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穿越之偏做奸妃 > 4.第四章

4.第四章

        “快起来吧,地上凉。”钟妃见万和宁跪下,温柔的说道,一边对如烟使了个眼色,如烟便走向前将万和宁扶了起来。

        万和宁顺着如烟的力道站起,并不敢抬头,只看见钟妃半截茜色的裙摆,上面绣着蝴蝶穿花的图案,错落有致地镶嵌着几颗小拇指大的珍珠。钟妃娇甜的声音传入万和宁耳中:“天可怜见的,这么活泼的年纪怎么内向得很?抬起头来,不要怕。”

        至此为止,钟妃的安排不可不说是极为缜密。从得知万和宁被李德生虐打,钟妃先是停了两人的饭食,夺走了万和宁的一切生机,让她日渐绝望。而后又派韩仁良跋扈地将万和宁提走,甚至羞辱了她的主子,这一行为便是对万和宁的又一记重击,若是普通的小女孩,便是会直接被打入绝望的深渊。然而,看起来必死的局面在进入芳兰殿又发生了大逆转,所谓将欲取之必先予之,钟妃深谙此道。后来这一系列高高在上的嘘寒问暖,足以让很多人感激折服。

        但是钟妃面对的是万和宁。

        万和宁对钟妃施为的手段心知肚明,更明白钟妃所期望的效果,于是她诚惶诚恐地抬起头,迅速地看了一眼钟妃,复又低下头去。

        钟妃似乎被万和宁的样子取悦了,噗嗤一笑,道:“你不必害怕,本宫又不会吃了你。”

        万和宁听了,不由腹诽,在这后宫,吃人的美人还少么。她噗通一声跪下,请罪道:“娘娘恕罪。”

        钟妃并未叫起,道:“万和宁,和宁,这名字不好,不如你就叫宁儿吧,你觉得如何?”

        万和宁明白这是钟妃要剥去李德生的印记,她并不反感这行为本身,只是她的名字,是与现代唯一的联系了,要她放弃万和宁这个名字,她并不愿意。然而形势比人强,万和宁俯身拜道:“宁儿谢钟妃娘娘赐名。”

        “宁儿就跟着如烟吧”,钟妃满意地笑了,伸手从头上拔了一根翠玉簪子赏给万和宁,又对如烟叮嘱道:“宁儿刚来,你上点心。”

        如烟连忙应下,钟妃扶了扶额,露出点疲惫的神色,道:“我也乏了,你们退下吧。”如烟与万和宁便告了声罪,后退几步,方才转身出去了。

        如烟带着万和宁走到厢房,推开其中一扇门,道:“以后你便在这边住着,好好伺候娘娘,有你的前程。”

        万和宁低低应了一声,嗫嚅着问道:“那二殿下那边?”

        如烟柳眉倒竖,低声喝道:“你这个不知好歹的,难不成还顾念着你那个暴虐成性的旧主子?”

        万和宁慌忙否定:“不是的,我只是不知道会不会还被送回去。”

        如烟伸出玉聪般的手,使劲的戳了几下万和宁的额头,道:“娘娘好心把你捞出来,你就是这么想娘娘的?你放心,只要你规矩做事,有你的好日子。”

        万和宁稳住被戳得摇摇欲坠的身形,向如烟福身道:“谢谢姐姐指点,如此我便放心了。”

        如烟打量一番万和宁,感觉没什么问题,便让万和宁自己收拾收拾,便扭身去正殿伺候钟妃娘娘了。

        万和宁步入房间,小小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床前隔着一张木机。她在床边坐下,爱惜地抚了抚床上的薄被,想起冷宫里的那个小孩,心中有些犹疑不定。

        手中的薄被这么真实这么温暖,虽然远远不如万和宁前世时的用度,但比起冷宫的待遇,要好得十万八千里。有那么一瞬间,万和宁真的想变成宁儿,在这芳兰殿的厢房住下去,她可以跟如烟斗,跟韩仁良斗,万和宁有这个自信她可以成为万贵妃身边的第一人。

        “你知道二殿下为什么在冷宫么?”

