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无所不能事务所 > 22.悸动

22.悸动

        言亦君细致地观察着他的表情,意有所指地道:“他背后的伤莫非是……”

        “是我刺的。”段回川斩钉截铁地回答,“这只吸血鬼的骚扰让我烦不胜烦。”

        “你一边抓着他的脖子,一边绕到后面刺中后腰?这姿势倒是别致。”言亦君意味深长地扬了扬眉。

        段回川一时无言,还未等他想到合适的借口敷衍过去,言亦君先一步道:“幸好只是小伤,万一真有个闪失,你预备怎么办?”

        段回川半真半假地玩笑:“那我可要收拾细软亡命天涯了。”

        “那孩子对你而言就这么重要?”这句话脱口而出后,言亦君便觉不妥,想要收回已是来不及,只好把后半截“甚至值得你为他背下如此大罪”给咽了回去。

        段回川只是一笑,口吻是不假思索的理所当然:“那是自然。”

        听了这个答复,言亦君抿了抿嘴唇,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越发后悔多问了这么一句。

        他应当附和着笑一笑,赞一句兄友弟恭,可终是垂下眼帘,细究起枣红色木质茶几上的纹理,仿佛这截被切割的四四方方的木头,突然抽枝发芽,生了朵花儿出来。

        “怎么?”段回川察觉对方情绪似有所变化,奇怪地顺着他的目光瞥了一眼。

        “哦,我是在想……”言亦君暗自耻笑自己没来由的不虞,定了定神,道,“客房里那个,你准备怎么处理?”

        “怎么处理?醒了,就让他滚蛋,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段回川嗤笑一声,胆儿都吓破了,还敢来纠缠自己不成?要真不知死活,他也不介意找个没人的角落,给他一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说曹操曹操到,楼梯口传来一阵颤巍巍的脚步声,两人一并回头,差点吓得心惊胆战的许永从二楼滚下来,幸而他抱紧了栏杆,才不至于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我……我这就走……再也不会来了,求……求求你看在你妈的份上,放我一马吧!”

        一接触到段回川冰冷的眼光,许永两条小腿肚软得直发颤,哭丧着脸趴在地上,脸上松弛的皮肉挤在一起,活像是苍老了十岁。

        段回川懒得搭理他,抬手一指大门,言简意赅地道:“滚,别再让我看见你!”

        许永如蒙大赦,几乎是连滚带爬地扑向门口:“我滚我滚,马上滚!”

        那扇藏青色的大门打开又合上,那些随着门扉开合争先恐后挤进来的斜阳暖光,再次被阻挡在外,屋里只剩他们二人相对而坐,四周安静得过分。

        言亦君犹疑地看着他:“你就这么轻易放过他?如果你不方便,我倒是认识一些……”

        “不用。”段回川有些意外,但并不想把言亦君牵扯进这滩泥沼,“如果他识相不再出现,我就留他一条狗命,小辰虽然不想见他,但是终归还是不希望他死吧。”

        ……你的心里难道只有你弟弟吗?言亦君沉默下来,忽的有些烦躁。

        尽管有些不忍打破此刻的宁静,言亦君到底还是站起身来,用尽可能随意的口吻邀请他留下一道用晚饭。

        段回川为难地看他一眼:“小辰现在一个人在家……”

        这便是要告辞的意思了。

        “也好,既然刚刚出了这样的事,你多陪陪他也是应该的。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来找我。”言亦君心知他挂念弟弟,不便再挽留,将人送至门口。

        段回川眼尾勾出一道笑纹,忽的有了打趣的心情:“那可不行,你可是个大忙人,那么多病人等着你救治,我怎么好意思总来占用你宝贵的时间。”

        “你若有事……”言亦君微微一顿,温柔的晚霞映得他的眉眼愈发柔和,缓声笑道,“我总是在的。”

        段回川蓦地一怔,直觉这话里还藏着什么,可那丝悸动转瞬从心头溜走,快得抓不住。

        目送那人的身影消失在对面的楼道,言亦君背靠在紧闭的大门上。

        直到此刻,惟他一人独处的时候,才如释重负地褪下那层游刃有余的外壳,先前因对方的到来而提起的那一点隐秘的欣喜,又随着他的离去渐渐消散了。

        原先只想着,远远看着就好,如今离得近了,又忍不住渴求更多。

        明知只是兄弟情深,心里的酸泡泡还是止不住地往上冒。到底还是太贪心了,才露出了太多不该有的破绽。

        言亦君自嘲地按了按胸口,随即尽数收敛了一切不合适宜的情绪,步入客厅的灯光下时,又恢复了一贯沉稳从容的姿态。

        直到回到自个家中,段回川还没从那个温存的笑意中回过神来。

        倒是白简,早已买回了满冰箱的菜,在厨房里忙忙碌碌,见到老板,急忙满头大汗地跑出来:“老板,你快看看招财,它好像快不行了!我给它喂的鸟食,一口都没动!”

