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鱼小姐的初恋日记 > 第314章 周总的妻子

第314章 周总的妻子

        周映雪听了喻橙的话,拿起手机走出图书馆的自习室,站在外面走廊上。

        走廊尽头开了一扇窗通风,冷冽的北风吹过来,她登时打了个寒颤,这才发现自己出来得太匆忙,忘了穿外套。

        自习室里有暖气,大家进来后都会脱掉外套。

        虽然喻橙没有说让她看微博上的什么内容,但她一打开微博,特别关注那一栏就有消息提醒。

        是廖予卿。

        他今晚格外活跃,连发了两条微博,还都是与直播无关。

        当看到有粉丝问他萧雯雯是不是他女朋友时,他的回答是“谁?不认识”,周映雪捂住嘴巴,忍了忍,还是没忍住,扯着嗓子尖叫起来。

        “啊啊啊啊啊!”

        喻橙低估了她的心情激动程度,这一嗓子,即使是站在走廊上,一墙之隔的自习室里的同学们也都听到了。

        临近期末,大家都抱着书本习题狂啃,猝不及防被吓得浑身一激灵,几个看书看得打瞌睡的差点蹦起来。

        这么大的动静,吸引了巡视的图书管理员,四十岁的老阿姨风风火火冲出来:“怎么了怎么了?”

        周映雪窘了。

        顶着巨大的压力,她用手挡着半边脸,从管理员面前走过:“不好意思,太兴奋了,我彩票中奖了。”

        管理员眼角抽了下,随口问:“中了多少?”

        周映雪随口扯了个谎:“还好还好,一千多万吧。”

        管理员:“……”

        呼吸一滞,管理员手扶着墙壁,差点晕厥过去。

        周映雪低着头跑进自习室,把桌上的资料都装进书包里,拿起椅背上挂着的羽绒服穿上,提步往外走。

        路上给喻橙打了个电话:“他没有女朋友!”

        喻橙这会儿正躺在床上贴面膜,不方便说话,含糊不清地嗯了声,抬起头目送老公进了浴室。

        那边周映雪还很激动,丝毫没察觉到她哪里不对,自顾说了一大堆,然后忽然就沉默了,静了好一会儿,她声音很低地说:“你说我要不要追?”

        好纠结啊。

        她以前喜欢前男友的时候,在得知他没有女朋友后立马就追了,现在却没了那股劲儿,不敢追了。

        她不是拿廖予卿跟那个渣男比,而是自己的原因。

        情感问题在喻橙这里就是个bug,一问三不知。

        按照理论知识,她肯定要说,勇敢表白大胆追爱,人生这么短暂,遵从内心才是不枉此生。但是现实中,她可能更偏向于藏在心里怂得不敢说。

        周映雪把她给问住了。

        要不要追?

        盯着天花板想了许久,决定还是乐观一点比较好。

        “喜欢就追吧。”她说。

        周映雪:“不敢了,他怼人太可怕了,万一他不喜欢我,觉得很困扰,把我怼进地心了怎么办?”

        喻橙:“……”

        廖神你好好反省一下吧,看你把妹子吓成什么样子了。

        周映雪背着书包往宿舍里走,身后图书馆还是灯火通明,无数学生埋头奋笔疾书,她忽然有点后悔跑出来。

        期末这段时间图书馆的座位不知道有多难占。

        转念又想到,留在那里自己也不一定能学得进去。

        寒冷的风吹在脸上,让人头脑清醒,她抿抿唇,跟喻橙说:“先不想了,等我考完期末试彻底解放了再来考虑这件事吧。”

        喻橙按了按脸上面膜,继续含糊不清地说话:“你就不怕他在此期间真的交了女朋友。”

        周映雪:“你别吓我!”