        一个尖细的声音诡秘又卖弄地说。一听便是个小太监。

        这声音也将万和宁从第一宫人的想象中拉回,万和宁一愣,旋即了然。她还以为能在芳兰殿住上一段时间,哪知钟妃如此心急,自己还没坐稳居然就行动了。

        其实此事并非钟妃所愿,她本来想现将万和宁养熟了再使计让她谋害李德生,但是韩仁良传了消息,说是李德生不复之前的沉寂,将冷宫砸得一塌糊涂,拿着一根木头尖就往脖子里扎。要是往日钟妃听到这样的消息,她眼睛都不眨一下。然而她刚找到乐子,怎么能让李德生轻易破坏掉,这才迫不得已提前了计划。

        “哟我的好公公,你就快说吧。”窗外的对话还在继续,万和宁勾唇一笑,伸手拿起桌上的白瓷小壶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一口,又侧耳倾听。

        那个尖细地声音压低嗓子说:“这话出了我口,进了你耳,再不能被拿别人知道了”,另一个声音似乎赌咒发誓了一番,才使尖细声音满意,说道:“二殿下的生母,曾经和咱们钟娘娘是好友,但是因为嫉妒钟娘娘得宠,居然给钟娘娘下了不孕药,哪知道皇天有眼,她也一直没有身孕。那时候宫禁还没有这么森严,她就悄悄地运了个男子进来,日日采补,终于怀上了,可是风光了一阵子。只是好景不长,东窗事发,这可是秽乱宫闱的大事!结果一条绳子给吊死了,二殿下是钟妃娘娘心慈,求了圣上让他自生自灭的。”

        另一个声音惊奇地说道:“这么说,二殿下并不是殿下,是个野种?”

        尖细声音不屑地说道:“你看这后宫一无所出,要是二殿下是圣上的种,还能在冷宫吃苦?早捧到天上了!殿下?我呸!不过是个野种!”尖细声音犹豫了一下,声音更低了,万和宁要十分集中精神才能听到:“我再告诉你一件事,钟娘娘正愁着呢,当年心善留下那野种一条命,他现在正闹腾着要他以前的宫人,钟娘娘又舍不得那宫人受苦,你可不知道,那宫人才是个七岁的小姑娘,浑身上下被打得每一块好肉,可怜得哟。咱们娘娘哪舍得让她受罪?可是那边又以死相逼,钟娘娘头发都要愁白了。”

        “死了更好”,另一个人说道:“反正又不是真的龙子,我要是那宫人,我便要了那小子的小命,这样既保了自己的命,还帮钟娘娘办了件好差事,说不定还能谋个前程,咱们这些人,不就是主子的一把刀么?”

        万和宁失笑,原来这就是钟妃的目的,她觉得窗外的人要传的话也说得差不多了,便将手中的杯子往地上一丢,哐当一声脆响,窗外果真便瞬间没有了声音。

        万和宁站起身,转了一圈,拿出钟妃给的翠玉簪,轻轻一摸簪子顶头,尖利的好似刀尖。万和宁轻轻一笑,将簪子插到头发里,使劲将眼睛揉得红通通的,便悄悄地出了厢房。

        一路上万和宁畅通无阻,似乎芳菲殿没有一个宫人,她一路顺畅地出了殿门,往冷宫方向走去。

        皇宫很大,万和宁走走停停,不时还往回走一段,让远远坠在她身后的人叫苦不迭,好几次都差点被万和宁发现。而万和宁要的便是这个效果。

        因为钟妃受宠,芳菲殿靠着圣上的未央宫,而这两年因为皇权集中,身为嫡母的赵太后不得不已喜好清净的借口偏居一隅,所居住延寿宫正在去冷宫的毕竟之路上。

        而万和宁打的正是赵太后的主意,她利用李德生引起钟妃的注意,而真正的目的却是以钟妃为跳板有机会接近赵太后。万和宁赌的就是赵太后不知道后宫中存在沧海遗珠,否则必定会保护好李德生。

        至于芳菲殿里所说的李德生不是龙子,根本就是不堪一击。若是李德生不是圣上血脉,圣上有一万种方法弄死他,而李德生能活到现在,除了他求生欲望惊人,更可能的是,圣上也不知道李德生的存在。

