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书网 > 和富二代抱错怎么破 > 14.第十四章 肖凯飞的善意

14.第十四章 肖凯飞的善意

        第十四章

        孔渝回到傅宅的时候已经差不多快七点了。

        他提前在微信中以班级有事为理由告知了肖薇,所以除了傅嘉音有些阴阳怪气之外,大家都没有说什么。

        但傅嘉音自从被他警告一次之后,也老实了许多,最起码不再像之前一样平白无故的作妖。

        吃饭时傅修廷最先吃完,他放下筷子,就像在谈起一件在寻常不过的事一般道:“小渝,院子里放了辆自行车,你看看你喜欢吗?”

        孔渝也放下了筷子,笑了笑,简单的点点表示知道了。

        看样子早上和傅嘉音的那番争论,傅修廷已经知道,孔渝并不觉得奇怪,当时还有司机在场,傅修廷会知道一点也不奇怪。

        晚饭过后,孔渝和傅嘉音两看向厌,他见傅嘉音腻歪着肖薇弹钢琴,便主动回到房间写作业了。

        傅修廷看着自己一对儿女也是极其无奈,本来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他这个做爸爸的应该好好调节现在家庭微妙的关系。

        但是现在——

        刚刚吃完晚饭,傅修廷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傅修廷走到一边接起电话——

        电话挂断后,傅修廷头疼道:“阿秩那边还没有消息。”

        傅爷爷也叹了口气,也明白失踪三天怕是凶多吉少。

        江家和傅家是世交,现在S市的百年企业博海集团就是由江家和傅家共同持股,随着时代变迁,两家虽然已经退出集团管理层,但是主家依旧共同把持着董事会的席位。

        他们和江秩都属于旁支,但是两家是邻居,所以关系要更近些。

        江秩是S市刑警大队的顾问,但三天前和同事前往A市支援时在半路失踪。

        但现在音讯全无。

        江秩父母和姐姐都在国外,现在正在赶回来的路上。

        这个时候他们家出面协调是义不容辞的。

        但偏偏碰到自己家中也乱成一锅粥的时候。

        饶是几十年风风雨雨走来的傅爷爷也觉得头疼,但毕竟人命大于天,傅爷爷人虽老了,但还是分得清轻重,家中的事只抛到一边。

        这时傅修廷的手机又响起了,他接听过后,猛地从座位站起来,脸色大变道:“什么?牺牲了?”

        这几天傅家的男人们似有什么事情,基本都在外面很少回家,家里肖薇和傅嘉音常常在客厅里谈着钢琴小提琴,和最近来S市的乐团等等,孔渝对这些不感兴趣,并不了解,也插不上话。

        所以孔渝除了吃饭,都呆在房间里。

        而某一天肖薇找到他,小心翼翼的和他说,希望他能够多和大家呆在一起,不要总是一个人闷在房间里。

        自那以后,孔渝就把作业带到客厅去写,那对母女什么时候聊完,他再什么时候回房间。

        傅嘉音怎么会让孔渝这么自在,有时候还会找茬,问孔渝觉得这个乐团怎么样,那个小提琴手怎么样。

        孔渝知道傅嘉音只想让出丑,所以孔渝对此一概不理。

        傅嘉音和孔渝的关系又再次冷到极点。

        肖薇似乎也察觉道兄妹俩之间的矛盾,私底下偷偷找到孔渝说:“小渝,你要多和人交流一下,经常一个人闷在房间里不好的。”

        “嘉音和我说,你平时在学校里也不太说话,没有什么朋友。”她停了停,看看孔渝色神色又说道:“嘉音她平时找你说话,也是想多了解了解你。”

        肖薇继续说,“你妹妹也是好意,怕你一个人比较孤单。”她委婉道。“你总是不理她,有点伤她的心。”

        孔渝深吸一口气反问道:“在你心中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肖薇一愣。

        孔渝继续道:“我在你心中是不是就是一个不爱说话,没有朋友,不同交往的孤僻怪人?”

        孔渝有点生气,他虽然没有什么朋友,但也不是什么怪人?

        而肖薇的话中,他活脱脱一个孤僻怪人。

        他和傅嘉音之间,他自认已经非常克制周到,怎么到头来委屈的竟然是傅嘉音?

        他见肖薇没有说话,心中的失望渐渐涌上,此刻他什么也不愿多说:“我为什么不理傅嘉音,你先去问问你宝贝女儿做了什么事吧?”

        说完,他便合上了门。

        合上的还有他对这个家仅剩的一点点期待。

        这天,家里只剩傅嘉音和孔渝两个人,早上两个人坐在餐桌的两端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

        傅家负责做饭刘阿姨见气氛尴尬,怕说错话惹来雇主不高兴,送完早餐之后便躲回厨房不再出来。

        孔渝觉得无所谓,他知道自己这个血缘上的妹妹不喜欢他,这样很好,没因为他同样也不喜欢傅嘉音,刚好扯平。

        五月份正是天气多变的时候,昨天还好好的天,今天便已经下起了雨,早上孔渝准备出门时候的雨已经很大了。

        这个天要骑自行车去学校确实有些困难。

        孔渝正在犹豫怎么去学校,就见傅嘉音撑着伞,站在车子旁得意洋洋的看着孔渝道:“有本事你就不要上车啊。”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孔渝一直骑自行车上学,再也没有上过这辆车了。傅嘉音被傅修廷狠狠骂了一顿后心里很是不服气,见今天下了大雨心中窃喜,傅嘉音似乎算准孔渝要服她这个软,所以忍不住得意起来。