        喻橙哼笑一声:“你自己看着办吧。”

        隔天,A大一名女生因彩票中奖一千万而在图书馆激动大叫的新闻被校友发到了贴吧,引来大家的羡慕嫉妒。

        当舍友把贴子拿给周映雪看的时候,她窘得翻白眼,没想到随口瞎说的一个理由居然被传出去了。

        昨晚被喻橙吓了一通,她还是没动摇想法,打算等期末考试结束后再做详细计划。现在,没有什么比考试不挂科更重要!

        ——

        这几天好不容易放晴了,店面门口这块地方的冰终于开始融化,只剩下一层薄薄的冰,到处都是湿漉漉的。

        店里几个男生一起把踩得细碎的薄冰铲干净了。

        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天气就变了,傍晚时分又下起了雪,一开始就不是那种小雪粒,而是飘飞的鹅毛大雪。

        全体员工叉腰望天:“白忙活了!”

        喻橙就在餐厅里,侧身靠着书架,从上面抽出本美食杂志翻看,听到声音,她抬眸看向落地窗外。

        果然又下雪了。

        身处在暖融融的室内,穿着厚实的毛衣,她感觉不到丝毫的冷意,索性放下杂志,双手托腮望着外面的飞雪。

        手边是热气腾腾的柠檬茶,清香四溢。

        她拿起手机对着外面拍了张照片,调了色调了光,发到微博上,没有多余的文字,单纯分享。

        刚要放下手机,又收到来自周暮昀加班的消息。

        她了然,回道:“别忘了按时吃晚饭。”

        周暮昀:“好。”

        喻橙撇了下嘴角,答应得挺快的,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听她的话。她嘴上说着要给小王秘书打电话查岗,一次也没有过。

        她看了一眼时间,又扫了眼四周,雪是刚下的,餐厅里的顾客还很多,都在安静地看书,或者专心吃饭。他们看到喻橙在餐厅里也没有大呼小叫,最近她经常呆在一楼,顾客见得多了也就慢慢平静了,只不过目光还是会似有若无落在她身上。

        喻橙把桌上的杂志收起来,放进书架里,起身上楼。

        刚把食材从冰箱挪到流理台上,忽然想起来家里没有保温桶,只有一次性的塑料打包饭盒。这个季节,还没出门菜就要凉了吧。

        喻橙果断拿出手机叫了个跑腿,点了一个保温桶,备注要容量大一点的。

        等她把食材都处理好,门铃就响了。

        跑腿的中年男人将一个大盒子递给她,是她选的那个牌子,临走前例行说了句:“别忘了给我一个五星好评啊。”

        喻橙拆开了包装,是个黑色的保温桶,里面有四层,可以放很多菜。

        她在家用的就是这个牌子这个型号,保温效果特别好。

        看着它,她就想起了去年过年,周暮昀父母去国外度假,他一个人在家孤独寂寞,她看着不忍心,到他家来包饺子,结果他却不会煮,最后不得不让她给他带年夜饭。

        当时她在厨房里偷偷把菜装进保温桶里,为了不被家人发现,还特地藏进柜子里,出门时鬼鬼祟祟地用宽大的羽绒服遮挡……

        那一晚,她在车里陪着他吃了个简陋的年夜饭。

        今年过年肯定不会再让他一个人了。

        喻橙烧了壶开水,将保温桶里里外外烫洗干净了,这才开始动手准备做菜。

        两荤一素,外加一盒米饭,要不是考虑路途有点远,她还想再买一个保温桶,装点炖的汤带过去。

        收拾好保温桶,她火速进房间换上外出的装备,帽子围巾手套配备齐全,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出门拦了辆出租车。

        周暮昀倒是留了一辆车给她日常用,不过这种天气,以她的破烂车技,还真怕会发生追尾事件。

        雪天路滑,出租车开得很慢,到达森远集团大厦楼下已经是四十分钟后。

        冬日昼短夜长,再加上天气原因,还不到六点,天就已经黑透了,道路两边的路灯次第亮起,远处霓虹闪烁。

        黑漆漆的天幕下,雪花如羽毛般飘落,在灯光下格外好看。

        眼前森远集团大厦矗立在夜幕中,灯火辉煌。

        喻橙扫码付了车费,下了车,一路小跑往大厦奔去。

        门口的保安正在交接工作,遇上个横冲直撞的小姑娘往里冲,立刻警惕起来,伸出手臂拦住她:“哎,这里不让随便进,有工作证吗?”