        段回川一脸莫名地挑了挑眉,仔细看了看缩在鸟笼里的鹦鹉,伸出一只手去戳了戳它的鸟头。

        招财顿时跟受了惊的猫儿似的炸起了毛,在感受到主人重新变得平和的气息后,这只成了精的鹦鹉总算从惊恐里大梦初醒,怂怂地挪过来,蹭了蹭主人的手。

        “瞧,这不没事儿了么?”段回川挠了挠它的脖子上一圈绒毛,见它开始乖乖进食,才转头对白简道,“招财可比你还怕死呢,别这么一惊一乍的。对了,小辰呢?”

        “许小弟在楼上做作业呢吧。”白简看着瞬间生龙活虎的鹦鹉,顿时对老板崇拜得五体投地,“老板真厉害!我刚才怎么试,招财都不理我,你一来就好了,乖得就像你儿子似的。”

        “……”段回川嘴角一抽,凉凉地道,“你在说我是鸟人吗?”

        “呃……”

        敲了敲弟弟的房门,并没有得到回应。段回川眉尖微蹙,推开门,迎接他的是一片昏暗和静谧。

        靠墙的单人床隐约拱起一团黑影,段回川悄然走到床边坐下,枕巾依稀可见一团濡湿的深色痕迹,薄被里露着半个黑色的后脑勺,蜷缩成团的姿态像极了一只被抛弃的幼兽。

        段回川替他掖了掖被角,正要离开,却被底下偷偷伸出的手抓住了手腕。

        “哥哥吵醒你了?”他回过头,许辰不知哭了多久,通红的一双眼,在黑暗里也湿润得发亮。

        许辰摇了摇头,嘴唇开合,却没有出声。

        段回川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揉了揉对方的脑袋,轻声安慰道:“那人没事,我已经打发他走了,以后不会再来了,也带不走你。”

        许辰眨眨眼,松一口气的样子,沙哑着嗓子问:“那你呢?你是不是也没事了?”

        段回川下意识想要拨弄两下额发,把异角的痕迹遮得再隐蔽一点,但他终是忍下了太过刻意的举动,让自己脸上的笑看上去更轻松些:“放心吧,我那点小毛病早就治好了,只是有点后遗症,用药就可以控制。你哥我厉害着呢,怎么会有事?”

        “真的吗?你保证?”许辰一咕噜坐起身来,开了床头灯,一张小脸写满了严肃,不知从哪里摸出一张揉皱的纸条,递过去,正儿八经地要求,“你立个字据!”

        “……”段回川哭笑不得地接过来,展开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写着一行小字——

        哥哥一定长命百岁无痛无忧!!!

        暖黄的灯光驱散了周身的晦暗,无数尘埃漂浮在光束里雀跃飞舞,这一瞬间心绪起伏的潮音是如此的清晰,仿佛所有的苦难都为岁月所夷平,终于从无边的荒野冰川里开出了绚烂的花,几乎令他落泪。

        我保证。他心想。

        段回川深吸一口气,寻来笔,郑重地在纸条上署下大名,许辰像得了什么宝贝似的,拿在手里左看右看,最后连同他攒下的那些零钱一道,锁在罐子里,心满意足的样子。

        “满意了吗?快下楼吃饭,菜都要凉了。”段回川含笑弹了弹弟弟的小脑壳。

        “知道了知道了,吃个饭也叨叨……”

        餐厅里,白简已经麻溜地端了几个家常菜上桌,五菜一汤比平日里还要丰盛些。

        中间大号汤盆盛着满满一碗奶香鱼片汤,旁若无人地肆意散发着鲜美至极的香气,招财从鸟笼里探出头来,可怜兮兮地望汤流泪。

        “怎么炖了这么大一锅汤,我们仨喝得完吗?”许辰捧起汤碗吹了吹扑面而来的热气,迫不及待地尝了一口,顿时露出享受的表情,“好鲜!白小哥煮汤的手艺真不错。”

        “嘿嘿,我以为有客人一起用饭呢,所以多煮了点……呃,我又说错话了?”

        白简正被夸得十分受用,突然发现气氛莫名其妙凝滞了一瞬,到底把后面那句“老板的舅舅怎么没一起吃饭”的疑惑吞回了肚子里。

        “啊,没事,汤这么好喝,再多也喝的完的。”

        段回川呵呵一笑,对白简哪壶不开提哪壶的特殊技能甚是无奈,心中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又道,“对了,言医生这会应该还没吃晚饭,我一会给他也尝尝咱们小白的厨艺。”

        月色无声无息地浸透落地窗,悄然蔓进客厅地板。

        对面的事务所灯火通明,这厢却是一派冷月清辉。

        餐桌上一盘七分熟的香煎牛排,一碗什锦蔬果,一杯红酒,这便是言亦君的晚餐了。

        独自一人的时候,他并不太爱下厨做饭,没营养的快餐亦从不在他的食谱之内,倒是一顿西式简餐,偶尔也是不错的选择。

        言亦君慵懒地斜倚在落地窗边,托着高脚杯远远眺望窗外的灯火,漫不经心地往鱼缸里随意撒了些鱼食,便有几尾珍珠鲤争相恐后游上来觅食。

        门铃声正是在此时响起,令他颇有几分意外——这个时候来找他,会是谁呢?

  https://www.65ws.com/a/101/101985/332932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