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 26.第二十六章 老徐其人

26.第二十六章 老徐其人

        有了小狸花之后,江家热闹了很多,经常可以看见一只毛茸茸的团子在屋子各个角落玩耍,小狸花脾气很好,让抱让摸,有时还会往孔渝身边蹭。

        江秩虽然从没有亲近过小狸花,但小狸花却似乎认出江秩就是从他去医院的那个人一般,出乎意料黏江秩。

        孔渝觉得江秩最近出奇的好说话——最起码特别为他做的小菜,江秩不会再嫌东嫌西。

        有一次孔渝的英语试卷150的总分只考了86分。老师要求不及格要家长签名,孔渝才不想拿到傅家让傅嘉音嘲笑他呢。

        以往这个时候,他是会把试卷给哥哥的,但现在他不想正在准备模拟考的哥哥为自己担心,孔渝正准备自己偷偷签,没想到被江秩发现了,江秩竟然帮他签名。

        这着实让孔渝大吃了一惊。

        转眼间,盛夏的六月已经快要走到底。

        还有不到一个星期就要放暑假,班级人心都有些浮动。

        讲台上的老徐正戴着老花镜看着一本《养生宝典》,这是他两节连堂的第二节课,他除了课间出去倒了杯热水,剩下的时间都在研究那本《养生宝典》。

        课本上的内容老徐已经“讲完”,这节课老徐便安排大家自习,这样子的自习已经整整一个星期了。

        孔渝到还好,书上的内容和习题他基本都还看得懂,只是孔渝觉得老徐这个做法多少有些不负责任。

        张雪晴却已经在抓狂了,她对着周围几人疯狂吐槽道:“老徐他究竟都讲了什么啊!他连书上的内容都没有给我们读完啊!这让我怎么复习啊!”

        方冉冉直言道:“你让你~妈给你请个家教,我看王宁家的那个就很不错。”

        张雪晴趴在在桌上装死道:“周末已经在补英语和物理啦,还要上钢琴课,再补我会死的啊。”

        她转身拿着习题看着孔渝道:“小渝快给本宫解释解释这道题为什么这么做。”

        孔渝把桌上物理习题推到一边,接了过来,刚想和张雪晴解释。就听见前面传来一阵喧哗。他抬头一看便看见老徐脸色大变的翻着自己放在教室讲台上的包道:“谁看到我放在包里的那块表了。”

        同学们面面相觑。

        老徐的那块表大家都知道,是一块名表,据有些比较识货的同学说很值钱,因此老徐看得非常重,简直恨不得放在心尖上供着。

        此刻那块表不加了,老徐当即就沉下脸,又把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还是没有看见那块表表,他看看坐在下方的小声议论的学生,似想到什么一般,冷笑一声道:“是不是有些同学不自觉?拿了不该拿的东西,我看在师生一场的份上,现在交上来不计较。”

        张雪晴抓狂道:“老徐发什么疯啊,那个破表说不一定是他自己今天没有带。”

        孔渝仔细回想,摇头道:“我记得老徐第一节课的时候还拿出来看了时间。”言外之意是老徐是把表带着身边的。

        显然老徐自己也非常肯定这一点。他见下面没有人承认,黑着脸说:“你们班平时成绩不好就算了,还都是一些渣滓,光做一些不体面的事,我看你们以后都是要吃牢饭的,还读什么书啊,浪费父母的钱。”

        这话一说完,同学们就都安静下来,大家脸色都有些不好看。

        魏潇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朝老徐解释道:“老师,您除了课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课间同学们都在教室呢,谁敢去讲台上拿东西啊,老师您再找一找吧?”

        老徐盯着魏潇道:“你时时刻刻盯着讲台了?”

        魏潇语结道“我没有——但其他——”

        老徐抢白道:“你既然没有时时刻刻盯着怎么知道有没有人偷东西。”

        老徐扫了一眼,盯着王柔柔道:“我之前就听说我们班有人偷低年级同学的手链,没想到现在胆子大了,敢偷老师的东西了,我看这种人就该直接送到牢里去。”

        孔渝一听就知道他再说王柔柔,他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众口铄金,王柔柔好好的一个女孩子,被傅嘉音害成这个样子,这让王柔柔以后怎么做人,他心中暗骂傅嘉音作孽。

        他立刻站起来朝老徐解释道:“老师,之前偷手链的事情已经当场弄清楚了,是低年级的学~妹自己不小心弄掉了,和其他人没有关系。”

        老徐却冷哼一声,朝孔渝讽刺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你们那样的人惯会相互袒护的,谁知道那句是真的,那句是假的。”

        孔渝听不下去,刚想反驳。

        王柔柔就“砰”的一声站起来朝老徐道:“老师,那你就说现在怎么办吧!”

