想法,要是她知道了肯定一根绳子吊死算了。

        钟妃心腹公然挑衅太后,而事后双方竟然像都没发生一般毫无动作,这皇宫就像风眼一般,外围已经飞沙走石,可中心仍然一片平静。

        两人沉默着坐了一会儿,李德生慢慢说道:“和宁,我从来没有过过安稳的生活,我不记得我母亲,她生了我便被钟妃害死了。我父亲,我从没见过他。我的人生里,只有再过一个冬天的愿望,直到你告诉我,你想更好地活下去。和宁,我知道我们现在已经身不由己了,冷宫虽然安稳,但是我想跟你一起搏一搏。”

        万和宁愣愣地看着李德生,像是有些不敢相信。她一直认为李德生懦弱,没想到他竟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万和宁本来打好草稿要说服李德生,一下子全没了用场。

        这时,外面有人轻轻扣门:“殿下,时间不早了,您得回去吃药了。”

        李德生伸手顺了顺万和宁的头发,道:“赵太后不愿我在外太久,我先回去,明日再来看你。”

        万和宁点点头,想想又叮嘱道:“要叫祖母。”

        李德生应了,便依依不舍地离去。

        碧水从门外蹭进来,羡慕地看着万和宁,道:“二殿下对您真好。”

        万和宁心中烦乱,打发碧水出去:“我累了,你先出去吧。”

        碧水虽然想在万和宁跟前,但见她都这么说了,便期期艾艾地走出房门。

        万和宁本想躺下来好好歇歇,身上的伤口抹了药还是锥心地痛,哪知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

        钱一串飘在万和宁床前,默默不语。

        万和宁抬眼看见这个死阿飘,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她一个睚眦必报的小人,恨不得一盆狗血泼死钱一串,当即冷笑道:“你倒是阴魂不散。”

        钱一串轻声道:“也是差不多了。”

        万和宁毫不犹豫地恶言相向:“可喜可贺!我这庙小,容不得你这尊大佛。”

        “万姑娘,我知道之前是我不对。只是,当日韩仁良到来,殿下躲进了柴房,那柴房根本就不结实,你心思细腻,难道就不曾想过这其中的关节吗?”钱一串并未动怒,反而循循善诱。

        万和宁早就对此有怀疑,听得钱一串这么说,不动声色:“许是宫里物件结实。”

        钱一串苦笑道:“你也别刺囊我,我原原本本地说给你听。那日韩仁良在撞门,殿下六神无主,我看着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竟是能封闭住门,只是这样做十分费力。后来我实在撑不住,让韩仁良破开大门,万幸,万姑娘赶到救了殿下。”

        万和宁虽然意外,也能接受这样的说法,口中却讽刺道:“那你还不去保护你的殿下?”

        钱一串俯身跪下,道:“有得便有失,动用那样的力量,我如今怕是一口阳气便能吹散了的,殿下阳气正浓,我便不能跟随殿下了。万姑娘,我能说过,若是你救殿下出了冷宫,钱一串便唯姑娘马首是瞻,如今若是姑娘不嫌弃,钱一串愿跟随姑娘左右。”

        万和宁怒极反笑,指着钱一串骂道:“钱一串啊钱一串,看不出来啊,你还挺精明的。女子属阴,你跟在我后面对你有好处吧,如今你没用了,你以为我会收下你这个残次品?”说到这,万和宁语气凌厉:“你要是再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一盆黑狗血灭了你!”

        钱一串脸色有些难看,沉默半晌妥协道:“姑娘确实心志坚定,我跟在姑娘后面确实有好处。只是姑娘想想,我若是能力恢复,对姑娘来说不也是一个助力?”

        万和宁面上虽是声色俱厉,其实根本不在乎被钱一串算计。别说钱一串没能成功,就是能让她跌一跤,万和宁也不生气。不是你算计我就是我算计你,被人坑了那是技不如人,没什么好怨的。若是钱一串能帮助她,万和宁很乐意收下这个阿飘。

        只是还有些事情没有解决。

        万和宁抬起下巴,冷哼一声,看向钱一串,道:

        “哦?那若是我要你去杀了李德生,你怎么说?”

  https://www.65ws.com/a/102/102295/334418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