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大唐咸鱼 > 第二五七章 抗揍

第二五七章 抗揍

        程处默他们这些个傧相骑的坐骑相对来说就要正常多了,一水的全都是体重过吨的羚牛,而且都是肩高能有两米多,通体毛色金黄的公牛,背上又都是强壮的汉子,看着就威武的很。

        不过这羚牛劲头太足了,看着又这么讨喜,程处默他们可是没少缠着慎独想要讨要一些回去。

        就算不能骑着上战场,体会一下纵横捭阖的爽快,没事骑出来兜兜风也好啊,这回头率肯定比后世的布加迪威航,或者什么世界三大顶级超跑都要来得高啊。

        这不程处默他们就挺胸凹肚的,在那迎接一票犹如狂热的粉丝见到了自家爱豆的激动眼神。

        不过就算这样,也没耽误他们敲诈慎独一人一匹高头大马。

        其实是慎独装作勉为其难的送给他们的第一代的马骡,都是快要被空间出产的新一批淘汰了的品种,正好做人情。

        羚牛们过去以后,才是正儿八经的马队,都是精挑细选的慎家人,坐下自然是慎独拿出来的马骡,比市面上能见到的精锐战马来的都要高大漂亮。

        这样的一行队伍出发去接亲,吸引这么多人的围观,也就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慎独也想低调来着,可实力不允许啊。

        更何况他这还是打定了主意要为尉迟宝?挣面子的,不吸引眼球怎么行,怎么让那些昔日里没少奚落尉迟宝?的家伙羡慕嫉妒恨呢。

        就这么在围观人群的议论和关注下,慎独他们披荆斩棘总算是去到了尉迟家。

        这就到了傧相上场的时候了,下婿,也就是类似后世新郎努力敲开新娘的亲友们把守的门那过程。

        唐代这会闹腾的更厉害点,新郎至新娘家后,需先受女方亲友们一番戏弄刁难,例如口头调笑、杖打之类的。

        此时新郎就得发彩钱并吟诗,直到女方亲友满意后才会停手。

        此时不玩新郎更待何时,各位娘家人说对不对?怎么玩、怎么整,保证新郎此时绝不敢哼唧半声!

        不过,整人固然开心,但是分寸还是要注意一下,以免玩出人命就糟糕了!

        《酉阳杂俎》中就记录了一段喜事变丧事的下婿故事:某甲娶亲时,乙、丙等人恶作剧将新郎关进木柜中,任凭新郎挣扎喊叫都不放人,没想到新郎就这样气绝身亡了……前车之鉴呀有没有!

        后世不也有新郎被扒光了绑到树上,被一群娘家人拿鸡蛋一顿砸的视频,还有拆门的,打架的,真的是咋玩的都有。

        到了尉迟家这边还好一些,简单粗暴,直接就是用木杖抽。

        本来这也就是象征性的,可谁让尉迟宝琳他们和程处默这帮子傧相都不对付呢。

        武将们嫁女的时候也大都不玩虚的,那是实打实的要考量下新郎的身板的,所以棍子那是兜头盖脸的往下砸啊。

        得亏慎独找的傧相多,又都是抵实的哥们,硬是全都扛了下来,让慎独全须全影的进了门。

        少不了还被尉迟宝?的姐妹淘故意刁难,必须要吟诗一首这才放人进来。

        赶在程处默他们被揍脱相以前,慎独总算把早就准备好了的诗给背完了。

        虽然马周年后就走了,还不知道他到底要怎么寻找切入点,重新开启他的仕途生涯呢,还得尽可能的摆脱和慎独的联系,以一个相对独立的身份出现在人前。

        不过像这些婚礼过程中需要用到的诗歌,肯定还是有手下能帮慎独搞定的。

        马周强在就施政发表观点,写的表策这类的正式文书更多一些,不见得在诗歌方面有太高的造诣,毕竟不是实务,在他眼里应该算是小道吧。

        而慎独手下那些个犯官出身的,总有专门负责写锦绣文章,替自己主子粉饰太平的人物。

        在诗歌这类的东西上投注的经历更多些,文采说不得还要好一些,提早帮慎独多准备点应景的诗歌,还不是轻松加愉快。

        慎独背出来的诗歌果然过关了,不过还是很知趣的给门后的女宾一人递上了一瓶百花玉露这才买的她们放人。

        这里面可着实有几个身板比尉迟宝?还要强悍的妹子在,就算是力量不如尉迟宝?,可重量是真的不比程处默他们差了,就算想要硬闯,都不见得一定能成啊。

        慎独在经历了这么一阵凌虐后总算到了厅堂,却发现新娘人不在。

        人呢?其实新娘预备出堂前会先梳妆打扮,完妆后便故意迟迟不出,此时男方众人就要齐声催促新娘出来。

        除了喊“新妇子出来”,少不得又得赋诗一首。

        这以诗催新妇之俗还是大唐这会兴起来的,催妆诗通常由新郎自己作或傧相代赋。

        当然了,就是不会写诗也不用怕娶不到老婆,因为还有打手可以帮忙!

        再不济,拿个现成的《下女夫词》中的诗文来用用也是可以的!

        程处默那边还是不用指望了,慎独自个上前朗声背了一首手下准备的枪文这才过关。

        尉迟宝琳他们倒是还想刁难一下慎独来着,不过早就等着急了的尉迟宝琳轻轻咳嗽了两声,原本跃跃欲试的仨大舅哥就全都老实了下来,让到了一边去,然后就到了坐鞍和奠雁的步骤。

        坐鞍是唐代亲迎礼受胡俗影响的特点之一。

        请出新娘后,厅堂上会用坐帐将夫妇二人隔开,并让新娘面南背北坐在夫婿的马鞍上。

        之后又是大雁登场了!慎独取雁隔帐丢入,尉迟家人抓住雁后,用丝线缚口,使其无声。

        待仪式结束后,再由慎独这边赎回放生。可见大雁也是要贯穿婚礼全过程的。

        等到这些弄完以后,慎独又得吟一首去障诗,之后再由一对童男童女出面去帐,这才让他们这对新人见上面,夫妻才终于可以一睹对方的庐山真面目。

        要是按照封建礼教比较盛行那会,大家大会的大小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男人顶多也就是各种游园会,登高望远的节日上才有希望远远的瞥上一眼。

        大部分还是靠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盲娶盲嫁的,到了这时候才算是真正的第一次能见到对方长啥样呢。

        还好慎独他们可没这个问题,应该算是放到相对开放的大唐这会也很难得的先恋爱后结婚,这点也是不知道羡煞了多少痴男怨女的。

  https://www.65ws.com/a/102/102077/442325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