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无所不能事务所 > 3.言医生

3.言医生

        “你说什么……诅咒?!”唐罗安沙哑的声音猛然变了调,最后两个字咬得格外轻,像是害怕惊动了什么,天花板悬挂的白炽灯自他头顶照落,照得他脸色微微发白。

        “你少在这里危言耸听!”高医生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口的领带,满脸写着不信,却不再嚷着要报警,转头低声吩咐小护士,“去看看言医生到了没。”

        “是!”小护士擦了把额头的汗,飞快地跑了出去。

        段回川向张盘使了个眼色,后者与之合作多次早已心领神会,轻咳两声让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严肃地道:“唐先生,请你仔细回想一下,唐小姐昏迷之前家中是否发生过古怪的或者不同寻常之事?”

        房内的空调无声地冒着冷气,许是制冷效果太好,这大热天里,唐罗安竟打了个冷颤。

        他目光低垂,面上阴晴不定,数度欲言又止,最终深吸一口气,回避了这个问题,只深深望向他:“张大师,我女儿果真是中了诅咒,那还有救吗?”

        张盘摸着滚圆的肚子,撩起眼角,道:“如果你还愿意相信鄙人,就请无关人等暂时离开病房,我这便开始帮令媛试着驱除诅咒,如果再耽误时间以至于邪入心脉,那就神仙难救了。”

        “好,好,我当然相信张大师,请务必救救我女儿,事成之后我会重谢三位。”唐罗安点点头,示意其他人都退出病房。

        唯独高医生不满地道:“不行,这儿是医院,我是这里的医生,决不能让我的病人单独跟你们这些不三不四的家伙呆在一块,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等等!放开我!你们干什么?”

        他话音未落,就被两个高大的保镖左右夹着,客客气气地请了出去,唐罗安犹豫地走了两步,又回头道,“我能留下吗?保证不打扰各位。”

        张盘看了段回川一眼,见后者没有反对,便道:“自然可以,不过这床帘需得挂起来。”

        世外高人嘛,总是有些稀奇古怪的忌讳,唐罗安忙道:“法不外传,我懂,我懂,几位请便。”

        白简两手拽着帘帐呼啦一合,将这位老父亲忧心忡忡的目光隔绝在外。

        张盘压低声音道:“如何?有把握吗?”

        段回川轻轻点了点头:“这样的诅咒,我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时倒是想不起来,不过咒她之人不是要取她性命,只是令其昏睡而已,否则她早就去见阎王爷了。”

        张盘咕哝:“什么呀,下咒又不杀人,那个唐总也古里古怪的,满肚子秘密。”

        段回川打了个哈欠,淡淡道:“管他有什么秘密,与我们何干?拿多少钱,办多少事。”

        说着,他拎起水壶随手往茶杯里倒了小半杯凉水,白简见状立刻从床尾绕过来,接过水壶,轻快地道:“老板你口渴吗?我给你倒。”

        段回川一阵无语:“这水不是用来喝的。”

        “啊?”

        张盘揪着他的耳朵把人提溜过来,语重心长道:“年轻人,好好看着。”

        段回川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拇指粗密封严实的小玻璃瓶,里面盛放着半瓶淡红色的液体,小心翼翼地往茶杯里倾倒一滴,也不知是什么成分,竟瞬间冒出腾腾热气。

        他端起茶杯晃了晃,淡淡的红色映照在洁白的瓷杯内壁,折射出粼粼奇异的微光,犹嫌色泽太鲜艳似的,重新添了些水,直到那缕红色完全化在水中,热气消散,颜色稀释得几乎透明才罢休。

        段回川以指代笔,伸到茶杯里沾了点水,迅速在唐锦锦白净的额头上画了个小圈,连添数笔,汇成一道简易驱邪阵,原本安静沉眠的姑娘随着阵法的形成浑身颤抖起来,嘴唇张合,不断地发出意义不明的呓语。

        外面的唐罗安听见动静,着急地来回踱步,忍不住想掀开帘子一探究竟,谁知床帘中间冒出白简的脑袋:“稍安勿躁啊唐先生,一会就好一会就好。”

        丝丝黑气裹挟着若有若无的幽碧色,不断挣扎着游走在唐锦锦面庞之下,如同林中老树般,蔓延出无数细如毛发的根须,牢牢抓着泥土,汲取养分。

        然则再粗壮的参天巨木也有雨打风吹去之时,更何况诅咒的能量如无根浮萍,终究抗拒不过法阵强大的吸引力,自眉心被连根拔出,直至她的脸色重新恢复正常人红润健康的状态,再也瞧不见一丝阴厉之气,整个人也平静下来,段回川这才挥手抹去她额头上残存的水渍。

        “怎么看,都跟普通的驱邪阵没啥差别啊,甚至还画得忒儿戏,怎么我使就没这效果?”张盘围观了全程,不断在掌心模拟对方画的阵法,百思不得其解,最后目光落在那杯用剩下的茶水上,“果然是那水的问题,究竟是什么玩意……”

        张盘眼珠滴溜溜一转,嘿嘿笑道:“段老弟,你哪儿弄来的宝贝?卖一瓶给老哥我怎么样?随你开价!”