        她嘛——也不是难讲话的人,只要孔渝给她服个软,她就宽宏大量的带孔渝上学就是了。

        但她不知道孔渝性子。

        孔渝情愿今天不上学,也不会上这辆车。

        果然孔渝望着傅嘉音一眼,没有理她,他本想回屋子问问刘阿姨傅家伞放在那里,但刘阿姨早就不知道躲到哪里去了。

        孔渝搬来傅宅才几天,根本也不知道伞放在哪里,找了几圈找不到刘阿姨,也放弃了继续找伞。

        孔渝有些自暴自弃的想,说不一定雨会越下越小呢。心里一横,孔渝就推着他那个自行车背着书包,从傅嘉音身边冲进了雨里。

        傅嘉音气得直跺脚,倒是司机觉得有些不妥,问道:“这么大的雨,小渝骑自行车不好吧。”

        “管他做什么。他爱骑就让他骑去!”傅嘉音肺都要气炸了,一屁~股坐上车,朝司机喊道:“我们走。”

        一头扎进雨里后,孔渝就后悔了,雨非但没有小还越来越大了,但让他回去给傅嘉音那个大小姐服软是不可能的。

        他本就是撞到南墙也不会回头的人。

        他骑过路过旁边那栋开满蔷薇花的宅子,咬咬牙,继续骑了下去。

        雨越下越大,不仅把他的衣服头发全给淋湿~了,还把顺着他的刘海一串串的往他眼睛里流,呛得他打不开眼睛。

        这种情况下把握准自行车方向就是见很难的事情了,自行车走成S线,引的过往的车子狂按喇叭。

        孔渝觉得这样不行。

        正准备在旁边找个树躲雨,就看见有辆灰色的小轿车忽然停在他身边,一个小胖墩屁颠屁颠的撑着把伞跑道孔渝面前:“孔哥,你怎么在这?”

        孔渝被这称呼吓了一跳,抬头一看,正是肖凯风那个小胖子,他还没说什么,小胖子就巴拉巴拉的说了不停:“孔哥,这么大的雨你怎么能骑自行车呢?多不安全啊,你快上我家的车,我们一起去学校。”

        孔渝看看自己仿佛浸在水里的衣服,衣服都湿成这个样子,怎么好意思做别人的车,他摇摇头说:“不用,你借把伞给我就可以,自行车不好放进车里,我骑车过去就可以。”

        “这怎么行。”小胖子练练摇头,不同意:“这雨太大了,你骑车不安全,而且一定会迟到,你这自行车可以折叠放在后备箱,不碍事的。而且今天第一节课是老徐的考试课,要是迟到,他会撕了你的。”

        这时灰色轿车上了司机也下来道:“小伙子上车吧,没事的,这车今天也要送去洗的。”

        “这么大的雨骑车可太危险了。”

        小胖子难得拿出平时少见的勇气说:“孔哥,你去上去我也不走。”说完就一副誓死跟着孔渝的架势。

        孔渝没办法,只小声道:“谢谢。”

        中年司机憨厚一笑,帮着孔渝把自行车折好放到后备箱道:“我还要多谢谢你照顾我们家小胖子呢,他爸爸忙,他的事一直都是我在管,最近接他上下学时他总说起你呢。他说你特别厉害,人特别好,数学特别出色。”

        说完中年人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坐上车小胖子看着湿淋淋的孔渝可愁坏了:“你衣服全湿~了,等到了学校怎么办?要不我还是送你回家吧,你干脆和老徐请个假,换身衣服在来学校吧。”

        孔渝年纪小以前也淋过雨,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在乎的说:“不用,这点雨算什么,等过会就全干了。老徐本来就看我不顺眼,他才不会同意我请假。”

        小胖子觉得也有些道理,看看孔渝欲言又止到:“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学校再传你和傅嘉树——”

        说完又觉得不妥,连忙说道:“我就随便问问,你不用回答我,你现在住在傅宅吗?我知道那,离我家近,我以后可以找你去玩吗?”语气里有点可怜兮兮的劲儿。

        孔渝听见小胖子可怜兮兮的声音又觉得好笑,道:“你想来就来呗,不过那可不是我家,我——我以后也不一定会住在那里。”

        肖凯风很有眼色的没有问为什么,只开心道:“就这样一言为定,过几天我去找你玩。”

        两人刚刚好踩点赶到教室,湿淋淋的孔渝不出意外的又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不过迫为老徐,也没有人敢问孔渝怎么了,孔渝刚好落了个自在。

        今天早上是考试,普通的单元考试。

        这些天孔渝学习的时间多出了很多,做作业上课也认真了很多,又是擅长的数学,他只用一半的时间就完成了。

        孔渝这几天晚上也没有睡好,再加上淋了雨,衣服慢慢干的过程有一种把全身皮肤热量带走,血都要冷下来的错觉。

        孔渝渐渐觉得头有些发昏,忍不住想趴在桌子上睡觉。

        他只觉得周围的一切慢慢远离,仿佛把他和其他人隔成两个世界。

        半梦半醒间,孔渝似乎觉得好像看见孔淮从他教室窗户边经过。

        怎么可能呢?

        现在还没有下课,孔淮应该还在上课才对啊

        孔渝迷迷糊糊的想倒。

        这时教室的门忽然传来扣门声。

  https://www.65ws.com/a/101/101896/332561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5ws.com。万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65ws.com