        而为何不去向圣上求援,不过是一没有途径,二则是,对于赵太后来说,跟一个强势的庶子比起来,寻求庇佑的孙子更好掌控一些。

        万和宁在路过延寿宫门口时,突然猛蹿几步跑到宫门前,跪倒在已经拔刀的守卫跟前,高高举起那根翠玉簪子,高声呼道:“万和宁求见太后,有要事禀告。”

        守卫本想直接将万和宁抓起来,但是见万和宁手中的玉簪流光溢彩,颇为不凡,心下有些怀疑,怕是赵太后的亲信,思量了一会儿,便点点头,唤过一个太监叫他进去通禀。

        赵太后听得禀告,把茶碗狠狠往桌上一放,说道:“我如今没用了,什么人都敢在我门前大呼小叫的了!传!拖出去打死!”

        小太监被骂得狗血淋头,连道晦气,忙退出去,怨气冲冲地找万和宁算账。

        小太监出了门,见万和宁仍跪在那边,袖子一撸,便骂道:“哪来的泼皮!太后口谕,打死不论!”

        万和宁不可置信地抬起头,还没开口说话,嘴里便被塞上了一块布,当即就要被拖下去行刑。赵太后发了脾气倒也冷静下来,越想越觉得此事蹊跷,想想终究还是唤来身边的冷面嬷嬷,道:“苏嬷嬷,你去,把那个闯宫的人带来。”

        等到苏嬷嬷到了宫外,万和宁已经被按在地上,行刑的太监将木杖高高举起便要狠狠打下去,苏嬷嬷见了,心中一跳,喊道:“慢!”

        行刑太监一惊,手中木杖已然落下,虽然极力控制,但全力落下的木杖又是那么好控制的?仍然狠狠地打在了万和宁的屁股上。

        万和宁惨叫一声,几欲晕厥过去,却又咬住嘴唇,此时晕过去,这条命就真的没了。

        万和宁听到小太监说打死不论的时候确实心如死灰,然而苏嬷嬷的阻止让她心中狂喜,哪成想,还是挨了一棍子。万和宁大喜大悲之下,已经开始怀疑自己的斗争能力了。

        苏嬷嬷走到万和宁身边,见万和宁挣扎着站起来,有些感叹她的生命力,毕竟那一棍子,就是成年人也要滚上几滚!苏嬷嬷道:“太后有请。”

        万和宁一瘸一拐地跟着苏嬷嬷走进内殿,见主位上坐着一个披金戴银的老人,不等她问话便跪地迅速说出那已经背得滚瓜烂熟的台词:“太后娘娘,钟妃将圣上骨肉囚于冷宫六载,如今又以一根玉簪为诱,逼奴婢谋害龙子,求太后娘娘救救二殿下吧!”说完便将那根玉簪举起,俯身磕头。

        赵太后本来不满万和宁不经问话就自己开口,听了这话大惊失色,一下子站起来,道:“此事当真?”

        “千真万确”,万和宁磕得脑仁都疼,但意识却十分清醒,口中飞快地说道:“二殿下如今就在冷宫之中,空有性命之忧!”

        赵太后何等精明人物,立马想到了某种可能,忙命令苏嬷嬷:“摆驾冷宫!”说完觉得不妥,道:“派几个精壮有力的去先去守住冷宫,我们快走着去!”

        万和宁焦灼地说道:“奴婢给您带路!”

        赵太后无心理这个小人物,随便点点头便匆匆出门。

        而跟着万和宁的探子见万和宁跪在太后宫门前便知不对,忙回头禀了钟妃。钟妃听了简直目眦欲裂,咒骂道:“倒是没看出来那贱蹄子这么重的心机,想算计本宫,门都没有!”又吩咐韩仁良,道:“快去,不论什么手段,先将那小畜生杀了!”

        两拨人风风火火赶向往日无人问津的冷宫,整个皇宫在血红的夕阳中也染上了一些肃杀。

  https://www.65ws.com/a/102/102295/334418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