        “省省吧,出多少都不卖。”段回川咧开嘴微微一笑,端起茶杯,在对方呆愣的目光下,仰头一口喝进了肚子里。

        白简抓了抓耳朵,莫名地问:“不是说不是用来喝的吗?”

        段回川随口道:“珍惜每一滴水是传统美德。”

        张盘嘴角抽搐:“这啥玩意啊……还能喝?”

        难道是传说中,外用则洗精伐髓,内服则延寿辟邪之类的天材地宝?可这么宝贝的东西,随随便便跟白开水混着倒在茶杯里——也未免太暴殄天物了吧!

        段回川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里恶劣地想,他们要是知道这玩意是怎么来的,脸上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隔着帘子,外间传来唐罗安小心翼翼地问话:“大师,我女儿怎么样了?”

        张盘清了清嗓子,示意白简拉开隔帘:“唐先生,你女儿体内的诅咒已驱,已经没事了。”

        “当真?”唐罗安怔愣一瞬,飞快地走到病床边,刚握了唐锦锦冰凉的手,床上的女孩果真自迷蒙里悠悠转醒,先是睫毛不停颤动,在父亲连声的呼唤下,终于勉强张开了眼睛。

        “锦锦!”唐罗安欣喜若狂得近乎失态。

        她游离的目光落到父亲脸上,干枯脱皮的嘴唇微微张合,到底是太过虚弱了,干渴的喉咙几乎发不出声音,只能通过嘴型无声地喊出一个“爸”字,唯独眼眶不由自主地湿润了,豆大的泪珠扑簌簌地连成串,沿着脸颊滑落下来。

        “没事了,我的锦锦,都过去了,不要害怕,爸爸在这里……”唐罗安轻拍着女儿的手背,轻声哄着,“你好久没吃东西了,我叫人给你送点吃的,你再休息一下,让医生再来看看你。”

        见唐锦锦乖巧地点头,唐罗安长舒一口气,这才把目光挪到被当成空气的几位“高人”身上,随即露出一个钦佩又歉然的笑:“让几位大师见笑了,我们出去说吧。”

        甫一拉开房门,唐罗安就被外面闹哄哄的人吓了一跳:“怎么回事?”

        几个身着白大褂的医生被门口的保镖拦着,正气急败坏地理论,一群小护士却围在另一边,叽叽喳喳地不知道在干什么,一颗颗脑袋晃动中,偶尔露出一个高挑的身影,很快又被其他围观者补上了空缺。

        见到唐罗安,憋了一肚子气的高医生终于找到炮轰对象:“唐先生,请您立刻停止这样极度不足责任的行为!若是在您自个人家里,您要找什么牛鬼蛇神我都不会管你,但这里是医院,把我们主治医院挡在病房外面叫什么事儿?万一那些来历不明的家伙使你的女儿病情恶化了怎么办?谁来负责?言医生已经到了,他是我们医院的金牌医生,请赶紧让我们进去,否则——”

        “我女儿醒了。”

        高医生一通炮语连珠陡然哑火,像是一只扬着鸡冠的雄鸡被人扼住了脖子。他不可置信地瞪大双眼,嘴巴张着,久久忘记合上,下意识喃喃道:“你说什么?”

        唐罗安心情极好地又重复了一遍:“我女儿已经醒了,我正要麻烦各位再给锦锦做一次全身检查……”

        “怎么会如此巧合!”高医生不等对方说完就立刻挤进房内,直奔病床而去,剩下数人面面相觑,紧跟着鱼贯而入。

        “抱歉,借过。”一道温和的声音打断了护士小姐们包围的热情,虽不情愿,却也在那人沉凝温润的目光下,顺从地让开一条道来。

        由于刚从外面匆匆赶来的关系,那人没来得及穿上医生的白褂,只是一袭简约的白衬衫和黑色西裤,左手拎着一个黑色公文包,这样炎热的夏日里,竟也一丝不苟地系着领带,从领口到衣袖,每一颗纽扣都规规矩矩地扣好,裤子也熨帖得极为妥当,一丝褶皱也无。

        他静静地站在门口,整个人看上去端庄又得体,连带着外间走廊上燥热的阳光也沉凝下来,轻柔地铺洒在他周身,不敢造次似的。

        堆在病房门口的医生见了他,自然而然地退开给他让出了位置,那人步履从容地走进房间,脚步声几乎细不可闻。

        在经过段回川面前的时候,男人脚步微微一顿,目光里似有莫名的震惊和怔忪之色,微妙的感觉稍纵即逝,待段回川回过神去看他,对方已然只留下一道挺拔背影,仿佛一切都是他的错觉。

  https://www.65ws.com/a/101/101985/33293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