        孔渝有些吃惊,眼前的王柔柔和之前那个温柔胆怯的女孩有些不一样了。

        老徐上下打量着她道:“身正不怕影子歪,你要证明自己清白很简单,搜身吧!把你的东西都搜一遍。”

        王柔柔似乎早就料到,她语气平淡道:“把我的东西搜一遍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吗?”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团体作案。“”老徐却打量周围一圈,看了看班上几个家境都不好的同学,包括孔渝,一一指出来道:“王柔柔之后,就接着搜孔渝,然后再先搜你们几个!”

        这看样子就是要一个个搜过去了。

        孔渝被老徐的这一番话惊呆了,老徐就这样无凭无据的搜学生的身?这让被搜身的同学以后怎么做人?

        孔渝都快要被气炸了,但是他还保留了一些理智。

        刚刚老徐翻来找去的样子他也看到了,确实没有看到他那块手表,教室附近的地面刚刚也找过了没有。

        但孔渝确定没有人拿那块表,很简单,课间的时候人来人往的,在讲座那片停留超过三秒的都没有,怎么会有人有时间去偷东西。

        这种事情稍微想一想都明白。

        但老徐显然是带着滤镜看他们的,他既然已经认定他们是贼,那肯定就不会考虑其他事情了。

        现在重点是手表在哪里?

        孔渝仔细回想着刚刚课间的细节。

        有几个体育生似乎讲台边打闹,讲台好像推动了一下。

        那边老徐已经走到王柔柔桌子边准备强行翻她的东西了

        王柔柔见老徐光搜她的东西不够,还要搜其他人的,而老徐指出的都是班上几个家境不好的,她目光扫过众人,在孔渝身上多停留一瞬,然后仰头盯着老徐冷笑道:“所以我们这些家境不好的就活该被人冤枉吗?”

        老徐吹胡子瞪眼阴阳怪气道:“是不是冤枉还不一定呢!”

        “要搜可以,但麻烦老师您先拿出证据来?”孔渝心里有了成算,见老徐不讲道理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离开座位走到老徐与王柔柔之间说:“老师,如果最后证明我们没有拿你的表怎么办?”

        老徐瞥了瞥众人,不屑的笑了几声:“难不成还要我给你们道歉?”

        孔渝看看老徐的嘴脸,冷笑一声,转身走向讲台。

        他们教室的讲台是铁质两层的,第一层的讲台桌面两侧边沿处有着两指宽的缝隙,而缝隙下面正对这的就是第二层抽屉与讲台的夹缝。

        孔渝动手将讲台的抽屉卸下来,金属碰撞发出哐当哐当的声响,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然后孔渝低头朝里面看了看,勾起了唇角,果然就和他想的一样,他伸出手从夹层边沿处取出来老徐那快视若珍宝的手表道:“老师,看样子你的手表是掉进了抽屉里呢。”

        老徐的脸猛地涨的通红。

        坐着的同学们也传来窃窃私语声,这些声音传到老徐耳朵,老徐只觉得这些他一直看不起的差生就是在嘲笑他,他一下子便晃过神来,色厉内荏朝周围吼道:“吵什么吵,还像上课的样子吗?”

        “难道之前就像上课的样子的吗?”王柔柔扬起头不屑的瞥了瞥老徐顶撞道。

        老徐故作镇定的从孔渝手中夺过手表,小心擦去其中的灰尘,确认并没有损坏之后,放进上衣的口袋,拉上拉链,朝众人讽刺的笑道:“说不一定就是某些有心人故意放在这种找不到的地方,等着下课之后大家走后再偷偷拿走。”

        说完他故意瞅了瞅孔渝,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嗤笑。

        孔渝没有搭理他的话,他尊重作为他老师的老徐,但是今天的委屈他们这几人也不能白受,他也为自己讨回一句抱歉,这是他们应得得。”

        他盯着老徐问道:“手表既然证明了没有被偷,老师是不是欠我们一句对不起!”