        喻橙被拦在了外面。

        她没提前给周暮昀打电话告诉他自己要过来,就是想给他一个惊喜。

        没想到惊喜在即将到达时被截了。

        无奈之下,喻橙只好掏出手机,刚准备打给他,顿了一下,在通讯录里翻到了小王秘书的电话。

        之所以存了他的号码,是周暮昀跟她说,冬天开车不方便的话,可以打电话让小王秘书给她当司机。

        喻橙一次都没打过。

        人家小王秘书给老板又当助理又当司机已经很不公平了,再让人家给老板的老婆当司机,她怀疑他会辞职不干。

        片刻后,小王秘书从电梯里出来,步伐极快地过来:“喻小……周夫人,赶紧进来吧!”

        保安当然认识小王秘书,见他把人领进去,呆了几秒,才想起来他刚才好像称呼那女孩为“周夫人”。

        是那个周夫人吧?周总的妻子?

        其中一个保安忽然露出恍然的表情,一拍脑门:“我说怎么看着眼熟呢!”

        喻橙来过几次,几个保安都对她有印象。

        干保安这一行除了武力值达标,就是记人脸的能力强,公司每天进进出出上千号人,有的职员忘带工作证他们也能一眼看出是这里的人。因为喻橙的脸被围巾遮挡了大半,又火急火燎往里冲,他们才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来。

        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喻橙被小王秘书领着进电梯,她怀里还抱着个保温桶,不好意思地问:“你们周总吃晚饭了吗?”

        小王秘书毕恭毕敬:“还没,他一般七点左右会让订餐。”

        那就行。

        电梯直上顶楼,小王秘书先一步出去,给她引路。

        其实不用他带领,喻橙自己都能找到周暮昀办公室是哪一间。可能是因为她特意给他打电话,他才这么尽职尽责。

        喻橙走近办公室,回头看着他:“我过来的事他不知道吧?”

        小王秘书:“不知道。”

        她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听她被保安拦住了,立马就下去接人了,唯恐怠慢了,所以没有机会跟周总报备。

        此刻听喻橙这么问,他庆幸自己没有提前跟周总说。

        周夫人这是摆明了要给周总一个惊喜,自己要是说了,她一番辛苦就白费了。

        小王秘书见她迟迟没敲门进去,说了句请便,自觉撤离了。

        喻橙把围巾往下拉了拉,抬手敲了两下门。

        隔了一会儿,没听到声音,她蹙了蹙眉,又抬手敲了两下,这次用了点劲,玻璃门哐哐两声清脆声响。

        “进。”

        是周暮昀的声音。

        喻橙推门进去,办公室的地板上铺了层地毯,踩在上面没有声音。她抬眸看去,男人垂着头坐在办公桌后,眼睛看着桌面一本摊开的文件,没注意到她。

        可能刚才他投入了,才没有听到第一次的敲门声。

        喻橙伫立不动,等着他发现自己。

        男人掀了一页纸,没听到来人汇报工作上的内容,有些愠怒地抬起头看过去。

        室内灯光明亮,他愣了一瞬,第一反应竟然是工作太累出现幻觉了,等定睛看清以后,眉宇间片刻前的愠怒褪去,化作十二分的温柔。

        “老婆,你怎么来了。”

        周暮昀笑起来,放下笔,起身走过来迎她。

        ------题外话------

        **

        鱼妹:来探班的!

  https://www.65ws.com/a/102/102070/473975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