        老徐阴阳怪气的哼了一声:“若是在别的班可能真的是不小心掉的吧。至于在你们班,是掉还是偷还真说不一定呢。”

        他不屑的笑道:“就你们这素质——也不知是哪辈子烧了高香进了十五中。”

        “我们怎么了?我们也是符合十五中的录取规定堂堂正正进来的。我们虽然成绩不好,但也做到了学生应该做的。”孔渝忍不住为自己也为班级反驳,他指着讲台那本《养生宝典》道:“但是老师你看看你自己,你做到了老师应该做的吗?我们的数学课你有认真备过一堂课吗?我们的作业你有认真改过几次?我们的试卷哪一次是你自己批改的?”

        底下的有几个胆子大的男生平时也受够了老徐的冷嘲热讽,立刻符合道:“是啊!老徐你光说我们这不好那不行,我看你做的也不怎么样啊!”

        讲台下传来同学们纷纷的赞同声,显然已经积怨已久。

        老徐脸气得通红,重重的拍了几下讲台,发出刺耳的声响:“你们反了!都反了!”

        “刁钻蛮横!满嘴胡言乱语,半点家教都没有!”他指着孔渝道:“上课时间你站在这里像什么样子,你快点给我滚回座位上去。”

        孔渝却像吃了秤砣一般,站在原地不动道。

        老徐还欠他们一个道歉。

        他没有说,但老徐也显然明白他的意思。

        老徐看看他,又看看讲台下群情激涌的学生,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朝孔渝冷冷道:“不回去是吧?觉得我的课上的不好是吧?道歉没有,再无理取闹就滚出去别上我的课!”

        孔渝深深地看了老徐一眼,眼中尽是失望,他扫视周围的同学们,然后心中下了某个决定,他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以前他顾忌到不能让哥哥和妈妈妈担心,对于老徐总是忍心吞声,但现在他可不需要顾忌——至于傅家,他们爱怎么看他就怎么看他吧。

        他不在乎。

        老徐没有料到孔渝竟然如此硬气的离开,他一愣,然后冷笑道:“走了有本事就不要回来,小小年纪就敢顶撞老师,以后还得了?”

        王柔柔一直注视着孔渝,见他毅然选择离开,她并不惊讶,她心中却早已料到孔渝的选择,她低头轻笑了一声摇了摇头。

        他总是这个样子——愿意为承受不公平的人发声,尽管和他毫无关系,对于她而言,孔渝就像冬日里的太阳。

        上一次她躲在了孔渝身后,这一次——

        王柔柔毅然而然的站起来,拿起书包,朝老徐道:“不好意思,我家虽然穷,但我妈妈教过我做人要有骨气。既然没有道歉的话,我不用你赶,我自己自觉离开教室。”

        然后追随者孔渝的步伐走出了教室。

        老徐被两人气倒,指着下面坐着的众人道:“这就是你们班的人!看看像什么样子,真是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在班上一直沉默的几个贫困生站了起来,他们什么也没有说,拿起书包便离开了教室,离开的身影倔强却坚定。

        老徐气得手指发抖指着他们直骂他们要造反。

        “我受够了,我们成绩是不好,但也用不着天天被你这么侮辱,老娘在家里都没有被这么骂过,你的课我早就不想上了,反正上和没有上都没有区别。”张雪晴冷笑一声,拿起自己的书包,然后从后桌抽~出孔渝的书包,朝身边的人说了声:“麻烦,让让。”

        方冉冉旁若无人道:“别,你等等我,我把桌上笔收起来和你一起走。”

        就像是开了一个口子一般。

        一个两个。

        三个四个。

        老徐的脸色已经铁青。

        最后教室坐着的人已寥寥无几。

        魏潇低头咒骂一声,然后站起来嬉皮笑脸的和老徐说:“老徐啊,我也走了啊。”

        他拿起书包,走到门口时像是想起什么道:“那个课代表我也不想做了,老徐你找其他人干吧。”

        说完他扑到在楼梯间等他的宋彦宇哭丧道:“怎么办啊!母后大人知道会打死我的啊。”

        宋彦宇连忙安慰他,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慢慢消失在楼梯间。

        不到十分钟,整整一个教室已经剩下不到十个人。

        剩下十个人面面相觑,其中一个胆大的问道:“老师,这课还上吗?”

        老徐脸色沉的向锅底,拍拍桌子道:“上什么上,去问问你们班主任怎么带的班!”

        老徐还想骂两句,这时鲜少出现在教学楼的教导主任身边跟着几个没见过的领导,站在教室门口脸色铁青朝老徐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学生呢?上课时间怎么才这么点人?”

        老徐这才隐隐想到前几天开会说今天似乎有省里的领导来检查——

        不会这么巧正好碰上吧!

  https://www.65ws.com/a/101/101896/332562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